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念情起〕〔叶凡华云曦〕〔一念情起〕〔都市极品最强主宰〕〔心机重的顾先生〕〔绝世小村医〕〔单身战争〕〔影帝重生剧本〕〔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八十七章 白牙之死(二)
    “外面的言论不去管吗?”

    在院落里接受朔茂刀术指点的卡卡西,看向朔茂轻声问道。

    说实话,他无法理解外面的那些流言,为什么要这么针对自己的父亲。

    任务失败了一次而已,这丝毫不影响朔茂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可是外面那些人的话,却让卡卡西感觉到非常不舒服。

    “卡卡西,换做是你的话,会去搭理吗?”

    朔茂这样笑着问道。

    “……”

    卡卡西紧握着短刀,似乎在犹豫,在挣扎。

    “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为什么要道歉呢?卡卡西,你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朔茂蹲下来,宽厚的手掌握着卡卡西握刀的手掌,安慰他笑道。

    “嗯。”

    卡卡西点头。

    “今天跟人打架了吧。”

    朔茂以肯定的口吻说道。

    卡卡西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

    “我教训了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他们说的话太难听了。”

    “你能为我出头,我很高兴。那么在你看来,他们说的话是正确,还是错误呢?”

    朔茂脸上的笑容消失,在卡卡西看来,那是一张无与伦比的严肃表情。

    任务和同伴吗?卡卡西开始扪心自问,如果当时是自己处于父亲朔茂那样的位置,到底是选择任务进行,还是选择救下同伴。

    他不知道该怎么样选择是正确的。

    认真应该以任务最为优先才对,是火之意志出现了错误……

    可那是初代大人流传下来的意志,怎么可能出现错误?

    如果是错误的话,这种教材怎么会被选入忍者学校必读科目呢?

    但……

    卡卡西有点茫然了。

    理论成绩满分的他,头一次不知道该如何解答这个问题了。

    “我不知道。”

    最终,卡卡西还是摇了摇头。

    他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朔茂,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可供参考的答案。

    到底是任务优先,还是同伴优先。

    朔茂没有回答,他只是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看着远方那美丽正在下沉的夕阳,晚霞映照在他的脸上,那是落幕的余晖。

    “别人的评价我并不在意,所以,你也不必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可是,被爸爸你救下的那个人,也在辱骂……”

    “不要因为别人的否定,就不去做那些本应该正确的事情,甚至在事后因别人的嘲笑和指责而感到后悔。我只是遵守了一名木叶忍者该有的信念和坚持。”

    “是……”

    卡卡西低着头,他还是无法像朔茂这样豁达。

    其余人都可以原谅,但是唯独那个被朔茂救下的人,却要来指责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是卡卡西所无法原谅的事情。

    “今天的刀术修炼就到这里吧。”

    卡卡西点了点头,听从朔茂的安排,返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时间慢慢推移,来到了深夜时分,因流言的事情,卡卡西白天心神疲累,无论是修炼还是吃饭,都是有点心不在焉,晚上也会很早休息。

    在旗木宅的屋顶上,朔茂正一个人看向头顶上稀疏的星月,吹着夜晚的凉风。

    后面传来轻微的动静,有人从后面爬上了屋顶,朝他这里走来。

    “大晚上的在这里吹风,很容易感冒的哦,朔茂老师。”

    白石走到朔茂身旁,对着他笑着说了一句。

    “白天绫音来过,晚上是你吗?”

    朔茂也笑了笑。

    “绫音?她也来了吗?”

    白石诧异了一下。

    “我吃过午饭后她过来的,没过多久就回去了。”

    “是吗?”

    白石也顺着朔茂的视线,看向夜空中的星月,低低自语着。

    “这么晚过来找我,不会是打算陪我在这里吹一夜冷风吧?”

    朔茂问道。

    “我只是来看风景而已。”

    “风景?”

    “是啊,和您看的风景是一样的……历代火影的石像,建立了这个村子,历史上被称为丰功伟绩之人。”

    白石把视线从夜空中转移,正下方,便是三位火影的影岩。

    建立木叶的初代火影。

    为村子制定重要发展战略的二代火影。

    还有如今的三代火影。

    在未来,还有更多的人会被刻在上面,被木叶的人所崇拜瞻仰。

    四代火影……五代火影……六代火影……

    朔茂没有说话,和白石一起默契的保持安静,静静的看着那些影岩。

    良久之后,朔茂率先打破了沉默说道:“木叶的未来会变得如何呢?”

    这句话像是在问白石,又像是在问自己,又或许是在问别的人。

    “这种事我觉得不必询问,因为朔茂老师您已经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是吗?”

    白石回答了朔茂这个问题,接着又开口说道:

    “就像您对卡卡西说的那样,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做了之后就不要因为别人的指责去感到后悔。”

    “果然在你们三人中,你是最特别的一个。”

    朔茂这样意味深长的说道。

    朔茂知道,白石已经察觉到了他面对这些流言采取的决定是什么了。

    “既然您已经做出了选择,那我过来好像多此一举了。”

    白石没有正面回应这个疑问,而是叹了口气。

    和绫音不同,朔茂早已过了问清自己是谁的年纪。

    他很清楚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什么。

    自己后不后悔不知道,但是不做的话,日后一定会活在煎熬之中。

    就好比因为救下同伴,而放弃任务,不论被救下的人会不会因为任务失败而去指责他,朔茂都没有动摇。

    骂他是别人的事情,救下同伴是他的事情,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他只是在遵守火之意志所传递的信念而已。

    自己坚定认为救下同伴放弃任务,是最为优先的选择,即使打破了某些规矩也在所不惜。

    对这样的人来说,别人的意见只能当做参考,无法成为动摇他们信念的决定性因素。

    “朔茂老师,您也早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白石知道自己来到这里,也无力更改什么,还是回去休息吧。

    今晚的天气挺冷的。

    白石朝回去的路开始行走。

    “替我照顾好卡卡西。”

    背后冷不丁传来朔茂的这句话。

    在寂静的黑夜之下,听到这句话的白石脚步一顿,轻轻点了点头。

    等到朔茂转头去看的时候,白石原本站立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

    第二天早上的空气似乎有点冷。

    卡卡西早早起来,在厨房里准备好了早餐,结果看到自己父亲朔茂还未过来,有点疑惑。

    这个时间点,平时的话早就过来了吧。

    毕竟吃过早饭后,还要进行晨练。

    卡卡西把早餐端着,朝着朔茂的房间走去,把门打开,对着里面的人喊了一声:

    “爸爸,早饭准——”

    早餐的盘子落在地上,响起巨大的声音。

    丰盛的营养早餐洒了一地。

    但这些事情无关紧要,在房间的正中间,一个男子倒在了血泊之中。

    用那把掠夺无数敌人鲜血的白牙短刀,悄然无声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卡卡西看到这一幕,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事都想不起来了。

    ◎

    朔茂死了。

    这个消息经由警备队的人员传播出去,并且确定了这是自杀,并不是被人谋害在家中。

    没有中幻术的痕迹,也没有什么剧烈的挣扎,和敌人打斗的迹象。

    很是平常的把刀刃刺进自己的身体里,了结自己的生命。

    这个消息很快被木叶的村民们知道,高层们也同样知道了这个消息。

    而关于流言,都止于无声的沉默之中。

    ——木叶一处庞大的昏暗空间中,在这个地方生存的木叶忍者,是舍弃一切之人。

    姓名,感情,乃至于人生,全部都被抛弃。

    以黑暗为养料,深深扎根于大地之中。

    根部。

    便是他们组织的总称,起源于暗部,却游离于火影管辖之外的组织。

    他们的统领志村团藏,正位于会议室之中,一名木叶忍者正在向这位根部首领愤怒嘶吼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朔茂……朔茂队长他会自杀?团藏长老,你不是说好一切都会没问题的吗?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如果不是被两名根部忍者架住,很可能会冲到团藏身旁,狠狠地揍他一顿。

    而团藏也是有点坐立不安,心情烦躁。

    木叶白牙自杀……他为什么要自杀?

    流言的确是根部散播出去的,并且暗部那里默不作声,既不表示认可,也没有进行阻止。

    因为火影不能在朔茂身上产生。

    因此要打压他的名声。

    只要降低他的名声,木叶白牙依旧是木叶的上忍,是上忍中的领衔人物,但从此和火影之位无缘。

    可……朔茂为什么要自杀?

    这点程度的流言,应该不足以致命才对。

    本来他都打算在今天下午,停止流言的传播了。

    团藏陷入了茫然。

    “把他带出去吧,我需要冷静一下。”

    无法理解朔茂为什么要自杀这件事,团藏烦躁的挥了挥手,让根部忍者,把这名对自己质问的木叶忍者带下去。

    他也很想为什么,可是朔茂死了,没有人来回答他这个问题。

    ◎

    朔茂的葬礼是在不算阴沉的天气里举行的。

    来参加葬礼的人不算多。

    除了卡卡西还有白石、琉璃、绫音三人之外,就只有纲手这些比较熟的人了。

    至今他们都对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吧,认为朔茂不会这样意志脆弱的人,会因为这样的流言蜚语而去自杀。

    “生命会诞生,也会逝去……”

    大蛇丸以一种黯然的眼神面对这一切。

    一切都仿佛没有意义一样。

    绳树是这样。

    断也是如此。

    现在轮到了朔茂。

    如果有一天轮到自己的话……大蛇丸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出现了莫名的恐惧。

    最终,他摇了摇头,最先从朔茂的葬礼中离开。

    他见过太多的人死亡,而朔茂只是其中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在未来,还会有很多和他有关系的人在他面前死去。

    生命便是如此脆弱的东西。

    “自来也老师,朔茂前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随行的水门看向旁边的老师自来也,轻声问出这个问题。

    “这种事谁知道呢,逝者已矣,就不要议论了。”

    自来也摇了摇头,心烦意乱。

    水门识趣的点头,没有追问下去,看向在队伍最前方的卡卡西,充满了怜悯和同情。

    纲手走到白石的身旁,看到他显得平静的面孔,知道这一定是在故作逞强,想要出言安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白石似乎知道纲手想要说什么,笑了笑说道:“放心吧,纲手老师,我没有关系,不用为我担心。”

    纲手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她和自来也、水门一块离开了这里。

    陆陆续续有人离开,最后,只剩下白石三人还有卡卡西留在这里。

    白石把手里的鲜花放在朔茂的墓前。

    “您是继承了火之意志真正的忍者,诠释了这个意志的全部之人……”

    高层们的想法没有错误,掠夺朔茂的政治资本,让他以后安心当一个上忍,对朔茂的未来,也有妥善的安排和考虑。

    但是……唯独用的方式错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视尊严,视信仰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

    对敌人来说,他是可恨的木叶白牙。

    对自己人来说,没有比他在身边更加感到安心的同伴。

    这是一个视同伴为己任,更胜自己生命的忍者。

    他维护的,是自己心中从未被任何事物玷污过的火之意志。

    现在连高层们都不去遵守,主动破坏了这个村子自开始以来就有的规矩。

    这个村子因什么而成立?

    因羁绊而成立的村子,结果选择羁绊的忍者反而因为放弃任务而受到流言的诋毁,不正是最大的讽刺吗?

    而自以为继承了火之意志的忍者和村民们,却对此从未有过怀疑,甚至提出反对的意见。

    他们过去所信仰的火之意志,被他们自己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亲自扭曲了。

    他们遗忘了这个村子最开始成立的原因是什么。

    迷失了村子最开始、最应该坚定的原则是什么。

    存人失地,人地皆得。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从一开始,高层们和朔茂思考的出发点就不在一条道路上。

    朔茂老师,希望您以死明志的心意那些人能够明白,并且对这件事引以为戒吧,去找回他们曾经的失去之物,唤醒他们心中的迷惘。在这葬礼的最后,白石在心里添上了这一句话。

    也是最为真挚的祝福。

    否则这样恶劣循环下去,白石可以预料到,木叶白牙只是一个开始,但绝不是最后一个。

    木叶未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人,在摇摆不定的规矩中迷失自我,成为其中的可悲牺牲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