刚刚更新: 〔破法之眼〕〔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林阳〕〔从我的团长开始抗〕〔重生狂妻A爆了!〕〔重生开始当首富〕〔叶新〕〔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我有一盏不省油的〕〔希腊的罗马之路〕〔战神王爷乖乖受宠〕〔重生长白山下〕〔史上最强炼气期〕〔猛虎教师〕〔天地龙魂〕〔极品暧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八十二章 自由
    幽暗的房间当中,明黄色的灯光亮着。

    这是一间环境比较简陋的实验室,相比于在木叶的那间地下实验室,这间实验室可以提供的器材和材料并不算充足。

    不过本来也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可以随时补给的地方,当然要降低一个规格。

    这间实验室位于茶之国的某处秘密据点,在资金充足之后,白石让组织的手下们,在很多国家建造了这样用作补给的据点。

    不过大多数据点都是设置在小国境内,只有少数几个,是设置在五大国境内,平时在据点里看守的人员会用特殊的暗号进行联络。

    在巨大的落地式玻璃柱之中,泥土人土将军被放置在其中,里面充斥着翠绿色的溶液,里面蕴含着大量的自然能量,还有一些恢复药剂,用来恢复它的身体。

    虽然土将军拥有一定的‘不死性’,但并不是真正的不死。

    经历了那样惨痛的爆炸,就算生命力再怎么强大,它已经感到精疲力尽了。

    大部分‘泥土’已经合成了身躯的一部分,但有几块‘泥土’还游离在溶液之中,慢慢处于恢复状态。

    不一会儿,实验室的门打开了。

    虫男从外面走了进来。

    “都碎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能复原吗?”

    他走到白石身旁,饶有兴趣的看着玻璃柱之中的土将军,为这种人工生物的生命力之强感到不可思议。

    “这家伙的核心毕竟是自然能量作为能量供应,在爆炸的那一刻,汲取了大海中的很多能量,抵消了大部分爆炸力量。”

    “也就是说,只要自然能量不灭,就不会死的意思吗?”

    虫男倒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

    白石笑了笑说道:“理论上是这样,但也仅限于理论之中。其实是有承受极限存在的,不过如果在以后融入了更强的仙术查克拉,它才是我理想中的完美人造人。”

    虫男并不了解这些,但也知道,白石所创造出来的这种生物,某种程度上,已经违背了查克拉所能限制的范围。

    如果让它晋升成为完全体,会变成如何可怕的样子,也是不可预知的。

    不过这么想有点杞人忧天,作为造物主的白石,不可能不在它身体里留下东西。

    身为创造物,造物主又怎么会让其背叛自己呢?

    肯定会有万全的限制与控制手段的。

    而泥土人土将军只是用黑洞般散发淡金光芒的眼眸在翠绿溶液里左看右看,似乎在认真考量什么,嘴里咕噜噜吐出泡泡,接着在玻璃柱里面游泳嬉戏起来。

    连带着眼中的怨气都消散了不少。

    “木叶那里没关系吗?离开这么长时间?”

    “没事。这两天是双休日,忍者学校放假,再过一个小时,土将军的身体就会恢复过来,到时候让它潜回木叶,把我通灵回去就行了。总计时长不会超过十个小时。”

    即使出现意外,琉璃那里也会帮助自己隐瞒的。

    而且,自己这样的透明人物,与火影派系能够牵扯上关系的,也就只有纲手这位三忍了。

    至于朔茂,那是平民阶层的代表人物,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不能完全属于火影一系。

    “上次传给你们的信件看了吗?”

    想起了什么,白石看向虫男。

    “是的。晓的人不会再去接触,雨之国也会当成禁区,那里的据点全部收回。”

    虫男这样回答。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白石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身为下属的他,只需要执行命令就行了。

    “漩涡一族的遗民安排如何了?”

    “昨天已经派人把他们护送回鬼之国了。这是他们的血液还有头发。”

    虫男拿出两个透明的卫生袋,一个卫生袋装着鲜红的头发,一个卫生袋里是几管血液。

    白石把这些收下,对于虫男的办事能力还是相信的。

    谨慎心细,果断凌厉,很有大将风范。

    即使是一些重要任务,白石也会交给他来处理,而且完成度让白石很是满意。

    “他们没说出其余漩涡遗民的下落吗?”

    白石觉得漩涡一族遗民之间,很可能在暗中保持着联络,他希望通过这批漩涡一族遗民,找到另外的幸存者。

    不管是让他们学习封印术,还是改造成战斗人员,都要比一般人强上许多。

    天生就会比常人强大的生命力和查克拉,很适合修炼自然能量体系。

    “没有。但我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你有把握就好。”

    白石没有问怎么样照料这些漩涡遗民,但他相信虫男绝对明白自己的意思,具体的细节,让他去处理就行了。

    目前组织已经收拢不少有用的人才。

    例如忍界小有名气的锻造师,工程师,医生之类的,反正只要是有真才实干,陷入生活落魄之人,白石就让虫男他们去招揽。

    然后把这些人集中在鬼之国的总部据点,为组织做事。

    在组织的原始积累时期,这些人提供的帮助未必能有多大,但是原始积累总有完成的一天,到那个时候,才是组织真正腾飞的时候。

    各行各业的人才都要进行培养,因为比起战斗人员,这些人才的培育反而是最困难的。

    原因便是自然能量可以速成,而知识和经验,只能依靠时间积累。

    组织的繁荣,离不开这些普通又有不平凡才能的人。

    “对了,这是鬼之国巫女弥勒阁下送给首领您的信件。”

    虫男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件,放到白石手上。

    做完这件事后,虫男便离开了这里,身为组织干部的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白石拿着这封来自于鬼之国巫女的信件,露出诧异之色。

    因为在信件上,他感受到了一种比较熟悉的东西——

    自然能量。

    鬼之国的巫女弥勒……也懂得自然能量的利用?

    白石感到新奇。

    因为他明白忍界很多人都未察觉到自然能量这种存在,就算是知道仙术,那也是忍者们的事情。

    可是相比于人类的总人口,忍者们在其中占据的人数比例非常稀少。

    而即使在忍者职业之中,知道自然能量的也只是非常少的一小撮人。

    白石并未觉得自然能量是自己的专利,这么想实在是太傲慢了。

    因为在他之前,有些通灵兽一族已经学会了利用自然能量,甚至与查克拉结合,形成了仙术体系。

    但这一次,绝对是白石见到除了自己人之外,第二个拥有自然能量的存在。

    “鬼之国巫女……”

    据说掌握鬼之国大权的巫女,拥有着能够看穿未来的神秘力量。

    而且还持有未知的封印术,能够封印住各种从上古流传下来的妖魔邪怪。

    “看来自然能量这条道路一点都不孤单啊……”

    白石露出微笑,把信件上的自然能量抹去,拿出其中的信纸。

    白石拿起这张信纸,上面只有一行字——

    小心妙木山。

    没了。

    只有这五个字。

    白石眉头一皱。

    “小心妙木山……”

    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小心妙木山?

    自己和妙木山,应该没有任何牵扯才对。

    为何要小心这些蛤蟆呢?

    白石想起了几年前,在木叶的地下水道中,蛤蟆突然数量增加的事情,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光芒闪烁不定。

    “巫女吗?真是有趣的存在呢……”

    他并未完全相信巫女信上的内容,但几年前在木叶之中,蛤蟆数量突然间增多,当时就引起了琉璃的忍猫警觉。

    怀疑是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做的。

    现在,白石更是加大了这部分怀疑,认为这事是三忍自来也做的概率变得更高了。

    虽然很想去鬼之国当面和那位巫女聊一聊,但他这里事情太多了,暂时无法走开。

    等等,好像也不是毫无办法。

    白石看向了在巨大落地式玻璃柱中游玩嬉戏的泥土人土将军,作为通讯的工具人来说,没有比它更合适的人选了。

    看它现在这悠闲无忧无虑的样子,就知道它现在很闲,有一大把时间可以利用。

    得找点事情给它,活动一下身体,免得身体生锈掉。

    ◎

    返回木叶,是九个多小时后的事情,那个时候已经差不多第二天天亮。

    今天是星期日,忍者学校依旧是假期时间,白石可以自由在家活动。

    如果是一般的忍者,仅靠这点微薄的收入,当然无法坚持生活,甚至租房子都有点勉强。

    毕竟他不是全职教师,每个月的薪水可以养活自己,还有剩余。

    但是身为宇智波天才少女的童养夫,白石觉得自己去忍者学校当纲手的助教,只是体验一下生活罢了。

    钱不钱什么的无所谓,重要的是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

    放在手术台上昏迷的日向火阵,也同样被土将军运输回来了。

    白石被逆向通灵出来之前,已经睡了几个小时,为了保证回来之后,可以用充沛的精力研究。

    白石不打算浪费时间,虽然时间上很是宽裕,但解决了笼中鸟,他就要着手仙术的渗透,把精力集中在这方面。

    那样一来,对于未来的很多谋划,就更加有信心了。

    不仅可以增加自己和琉璃、绫音的实力,对于一些核心干部来说,也有着巨大提升。

    给日向火阵注射了特制版安眠剂,再用强力的束缚道具,把他全身固定在手术台上,并且扰乱他体内的查克拉流动,让他无法利用白眼和柔拳反抗,免得到时候醒来打扰他的研究进行。

    “这个时候琉璃还没起床吧……”

    白石想了想,还是不去打扰琉璃了,便让土将军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身体。

    白石走到火阵旁边,双手结印,虚幻的灵体从身体中脱离,在火阵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直接进入他的身体里,与他的精神世界进行连接,从中获取白眼的秘密。

    宗家忍者的话,对于白眼,对于笼中鸟的秘密,知道的更加多吧。

    这家伙在日向家的地位并不算低。

    与上次进入那种白色生物的空白精神世界不同,火阵的精神世界多出了很多东西。

    白石徜徉于这片未知的世界中,在他面前,是一根根系有白色绳子的石柱并排挡在路前,让白石通过。

    “果然有防范术式吗?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这应该是某种强力封印术。”

    白石脸色慎重起来。

    上次在那种白色生物的精神世界,遭遇的可怕经历还历历在目。

    虽然这些石柱带给自己的压力,没有那只写轮眼的压力庞大,从感应上来看,也是非常强力的术式,而且术式的构成,也和一般的封印术有些不同。

    “真是个很有挑战的任务呢。”

    既然知道了术式的威力程度,白石就开始寻找术式的具体结构,寻找到薄弱点突入破解。

    白石把手掌放在系有白绳的石柱上感应。

    灵化之术是一个非常便利的s级奥义忍术,功能特殊而全面,尤其是灵魂和精神上的妙用,很多方面都有涉及。

    不管怎么说,在火阵脑海中设置的术式,都是以精神世界为根基,那么,白石就可以利用灵化之术来进行寻找弱点,找到突入口。

    “弱点在这里。”

    白石按着顺序,把三根石柱上的白色绳子迅速解开。

    同一时刻,在面前挡路的石柱,立马碎裂开来,崩落向四周。

    “这样一来……”

    在他话没说完,又有一大堆系有白绳的石柱从上方坠落,围绕成囚笼的状态,把白石束缚在其中。

    白石额头上渗透出冷汗。

    “复数术式存在吗?稍微有点难办了……”

    白石只好继续寻找术式的突入口。

    只是等他去摸这些石柱,进行感知的时候,结果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样前进,都无法触摸到石柱。

    明明自己在走,石柱也没有变动距离,可是距离总是无穷无尽。

    白石停了下来,继续走下去,只会让自己的精神力过度消耗而已。

    第二重术式明显比第一重术式要复杂。

    白石冷静下来,仔细看着周围的石柱,想要发现什么。

    看了一会儿,白石发现石柱排列的阵型有点熟悉。

    “这个阵型是……八卦图?”

    白石呢喃自语。

    “无限无形,包罗万象……想要破解,看来会很花费时间啊……”

    白石只好打起精神,慢慢寻找出口了。

    时间慢慢推移。

    等到虚幻的灵体重新回归身体时,白石看到旁边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感觉到肚子空空,饥饿过度导致。

    “竟然用了这么长时间吗?”

    他感觉在日向火阵的精神世界里也没有消耗多少时间,结果一个白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而在手术台上的火阵,已经双眼翻白……他的眼睛本就是白的。

    可是睁开来之后,纯白眼球之中迸裂出肉眼可见的血丝,嘴角流着口水,在手术台上有剧烈挣扎过的痕迹。

    在旁边的实验台上,放着已经有点冷掉的饭菜,应该是琉璃送进来的。

    白石简单的吃完之后,让土将军把这些盘子递出去。

    他在火阵的精神世界里收获颇丰,用一个白天时间破解开第二个复数存在的术式之后,道路就是一帆风顺,畅通无阻的获取了火阵的各种记忆。

    其中当然有笼中鸟和白眼的一些不外传秘密。

    而且通过对火阵身体感知,宗家白眼与分家白眼的区别,白石也了然于胸。

    分家白眼存在的缺陷,在宗家白眼上没有任何体现。

    而那部分的缺陷,也和笼中鸟有关。

    拖这个的福,白石找到了分家白眼与笼中鸟产生联系的‘线’。

    这就和拆除炸弹有点类似吧。

    一旦剪错了,就会爆炸。

    “把他带到鬼之国吧,放在这里已经没用了,顺便把这封信带给鬼之国的巫女。”

    白石拿起一封封存好的信件,让土将军携带着,并且让它把日向火阵的身体包裹住,送到鬼之国那里。

    “接下来要破解笼中鸟……”

    正好手上有一具素材。

    在另一张手术台上,还躺着另一名日向一族忍者——日向真悟。

    一开始被白石派人捕捉到的日向分家忍者。

    他的作用,便是代替绫音探路。

    白石走到实验台旁,开始调配药剂。

    他一开始的办法其实也是一种破解方案,而且已经有了完整的可行计划。

    之所以探查火阵的精神世界,只是为了确定这一点,还有为了得到分家白眼与宗家白眼的区别所在。

    根据绫音所说,分家白眼有一个角度是死角,只有宗家的白眼才是毫无缺陷的白眼,没有死角存在。

    那宗家白眼和分家白眼的区别就在于笼中鸟上。

    分家白眼的这部分缺陷,很明显是笼中鸟造成的。

    只有对照宗家白眼这个成功的案例,白石才能准确的找到分家白眼的‘缺陷’所在,然后采取什么样的术式和方法来解决。

    先提前注射自然能量药剂,接着抽取查克拉,之后笼中鸟咒印会被触发。

    在那时,既是日向分家忍者最为危险的时候,也同样是笼中鸟的破绽所在。

    上次之所以无法成功,是因为白石无法确定分家白眼的‘缺陷’在什么位置,那是一根非常隐蔽的爆炸线。

    只有对照宗家毫无缺陷的白眼,才能够确定那根爆炸线到底是哪一条。

    把这根爆炸线除掉,是把白眼保存下来的关键一环。

    但那个时候,实验体本身也已经因为失去查克拉而死亡。

    所以,这种破解方法,还是利用了‘死亡’来达成破解的条件。

    不同的是,这种因查克拉而死亡的形式,在白石的研究中,是一种特殊的‘假死’状态。

    最开始保持在实验体体内的自然能量,那是一种经过很多道程序调和的特殊能量,在人体死亡后会主动为生命体供应能量,保证实验体以最低限度进行生命活动。

    这个状态会保持在两个小时到三个小时之间。

    最后便是在两三个小时内完成恢复手术,让实验体重新复生。

    所有的步骤都是一目了然,白石仔仔细细看了十多遍,又在脑海中模拟了十多遍,才开始动手对日向真悟动用手术。

    理论上的结构非常完整,已经没有需要补充的地方。

    接下来,只要看一看实践成果如何了。

    失败的下场只有死亡。

    白石站在日向真悟面前,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希望你那向往自由的信念,可以祝福自己活下来吧。白石心中默念了一句。

    毫不留情把自然能量注射到日向真悟体内,开始手术。

    ◎

    黑暗。

    痛苦。

    还有被囚禁的人格。

    再次从黑暗中醒来的日向真悟,不知道为什么,对整个世界有种大梦初醒的不真实感。

    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不是存在感太过稀薄了呢?

    从手术台上艰难的坐起身子,茫然而无措的看向四周。

    那本来很是冰冷的架子和实验台,还有消毒水的严肃气味,也让他感觉不到讨厌。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还活着吗?”

    他陷入一种思考的状态,紧接着脑袋疼了起来。

    他总觉得自己的身体非常僵硬,就像是僵尸一样。

    “当然,从地狱归来的感觉如何?”

    冷不丁的年轻男声从旁边传来,吓了真悟一跳。

    白石就这么毫无防备走了过来,用一种奇妙的微笑打量他的全身,仿佛在认真观察什么。

    真悟很想跳到一旁,但是他的身体不坚持他这样做。

    他现在不只很饿,而且全身都没有太多力气。

    白石什么也没说,只是拿出一个镜子给他。

    “?”

    “看看自己的脸吧。”

    真悟把镜子拿在手里,虽然很疑惑白石的举动,但这种时候除了顺从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的脸。

    俊美年轻,就是脸色有点不佳。

    除此之外,和平常没什么不同。

    这是要自己看什么?

    “你没发觉吗?”

    “什么?”

    “额头。”

    “额头?”

    额头有什么?

    真悟下意识不想面对这种事。

    因为每次照镜子,他都会忽略额头那里。

    对于他来说,额头上的东西,会让他回想起久远之前的痛苦记忆。

    可是白石的要求,又让他难办,只好看向了自己的额头。

    他愣住了。

    没了。

    在额头上的印记没了。

    什么都没有。

    他摸了摸额头,并不是被涂抹了,是真的没了。

    怔然之下,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开始情不自禁的流泪。

    对于他来说,没有比这个更能让他垂泪恸哭之物了。

    在他六岁那年被种下了笼中鸟印记后,这是他首次感受到阔别了二十多年,那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一种超越任何存在,让他上瘾无法自拔的味道。

    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纵意人生秦浩〕〔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在斩妖司除魔三〕〔求婚〕〔封晏唐柒柒的〕〔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泛人类联盟〕〔穿梭在轮回乐园〕〔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真没针对法爷〕〔我家娘子不是妖〕〔我无敌强者被系统〕〔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余烬之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