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鉴宝〕〔女主叫唐诗男主叫〕〔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回到战国当赵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九十七章 卡卡西与火之意志(二)
    “这次的任务是b级护送任务。”

    卡卡西所在的小队中,带队上忍站在木叶村门口,对三名队员严肃着脸说道。

    “b级护送任务?还真是少见呢。”

    一名中忍听到带队上忍的话后,露出诧异之色。

    队伍里另外一名中忍也是点头认同。

    一般的护送任务都是以c级为主,b级任务已经涉及到忍者之间的战斗。

    “那么要护送的目标是谁?”

    卡卡西不在乎任务等级,他只想要快一点了解任务内容,尽快把任务完成。

    在卡卡西说完,队伍里两名中忍看向他,微微向后退了一步,显然不是很想和卡卡西待在一起。

    带队上忍看到这一幕,心里悄悄叹了口气。

    就知道会是这样。

    他把卡卡西塞入自己小队,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是火影的嘱托,一方面他的小队战斗力确实有点不足。

    把卡卡西补充进队伍里,正好可以弥补战力不足的问题。

    可惜,卡卡西的问题不在于实力不足,以这个年龄成为中忍的,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了一点。

    这也侧面证明了卡卡西实力不俗,否则不可能通过困难无比的中忍考试。

    “鬼之国的商队。”

    带队上忍说道。

    “鬼之国?那么远吗?”

    不只是卡卡西,就连另外两名中忍也是眉头一皱。

    鬼之国是忍界少见的中立国家,北部毗邻雪之国与土之国,南部毗邻幽之国与熊之国,往西与水之国、雷之国隔海相望。

    虽然与众多国家毗邻,但是和火之国并不接壤。

    鬼之国与火之国相隔数个国家,需要很长的路程才能够抵达那里。

    “不用担心,这次任务并不是要我们前往鬼之国。事实上,我们只需要在雨之国等候那支商队就行了。”

    看到队伍里的三人不明所以,带队上忍解释了一下说道:“由于火之国与鬼之国相隔很远,从鬼之国到雨之国的路程,对方已经聘请了岩忍来护送。至于后半段路程,则由我们木叶忍者来护送。这件事火影大人已经和土影大人暗中商量过了,不会闹出外交问题。”

    听完带队上忍的解释,三人这才明白过来。

    确实,在上次忍界大战初期,岩忍也是参战方,在雨之国与木叶打过几场,但岩忍主要力量是对付雨隐村的半藏,与木叶的摩擦倒是不深。

    不过木叶和岩隐并不是同盟,关系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阶段。

    这种需要两个村子忍者一起交接护送的特殊任务,的确需要两方的首领提前商议才行,免得到时候闹出一些外交纠纷。

    “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启程吧。”

    ◎

    火之国大森林中,木叶四人小队在里面快速奔跑着。

    “说起来,队长,为什么鬼之国的商队要来火之国呢?”

    一名中忍队员追上带队上忍的脚步,忍不住问道。

    在赶路过程中,其实是非常无聊的,只能找一些话题来讲。

    带队上忍回答说道:“不全对,这次我们护送的商队是入驻到我们木叶村。”

    卡卡西三人都惊异起来。

    “紫苑花医药科技公司,你们有听说过吧?”

    “嗯,听说过。虽然是最近才成立,但这个公司研发的药物要比市场上的好很多,已经在周围几个国家境内畅销售卖,赚了一大笔钱。”

    “没错,这次护送的商队,就是紫苑花公司的代表团。他们打算在我们木叶开设分支药店,这件事已经得到了大名和火影大人的许可。”

    “真是了不起,好像这个公司成立还不到半年吧。”

    那名中忍感慨说道。

    “这是人家的本事,如果他们研发出来的药物很一般的话,也不会得到大名和火影大人的同意。”

    当然,这其中鬼之国的中立国身份也提供了很多的便利。

    如果紫苑花公司的后台是土之国、风之国等大国,火之国大名,还有他们的火影大人,无论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这就好比铁之国可以在木叶开设忍具店一样,中立国并不参与忍界大战,加上铁之国的信誉一向得到诸国认可,所以木叶才会打开方便之门。

    不止如此,很多忍村都有铁之国的武器商人入驻,开设分店,提供精良的武器。

    而紫苑花公司现在这种营业方式,也不过是和铁之国相同罢了。

    良好的信誉,中立国身份,加上过硬的药物研发能力,才是得到许可入驻的重要原因。

    “听说这家公司每个月的流水都非常恐怖,一定是我们这种普通忍者不敢想象的数字。”

    “那就努力完成任务。”

    带队上忍鼓励说道。

    “队长,做任务才几个钱啊。”

    那名中忍抱怨了一声。

    d级和c级任务不说,几千、几万两的报酬,积累下来,补充忍具之后,就没剩下多少余钱了。

    “那我就没办法了,也许平时的时候,你可以找个地方兼职。”

    “根本不可能做到吧,平时的时候还要修炼,毕竟忍者需要锻炼实力,才能选择更高等级的任务,到时候获取的报酬才会更高。”

    卡卡西这时说道。

    “说的也是。”

    带队上忍点了点头。

    反之亦然,忍者的实力越低,能够领取的任务等级越低,报酬什么的,勉强只能够自己生活而已。

    仔细想想,忍者这个职业,真的没有什么钱途。

    也只有到了上忍,才会改观一点。

    一个a级任务下来,最低也有十几万两。

    而s级任务,完成一个,至少几十万两报酬。

    “好了,加快脚步吧,我们必须要尽快赶到雨之国的会合地点。到了雨之国小心一点,那里的环境会很乱。”

    “是。”

    带队上忍说罢,卡卡西三人都是心神凛然。

    虽然他们还没有深入过雨之国,但也知道,雨之国现在国内局势动荡,盗匪横行,甚至还有叛忍与流浪忍者混在其中,三教九流都有。

    ◎

    雨之国,北部边境。

    木叶忍者小队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

    在一个下雨的小镇镇口,看到了来自鬼之国的紫苑花公司商队代表团。

    用来运输药品的马车总共有十二辆,每一辆马车里都装满了珍贵药品。

    与岩忍的四人小队交接任务后,木叶的带队上忍在书上签字,那名岩隐上忍就带着三名岩忍队友离开。

    随后,带队上忍便看向紫苑花公司商队的代表人。

    是一名身体短小的青年,大约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脸上戴着圆框的黑色墨镜,身上穿戴着一尘不染的黑色西装,手里撑着一把伞。

    这个青年的名字是卡多。

    紫苑花医药科技公司的社长,一个商业手段极为厉害的大商人。

    用不到半年时间,从一个籍籍无名之人,变成如今国际上炙手可热的大商人,木叶四人都不敢小看他这个不是忍者的普通人。

    作为商人中的新秀代表,他的人头在地下黑市已经悬赏到五百万两的价格。

    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已经是非常昂贵的悬赏价格了。

    想必随着紫苑花公司的滚动资金越来越大,他的人头价格也会水涨船高,涨到几千万两不止。

    因为紫苑花公司的突然入驻,让许多医药业的小公司濒临破产,挤占了别人的利益,卡多在黑市中被人悬赏,这种事也是理所当然。

    “木叶的各位,今晚我们先在这个小镇休息一晚,我已经订好了旅店,明天一早再出发如何?”

    卡多与带队上忍友好握手之后,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色墨镜,从容的笑着。

    “这样也好,现在这个时候走夜路的确不怎么合适。”

    何况,马车里都是珍贵的药品,要是发生意外就不好了。

    看了看卡多身旁的两名护卫,身披黑色风衣,在黑风衣的背面,印着紫苑花的标记,就知道这些人不是一般水平的护卫人员。

    不止如此,在十二辆装满物品的马车旁边,还有近二十多名护卫,都是穿着同样款式的黑色风衣,在后面印有紫苑花的标记。

    意味着他们来自于同一个势力。

    想了一想,带队上忍就释然了。

    紫苑花公司虽然在鬼之国成立时间不长,但成为医药业的巨头公司,估计也只是时间问题。

    肯定是有专门培养武装人员的特殊部门,用来保护自己的商品安全。

    不过配备如此众多的护卫,看来这批药品的总价值,高到一个普通人不敢想象的地步,才需要如此众多的护卫保护。

    总之,这不是自己要考虑的事情。

    自己小队的任务,只是把紫苑花公司的商队代表团安全护送到木叶就行了。

    剩下来的商业合作,那就是火影的工作了。

    ◎

    第二天早上,木叶四人忍者小队便与紫苑花公司的护卫们,一同护送装载药品的十二辆马车启程,朝着火之国木叶的方向赶去。

    因为要护送这些贵重的药品,所以车队行驶的速度很慢。

    直到下午两点的时候,才慢吞吞赶到雨之国与火之国的交界处。

    “卡多先生,穿过前方的峡谷,再走一段路就是火之国地界了。”

    带队上忍指了指前方沉没在雨水中的巨大峡谷,给卡多指明方向。

    “让后面的人动作快一点。”

    卡多点了点头,对旁边的侍卫说了一句。

    那名侍卫便下去,传达卡多的命令。

    “等到了火之国地界就不用担心路上盗匪的问题了,在边境有我们木叶的边境防卫部队。”

    带队上忍笑着说道。

    “木叶忍者的能力一向是忍界之最,这一点我们公司是信任得过的。事实上,我们这次也是抱着合作共赢的态度而来。”

    卡多也笑着回应。

    在说话之间,车队已经缓缓驶入峡谷。

    到了这里,降雨量开始减少,但脚下仍是泥泞的道路,不仅是徒步很难行走,车队行驶速度也需要降低,才能保证马车里面的药品安全。

    对此,带队上忍和卡多都没说什么,雨之国这种连年处于混乱的国家,连自己国家的民众安全和生活都无法保障,就更不会把多余的资金投入修路上面了。

    “队长……”

    卡卡西等三名中忍这时凑了上来,轻轻在带队上忍身边低声说道。

    “啊,我知道。”

    自从进入峡谷之后,带队上忍就察觉到这里的气氛不太对劲,在雨水之中混含着冰冷的味道。

    轰!

    爆炸声来得太过突然,但护送车队的侍卫,还有木叶忍者,都未太过害怕。

    随着火光在岩壁上爆裂,巨大的岩块从上方砸落下来。

    卡卡西一马当先的拔出背后的白牙短刀,对着砸落下来的岩石用力一挥。

    岩石从中间分成两半,然后借助还在坠落的岩石,当做踏板,朝着岩壁的上面开始进攻。

    在他身后,上忍队长和两名中忍队友也跟着冲了上去。

    迎接他们的是大量从天空抛射下来的苦无与手里剑。

    卡多镇定自若的站在队伍之中,在他身旁站立着的两名黑色风衣侍卫,也是面色不变宛如石柱在雨幕中伫立。

    而周围身穿黑色风衣的侍卫,则是一半人留下保护车辆,一半人与木叶四名忍者合作战斗,把来犯的敌人歼灭。

    “真是的,到了这里才忍不住想要动手,看样子对这些人太高估了。”

    卡多坐在一辆马车的踏板上,对于出现在耳边的厮杀声,丝毫不受动摇。

    自从他接管这个公司以来,每个月都会受到数次这样的暗杀袭击,但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就是紫苑花公司实力的证明。

    “这也没办法,毕竟这批药品的价值实在是太过诱人了。”

    “当做是余兴节目倒是值得一看。快一点解决吧。”

    “是。”

    发展公司,让公司盈利,那是卡多的任务。

    而消灭敌人,则是他们的工作。

    在与袭击者交战的卡卡西,通过交手的方式,立马明白这些人的身份,武士出身,懂一些查克拉的应用,还有一些人是流浪忍者,会一点比较实用的低级忍术。

    对学习了白牙刀术的他来说,这些人的实力还不足以构成威胁。

    但对于那两名中忍同伴来说,可能会有一点麻烦吧。

    看他们两人奋力苦战,几次都差点被敌人的攻击击中,但卡卡西只是扫了一眼,确定自己的带队上忍就在不远处,那两人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所以,那两人面对的苦战,卡卡西直接忽略过去了。

    比起考虑这种事,快一点把敌人消灭,尽快完成任务,才是他要做的事情。

    伴随着一个接着一个敌人倒下,穿梭在雨幕中的卡卡西,手中白牙短刀上的鲜血被雨水不断冲刷,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反复变化起来。

    战斗经过了十几分钟就结束了。

    以数人轻伤的代价,就把这些人全部击败,还有一些人见势不妙,直接逃走了,众人也没去追击。

    “卡多先生,我们可以继续上路了。”

    带队上忍抹去了肩膀衣服上的鲜血,刺鼻的血腥味在雨水中很淡。

    卡多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下令准备让车队继续前行时,卡卡西那边似乎起了争端:

    “喂,卡卡西,你是怎么回事?没看到刚才我们在对你发支援信号吗?”

    战斗结束后,第一次与卡卡西合作的两名中忍,对卡卡西刚才冷漠的态度十分不满。

    因为围攻他们两个的敌人数量众多,身上挂了不少彩。

    “以你们两个的实力,我觉得即使没有我的协助,你们也会相安无事。”

    卡卡西实话实说。

    这两人的实力也是有的,在那种被包围的情况下,也足以把围攻的敌人击败。

    能够尽可能消灭更多的敌人,考虑到当时的处境,卡卡西认为这是最优的选择。

    快一点把敌人消灭,就意味着这批药品的安全也会早一点脱离危险。

    “你说什么?有种再把话再说一遍?我们不是一个小队的同伴吗?”

    那名中忍抓住卡卡西的领口衣服。

    “我说了,我判断你们两个没有生命危险情况下,以最快速度消灭敌人,才是当时最优先的选择。时间拖得越长,车队的危险就会多一分。比起你们,这批药品的安全更加重要。”

    两名中忍脸色铁青,彻底难看起来。

    “好了,你们三人,不要第一次合作就搞成这个样子。当时我也在看着,不会让你们三个出事的。”

    带队上忍对卡多歉意一笑,然后无奈走到三人旁边,劝阻三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切。和这种人完全合不来。”

    两名中忍这才作罢,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

    “我只是为了把任务失败的风险压到最低。”

    卡卡西也是把头偏到一边,看样子依旧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上忍队长挠了挠头,头疼无比。

    他就知道是这个样子,卡卡西这家伙比想象中更加难搞。

    估计在他小队也待不了多长时间了。

    真希望有哪个上忍把这个天才小鬼教育好了,再弄出来执行任务。

    否则这样下去,一个团队根本无法形成良好的协作关系。

    “见笑了,卡多先生,让您看到我们木叶这么丢脸的一面。”

    “看来上忍也不好当啊。”

    卡多笑着说道。

    上忍队长无奈苦笑了一声。

    他这个上忍确实不怎么好当。

    不过他也能够理解卡卡西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但是他发现卡卡西的心理问题,比自己想象的更加严重,就舍弃了将他改正过来的想法。

    ◎

    时间过去了两天,上忍队长带着任务护送的目标,顺利抵达木叶。

    舍下卡卡西三人后,上忍队长前往火影大楼汇报工作。

    “辛苦了。”

    日斩对这名上忍笑道。

    “没什么,虽然路上出现了一点意外,但问题不是很大。”

    “事情大概我已经了解了。”

    日斩看了一下上忍队长呈上来的工作汇报,面容沉凝下来。

    “火影大人,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卡卡西,他的问题真的没办法矫正吗?”

    日斩问起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

    “以我的个人能力,无法矫正他的问题。我不知道我还能让他在队伍中待多久,但卡卡西这个样子……估计最多一个月,就需要找下一家了。”

    上忍队长如实回答。

    卡卡西变成这个样子情有可原,但是他不希望自己小队里出现这种破坏团队关系的成员。

    毕竟他要以小队整体的利益出发,而不能只迁就卡卡西一人。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你先下去吧。”

    “请您见谅,火影大人。”

    上忍队长对着日斩鞠了一躬,走出了办公室。

    在上忍队长走出房间后,日斩沉思起来。

    “真的要把他安排到暗部之中吗?”

    年龄太小了。

    经验也还不够。

    达不到暗部的及格水准。

    而且卡卡西以这种状态进入暗部,反而更让日斩担心。

    纠结于任务和同伴哪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这种问题的答案……

    日斩心中叹息一声,这种问题的答案他实在是无颜告知卡卡西。

    因为告诉卡卡西一个答案,就必定要否定另一个。

    朔茂的死,又要如何解释?

    这是一个极为矛盾的问题。

    或者说,他自己心中也没有一个可供参考的标准答案。

    “火影大人,紫苑花公司的负责人卡多先生想要见您。”

    一名暗部从外面走进,对日斩汇报。

    “我知道了,让他进来吧。”

    日斩整理了一下愁容,对暗部吩咐道。

    如今紫苑花公司已经和岩隐、砂隐进行了合作,并且在两个忍村成功开设分支药店,据说大大减缓了两个村子药品不足的问题,成效可观。

    因此,这次的商业合作对木叶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接下来他可不能在客人面前失礼。

    ◎

    傍晚,木叶公墓。

    只有卡卡西一人伫立在这里,站在父亲旗木朔茂的墓前,呆呆望着放在那里的黑白照片。

    男子用温和的微笑注视自己,那眼神中包含着对于世界的热爱。

    但这种热爱的目光,让卡卡西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他此刻衣装整洁,但给人的整体印象是狼狈,就像是一条无处安家的流浪狗一样。

    “父亲大人,告诉我……为什么……”

    卡卡西眼中露出茫然之色。

    他不能够理解。

    完全无法明白现在的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怎么做。

    拯救同伴,抛弃任务的父亲被人辱骂和中伤,选择了自杀辞世。

    那他选择了任务优先,同伴其次,为什么还会被人排斥呢?

    卡卡西无法理解这个问题,到底该如何解答。

    作为以最小年龄从忍者学校毕业的优等生,卡卡西首次对于一个问题,疑惑到这种程度。

    他所学过的火之意志,应该是以村子里所有人是一个家庭的基点出发。

    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同伴,是家人一般的存在,是拼死也必须保护的东西。

    可是……他父亲自杀了。

    因为他拯救同伴这种行为,导致任务失败。

    所以,忍者应该以任务优先,只是一件执行任务的工具,而工具不需要太过的慈爱,所以在必要的时候,同伴的生命也是可以随便舍弃的。

    那我在学校里学习的火之意志……有什么用?卡卡西被自己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吓了一跳。

    于是,同伴和任务两个词在脑海中不断跳跃,开始做着最为激烈,最为残酷的斗争。

    这时卡卡西突然捂着头,面孔变得扭曲起来。

    不行了。

    坚持不住了。

    脑袋疼痛到快要炸裂的地步。

    这是卡卡西现在唯一能够感受到的东西——痛苦。

    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答案?

    为什么我选择了任务,他们还不接受我?

    如果我是错的,那父亲的做法就是对的,父亲为什么要去自杀?

    我到底该选择同伴还是任务?

    火之意志到底是什么?

    被这两种念头折磨到意志几乎崩溃的卡卡西,最终支撑不住,就这样双手撑地的跪在墓前,脸上的冷汗不断往下滴落。

    “哈……哈……头好疼……好痛啊……”

    在公墓旁边的树林里,一道人影背椅着一棵树木,只露出半张脸来,另一半的脸孔则被黑暗笼罩住,

    这是一张年轻男性的面孔。

    正是白石。

    他就这样倚着树木,双手插在裤兜里,安静听着卡卡西若有若无的痛苦低吟声。

    在那里驻足了片刻,便从树木后消失掉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