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八十八章 新的开始
    “朔茂老师真的是因为这种事自杀的吗?”

    那是葬礼之后的事情,绫音单独找上白石,问出了这句话。

    在绫音看来,朔茂不可能因为同伴和任务哪个重要的这种无聊问答而去自杀。

    自己认识的朔茂,绝不会这样的男人。

    这也是绫音费解的地方,她希望从白石这里得到答案。

    “你指的什么?”

    “朔茂老师的死因。”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白石看了她一眼说道。

    “我为朔茂老师感到不值。”

    绫音心里不是很好受,长长出了口气。

    “朔茂老师他不适合当忍者,他只是这个忍者时代悲剧产物之一。”

    对于白石的这句话,绫音有点不知所措,愕然看着他。

    “你所疑惑的问题,一开始就没有答案。任务是职业操守,而同伴……则是一个人性的选择。哪一个都是正确答案,也可以全部都是错误的。关键在于上层如何界定这件事。”

    “可是朔茂老师放弃任务,让村子损失……”

    说到这里,绫音发现了问题所在。

    也更加迷茫了。

    朔茂执行的任务是什么?

    让村子损失了什么?

    上层都没有进行任何解释,而是任由村民自由想象。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同伴和任务哪个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并不存在。

    诚然,绫音知道朔茂对于同伴异常重视,可既然整个任务都是建立在骗局的基础上,选择哪个都没有意义。

    绫音明白了白石的意思。

    这两个答案全部都是正确,也全部都是错误。

    选择哪一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上层如何界定。

    今天可以是同伴大于任务,明天就可以是任务大于同伴。

    在上层眼里,这只是一场有关于第四代火影选举的政治斗争而已。

    没有什么另外的含义。

    以羁绊为核心,所有人都是一个家庭成员的意志——火之意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沦为了高层们彼此争权夺利,控制村子声音的政治工具。

    不再是作为一个村子的信仰与灵魂。

    而村民们对此也毫无察觉,并且嬉皮笑脸参与了其中。

    没有比这个更加绝望的事实了。

    绫音有点不寒而栗。

    她可以想象到,朔茂当时面临的绝望是什么了。

    这也只是一场滑稽可笑的政治斗争。

    任务和同伴该如何选择,从来不是问题所在。

    朔茂也根本不是因为这种问题而去自杀的。

    他只是看到了一个已经完全变质的村子。

    “是从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做出这个决定的根源,肯定不会因为这次的事情。

    种子很久以前就埋下了,但令绫音感到迷茫的是,朔茂是什么时候对村子高层感到失望的。

    看到绫音脸上的疑惑,白石叹了口气反问道:

    “绫音,你到现在该不会认为,朔茂老师对几年前的那次任务一无所知吧?”

    绫音脸上一怔。

    她知道白石说的是四年前他们和根部爆发冲突的那次任务事件。

    “朔茂老师他……”

    “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明白,大蛇丸的不正常调令。因为受伤就在村子里休养了两个月,什么伤可以让人休养两个月之久?如果真是那么严重,直接退出战场就行了,返回战场反而会拖累别人。”

    白石从地上捡起一片树叶,放在手里很有兴致的摆弄观察着,一边对绫音这般说道。

    “那个时候就开始产生质疑了吗?我还以为我们三人演技过关了呢。”

    绫音苦笑了一声。

    “演技没问题,如果我们三人当时不是活蹦乱跳返回战场,而是缺胳膊少腿,尽量打扮得凄惨一点,朔茂老师就不会起疑了。”

    白石把树叶紧紧握在手中,看着阴郁沉闷起来的天空,轻声吐出这番话。

    “所谓的保护同伴,并不是要在同伴和任务之间选择什么,而是守护一切必须守护的东西,这才是火之意志的核心羁绊。它从来不是服务于政治斗争的工具,甚至是用来迫害和愚弄同伴的东西。”

    白石猜测,朔茂肯定自己了解到了什么,不论是三忍对他透露了什么,还是他自己通过别的渠道进行了解,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

    人走茶凉,名为旗木朔茂的忍者,他的人生也就到此完结。

    而在他决定离开的时候,在他心中所遵从的火之意志,也彻底崩溃。

    “我还是无法想象到朔茂老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自杀的。”

    “不用去想象,因为对于我们这种不信仰火之意志的人来说,是无法体会到那种绝望的。”

    “高层他们会醒悟过来吗?”

    在这最后,绫音疑问起来。

    “如果明白的话,就不会有这场政治斗争了。所以我才说,朔茂老师不适合当忍者,他太纯粹了,也太理想了。他适合当一名教师,教书育人,而不是忍者。”

    这也是白石为朔茂感到可悲的地方。

    偏偏如此纯粹理想的他,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忍者,还威胁到了第四代火影的布局。

    高层们的确没有过想要逼死朔茂的想法,但这个方式,却是朔茂最不能接受的一种。

    他知道绫音心有不忍,但这是朔茂自己的选择。

    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事情。

    在他信仰破灭的那一刻,木叶白牙就已经死去了。

    “是啊,现在只能希望之后木叶会出现一位伟大,发现这个恶劣循环的火影了。”

    白石也不能确信。

    在现在木叶高层之中,真的能培养出那样不被权力之欲迷住眼睛,勇于改革这一切的火影吗?

    因此,朔茂的以死明志,白石持以悲观态度。

    不过,对此白石并不是很感兴趣。

    他的道路从一开始就不在于木叶身上。

    木叶未来会不会出现朔茂所期望的那样的火影,和白石也没多大关系。

    属于木叶白牙的故事到这里结束了,但是属于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而已。

    ◎

    “白石前辈,同伴和任务……哪个重要?”

    返回朔茂的墓前,只剩下卡卡西在这里站立着。

    白石和绫音走到这里,听到卡卡西所问的这个问题后,心底便是一沉。

    “当朔茂老师做出选择的时候,他就没有后悔过。”

    “可是他死了……”

    “死亡只是一种解脱,并不能代表着错误。”

    “是吗?”

    卡卡西呢喃说完这句话,失魂落魄的走了,宛如行尸走肉。

    “为什么不把事情原委告诉他呢?”

    绫音不能理解的看向白石。

    “照顾好卡卡西,不仅仅是朔茂老师的嘱托,而是对于一个人生价值观都未完整的孩子来说,太容易走上极端的道路了。用他自己的眼睛去看清这个村子的一切吧。”

    当他学会去质疑的时候,他才能明白朔茂为什么会死去。

    而不是纠结于什么任务和同伴这种程度的无聊问答。

    即使现在白石说了,只会适得其反,让卡卡西过早接触到木叶的黑暗,对他以后的人生不利。

    白石相信,木叶高层一定会是自己最好的助力。

    他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安排,高层们会主动帮他做好这件事。

    在这件事上,白石对这些高层的信心,甚至比对自己的信心还要充足。

    想一想,这些人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而且,契机很快就会到来。

    朔茂的自杀,让他们也很头疼吧。

    毕竟失去了这么宝贵的一个重要战斗力。

    “在他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会派人暗中跟着他。至于事情的真相,等他明白一些事情再说吧。也许不用我们说明,他有一天自己会主动明白的。”

    以六岁年龄成为中忍,他的忍者天赋毋庸置疑。

    他欠缺的只是那份面对世界的人生经验,还有一双看穿事物本质的慧眼。

    绫音也认为这是比较好的处理方案了。

    在卡卡西问出任务和同伴哪个重要的问题时,绫音就已经明白,他一定是误解了什么,陷入了死角般的思考。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父亲朔茂是因为而选择了自杀这条道路。

    有些事情,让他自己醒悟过来,去对这个村子进行质疑,反而会比单纯的说教更有效果。

    现在的他估计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说再多也是无意义的行为。

    “那么,我也该回去了,日向那里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那边我自有分寸。”

    和绫音道别,白石就朝着宇智波族地返回。

    在葬礼快要结束的那一刻,琉璃就先一步回来了。

    看得出来,她现在心情不佳,就连警备队的工作也抛在了一遍,心烦意乱着。

    “葬礼已经结束了,没必要这样愁眉不展吧?怎么,还在为朔茂老师的事情伤怀吗?”

    坐在走廊上的琉璃听到耳边传来这句话,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播的方向。

    “你看上去倒是挺平静的。”

    白石走到琉璃的旁边坐下,轻轻握着她的手掌,和她一起看着院落里景色。

    “朔茂老师并不希望有人替他的死而难过,无论是我们,还是他人,这都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他从未怨恨过任何人,他比任何人都热爱这个村子,还有这里的人。”

    “我知道。所以我才讨厌这种无聊的政治斗争,高层也是,族里的老家伙们也是,那些白痴村民也是。人的年龄越大,阅历越高,就会变成这种可怜的样子吗?”

    琉璃一口气说完这样的话,在走廊上长长出了口气,可见她心情的不平静。

    她始终都想不到朔茂会以这样决绝的姿态离开人世。

    “时代选择了忍者,而忍者们恰恰选择了这样的生存方式。”

    “选择吗?”

    琉璃低下头,稍作考虑之后,轻轻把额头靠在白石的胸前。

    白石隔着衣服也能够感受到琉璃身上的热量,温柔用手掌触摸她的雪白脸颊。

    紧接着又把自己的手放在了琉璃的一头黑色秀发上,仔细而轻柔的抚弄着。

    她头发的质量很好,密集又乌黑,而且很是顺直,每天都有在精心疏离吧。

    再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呢。

    “我又不是小孩子。”

    琉璃感受到头发上的动静,眉头一皱,声音中带有不满。

    并未扫开白石玩弄她头发的手掌。

    嘴上说着不要和不满,但其实身体已经非常诚实了。

    “今天警备队那里还有事情要做吧?”

    “早上请过假了,反正去了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额头从白石的胸前抬起,开始枕着他的大腿,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躺在了走廊的地板上,闭上了眼睛,准备午休。

    白石看了看此刻琉璃这种毫无戒备的状态,虽然能够近距离观赏到她的睡颜是很不错,但总觉得还是差了什么一样。

    仔细一想,另一边大腿上不是还缺少什么吗?

    这个时候,脑海中浮现起另一名少女的容颜。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种淡淡的不爽?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吗?”

    “这是你的错觉,一定是你今天太累了,到晚饭了我再叫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