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八十六章 白牙之死(一)
    临近下午时分,不利于朔茂的流言经过一上午的发酵,就已经遍及村子的大部分角落,距离‘人尽皆知’这个程度,也只是一步之遥罢了。

    无论警备队的宇智波忍者再如何努力扼制流言的散播,但相比于木叶村的庞大人口,警备队的人手已经捉襟见肘,光是抓人就有点来不及了,更不用说去阻止流言的散播了。

    朔茂家的位置是在木叶村比较繁华的路段,并没有接近村子中心。

    那是一个独立式的小庭院,在门口位置,门牌上书写着‘旗木’二字。

    白石和琉璃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卡卡西站在门口位置,看上去比平时更加沉默。

    “卡卡西,朔茂老师在家吗?”

    卡卡西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头看去,见是白石和琉璃两人来了,轻轻点了点头,表示朔茂在家。

    白石和琉璃这才轻轻松了口气,在家的话,事情就好办了。

    “不过,父亲他……”

    卡卡西说到这里,一副不知道如何解释下去的样子。

    “带我们去看看他吧。”

    白石叹了口气,知道卡卡西现在心情一定不好受。

    流言传播的如此厉害,卡卡西不可能不知道。

    卡卡西在前面引路,带着白石和琉璃进入旗木宅。

    旗木宅是比较典型的和风建筑,房子也都是显得有几分古韵,三人没走几步路就到了朔茂所在的房间门口。

    还未准备敲门,里面就传来一句‘进来’,很明显,在里面的朔茂,已经知道外面有人来了。

    白石只好把门滑开,对着里面的人喊道:“朔茂老师,我们来……”

    声音顿止。

    白石和琉璃发愣看着面前的朔茂。

    “朔茂老师,您这是……”

    在他们面前的朔茂,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因为流言,而变得面容消沉,反而坐在桌子旁边,吃着一份大碗拉面,并且胃口很好。

    看到白石和琉璃两人来了,从容淡定的拿起餐巾把嘴边的油腻擦干,向来访问自己的二人疑惑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

    “……”

    白石和琉璃不知道怎么接朔茂这句话了。

    他们来之前,幻想了很多朔茂会因为流言导致心情低落的画面,但唯独没有料想到这种画面。

    “朔茂老师,关于外面的流言……”

    最终,还是琉璃站了出来。

    “你们是因为这种事来找我的吗?”

    “是的,这是我们警备队的工作,我想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始末,还请朔茂上忍您回答。”

    琉璃走到朔茂面前,用认真的口吻对朔茂开口。

    并非是以原朔茂小队的成员对他进行提问,而是以警备队的分队长身份前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调查清楚。

    朔茂思考了一下,既然这是警备队的工作,那就没有问题了。

    于是,他很爽快把当时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

    “这次我们执行的是一个机密任务,只是在途中的时候遭遇了一些麻烦,考虑到当时的同伴已经无法继续战斗,我就选择了放弃任务,带着人回来了。这也导致任务失败。”

    朔茂说这些话时,不带任何个人情绪,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说出事情经过,由琉璃这位警备队成员去判断。

    白石和琉璃皱着眉头,就连卡卡西也是一脸的不解。

    总觉得事情发生的太过简单了。

    “请问是什么机密任务?”

    琉璃盯着朔茂的脸庞。

    这才是她来的主要目的。

    即使是机密任务,也是有轻有重,有大有小。

    有的可以关乎到村子的存亡,有的却只是无关痛痒。

    “我不知道,我得到的命令便是夺取某个东西,但任务失败了,那个东西自然也没有带回村子。具体是什么,我并不了解。”

    对于琉璃的这个问题,朔茂轻轻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任务中要夺取的东西是什么。

    琉璃觉得事情有点棘手了。

    从朔茂这里得到的情报很少,想要知道朔茂这次执行的任务中,夺取的东西是什么,任务失败又让村子损失了多少,只能从高层那里入手。

    毕竟任务最开始是从他们那里经手,然后交到朔茂手上,让他去完成。

    但流言已经传播到这个地步,高层那边却没有任何动静,即使现在过去询问,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吧。

    否则他们早就澄清流言,把影响压制到最低限度了。

    从旗木宅出来,白石和琉璃都是看着天空,轻吐了口气。

    对视一眼,琉璃问向白石:“接下来怎么办?朔茂老师这里无法作为突破口。要找被朔茂老师救回来的家伙吗?”

    “我们能想到的,散播流言的人早就料到了,估计在策划行动的时候,就已经被人‘保护’起来了。我们现在才去医院那里,人早‘消失’了。”

    “是高层做的?”

    “除了他们,似乎没有其他人了。这么大的事情闹起来,按照往常的惯例,朔茂老师早就被暗部请去喝茶聊天了,而不是在家里坐着。”

    白石可以肯定这件事是高层里的某个人做的,亦或者不止一个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火影之位的争执吗?”

    琉璃摇了摇头,高层把这件事做得滴水不漏,仅靠警备队的人手,根本做不成什么。

    和暗部相比,警备队的权力确实比较大,但在木叶的名声却不怎么好,也没有暗部的强大权威性。

    暗部一旦出动,那就是代表着火影本人的意志。

    “应该是这样吧,毕竟第四代火影的候选人大会,会在近期举行。这时候把一部分不相干的人除外,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说起来有点残忍,在白石看来,朔茂也仅仅是权力之争下的牺牲品罢了。

    他的主观意志和想法都不是最重要的,也没有谁会去理解,只要他现在的名望,能够损害到一部分的利益就够了。

    有没有意愿当火影也无所谓,重要的是,有没有晋升火影的资格。

    “这样也好,既然政治资本没了,这件事过去后,高层们也就没有打压朔茂老师的理由了。”

    琉璃理解了白石的意思,也觉得自己这边有点干着急了。

    火影之位的争执,涉及到木叶很多派系的利益。

    一个名望和实力超越三忍的人,而且不隶属于任何一方,当然是最优先排除的目标。

    打压声望,把朔茂的政治资本掠夺,安安心心让他以后当一名木叶上忍,似乎也没什么坏处。

    反而在之后的日子里,朔茂一定会被再次重用。

    因为这是候选第四代火影的重要时期,只要度过这个阶段,木叶白牙依旧是木叶白牙。

    就以琉璃的个人看法,朔茂也的确不怎么适合火影那个位置。

    他既没有野心,也没有这个意愿,他只是一名优秀的木叶上忍。

    如此而已。

    “是吗?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呢……”

    白石呢喃自语,想到朔茂之前那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便蒙上一层阴霾。

    那可不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啊。

    ◎

    两天后,流言越来越凶猛了。

    到警备队闹事的人也越来越多,警备队的牢房已经不够用了。

    而这些人的罪名还不至于关押到木叶大监狱之中,那些都是重刑犯,这些人虽然有在传播流言,但不至于达到‘重刑’的级别。

    把这些人弄到木叶大监狱那里,肯定会引来暗部的阻拦,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怎么回事?还有这么多人来闹事吗?”

    琉璃一大早来到警备队的大厅,感觉这里差不多人满为患,门口外面也是吵吵嚷嚷,像是菜市场一样。

    属于琉璃小分队的两名警备队成员对琉璃行了一礼,回答道:“是的,在早上的时候,又有新的流言出现,警备队的人手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说到这里,这名警备队成员无奈笑了笑。

    他也不知道一个流言竟然可以宣传成这个样子。

    只是任务失败了而已,木叶白牙的确是忍界闻名的忍者,这几年内,也逐渐成为了木叶震慑敌人的一面招牌。

    可即便是木叶白牙,那也是人,不是神。

    偶尔一次任务失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上面也没说,任务失败造成了什么严重的后果。

    如果照这样说来,所谓的三忍也就是那么回事,毕竟这个名号,是败军之将的名号。

    但又有几人敢小看三忍呢?

    在这名警备队的宇智波忍者看来,就是这些村民胡闹起哄,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议论,甚至说出一些让他们警备队成员都听不下去的难听话语,渐渐脱离了问题的核心本质。

    打他们一顿,不符合规矩,但把他们带到警备队这里管教,房间已经不够用了。

    所以,今天早上来上班的警备队忍者都非常头疼这个问题。

    放了这些人,流言就会愈演愈烈。

    不放他们……人满为患,会影响到警备队的工作效率。

    “找几个会土遁的,到外面弄几个简易牢房。”

    琉璃脸色冷得吓人。

    “……是。”

    其中一名警备队成员立马下去了,去警备队里找几个会土遁的,在外面扩建临时牢房。

    “这样会不会影响不好?”

    剩下来的那名警备队忍者苦笑一声。

    “有什么不好,我们只是按规矩办事,就算是火影来了,我也有理跟他理论。”

    “话是这么说,可这样下去,我们警备队的名声……”

    “警备队早就没好名声了,在意这么多干什么?中午饭和晚饭也不用给他们,也不准他们的家人送饭,喂他们喝点水就行了,反正饿不死。”

    琉璃冷哼一声。

    “……明白了。”

    既然是分队长的命令,只需要执行就行了。

    正如琉璃说的,饿两顿饿不死这些人。

    “对了,你刚才说又有新的流言?”

    “是的,朔茂上忍不是因为救人才放弃任务的吗?那个被救下的人,好像也在指责朔茂上忍没有大局观,说不适合当忍者的话,对朔茂上忍大肆批评和羞辱……”

    看到琉璃脸色越来越难看,这名警备队忍者没有说下去。

    说到这里,相信琉璃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个人在哪里?”

    “没有找到,我们去的时候,人已经‘消失’了。”

    被藏起来了吧。琉璃暗中冷笑着。

    “我知道了,你下去忙吧。”

    “是……那个,其实也不用太担心,我虽然和朔茂上忍不熟,但他那样的忍者,意志力可是很顽强的。这种流言,他只会一笑了之。”

    他知道自己的分队长琉璃曾经是朔茂小队的成员,与朔茂的关系一定很好,临走之前,安慰了琉璃一句。

    “一笑了之吗?”

    琉璃想到两天前去拜访朔茂的时候,对方正在心情很好的吃着拉面,没有被外面的流言蜚语所动摇半分。

    这的确安慰到了琉璃,也对,即使那些流言会让他心里有点不舒坦,但对朔茂来说,应该是没有大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