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九十五章 火之意志与纲手的恳求(两章合一)
    东面的地平线翻起了鱼肚白。

    早在这个时候,白石已经把身体浸泡在温泉池里面,闭上眼睛享受着,水面上冒着白色雾气。

    温泉的水温大约在四十度到四十五度之间,不会太烫,也不会觉得太冷,这种水温恰到好处。

    便在这时,白石听到了旁边传来水流划动的轻响。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名有着顺直黑色长发的少女,有着耀眼夺目的美貌,身上没有包裹着浴巾,但由于雾气比较浓厚,所以也不是看得特别清楚。

    再加上朝霞初升的缘故,在她身上也有着可以阻挡视野的圣光一样。

    阻碍人类彼此坦诚相见的原罪之光。

    她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来到白石的背后,温柔的替他擦拭背部,手指的柔嫩和细腻的皮肤,那种触感都能够轻易突破白石的防线。

    “怎么样?”

    “很舒服。”

    “那……要做更舒服一点的事情吗?”

    更舒服一点的事情?

    那是什么?

    是那个吗?

    白石努力压抑住内心的躁动,一颗心要从嗓子里蹦跳出来一样。

    “继续昨晚没有做完的事情,我们彼此在这里坦诚相见吧。”

    少女的双臂从后面探向前方,就这样把白石的身体抱住。

    幽然的清香扑入鼻腔。

    但是呼吸突然变得难受起来。

    他感觉到少女的双手慢慢朝上,那是自己的脖子。

    “等等,你搂得我有点紧,松一点……”

    “这不是你期望的结果吗?所以,成为我一个人的东西吧……”

    双手越拘越紧,白石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艰难。

    整张脸涨得通红,那样子像是就这般窒息致死。

    ……

    满头冷汗的从床上睁开眼,白石看了看外面翻起鱼肚白的天空,已经天亮了。

    “真是的,竟然做这种怪梦,我就说,琉璃怎么会变成那种可怕的样子,原来是梦啊,那就没事了……”

    不过喉咙被扼住,那种快要窒息死的感觉,的确是如此真实。

    白石已经不知道这究竟算是春梦,还是噩梦了。

    吃过早饭后,白石把昨天琉璃要求制作的道具拿出来,放到琉璃手中。

    “给,这是昨天你要求的抑制查克拉流动道具,只要把这个带上,会让体内的查克拉流动速度变得像龟爬一样。不过对方是下忍,也不要训练太过严格。”

    琉璃看了看手中的三个金属手环,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还有一点要注意,戴上这个每天训练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三个小时,下忍两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再延长时间,可能你要把他们送到医院里面住院。”

    “这么严重?”

    “查克拉流动速度变慢的话,正常生活是没问题的,但是基于这种状态,还要强制性训练体术和忍术,时间过长就很容易对身体造成损伤。”

    “要是我用这个训练的话,会不会有效果?”

    琉璃这样感兴趣的问道。

    “如果是你的话,这种程度的限制手环,会被直接崩裂的。你的查克拉太强了,除非是用更强级别的限制手环。”

    “帮我制作。”

    “这倒是没问题。”

    白石点了点头。

    这就和负重训练一样,平时用负重来进行锻炼,等到战斗的时候,把负重从身体上拿掉,其余的不敢说,但是速度绝对会突然攀升一截。

    用限制手环来进行锻炼,就是等于在查克拉上增加负重,到时候,查克拉的控制和爆发等,都会陷入泥沼之中,难以动弹。

    最后在戴上限制手环的情况下,再把查克拉的流动速度训练到没戴限制手环时的巅峰状态,那么,在拿下限制手环之后,查克拉的控制力、爆发力、流动速度,甚至是释放忍术速度与威力,都会有一个卓越提升。

    但是显然用来限制下忍等级的限制手环,无法作用在琉璃身上。

    上忍的查克拉爆发力量,绝不是下忍可以比拟的。

    “那我先走了。”

    话说完,结果琉璃站在原地没动,就这样平静盯着白石。

    白石稍微愣了一下,便明白了过来,上前把琉璃抱在怀中,与她在走廊上开始互相亲吻。

    直到渐渐喘不过气,琉璃才心满意足,微微红着脸离开。

    在那之后,白石一直呆在实验室里面。

    一边进行查克拉和自然能量的调配实验,一边开始制作琉璃需要的查克拉限制手环。

    适合下忍套上的查克拉限制道具,是无法作用在琉璃身上的,只会被她爆发查克拉给炸裂开。

    若是把限制手环详细进行分级,以十个阶段为标准,他之前制作的限制手环只能算是第二级,适合琉璃的限制手环,起码是第把级起步。

    而第六级往上,只有上忍才能适应。

    ◎

    火影大楼,办公室之中。

    琉璃正在这里领取任务。

    从火影日斩手中接过任务卷轴,琉璃很是直接把卷轴打开,观看里面的内容。

    这是一个c级保护任务,保护对象是一名来自山之国的商人,他要运输一批从火之国这边批发到的药材,顺利运输回山之国都城,进行售卖。

    于是就向木叶这边发布了一个c级保护任务,任务报酬是四万两。

    在c级任务中,也算是比较高的报酬了。

    最高级别的c级任务报酬,也只有五万两。

    “你觉得怎么样?”

    日斩看着眼前的宇智波少女,不由得心生感慨,

    “没问题,如果任务有问题,我会及时中断的。”

    琉璃把卷轴收起来说道。

    日斩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琉璃上次的任务委托人,就是谎报任务等级,期间遇到了忍者斗争。

    在发觉这一点后,琉璃果断带着三名下忍队员抛弃那名委托人,不顾对方的哭喊和恳求,返回木叶,任由其自生自灭。

    发布任务的委托人,必须基于诚信这一点,否则很容易造成木叶忍者的损失,甚至失去生命。

    若是连基本诚信这一点都无法保证,那么任务及时中断,抛弃委托人,便是正确的选择。

    “等等。”

    在琉璃即将离开时,背后传来日斩的声音。

    “请问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火影大人?”

    琉璃不卑不亢的转过身,眼中也并无什么畏惧和敬重,只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他们之间只有普通的上下级关系,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牵扯和联系的地方。

    或者说,她根本不想要在这里和同样腐朽的村子高层,谈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吧。

    就像如今宇智波的一些高层,还在做着让宇智波也成为火影的白日美梦。

    天真傲慢到让她也忍不住想要发笑的地步。

    无论怎么看,都是一群无聊的家伙,在互相争权夺利。

    现在的木叶,就像是死水一滩,死气沉沉,毫无朝气。

    “我想问一下,你身上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总觉得你今天变化了什么似的。”

    日斩的确好奇这一点。

    往常他在琉璃这名天才上忍身上,只能感受到冰冷和沉重的气息,但是今天则不同。

    总之,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一种让日斩也无法具体分析出来的奇妙气息。

    “您多虑了,火影大人。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我还有任务要完成。”

    琉璃背对着日斩,丢下这一句,开门离开。

    “……”

    轻轻吐了口气,日斩有点惆怅的看着窗外。

    琉璃的态度并不是让他感怀什么,事实上,造成对方冷漠的原因,和他们高层的决定也脱离不了关系。

    但这一切都是为了木叶的稳定着想。

    有的时候,的确需要保护一些人的利益,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才能保持住整个村子的稳定和平,否则就会让敌人趁虚而入。

    团藏如是。

    朔茂如是。

    只是他没想到,朔茂会以那样决绝的方式来回应。

    至今日斩都无法明白,朔茂为什么要去自杀。

    他应该没有自杀的理由和动机才对。

    自己只是想要借助团藏的力量,把他排除到火影位置之外,他以后依旧是木叶不可取代的精锐上忍,在上忍中的地位也是无可动摇……

    无数个为什么,一直在困扰日斩。

    可惜,随着朔茂死去,已经没有人可以回答他这个心中蛰伏已久的疑惑了。

    所以,琉璃对他们高层不冷不热的态度,也是情有可原。

    但……琉璃在未来会是宇智波一族位高权重的人物,对于宇智波融合村子这个大集体的计划,有着非常至关重要的决定性作用。

    日斩看向窗外,那是忍者学校的方向。

    说起来,好久没有去那里看看了。

    ◎

    前往医疗忍者实验班的途中,白石看到前方的走廊上,有一道熟悉的人影伫立,好像在那里观望着什么,脸上很自然的流露出惊讶之色。

    “火影大人?”

    “唔……”

    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听到旁边传来声音,也是诧异转过头,看到了白石朝他这里走来。

    “我记得你是……”

    “火影大人,我是千叶白石。”

    “抱歉,最近上了年纪,记忆力有点下降了。”

    日斩无奈的一笑,看上去很是亲切和蔼。

    “说笑了,您距离五十岁,还差一点岁数呢。”

    对于白石的回应,日斩笑了笑说道:“已经不小了,在这个位置上,我已经待了二十年,等到下一任火影继位,我也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白石对此笑笑不说话。

    “对了,火影大人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出来走动走动。你最近在纲手身边工作,怎么样,还习惯吗?”

    “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毕竟我也只有这点作用了。”

    “不用妄自菲薄,医疗忍者对现在及以后的木叶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我早一点同意纲手的医疗改革,之前的第二次忍界大战就不会……”

    说到这里,日斩脸上露出黯然之色。

    医疗改革,是在第二次忍界大战期间才正式启动,而不是在战争之前就开始大力培养医疗忍者。

    如果早一点做出决断,木叶忍者的牺牲率也不会如此之高,以至于在最后和砂隐动员战斗的时候,僵持数年才结束。

    “这不是火影大人的过错,战争来临,是我们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在战乱中拯救更多的人,便是我们医疗忍者的责任和义务。我也是因为这样,才选择了医疗忍者的道路。但也要感谢火影大人能够注重我们医疗忍者集体,给了我们如今在村子里的地位。”

    白石这样坚定说道。

    在过去医疗忍者在木叶并不会受到多大重视,地位普遍意义上,都不能和战斗人员相比。

    直到医疗改革,村子才拔高了医疗忍者的地位,之后被其余村子效仿。

    纲手的确是为村子的发展殚精竭虑,在这方面的贡献,木叶没有一人可以与她相提并论。

    木叶如今大半的新生代医疗忍者,都受过她或多或少的指点。

    而这些被她培养出去的医疗忍者,又在村子拯救了无数忍者和村民,这就不难想象,纲手在村子里的崇高地位了。

    “这都是纲手她努力的结果,和我这个火影没有多大关系。”

    日斩摇头笑了笑,看到自己的弟子在村子里有这样崇高的声望,他心中的确是高兴不已。

    也只有这样,村子才能够稳定。

    他的三个弟子实在是功不可没。

    白石站在这里和日斩一起看着不远处在操场玩忍者游戏的学生们,开口说道:“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幸福,不像几年前那样,一毕业就可能分配到战场上。”

    “是啊,保护这些孩子正是柱间大人留给村子最为伟大的火之意志传承。”

    “初代大人是个伟大的人,也是我所向往的目标。他所传承下来的火之意志,也是一个值得所有人为之震感的伟大意志。”

    白石这样言辞凿凿说道。

    日斩在那里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对了,你觉得宇智波的人怎么样?”

    白石想了想说道:“虽然有些人过于傲慢了,但我觉得,他们本质上并不算坏。只是警备队经常接到村民们的投诉信。”

    说到这里,他脸上多少有点无奈。

    日斩笑道:“没错,宇智波也是继承了柱间大人火之意志的家人,我希望有一天那些村民们,也能够认同宇智波一族,把他们看成是一家人。”

    “火影大人是来找我询问琉璃的事情的吧?”

    白石斟酌了一下,对日斩反问。

    日斩默然。

    “我很担心她现在的状态。”

    “我就知道,日理万机的火影大人,怎么会在意我这种小卒子呢?”

    白石倒是很干脆的苦笑着,给人一种并没有把这种事放在心上的洒脱感。

    “都说了不要这么妄自菲薄,能够被宇智波一族的天才上忍看重,这无疑证明了你优秀实恳的品质。在我眼里,你已经是继承了柱间大人火之意志的优秀木叶忍者了。”

    “只是开个玩笑,火影大人请千万不要当真。”白石笑了笑,然后考虑了片刻,对日斩回答道:“自从朔茂老师去世后,琉璃她的情绪一直都不是非常稳定。老实说,那个时候,我也很愤怒朔茂老师的去世,但逝者已矣,朔茂老师他也不希望我们变成这样。”

    “朔茂他是一个优秀的木叶忍者……”

    “嗯,正因为,我才能真正理解朔茂老师。他到死的时候,都是怀着深爱木叶的心情,做出了那种决断。而身为他曾经的弟子,只需要理解,继承他的意志活下去就好了。毕竟把老师的意志传承下去,是我们这些学生的职责和目标啊。”

    白石伸出手,朝着天空握了握,仿佛要抓住什么似的。

    看着白石脸上那明朗又积极乐观的神情,这是一个心灵至纯至洁之人才能拥有的笑容和眼神。

    日斩恍惚了一下。

    有点感慨年纪轻轻的白石,已经能够用包容万物的思维来思考问题。

    而这种思维,也正是火影所需要的珍贵品质。

    日斩有一种感觉,如果是这个人的话,说不定能够让宇智波一族真正融入村子,成为一家人。

    “看来是我白白担心了。”

    日斩无奈笑了笑,心中却宽慰许多。

    的确是自己太过担心了,有这样一个拥有火影思维的优秀男人陪伴,那名宇智波的天才,一定不会走上什么歧路的。

    日斩有这种信心。

    “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会准时过去的,并且为你们备上一份贺礼。”

    “咳咳……火影大人说笑了,这种事我和琉璃还早呢。”

    白石闹了个脸红。

    “十七岁已经不小了,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差不多和琵琶湖订婚了。”

    日斩看到白石微微羞涩的反应,心底微微一笑,真是一个可爱又思想纯良的年轻人。

    对那位宇智波天才少女,看来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真是期待呢,这个村子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美好未来。

    ◎

    “你今天来得可真晚呢,都快迟到了。”

    “抱歉,纲手老师,刚才在走廊上碰到了火影大人,稍微聊了一会儿。”

    来到办公室,面对纲手的疑问,白石也实诚回答。

    “猿飞老师?”

    纲手微微一愣。

    “是的。”

    “你们谈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很普通的小事。”

    白石表情很自然的回答。

    “这样啊。”

    纲手点了点头,也就没有追问下去。

    五点半,实验班放课后,纲手匆匆离开了班级,留下白石在这里给那些没有听明白课上内容的学生解答。

    以白石的理论和实践知识,教导这些学生绰绰有余。

    目送着纲手离开的身影,白石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真是抱歉,纲手老师,多次利用您善良的心意。他心里叹了口气。

    但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也只能这样做了。

    毕竟,他可不想三天两头被那位火影找去谈话。

    今天可以糊弄过去,但以后经常谈话的话,就未必能够一直这样保持好运了。

    白石实在无法断定那位火影,会不会三头两头来找自己交流。

    言多必失这个道理白石是懂的。

    “白石前辈,我这里不懂,能够教我吗?”

    “白石前辈,我是这里不太明白。”

    “白石前辈……”

    “……”

    围绕上来的众多女生,顿时在白石周围营造出粉红色的娇声氛围。

    白石一时头有点晕,实验班什么都不多,就是不缺各种可爱的女生。

    在感到头晕的同时,也有点自怜。

    这么多年过去,自己身上的优点终于被女生们发现了。

    受到女生欢迎,这绝对是人生的初体验。

    “好了,不用急,一个个来就行,我又不会跑掉,会全部为你们进行解答的。”

    另一边。

    “白石前辈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呢。”

    没有挤上去的野原琳,在那里说道。

    “是吗?只是个吃软饭的,不知道有什么好的。”

    放学后没有直接回去的带土,而是在实验班外等着,直到下课,才进来找琳。

    “带土,你这样说太没有礼貌了。”

    琳瞪了带土一眼。

    本来就是嘛。带土在心里小声说着。

    只是在他们宇智波一族吃软饭的家伙而已。

    竟然这么嚣张,被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包围着。

    “卡卡西那家伙以前也是这样子呢。”

    带土想起了什么,心情不爽。

    “卡卡西?说起来,好久没见他了。”

    “琳,那种家伙有什么好见的。他现在已经是中忍了,做任务都忙不过来吧。说不定早已经忘了我们。”

    “带土,你还是这样口是心非呢。你其实很关心卡卡西吧。”

    琳偷偷笑着。

    “没有这回事,我最讨厌的就是他了,经常说我吊车尾什么的,这种人我才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呢。”

    带土冷哼了一声,一副‘我和卡卡西’是敌人的冷酷表情。

    “可是……”

    琳又要说什么,带土直接打断道:“哎呀,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要再提了。”

    “好吧。”琳点了点头。

    带土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看向被众多女孩子包围住的白石,对琳问道:

    “话说回来,琳你不去请教吗?”

    “没关系,我晚上去白石前辈的家请教就好了。”

    听到琳这么说,带土脸色顿时发白,一颗心直往下沉。

    “琳……你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吃软饭的了吧?”

    “带土,你在说什么啊,我对白石前辈只是敬重,白石前辈虽然很优秀,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琳无奈看了带土一眼。

    这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放着什么东西啊。

    很多时候都是缺根弦。

    “这样啊。”

    带土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

    随即想起了什么,小心询问道:“那琳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琳思考了一下,对着带土笑道:“不告诉你。”

    “诶?为什么?我、我们不是朋友吗?”

    琳微微脸红着说道:“这不是能和朋友分享的东西,但我会一直关注那个人的。”

    关注那个人?

    琳已经心有所属了?

    那个人……是谁?

    带土内心就像是抓痒痒一样,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琳一直关注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

    火影大楼。

    “猿飞老师,请您不要把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

    “……”

    本来纲手来找自己,日斩是很高兴的。

    但在纲手说出这句话后,日斩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住了。

    “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的事情暂且不说,加上朔茂那一次,不要继续玩弄这种政治手段了。尤其是和团藏那种人。他在上次忍界大战做了什么,您应该比我更清楚。”

    纲手提到团藏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明显阴沉许多。

    “团藏他已经认错了。他这些年为村子也立下了很多功劳……”

    日斩知道纲手指的是根部在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陷害朔茂小队成员的事情。

    “你实在是太纵容他了,猿飞老师。”

    纲手知道无法劝阻老师日斩,把日斩的话打断。

    “村子离不开团藏。而且我已经决定让大蛇丸代替我,去监视团藏的一举一动。”

    日斩觉得这件事可以提前向纲手透露,毕竟这是自己最为信任的弟子之一。

    “大蛇丸?你让他加入根部?”

    纲手眉头一皱。

    “并不是加入,严格上来说,是限制团藏的一些过激举动。”

    日斩解释道。

    纲手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办法似乎可行。

    在日斩不想把根部清理掉的情况下,这的确是一种方法。

    “您还是喜欢这种折中的平衡手段。”

    以前也是如此,但是近些年来,纲手发现日斩平衡木叶内部局势的手段,越来越娴熟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纲手也不知道这对木叶未来是好是坏,但的确是限制了木叶内部的混乱,让各方安宁下来。

    “这一切都是为了村子的未来考虑。我不想让木叶”

    “好吧,我无法说服您。但是,不管您打算怎么处理宇智波的事情,请不要把不相干的人卷入进来。那个孩子,不适合政治这种东西。就像是被你们逼到自杀的朔茂一样。放过他吧。”

    纲手脸上已带有恳求之色。

    日斩听到纲手这样说,沉默下来。

    “好吧,我答应你,我不会再去找他了。”

    想到之前白石和自己说的那番话,日斩觉得问题不大。

    那个少年,会引导宇智波琉璃成为木叶的一部分。

    这也间接会让宇智波与村子的关系缓和,甚至融洽相处。

    “谢谢。”

    纲手微微一鞠躬。

    “对了,你那个病还没好吗?”

    在纲手准备离开的时候,日斩关心问了一句。

    纲手知道日斩问的是什么,轻轻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是吗?不论怎么样,木叶都是你的家,不要独自一人承担这些伤痛。”

    “我知道。我会为村子培养更多的医疗忍者,为了不再让人感受到失去至亲的痛苦,也为了挽回更多的生命……”

    说完这一句,在日斩的注视下,纲手转身离开了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