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念情起〕〔叶凡华云曦〕〔一念情起〕〔都市极品最强主宰〕〔心机重的顾先生〕〔绝世小村医〕〔单身战争〕〔影帝重生剧本〕〔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九十三章 进击的绫音(二)
    吃过早餐之后,白石便开口问道:

    “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他知道绫音在日向一族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不多,换做是朔茂小队还在的时候,空闲倒是很足,但朔茂小队解散了这么长时间,她在这段期间内,出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最近一次出来,好像也是参加朔茂葬礼的时候。

    之后的交流,也仅限于暗中沟通情报。

    “今天我请了假,不碍事的。”

    绫音笑道。

    “你这样懈怠工作,没问题吗?”

    “这种事没问题,我们未来的族长大人,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和那些掌控欲很强的长老们不同,他是个很开明的人。”

    绫音很少对日向一族的人有这么良好的评价。

    日向日足,白石倒不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人。

    日向一族的唯一指定继承人,出色的忍者天赋,俊朗的五官,在二十岁之前,就已经成为了村子里名气颇高的上忍。

    虽然关于他的实力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但作为日向一族的族长继承人,想必实力在上忍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庸人可成为不了豪门忍族的族长。

    不管怎么说,忍者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凭借实力来说话。

    即便是在日向一族中,拥有族长继承人身份,还有着非常优秀的忍者才能,这样的人成为族长,反而更能得到人的认可。

    就好比火影位置,起码的实力是必须具备的。

    在实力具备的基础上,才能谈论政治资本,进行选票。

    如果实力不过关,第一轮就会被刷下来。

    “而且,琉璃现在也不在家吧。我是怕白石君一个人在家孤单,才特意过来陪你聊天解闷的。要是白石君嫌我烦的话,我现在回去也可以。只要是白石君的命令,我都会遵从的,请随意支配我的身体。”

    一副任劳任怨的诚实样子,完全感受不到反抗的情绪,用大和抚子般静美的语气说着这种话,眼睛里的神色也温柔到让男人骨头软化的程度。

    但白石相信,在她心里,一定还有另外一幅面孔。

    “放心,不会嫌你烦。不过,也不要打扰到我工作就行了。”

    “好的。。”

    绫音听话的点头。

    ‘只要是白石君的命令,都会无条件献于身体和灵魂’,她向白石表达的,正是这种潜在的含义。

    仔细回想,白石刚才的确有一瞬间的渴望和冲动。

    比起口上嫌恶,内心正直的琉璃,绫音则是货真价实的肉食性动物。

    “话说回来,我没想到你制造了第二个分身,那家伙出现的方式很诡异呢。”

    这个时候,绫音想到自己刚来时,就被影子女轻而易举察觉到了,是突然从墙缝的影子里无声无息冒出来的。

    如果不是她有很强的感知力,很难发觉自己已经被人盯上的事实。

    “你是说影舞者吗?我赋予她的能力是阴遁。”

    与土将军一样,影子女也有‘影舞者’的名字,或者说是身份代号一样的叫法。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都不属于正常生物这一类别。

    拥有近乎不死之身的土将军暂且不说,影舞者的能力则更加难以防备。

    白石制造她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身安全。

    因为决定抛弃修炼这一方式来增强自己,也就意味着,自己以后不会侧重于正面战斗上。

    考虑到以后会遇到一些来不及预防的攻击,影舞者便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诞生的暗杀者,以及守护者。

    能够操控影子,并且将自身存进影子中,平时会呆在白石的身上的影子里。

    在敌人接近自己的时候,会用影子进行防护,或者用影子来袭击敌人。

    因此,她的速度,还有对阴遁的使用,都是极高程度。

    以后如果融入了仙术,影子的速度和威力还会进一步提升。

    “阴遁?就像奈良一族影子模仿术那类型的术吗?”

    回想着影舞者那奇特的出场方式,这样也能够解释得通了。

    “差不多吧,但两者还是有区别的。”

    奈良一族的影子术进攻性并不是非常充足,侧重于强控,为同伴制造攻击时机。

    而影舞者的影子术式,侧重于防御与攻击,是攻防一体的影子忍术。

    毕竟这是为了保护自己生命安全而特意制造出来的分身,和土将军这种通讯用工具人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制造土将军那会儿,他的技术还不怎么成熟。

    所以相较于影舞者,土将军的生命形式,才会如此另类奇特。

    随着这方面的创造技术越来越完善,往后制造出来的分身,自然也会越来越强。

    到那时,再对现有的两个分身,进一步强化和提升吧。

    “竟然是这么危险的能力,我已经为那些敌人感到怜悯了。”

    绫音用脑子随便想一想,也知道这种用心险恶的战斗方式,对于血肉之躯的忍者来说,究竟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了。

    白石君还是一如既往的坏心眼呢。

    但是如果把这些坏心眼,用在支配她身体这方面就好了。

    明明自己才是最先得到白石君信任的人,写轮眼的女人,真想把她沉到海里去。

    一边淡然恬静的喝着凉茶,宛如大和抚子般静美。

    然而绫音心里却有种强烈的不甘。

    这种不甘,仅次于当初无法反抗笼中鸟命运的那种不甘。

    因为那个写轮眼女人的实力凌驾于她之上,也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这就是我的战斗方式。他们是我的分身,自然也要计算成我的实力一部分。毕竟我和你们不同,没有那种方便的血继限界,只能从别的途径来增加安全感了。”

    不知道绫音在想什么的白石,认为以上的话是自己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好的事情。

    虽然不愿意承认血统带来的实力差距,但有的时候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大部分人都无法越过血统带来的压制力,这也是白石以往和琉璃战斗的时候,会经常吃瘪的原因了。

    小的时候还不明显,但是在开启写轮眼之后,差距就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无法望其项背。

    能够无视血统带来压制力的忍者,白石自认为自己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才需要其余的东西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明白自己的缺陷,然后寻找弥补缺陷的东西。

    人的成长,在于自知之明,实事求是,既不可傲慢,也不可过于贬低自己。

    焦躁和嫉妒,觊觎和贪婪都是不必要的东西。

    自己只需要做到普通就好了。

    “真是奇怪……明明是早上,天气却这么热吗?”

    绫音提了提领口的衣服,看上去对于今天的炎热天气异常不满。

    虽然这里的环境幽静,但七月份的木叶天气,着实有点让人难以忍受。

    “毕竟快到八月份了。”

    “每年这个时候都有点难熬……唔,白石君,这里有澡堂吗?”

    “你是要洗澡吗?”

    “嗯,要和我一起洗吗?”

    这句话很是自然从绫音口中吐露出来,单纯无害的笑容在脸上浮现。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说出来的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房间里突然寂静得难以呼吸起来。

    “所以……要一起来洗澡吗?毕竟天气这么炎热不是吗?”

    打破了这种寂静,绫音微笑着再次发出邀请。

    ◎

    冷静一下。

    我是个医生。

    科研工作者。

    理智一点,不能被不理智的欲望支配。

    但仔细一想,对异性身体所产生的渴望,也本就是自然而然的道理与追求。

    露天的温泉池里,白石靠着隔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躺进温泉池里泡澡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

    “这里的水温很合适呢,说实话,真是羡慕你们,每天都可以泡到这么好的温泉。”

    隔板那边,传来绫音羡慕的声音。

    “……”

    白石闭上眼睛,对于绫音这句话,他自动揭过去了。

    隔板上传来轻微的异响,是绫音靠上来引起的声音。

    “好舒服呢……”

    传来绫音舒服的轻吟。

    “白石君,你觉得如何?”

    “还好。”

    白石含糊不清的回答。

    因为脑子里开始忍不住的幻想,有什么东西在水面上漂浮起来的场景。

    总之,先冷静一下吧。

    “白石君。”

    “什么?”

    “你和琉璃泡澡的时候,会在一个池子里吗?”

    绫音似乎对这件事有些好奇。

    “我要是那样做了,早就被她的火遁烧死了。”

    绫音笑出了声说道:“也是,在这方面,琉璃说不定真的很害羞。但是如果是我的话,并不介意这种事……”

    这种暗含隐晦邀请意思的台词,白石自然能够读取出来。

    虽然知道绫音在那边并不至于是裸体的状态,但白石对于自己此刻的克制力,反而不像平时那样自信了。

    气氛就这样沉默下来。

    一直到一个小时后,两人都是倚着同一张隔板,没有任何交流。

    “我洗好了,你也别呆太长时间,泡久了对身体不好。”

    白石从池子里站起来,对另外一边的绫音喊了一声。

    “知道了,白石君去忙自己的事情吧。能够陪我这么长时间,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

    白石从池子里出去,穿上衣服,之后到了休息室里面,看到女澡堂那里绫音还是没出来,估计还想要多泡一会儿吧。

    白石也没有在意,打开休息室的门,准备返回实验室那里工作。

    “大早上就来这里泡澡,还真是少见呢。”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白石身体一僵。

    琉璃拿着换洗的衣服出现在门口,脸上有点热汗,很明显刚回来,想要来这里泡澡,把身体的疲惫解去。

    “琉、琉璃,你不是出去执行长期任务了吗?而且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白石把自己的音量抬高。

    琉璃脸上则露出恼怒之色:

    “别说了,那个委托人谎报任务等级,明明是c级任务,结果我发现这是一个不适合有新手参加的a级任务,任务半途我把他揍了一顿,让他自己自生自灭去了,之后就带着那三个菜鸟下忍回来了。”

    “这、这样啊!”

    “你说话这么大声干什么?”

    琉璃听到白石的嗓音比平时要大一点,皱着眉头。

    她一向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用很大的音量说话,觉得很吵闹。

    “啊,咳咳,我这两天嗓子不太好,怕说话声音太小,你听不到。”

    白石把路让开,琉璃便走了进来,准备朝着女澡堂那里走进。

    “等等!”

    “还有什么事?你今天很奇怪。”

    琉璃转过身看着白石。

    “呃……没什么,就是几天没见,有点想你?我们要不要出去先吃个早餐?”

    “回来的路上买了早餐。”

    说到这里,琉璃眼睛眯了起来,看了看女澡堂里面,再看了看一副强装镇定神情的白石,在原地思考。

    “既然你已经用过早餐,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泡澡了。”

    白石被琉璃的这种眼神盯得不太自然,只想快一点离开这里。

    “你先别走,我很快就洗好,在这里先等着,我待会儿有点事情要跟你好好商量一下。”

    说着,也不等白石拒绝,就迈步走进了女澡堂。

    白石看到琉璃这么干脆进入女澡堂,不给他丝毫活路的无情样子,就知道琉璃已经发觉了什么。

    这下彻底完蛋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