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林阳〕〔从我的团长开始抗〕〔重生狂妻A爆了!〕〔重生开始当首富〕〔叶新〕〔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我有一盏不省油的〕〔希腊的罗马之路〕〔重生长白山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八十三章 未来
    在看到额头上印记消失那一瞬间,日向真悟就明白了,困扰自己多年的‘笼中鸟’,已经彻底成为过去的历史。

    但随之而来还有诸多的疑惑没有得到解决。

    “你很疑惑吗?其实也没必要对我感激什么,只是凑巧你成为了我其中一具实验体罢了。”

    似乎看得出日向真悟处于一种茫然复杂的心境之中,白石开口解释道。

    “为什么你要……”

    “解开笼中鸟吗?”

    日向真悟听到白石的反问,有点明白了过来。

    他对白石也不是一无所知,作为木叶最为顶尖的上忍旗木朔茂,威名还要在三忍之上,他的一举一动,木叶都有很多人关注。

    即使是日向这样的豪门,也对旗木朔茂作出了很高的评价,不敢有丝毫怠慢。

    而白石作为前朔茂小队的成员之一,纵然地位上完全是个不起眼的透明人物,但他很多的情报也会被人收集。

    毕竟医疗忍者不需要什么太高的战斗能力,只需要精通医疗忍术就行了。

    比起常规的忍术,医疗忍术精通的难度更高。

    因为要涉及很多专业性的知识,还需要不断的实践,累积经验,一个医疗忍者的成型速度,要比常规忍者慢上许多。

    “是为了绫音吗?”

    作为日向一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年仅十六岁就已经是村子里的上忍,前朔茂小队成员之一,真悟也不可能一点都不了解。

    毕竟那也是分家的天才,而不是宗家的天才。

    “不说这个了,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白石探讨这方面的兴致并不是很高,转而询问真悟的以后打算。

    打算?

    真悟从‘笼中鸟’中得到解放的喜悦和激动,现在已经慢慢恢复冷静,陷入了沉思。

    以后怎么办?

    “如果没有地方去的话,要不要来为我办事?”

    “我有的选择吗?”

    真悟苦笑了一声。

    这个和绫音一般年纪的少年,也不是个普通的家伙。

    他不知道白石是怎么样把笼中鸟破解的,但也知道其中的辛苦程度。

    “似乎没有。因为你现在返回日向一族,绝对会被严刑逼供,接着被处死。因笼中鸟的解除,对于日向宗家来说,你的存在已经是一个极度不稳定的炸弹。甚至可以牵连你的父母,你的妻子还有孩子。”

    这种事不用白石提醒,真悟也非常清楚。

    笼中鸟破解之后,日向家族绝对会被分裂开。

    宗家长久以来的统治会被动摇,因为在日向一族的分家中,不希望额头上顶着难看印记的大有人在。

    怨恨,敌视,自相残杀。

    到那个时候,木叶高层就会介入。

    他们会选择怎么处理日向家族的事情,真悟就不知道了。

    是帮助宗家还是帮助分家,或者平衡两方,从此木叶再多出一个由原本日向分家统治的日向一族。

    这些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至于投靠别的忍村,或者在忍界中流浪,先不说能不能安全生存下去,他的妻子父母儿女怎么办?留在日向一族吗?

    如果过去带上他们,自己能否走出日向一族也是个问题。

    即便侥幸逃出了日向一族,如何离开木叶,离开火之国,都会受到木叶忍者阻拦,还有暗部的猎杀。

    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我同意成为你的部下,能解救我的家人吗?”

    真悟用希冀的目光看向白石。

    白石给了他肯定的答复,微笑着说道:“当然。因为你的家人在我手里,我才能在不给你下咒的情况下,让你忠心为我卖命。”

    听到白石这样说,真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苦笑了。

    算了,至于这比原来的自由许多了。

    而且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真正的自由?

    “我会把你安排到鬼之国,在那里由我成立的一个组织,你在组织总部那里,当个警卫人员吧,暂时不能让你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白石三言两语决定了真悟的去向。

    他有着上忍的实力,现在还拥有了无死角存在的白眼,在组织总部当个警戒人员再合适不过。

    至少组织的高端战斗力上,有了人员补充。

    “是。那我的家人……”

    “不用着急,我暂时没打算离开木叶。不过也快了,不会让你等待太长时间。”

    “明白了。”

    真悟只好放弃。

    “对了,现在日向一族中,肯定有不少敌视宗家的分家忍者存在,你把这些人列出一个名单,我有大用。”

    听罢,真悟深深看了白石一眼。

    他不用问,也知道白石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了。

    把日向一族敌视宗家的分家一网打尽。

    ◎

    日向一族中,绫音刚从外面回来,就被同僚日向冬间拦截住了。

    他皱着眉头,尽量平稳语气问道:

    “绫音,你出去干什么了?”

    “怎么,冬间前辈对我的去向很感兴趣吗?”

    绫音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温和的微笑来,并未因为冬间的僵硬态度而有所不满。

    不如说,在接待礼仪上,她一向苛求自己做到完美。

    “毕竟你和我一样,都是日足大人的护卫,这种擅离职守的事情还是要尽量避免。”

    “可是,我已经向日足大人请过假了,而日足大人也同意了。”

    “问题不在这里。”

    “这是出自于未来族长的许可命令,在族里不是最优先吗?”

    绫音笑着反问。

    冬间哑口无言。

    “冬间前辈,你要知道,以后做主日向一族的是日足大人,而不是那些长老。说实在的,他们应该隐退生活了。毕竟为家族辛苦了一辈子,是时候享受清福了。”

    绫音走到冬间身旁,然后驻足下来,在说完这句话后,又补充了一句:

    “我最近似乎有点受凉了,出去买点感冒药应该不碍事吧?这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保护日足大人。”

    绫音特意把买回来的感冒药拿出来。

    冬间微微低头说道:“抱歉,是我冒犯了。”

    “不,忠于职守的冬间前辈,一直是我想要超越的目标。请不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前辈是合格的日向上忍。”

    尽管被绫音如此称赞,冬间却觉得绫音话里有话,但绫音具体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他也无法揣摩出来。

    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的性格,与整个日向一族都格格不入。

    为什么日足大人要对她如此特殊呢?

    他知道绫音比他更早的跟随日足身后,但两人的关系却一点都不暧昧,关系也仅仅存在上下级这种程度。

    搞不明白。

    夕阳渐沉,到了傍晚的时候。

    绫音按时下班。

    说是日足的护卫,工作上非常无聊,在日向一族,也几乎不可能遇到什么刺杀事件,不如说为了壮大日足这名未来族长的声势罢了。

    称之为工具和武器一类的存在更为贴切。

    冬间还留了下来,因为今天是他值夜班。

    在绫音走后不久,他就来到日足身旁,对这位未来的日向族长建议说道:“日足大人,恕我直言,您对于绫音她太过于放纵了。”

    “是长老们的意思吗?”

    日足面色不变的问道。

    “并非如此,只是我个人觉得,绫音她……很危险。”

    冬间的确是在为日足考虑着。

    因为这是日向一族未来的族长,身为分家的他,理应该为自己主人的安全考虑。

    “你多虑了,即使出现了什么意外,不是还有你吗?”

    日足这样说道。

    冬间只好叹了口气。

    无论怎么样劝说,都无法改变这一切。

    不管怎么样,族长有自己的考虑,也是一件好事吧。

    对于日足所说的,冬间也认同这一点。

    自己的确过于谨慎了,在实力上,冬间有着绝对的自信可以压制住刚成为上忍不久的绫音。

    既然自己掌握着绝对的武力,在她露出什么马脚时,再对她进行限制就好了。

    这样一来,日足大人也就没话可说了吧。冬间心里想道。

    ◎

    “回来了啊,绫音,今天工作如何?”

    母亲已经做好了饭,她算准了绫音回来的时间,为她准备好了晚餐。

    “还好,和平常没有两样。”

    绫音笑着回了一句。

    到厨房那里洗手,坐下来和母亲一起吃饭。

    “日足大人是个优秀的人,你一定要保护好日足大人的安全,他是我们日向一族的希望。”

    对于母亲的恳切言语,绫音也只是笑着点头,表示明白了。

    反正家族的希望……每一代组长都是这样吧。

    那这个希望,未免也太多了。

    不过绫音也不期望于自己的母亲,能够给出什么像样的建议。

    估计,她早已经忘记了被刻上笼中鸟之前,那所谓的自由,是什么感觉了吧?

    但是绫音却不会忘记。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渴望也越来越深,无法自拔。

    吃晚饭,绫音主动做起了家务,帮忙把碗筷洗好,无论是身为护卫,还是一个母亲的女儿,在外人眼里,她都是无可挑剔的人。

    做完家务后,绫音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

    在这个房间只有一个地铺,一盏灯,一个闹钟,除此之外,什么家具都没有。

    足够的空荡,才能让她找到一丝丝的自由的感觉。

    她盘腿坐在地板上,拿出下午时出去‘买’回来的感冒药。

    是白石交给她的药。

    和普通的感冒药没有任何不同,但是药效却完全不同。

    这是为了抑制笼中鸟咒印发动,开发出来的药物。

    总共有十二颗蓝色胶囊。

    每一颗胶囊可以抑制笼中鸟咒印四个小时。

    可以维持四十八个小时不受笼中鸟限制。

    在药盒之中,还附带了一张说明书,上面是正常的感冒药使用说明书。

    绫音双手结印,以查克拉来解锁上面的真正内容,最后再用一根指头触碰纸片,输入自然能量。

    说明书上的字开始改变,并且打乱顺序后重新进行排列。

    “短暂预防笼中鸟的术式吗?”

    这上面记录的是一种短暂限制笼中鸟的术式。

    可以在自己脑部神经设置这个术式,在笼中鸟发动时,这个术式会被触发,在术式存在时间内,脑部神经内会自动形成一个保护层,大幅度减轻笼中鸟发动时带来的痛苦还有破坏力。

    “还是一样细心呢,白石君。”

    绫音微微笑了笑。

    考虑到意外发生,她很可能在没有来得及服用蓝色胶囊,就被笼中鸟咒印限制住脑部神经,在痛苦中死去。

    而这个术式在脑部神经中生成,无法根源上解决笼中鸟咒印,却可以大幅度削减笼中鸟的威力。

    在那时,把蓝色胶囊服用下来,就可以持续四十八个小时,不受笼中鸟咒印控制。

    在那个时间内,找到白石做摘除笼中鸟的手术就行了。

    从木叶安全撤离的方法,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早已经暗中实践过很多次了。

    但这种意外,绫音觉得不太可能发生。

    因为宗家的人没有理由对她这个忠心耿耿的分家忍者动手。

    用这种东西,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还需要等待下去吗?真希望快点来呢,第三次忍界大战……”

    本来对于战争毫无兴趣的绫音,也期待起了战争快一点来临。

    希望那位三代风影,不会让他们失望吧。

    把木叶狠狠拖入战争的泥潭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纵意人生秦浩〕〔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在斩妖司除魔三〕〔求婚〕〔封晏唐柒柒的〕〔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泛人类联盟〕〔穿梭在轮回乐园〕〔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真没针对法爷〕〔我家娘子不是妖〕〔我无敌强者被系统〕〔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余烬之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