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九十四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超甜预警)
    在休息室之中,无声的静谧支配了这里的空间。

    白石坐在休息室的座椅上,绞尽脑汁思考着接下来要怎么办。

    他看向女澡堂的入口方向,从琉璃进入那里后,至少也有十分钟了。

    可是,截止目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无论从哪个角度想,白石都觉得这件事不太寻常。

    爆炸声也好,还是大火把整个温泉埋葬掉的恐怖画面,那样的场景显露出来反而会让白石感到心安。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绫音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吗?

    毕竟自己之前刻意说出很大的声量,就是为了提醒还在里面泡温泉的绫音,让她做好逃跑的准备。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不难想象里面之所以这么安静的原因……

    但白石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在座椅上坐立不安,白石手里拿着没有开盖的牛奶,并没有喝掉,只是放在手里握着。

    正因为这种异常的安静,才是他感到不安的源头所在。

    又过了二十分钟,从女浴的入口处传来了脚步声,白石抬头看去,只见到琉璃和绫音两人身上只穿着洁白的浴衣,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咦?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没有打起来?

    这不正常。

    “这里的温泉真是太舒服了,最近肩膀总是很酸,现在感觉好多了。”

    绫音来到休息室中,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在洁白的浴衣上,都凸显出沉甸甸的硕果形状。

    也难怪说自己肩膀酸了,有这种丰满的硕果,会感到肩膀酸,反而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即使在战斗之中,可能也会因为胸部过大影响实力发挥吧。

    “谁让你总是吃那么多,你那多出来的部分完全是多余的。”

    琉璃扫了一眼绫音的胸部,说出这种一针见血的评价。

    “我也觉得很奇怪,明明以前增长的势头还没有这么凶猛,可能真的和我的食量有关吧。”

    绫音也认真思考,自己在同龄人之中胸部过大,是不是和自己强大的食量有关。

    在一旁白石完全没有插话的余地,琉璃和绫音在那里有来有回,像是亲密朋友般的交流着,让白石几乎以为眼前的一幕是错觉。

    是不是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中了琉璃的幻术。

    毕竟,他是知道琉璃的幻术,不一定会通过写轮眼来释放。

    不如说,从一开始,琉璃的幻术就不是通过写轮眼来释放的。

    可是……琉璃回来之后,也没有任何接触,而且幻术也不可能操控自己这么长时间,还查无所觉。

    “那个,你们两个……在里面没事吧?”

    这个时候,白石已经忍不住问道。

    “我们在里面能有什么事,白石君,你很奇怪呢。”

    不,奇怪的是你们两个吧。这种话白石也只能在肚子里回答。

    尽管有点不可思议,但眼前宛如亲密姐妹般相处的梦幻场景,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不仅如此,我们还在里面互相擦背呢,那可是雪白又光滑的背肌哦。”

    绫音手指点着下巴,意味深长对白石的笑了笑。

    “这、这样吗?”

    白石打开手里瓶装牛奶的瓶盖,喝了一口用来压惊,也为了降低内心的燥热。

    绫音一定是故意把场景说的这么诱人,让人有种想入非非的欲望冲动。

    而白石也确实朝那个方面去想了。

    青春期躁动不安的身体,真是麻烦。

    “好了,泡完温泉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在休息室里喝了一瓶冷藏的牛奶,绫音感觉身体更加舒坦了,准备返回里面把衣服换上。

    “不留下来吃中午饭吗?”

    琉璃很自然的对绫音发出邀请。

    “不了,族里那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做。”

    绫音走入里面,几分钟后,重新换上了自己那套以和服样式为主的忍者装。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有机会再一起玩。”

    “我送送你吧。”

    白石这时主动上前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我又不是小孩子,认识回去的路。还是白石君你的工作重要。”

    拒绝了白石的提议,绫音不拖泥带水离开这里,临走之前把门关上。

    最后一丝逃离这里的借口没了。

    这是一个自己满足后就把男人甩了,完全不想要负任何责任的恶劣女人。

    看来下次要让她知道谁才是在上面的那个人才行。

    越来越不服从管教了。

    “你还要在这里呆多长时间?仙术的研究工作还没完成吧?”

    琉璃冷不丁的话语在他后面响起。

    “是、是啊,还有一部分没有完成,大部分都已经搞定了。那个,不是琉璃你有事情找我,让我在这里等你的吗?”

    白石挠了挠头。

    算了,还是认真道歉一下吧。

    毕竟这件事总归是自己的错误。

    只要自己主动承担所有的错误,琉璃一定会原谅自己。

    因为这种事白石已经轻车熟路,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形成的本能反应。

    “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你帮我弄一些抑制查克拉流动的工具就行了,队里三个菜鸟下忍的体术太弱了,我需要对他们进行一些特训。”

    “只有这件事吗?”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看到白石手脚不自然,眼神四处乱瞟的眼睛,琉璃语气淡淡的反问道。

    “我以为是和绫音……”

    “和绫音有什么关系?”

    “啊,也不是,反正没关系就好,那我去工作了,你要的道具,我今天就能弄好。明天早上我拿给你吧。”

    琉璃的队伍里有三名下忍,也就是说,他只需要制作三件可以大幅度抑制查克拉流动的道具就行了。

    看到琉璃的确没有重提绫音的事情,白石虽然觉得奇怪,但认为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打扰她比较好。

    直到离开温泉的地方有一段距离了,也没有听到后面传来什么动静。

    不,很不对劲。

    这一点都不琉璃。

    火遁也好,蛮力摧毁也好,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实在是不符合琉璃性格的行事风格。

    这种时候,哪怕有一点点的动静,白石都能安心许多。

    可是,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这就是最大的异常。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说到底,琉璃和绫音两人在温泉池里到底做了什么?

    只是像亲密姐妹那样互相擦背?

    其实她们两个的关系……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怀着这种忧心忡忡的心情,白石返回实验室,下午做实验都有点心不在焉,心思已经全部放在了琉璃那里。

    她究竟在想什么?

    ◎

    另一边。

    走在返回日向一族路途中的绫音,也同样是愁眉不展。

    怎么回事,那个写轮眼女人为什么没有和自己动手?

    回想起在温泉池里,自己和她互相擦背的场景,绫音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不正常。

    无论是在忍者学校的关系,还是进入朔茂小队后,自己和那个写轮眼女人的关系,都没有过这种亲密现象。

    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没有在那个时候动手呢?

    自己当时明明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绫音觉得那个写轮眼女人,比以前更加难以对付了。

    不仅仅是实力上,还有城府上。

    “你上哪里去了,绫音?”

    在日向一族族地的道路入口,一名身穿日向一族传统服装的男性忍者站在那里,等待着绫音返回。

    “冬间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被打断沉思的绫音,内心有点不满,但脸上却露出温和的笑容。

    对面前这名日向一族的男性上忍也彬彬有礼回应,让人无可挑剔的完美礼节,既没有过分接近,也没有任何疏远,属于若即若离的态度。

    正是因为这种飘忽不定的感觉,日向冬间才觉得在日向一族中,没有任何一人比眼前这名年纪不满二十的少女更加可怕。

    “你从上午消失,一共有两个半小时,你去哪里了?”

    冬间知道,如果想要在和绫音的对话中占据主导地位,就不能顺着她的问题回应。

    “虽然我也想回答冬间前辈这个问题,但这个是日足大人交给我的机密任务,所以……”

    绫音摆出为难困恼的样子,对冬间露出诚恳的歉意之色。

    “……你应该知道自己身上的职责。”

    “这是日足大人允许的。”

    见绫音又拿出日足来当自己的挡箭牌,便知道这件事最终肯定会不了了之。

    因为她现在所做的,并未触及到日向一族的底限,即使是长老那边也只最多教训几句,不会付出什么实际行动。

    如此宝贵的战斗力,轻易销毁了,对于日向一族来说,也是一个巨大损失。

    反正有笼中鸟作为限制,长老们更不会关心一些细枝末节上的事情。

    “冬间前辈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过去工作了。”

    准备从冬间旁边一跃而过。

    “你最好不要被我抓住什么把柄。”

    “把柄?什么把柄?冬间前辈你很奇怪。”

    “你骗过任何人,都不可能骗过我的眼睛,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中。”

    “冬间前辈……你果然是个很奇怪的人。”

    真是的,麻烦死了。

    虽然并不介意和这种人一起工作,但如果苍蝇整天都在耳边嗡嗡乱叫,绫音觉得自己也是会感到厌烦的。

    真想快点把这只在耳边嗡嗡乱叫的苍蝇拍死。

    ◎

    晚饭也是在平静的气氛中结束。

    琉璃的眼神,面色,还有举止,都和平常没有不同。

    这也让白石更加确定了,琉璃此刻的正常,正是最大的不正常体现。

    本以为到晚饭的时候,会接受到来自琉璃愤怒的洗礼,但依旧风平浪静的过去了,白石的内心也越来越不安。

    这份不安并不是因为琉璃没有露出愤怒该有的状态而导致,而是因为内心中突然有一种无法言明的亏欠。

    “你要的那种道具我已经做好了。”

    “知道了。”

    “带领下忍执行任务的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就像你这次,委托人谎报了任务等级。”

    “知道了,我又不会意气用事。”

    很是寻常的交流,琉璃只是用平常那副表情来进行回答。

    白石吃饭有点心不在焉,最终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对琉璃问道:“琉璃,你真的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例如早上绫音来这里的事情……”

    “问这个干什么?你太敏感了,朋友来看你,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如果真是这样想的,白石就觉得好了。

    “好了,我吃饱了。”

    琉璃留下这一句,不等白石再次开口,已经走出门去了。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外面的天色变黑,那个地方也不是卧室所在的位置吧,好像是训练场的位置。

    匆匆把饭吃完,白石来不及收拾,因为比起这种事,琉璃现在的状态更让他感到担心。

    去训练场找到琉璃的时候,果然看到她在那里对着木桩练习体术。

    琉璃的力道非常重,这里的木桩比寻常的训练用木桩更加坚硬,但是每一拳下去,都会在木桩上留下触目惊心的裂口。

    果然是在这里开始发泄吗?

    白天和之前那种平静的姿态,都是委屈自己所假装出来的吧。

    毕竟骄傲像她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对任何人露出自己的柔弱之态的。

    白石心里叹息了一声。

    “琉璃,我……”

    这种时候,还是迎头而上吧。

    不能用模糊的态度来回避这方面的事情。

    回答他的,是琉璃突然袭来的凶猛拳头。

    扑面而来的浓厚杀气,让白石全身的寒毛竖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在战斗上,一定不会是琉璃的对手,但这份从她身体中流泻出来的强大气势,差距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大。

    为了回应琉璃,白石也只好把自然能量调动起来。

    虽然防守的毫无空隙,但对于一个擅长从正面突破敌人防线的人来说,琉璃并不需要用什么取巧的方式让敌人露出破绽,而是直接从正面碾压过去。

    宛如狂风暴雨,永不停歇的连贯攻击,仅仅持续了半分钟,白石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琉璃穿着一身漆黑色紧身装束,漆黑如夜的长发在风中飞舞,此刻从半空落下,带有护具手套的拳头,直接让地面发出‘轰隆’的声响。

    大气爆鸣,在耳边嗡嗡乱响的声音,持续很长时间才结束。

    白石看了一眼被琉璃一拳砸出来的巨大坑洞,脸上露出冷汗。

    这是要杀了自己吧?

    要是被那种拳头正面打中,再怎么硬的身体也会吃不消的。

    “你在看哪里?和我战斗的时候还敢在这里分心。”

    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糟糕!

    白石转过身子,双臂交叉护在身前,与琉璃挥过来的拳头直接接触。

    轰!

    身体飞驰出去,与包围训练场的墙壁狠狠冲撞在一起,在墙壁上留下一个坑洞,白石有些体力不支的坐倒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

    琉璃来到白石面前,动作自然的拨弄了下耳边的黑色长发,随后单手叉腰,脸上的表情似乎非常不满。

    “你变弱了,一年前的你,可不是这种孱弱的姿态。这点程度,可满足不了我战斗的热情。”

    “没办法,我这一年多时间都是把精力放在研究上,训练次数屈指可数,加上没有和人动手,身体的力量和速度难免有些迟钝。”

    白石倒是很看得开,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在后面紧咬着琉璃的身影。

    琉璃紧盯了他脸上一眼,叹了口气,伸出手想要拉他起来。

    白石也伸出手,当初在忍者学校时期,也是这样的场景。

    作为战败者的他,总是被琉璃以这样的姿态从地上拉起来,从面追寻她的身影。

    但是这一次,他不会再任由这道身影离他远去了。

    两人的手掌开始相合,琉璃正要用力把白石从地上拉起,哪知道,白石用了更大的力气让她有点脚步不稳的向前跌倒。

    因为事出突然,所以琉璃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

    “你干什——”

    琉璃的声音卡在喉咙里无法吐露出来。

    因为她的嘴唇被堵住了,剩下来的话全部都咽回了肚子里。

    似乎明白了这是什么场景,琉璃奋力想要从白石的怀抱中挣扎出来。

    然而她的反抗,却得到了白石更加用力的紧抱。

    逐渐的,琉璃感觉自己忘记了所有,第一次拥吻是什么样的感觉。

    甜蜜又很青涩的味道。

    动作也由刚开始的生涩,变得熟练。

    身躯越来越热,感觉到白天里那一切的烦恼和委屈,在被吻住的瞬间,都得到了极大释放和满足。

    琉璃身上的黑色紧身忍装很是轻薄,尤其凸显她纤细的身形,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奇妙的美丽。

    肢体的柔嫩。

    体温。

    气味。

    “白痴……”

    松开之后,琉璃轻轻骂出了声。

    但不知道为何,尽管因为之前的拥吻得到了满足,但这种状态,反而更像是一种空虚的满足感。

    是真的还没有被满足吧。

    这个混蛋!

    “抱歉,我没有想要强迫你的意思。”

    “我知道,反正你要是强迫的话,我也反抗不了吧。”

    白石听到琉璃此刻十分别扭的话语,轻轻一笑。

    “没错,这是我强迫你的。”

    白石再次确定了这一点。

    把一切的罪责揽在自己头上。

    这是自己犯下的过错,要勇于承担。

    知道白天的琉璃只是非常克制自己的冲动,才没有爆发出来。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换做以前的琉璃,早就一口火遁吐出去,把他和绫音烧成灰碳了。

    这都是因为琉璃在意他的感受。

    否则,她不会成为这种会让自己独自承受委屈的人。

    她从来都不是这样委曲求全之人。

    这也是白石觉得亏欠和内疚的地方。

    “还在生气吗?”

    “有一点……”

    “还要继续吗?”

    “这种事别问我,反正不管我怎么说,你也不会按照我的话去做吧。”

    琉璃感觉到此刻的心情变得无比复杂,明明想要抗拒这种事,可是身体总是自己做出判断,任由这个擅长谎言的男人支配一切。

    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期待今天之后会变得怎么样。

    期待未来会不会这样一直长久。

    真是奇怪呢。琉璃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是激烈。

    比开启写轮眼时更要激烈许多。

    总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再像是自己了。

    这就是……爱吗?

    那些相爱过的人,会不会也是这样,相互妥协什么。

    双方彼此都在进行完美的契合。

    还是说,这仅仅是以‘力量’为名的占有欲呢?

    不管是什么都好,好像要享受这一切。

    哪怕明知道身下的这个男人满嘴谎言,但终究忍不住对他抱有事实上根本一点都不存在的幻想——这个男人只会对自己是这样的。

    因为只要如此想,名为‘爱’,或者是‘占有欲’的东西,那是从内心源源不断冒出头的幸福感。

    ……

    双方都被索取了重要之物。

    作为被彼此支配的证明。

    所谓的‘爱’,便是互相成为对方的东西,这一刻,白石和琉璃都有了这种深刻的体会。

    一个小时后——

    琉璃一个人坐在草地上,用手指触摸着唇部,嘴角露出淡淡且甜蜜的笑容。

    味道,还有感觉,都是如此的美满和充盈。

    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有一种无论如何都不想要失去,并且保护住这份‘爱’的坚定。

    所以,她还要追求更强的力量,来守护住这个东西。

    这种前所未有的意志,是能够与保护父母那种想法,并驾齐驱般的坚定。

    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存在,只要敢来伤害,就让他们全部去死!

    白石已经一个人先回去了,她还要在这里独自待一会儿。

    不仅仅是因为与白石进一步确定了关系,还有因为一种战胜宿敌般的成就感。

    她要一个人先独自回味这种击败宿敌带来的成就感。

    而这种成就感,也只有她自己一人才能体会得到。

    因为白石的举动全部在她预料之中,只是没有预料到所谓的‘爱’,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美妙和甜蜜。

    让她也忘乎所以的沉醉在其中。

    “日向绫音,这次的战斗,是你输了……”

    三勾玉写轮眼开始绽放,对着夜空中的满月,散发出一种宛如红宝石般纯粹又美丽的温柔光芒。

    邪恶与冰冷都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