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九十八章 卡卡西与火之意志(三)
    12月底,寒冬降临。

    木叶天空中飘起雪花,河流水面上也结上了冰。

    在完成今年的最后一个任务后,琉璃便一直待在家里。

    如果没有特殊事情发生,这种状况大概会持续到来年一月中旬,才会考虑去接取任务。

    打开门,可以看到外面院落的地面上,也积着一层厚厚的雪。

    白石坐在琉璃的对面,两人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

    影舞者把茶水和糕点放在桌面上后,就不发一言的退到旁边,用好奇的眼神时不时偷偷盯着两人。

    对于年龄还未超过半岁的她而言,有的时候,真觉得人类之间的关系过于复杂。

    就拿她的家庭来说,她在观察别人的时候,发现别人只是一个父亲,一个母亲。

    而她父亲确实只有一个,但‘母亲’却有两个。

    而且她的兄长土将军身体实在奇特,自己经常用影刃,把它的脑袋弄下来观察,想要找到它为什么总是能活蹦乱跳不死的原因。

    但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在里面找到什么机关。

    它的身体外部和内部没什么不同,都是软乎乎的泥土构成,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物质。

    不只是体型和正常人类不同,就连嘴里吐出来的言语,也是叽里咕噜,让人无法明白其中的语意,连正常交流都做不到。

    这些东西,对年龄还不足半岁的她来说,确实难以理解。

    “我最近在村子里听到了一些关于卡卡西的事情,他好像跟很多小队都发生了矛盾。”

    琉璃拿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热茶。

    “这种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忽视同伴的生命安危,眼中只有任务要完成,肯定会让队伍里的同伴内心不满,把他排斥在外吧。”

    白石耸了耸肩膀说道。

    “有的时候,我真的无法搞懂高层那些人到底在想什么。卡卡西变成这个样子,他们本身也难辞其咎。”

    琉璃冷哼一声。

    卡卡西的想法在她看来,的确是极端了一点。

    但把卡卡西逼到这个地步的,仔细想想,不也正是那些高层的不作为才导致的吗?

    “为了维持村子各方势力的平衡,我们那位火影大人是无法主动承担这些责任的。所以,根部这种存在,才会变得有意义起来。”

    白石看着院子里正在半空飞舞的雪花,朝着地面纷纷扬扬洒落,一边欣赏着这美丽的雪景,一边笑着说出这种话。

    为了能够更好的管理木叶,火影这个身份,在很多时候都必须要维护好自己光辉正义的一面,成为所有木叶忍者和村民眼中的模范与表率人物。

    但如此庞大的木叶之中,不可能完全没有一点龌龊,有光明的地方,必定滋生黑暗。

    所以,有了一个光辉正义的火影,就又必须要有人承担光明的反面——黑暗,这样才能更好地维护好村子的利益和秩序。

    于是,根部这个背负木叶一切黑暗和罪孽的组织,在高层们一致推动下,就顺利的应时诞生了。

    这个组织一出生,就享有最恶劣的名声,做着最为肮脏的工作,其首领志村团藏,更是被人称为‘忍之暗’的忍者。

    便是因为他行事风格残酷无情,为达目的,做任何事都不择手段。

    这样危险无比的人物,手底下汇聚了同样思想极端的忍者,这些年不知道在暗中处理了多少肮脏勾当,‘忍之暗’的名号名副其实。

    老实说,光这一点,白石还是比较钦佩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政治眼光的。

    这种安排,从策略上看,也挑不出什么大的毛病。

    但问题在于,三代火影之后采取一系列的措施,堪称失败的典型——

    过于放纵根部的成长,在必要时候限制根部不够彻底,没有与能驾驭住这股庞大黑暗相匹配的强硬手腕,这些都是问题所在。

    对于犯下重大错误的根部高层,不能立刻给予任何实际性质的处罚,同时也没能安抚好受到利益侵害的下属,直接导致自己的私情和村子的公事严重不分,丧失公信力。

    因此,基于放纵根部为前提,才能维持起来的平衡,这种策略不仅不会给木叶带来益处,在很多时候都会不断消耗木叶内部的有生力量,让木叶的未来陷入一种逆生长的尴尬局面。

    接下来一旦爆发忍界大战,木叶很可能会打得非常艰难,甚至有覆灭的危险。

    至于到时候木叶能不能出现一位伟大的英雄力挽狂澜,白石就无法预知到了。

    未来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测了。

    而白石本人对这种事,显然不是很感兴趣。

    那个时候他早已离开了木叶,木叶是覆灭还是迎来新生,作壁上观即可。

    “对了,这东西你拿去吧,我已经制作好了,真是花了不少的时间呢。”

    白石这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两个黑色金属圆环,放到琉璃面前。

    “这是?”

    “与你之前拿给队伍里下忍训练的查克拉限制器差不多。不过区别是,这是特别加强过的查克拉限制器,只有上忍才能适应。”

    白石着重提醒了这一句。

    下忍中忍戴上这种级别的查克拉限制器,尽管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也别想顺利施展忍术、体术与幻术。

    这三类的战斗方式,都必须依靠查克拉在体内循环流动,才能实现释放。

    尤其是针对体术而言,查克拉在体内流动速度越快,就意味着体术的威力越强。反之,查克拉流动速度越慢,体术就很难发挥出应有的能力了。

    琉璃把其中一个黑色金属圆环戴在左手上。

    表面上身体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然而只有琉璃自己清楚,自己体内的查克拉流动速度,虽说不至于处在静止状态,但也同样比乌龟的爬动速度快不到哪里去。

    基于这种查克拉流动速度被严重限制的糟糕状态,想要把查克拉在体内的流动速度,锻炼到和常态一样,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之后,琉璃看向第二个金属圆环,心里想着不知道戴上第二个会变得怎么样。

    一个就已经让她体内的查克拉流动速度变得如此缓慢,戴上第二个之后,可能真的会让体内的查克拉陷入‘静止’状态。

    白石似乎看穿了琉璃的心思,喝了口茶,慢悠悠说道:“还是按部就班一点比较好,就算是你,现在戴上一个查克拉限制器就是极限了。等熟悉了第一个之后,再戴上第二个限制器训练也不迟。反正你接下来也要在村子里休息吧,以你的能力,在一个月内彻底克服第一个查克拉限制器应该不难。”

    “一个月?需要这么久吗?”

    琉璃对于一个月这个时间不是很认同。

    她预期的时间是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完成这项训练。

    “这是保守估算,因为查克拉越强大的忍者,需要控制的查克拉也就越多,克服限制器的难度自然也就越高。”

    白石稍微解释了一下。

    “那我现在去试试效果如何。怎么样,要一起来吗?”

    琉璃从座位上站起,向白石发出邀请,前往训练场那里试验一下自己此刻在限制状态下,能够保留几分实力。

    “我就算了,我之后还有工作要做。”

    白石摇头拒绝了。

    “你真是越来越懒了。这样下去,我真担心你的实力会退化,上次的时候,你的体术已经生疏许多了。”

    琉璃皱了皱眉头,对于白石现在这种懒散应付修炼的态度,有些不太满意。

    “这种事没有关系,不用担心,影舞者可以保护好我。”

    白石这样笑着说道。

    他虽然精通很多属性的查克拉性质变化,但那都是为了自己的研究服务。

    专门去修炼各种遁术,并且精通掌握,反而会分散自己的精力,有点得不偿失。

    因为不论是土将军,还是影舞者,他们都是自己的‘一部分’,严格来说,也是属于自己实力的体现。

    白石认为,这才是自己一个人独有的变强方式。

    既然自己的实力不足,那就创造出可以适应任何环境下,可以与敌人战斗的‘分身’即可。

    只要这股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就行了。

    见白石还是不为所动,琉璃轻哼了一声,便一个人去训练场那里。

    目送着琉璃离开,白石只是继续喝着手里捧着的热茶,欣赏外面的雪景。

    “好了,回去工作吧。”

    白石说完,慢慢站了起来。

    而在他身体立起的瞬间,影舞者化为黑影在地板上如闪电般窜动,很是主动的融入白石的影子之中,消失不见。

    作为白石此刻唯一的贴身护卫,影舞者在很多时候,都是形影不离的跟随在白石身后,保护着白石这位造物主的生命安全。

    ◎

    木叶42年,2月。

    忍者学校在这个时候,会有大约十几天的休假状态,可以不用去上学。

    在上个月的下旬,也就是新年祭典结束后没多久,琉璃就已经恢复了自己上忍的职能,前往火影大楼那里接取任务。

    身边的人,好像就只有白石一人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

    偶尔的时候,会有野原琳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来找他,请教一些医疗忍术上的知识。

    当然,在这个可爱小姑娘的身后,永远少不了一个名为宇智波带土,这个堪称女神舔狗的家伙在。

    这家伙好像是和卡卡西是同一届的学生,白石也能经常从他口中听到,要超越卡卡西之类的话。

    但白石觉得这种事有点不切实际。

    卡卡西五岁从忍者学校毕业,六岁成为中忍,用‘天才’这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卡卡西的天赋卓越。

    而带土呢,这个小鬼今天说着要努力修炼,然后因为经常在路上碰到了遭遇困难的老奶奶,修炼的事情便不了了之了。

    白石不知道该如何吐槽带土这个小鬼头的体质,说是命犯桃花……但为什么被他吸引的都是老奶奶呢?

    也或者说,是那些老奶奶吸引了他?

    百分百遭遇老奶奶体质?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小鬼头吧。

    “喂,带土,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真的不用回去吗?”

    白石仰着头,对倒立站在覆盖着细雪树枝上,进行体能锻炼的带土大声喊道。

    这阵子没什么事情要做的白石,有时会陪带土一起训练。

    偶尔出来放松一下,有益于身心健康。

    他可不想这么年轻就秃顶。

    “别啰嗦,我这才修炼不到一个小时而已。”

    看着天色,距离天黑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带土没有放弃锻炼。

    “还不是因为下午你和三位老奶奶发生了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导致的。”

    “要你管!你可以一个人先回去,反正你也只是吃软饭的而已,嚣张什么。”

    带土一边呼呼喘气,一边倒立向上进行引体。

    看他在寒冷的天气里,也是满头大汗的样子,看得出来,的确是在认真做着训练。

    “一百九十一……一百九十二……一百……啊!”

    慌乱的大喊一声,带土附着在脚底的查克拉发生了意外,与树枝直接分离,头朝地的坠向地面。

    脑袋陷入雪地里面,身体在微微抽搐着。

    白石轻轻在手掌之间吹了一口白气,然后搓了搓,站在原地观看着,没有上去帮忙。

    这种笨蛋的生命力,一向都非常旺盛,精力充沛。

    “咳咳!”

    果然,带土从雪地里挣扎着出来,把嘴里的雪全部吐出来,剧烈咳嗽着,脸上红通通的。

    “可恶!就差八个就到两百个了!”

    带土一脸不甘心的说道。

    “放弃吧,卡卡西在两年前就已经能够做得比你好了。现在你们的差距会更大。”

    白石这样说道。

    “不就是中忍嘛,我明年一定会从忍者学校毕业!”

    带土发出这样的豪言壮语。

    虽然白石不认为带土能有这样的天分,但这股不服输,奋起直追的信念,值得赞同。

    “那你努力吧,如果以后开启写轮眼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够办到。”

    白石也不想要打击带土的自信心。

    这家伙积极乐观,但也因此脑袋里总是缺了根弦,修炼这种事,光靠口号喊是没用的。

    因为卡卡西对自己的锤炼,比带土更加刻苦。

    天才不可怕,可怕的是天才还比一般人努力。

    因此,按照正常的轨迹,白石不认为带土可以追上卡卡西。

    带土听到白石这样说,刚要露出笑脸,白石又冷不丁来了一句:“不过我想以你的天赋,估计一辈子都开不了写轮眼吧。毕竟是学校里面的吊车尾呢。写轮眼那是只有精英的宇智波忍者才能开启的瞳术。”

    “你这混蛋!竟敢小瞧我!尝一尝我们宇智波一族的愤怒铁拳吧!”

    带土从雪地上弹跳起来,对着白石发动了凶猛一拳。

    应对这种头脑少根筋的小鬼果然很麻烦。

    不过,作为无聊时的玩耍对象,倒是能带来不少欢乐。

    想也不想侧开身子,让气势汹汹的带土以狗吃屎的狼狈姿态趴在雪地上。

    “说了很多次了,控制不了身体,就不要用这么夸张的方式出拳。第一次对付我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吧。在战斗时候,这无疑是致命的行为,很容易被敌人抓住弱点,一击必杀。”

    “还不是你说我这辈子都开启不了写轮眼!”

    带土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雪地上,双手抱在胸前,嘴巴瘪着朝向别处,似乎不想要理睬白石。

    仔细想想,好像也是如此。

    对于宇智波一族中当职忍者的人来说,开启不了写轮眼,就意味着是真正的吊车尾。

    带土一直想要努力证明自己的实力,而写轮眼正是他们宇智波一族的实力体现。

    被这么说,难怪会生气了。

    “我的意思是,因为不开启写轮眼,对你反而是一件好事哦。”

    白石走过来,把带土从雪地上拉起来,说出这种话。

    “嗯?为什么?”

    带土一脸茫然。

    “因为你是笨蛋啊。笨蛋一旦开启了写轮眼,那不是等于世界末日了吗?你想想,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

    白石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这吃软饭的混蛋再吃我一记愤怒铁拳!”

    雪地中,传来带土中气十足的怒吼声。

    ……

    “别以为请我吃丸子,我就会原谅你!告诉你,等我开启了写轮眼之后,就是你的死期!做好觉悟吧!”

    返回的路上,带土一边恶狠狠吃着白石买给他的丸子,一边凶巴巴朝着白石威胁道。

    “没关系,琉璃会保护我的,你的写轮眼对我无效。”

    白石搬出自己目前最为强大的盾牌——宇智波琉璃。

    “……”

    带土不知道为什么,嘴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苦味道,有点涩涩的。

    “喂,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接受我的挑战吗?”

    带土对眼前这个男人也实在是没辙。

    对方在脸皮厚这方面,他宇智波带土愿称为最强。

    “我是医疗忍者,又不需要注重实力上的培养。当然,你要和我比试医疗忍术的话,我随时都能奉陪。”

    白石无所谓的笑道。

    “……”

    带土深呼吸了一口气。

    淡定。

    冷静。

    不能生气。

    认真想一想,这没有什么要抓狂的地方。

    自己应该好好学一学这个男人,面对任何刁难,都从容不迫的淡定态度。

    要像一个成熟的大人般思考问题。

    但……果然还是好气啊。

    就在带土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在路边突然有两个中忍在交谈什么,其中一人用遏制不住的愤怒声音大声说道:“让队长把卡卡西剔除队伍吧!我已经对他忍受到极限了!”

    “虽然我也赞同,但听说火影大人很看重卡卡西。”

    “可是这样下去,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每次都要提心吊胆。这家伙根本不适合当忍者。每次我们发出去的支援信号,都被他无视,还说我们拖累了任务进度。”

    那名中忍的脸色非常差,眼睛里满是怒火,已经积压到了一个临界点,需要释放。

    “说实在,我也差不多到极限了。那我们一起去找队长说明吧。本以为年后,他会改一下性子,看来,对他真的不能抱有任何期望。那家伙心里只有任务,根本没有我们这些同伴的存在。”

    另外一名中忍也下定了决心。

    这样下去,任务真的没法去做了。

    一个时刻对同伴冷漠的家伙,实在无法赋予可靠的信任感。

    哪一天他们死掉,说不定对方也不会留下一滴眼泪。

    “那个,请问一下,你们刚才是在说卡卡西吗?”

    带土听到他们提到‘卡卡西’这个名字,便带着好奇心上前,对这两名中忍前辈询问。

    “是啊,怎么了?你和他认识吗?”

    最先开口的中忍脸色难看的瞪向带土,态度很不友好。

    “呃……不、不认识。”

    很想说认识,但如果承认下来,带土真害怕这家伙会揍自己一顿。

    “那问这些做什么?”

    中忍更不满意了。

    带土一时头大,脸上流出冷汗,结结巴巴说道:“那个,我只是觉得两位前辈在大街上这么议论一个人,影响不太好。”

    “如果不是忍无可忍,我们也不会这么不理智。总之,这和你没关系,不要多管闲事,宇智波的小鬼。”

    知道带土和卡卡西是认识的,但这名中忍也没打算对带土做什么。

    他不想要把自己的怒气,发泄到无辜之人身上。

    何况,这还是一个忍者学校的学生。

    看着那两名中忍离开,带土脸色忽然沉重了起来,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

    白石走过来问道。

    “我是在想卡卡西的事情。”

    “你不知道吗?”

    白石这样反问。

    “知道什么?”

    带土这下反而奇怪了。

    “听说卡卡西自从上一年的六七月份开始,因为与队友不合,已经更换了很多个小队。现在村子里很多上忍小队都不想要接纳他了。”

    白石把手放在兜里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卡卡西不是天才吗?他上一年就是中忍了吧?”

    带土不能理解。

    这么天才的人物,应该是很多上忍小队争抢着要才对。

    “原因是他在任务中,因为队友伤重到不能战斗,甚至造成拖累时,他没有选择救下队友,而是选择了继续完成任务。”

    白石平淡把这句话说出来。

    带土一下子愣住了。

    联想到刚才那两名中忍针对卡卡西各种不利的话语,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对,卡卡西不是这样的人!”

    带土坚定的这样认为。

    在他印象中的卡卡西,绝不是这样冷血,对同伴见死不救的人。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那你要去看望他一下吗?”

    白石这样问带土。

    “这样行吗?会不会太打扰他了?”

    带土有点犹豫。

    “没关系,那个小鬼在家也没什么事做。”

    “小鬼小鬼的,你难道和卡卡西很熟吗?”

    带土不客气的问道。

    “什么熟不熟的,他的父亲是我和琉璃的前上司啊。”

    白石坦然笑道。

    “诶?你和琉璃前辈的前上司?卡卡西的父亲是那么厉害的人吗?”

    这下轮到带土惊讶了。

    白石这种不起眼的医疗忍者暂且不说,宇智波琉璃可是他们宇智波一族现今最为骄傲的天才上忍。

    能成为她的指导上忍,带土认为卡卡西的父亲,一定也是村子里了不起的忍者。

    “好了,不要发呆了,看完卡卡西那个小鬼后,我回去还有工作要做。”

    “哦、哦,知道了。”

    带土立马追上白石的脚步,跟着他一起朝着卡卡西的家走去。

    那是一栋独立式的和风院落,门口的门牌上印着‘旗木’二字。

    带土知道,这里就是卡卡西居住的地方了。

    “你们怎么来了?”

    卡卡西看着出现在自家门口的两人,露出疑惑之色。

    “我带你的朋友来看望你,顺便蹭一顿晚饭,怎么样,难道不欢迎吗?”

    白石摸了摸带土的脑袋,对卡卡西笑道。

    “如果想要和我一起吃外卖的话,我倒是无所谓。”

    卡卡西语气没有一丝波动,态度也是不冷不热。

    白石倒没觉得什么,毕竟这个态度的卡卡西,已经算是比较亲切的了。

    “卡卡西,我……”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卡卡西甩头走了,不给带土说话的机会。

    带土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手放在半空,气氛有点尴尬。

    “这个家伙究竟发生了什么?”

    带土放下手,有点郁闷的嘀咕起来。

    和他印象中的卡卡西相比,现在的卡卡西,简直是切换了另一个人一样。

    跟着白石走进卡卡西家的客厅里面,在那里坐下之后,卡卡西把茶具端了上来,还有一壶热水。

    他对白石和带土二人说道:“想要喝茶的话,自己泡好了。”

    “……”

    “我今天的修炼还没有完成,到晚饭的时候我会叫外卖,请自便。”

    “……”

    带土看着卡卡西干脆离开,没有过多的交流想法,脸上愕然不已。

    白石淡定的拿起茶具,没有因为卡卡西的淡漠态度,而有所不满,于是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喝掉。

    “我去楼上看看。”

    丢下这一句话,白石也离开了这里。

    带土脸色顿时一黑,你们这两个混蛋够了!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