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九十九章 卡卡西与火之意志(完)
    “朔茂老师,我来看望你了。”

    在二楼的某个房间里,白石对着放在架台上的照片轻声说道。

    这是他们当初第五班刚刚成立时,一起拍的照片。

    绫音和琉璃也都在上面,而自己在拍摄照片的时候,被两人夹在中间,那个时候想想自己也真是辛苦。

    而朔茂则是站在三人后面,背着白牙短刀,佩戴忍者护额,露出一副爽朗开心的笑脸。

    就在白石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我说你啊,进入别人的家,不知道不能随便乱跑吗?”

    白石看到带土大大咧咧,丝毫不遮掩的就走进来,头疼了一下。

    “我还想说你呢,把我一个人放在那里是怎么回事?”

    带土同样不爽回应。

    “我只是上来看看。”

    “那我也是上来看看。”

    带土学聪明了,顺着白石的话说。

    随后,他也发现了照片的存在,仔细盯了两眼,虽然这是白石十二岁的时候拍的,与现在的白石差别有点大,但带土还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这就是过去的白石。

    “原来你以前是这个样子的啊,感觉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带土嘴里发出了令人欠扁的言论。

    接着他看向了别人。

    “这个眼睛,是日向一族的人。那这边这个一定是琉璃前辈了。不愧是前辈,这么小就给人一种可靠的强大感觉。”

    看着照片中的琉璃,带土顿时化作了小迷弟,用赞叹的语气说道。

    “咦,这个白头发的大叔是谁?是你们的指导上忍吗?”

    带土一脸好奇问道。

    “是啊,也是卡卡西的父亲,人称‘木叶白牙’的忍者。”

    白石点了点头,这种事情,随便打听一下就能知道,算不上什么秘密。

    “难怪和卡卡西这么像……不过,木叶白牙……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奇怪,到底是哪里听说过呢?”

    带土歪着脑袋,开始思考起来。

    隐隐约约记得,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究竟是什么,带土却有些记不清楚了。

    “知道这种事,对你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哦。”

    白石把话题中断。

    关于的朔茂流言,基本只在大人之间传播,像带土这种还在上学的学生,不怎么了解也是正常。

    估计也就是知道一下名字,具体发生了什么,自然没有深入了解过。

    何况,朔茂自杀后,很多人都对此事闭口不谈,就当做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但伤痕已经揭露出来了,再怎么去弥补,伤口也不会消失,只会隐藏的更深。

    “什么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带土不满意说道。

    “好了,我们下去吧。”

    白石带着带土下楼,返回客厅。

    在那里,卡卡西叫的外卖已经送到,卡卡西本人也坐在那里,等着二人过来一起吃晚饭。

    “卡卡西,你最近不会一直都在吃外卖吧?”

    带土看到垃圾桶里有许多没能及时清理掉的外卖盒,便皱起眉头说道。

    “嗯。”

    卡卡西点了点头。

    除了任务,他在家里每天都要用大量时间来锻炼,根本没有闲情做饭,只能靠吃外卖活着。

    见到卡卡西不咸不淡回了一句,带土眉头皱得更紧。

    想说什么的时候,结果看到卡卡西那无欲争辩什么的眼神,便把话吞了回去。

    这个样子的卡卡西,给带土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好感觉。

    感觉自己对他说什么,都无法与他接近似的。

    即使想要询问卡卡西,为什么会和执行任务的同伴发生争执,是不是真的如那些人所说,同伴的生命价值,对他来说,低于任务价值……

    到最后,带土犹豫许久,都没能把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向卡卡西坦白出来。

    卡卡西的家,给他一种异常冷清,不适合人居住的感觉。

    这家伙毕业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带土心头嘀咕起来。

    卡卡西坐在餐桌上,随便吃了两口外卖,就把外卖盒合起。

    “我吃饱了,吃完你们就回去吧,我这里没什么好招待的东西。”

    卡卡西把自己那份没吃完的外卖直接扔进旁边垃圾桶里,背着白牙短刀,朝着院子里走去。

    “……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带土心虚看了白石一眼。

    白石回答道:“这和你没关系,不要多想。”

    “是这样吗?”

    带土将信将疑。

    两人快速把外卖吃掉后,带土还贴心把装满许多外卖盒的垃圾袋带出去处理掉,留在这里时间一长,肯定会发霉。

    “真是了不起,已经把白牙刀术练习到这个地步了吗?”

    在带土去处理垃圾袋的时候,白石来到院子里,看着正在不断尝试挥刀的卡卡西,感慨不已。

    虽然在他眼里,卡卡西的白牙刀术与朔茂的完全不能相比,破绽也有许多。但刀势已经有几分朔茂的风采了,对付中忍等级的忍者,绝对没有多大问题。

    照这个样子不断积累下去,凭借自身的天赋和努力,十二岁之前通过上忍考核,在白石看来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卡卡西对于白石的感慨不为所动,只是一心一意专注于刀术训练上。

    “怎么,过去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彻底冷静下来吗?”

    白石倚靠着院墙,对卡卡西笑着问道。

    卡卡西手中挥刀的动作猛地一顿,空气为之沉凝起来。

    “成为中忍的你,应该没那么脆弱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卡卡西转过头,无奈叹息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白石话里有话。

    但对方是自己父亲的旧部下,也不好对其无礼。

    “我答应过朔茂老师,在他去世后要好好照顾你。”

    “如你所见,我现在过得很好。”

    卡卡西满不在乎的回答。

    比起白石口中所谓的照顾,他更相信自己手中刀刃带来的力量。

    “话虽如此,但你这样下去,能够接受你的上忍只会越来越少,直到你在木叶之中无法立足。如此,你还要一直坚持你那任务至上的理念吗?”

    经历了那么多的变故,就算是笨蛋也该明白,这其中的一些地方明显是非常矛盾的。

    父亲为了拯救同伴,放弃任务,所以被村子的人排斥,不堪流言中伤自杀了。

    而自己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任务大于同伴,结果依旧被村子的同僚排斥。

    这是卡卡西所亲身领悟到的事实,绝不是在胡乱臆想。

    虽然卡卡西表情掩饰的很好,但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犹豫和迟疑。

    他在怀疑自己父亲真正的死因。

    事实证明……无论是选择任务,还是选择同伴,都是错误的。

    也很可能不是自己父亲自杀的理由。

    能六岁成为中忍的卡卡西,无论是实战能力,还是理论知识,都不能当做一般的小孩子看待。

    尽管有时候思考会陷入死胡同,但这件事情,结合前因后果,逻辑上根本无法解释。

    有太多疑点和值得推敲的地方了。

    “你做的很好。”

    白石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

    “看样子,你的确是冷静了下来,至少知道了辩证思考。”

    白石笑了笑,换做是之前的卡卡西,说不定早就甩着一张冷酷脸,一脸不耐烦的走了。

    这半年多的时间,他有足够的时间来亲身经历,这个村子的矛盾之处。

    这种矛盾一般村民和忍者无法察觉到,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过。

    而不巧的是,卡卡西是经历了全部过程之人。

    父亲的自杀,与自己现在所选择的道路,一定程度上都是无法被村子所接纳的主流思想。

    那么,何来正确?何来错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在遵循……”

    “那你想知道朔茂老师真正的死因吗?”

    气氛伴随着白石这句话,卡卡西身上迸裂出可怖的杀气,让周边的空气变得沉重,令人感觉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犹如深陷泥沼之中。

    “别在我这里胡言乱语!”

    卡卡西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身体猛地动了起来,从原地消失,在黑暗之中划出一道璀璨的亮光。

    然而,他在白石的面前停下了。

    脸上布满冷汗,用惊恐的眼神瞪着白石。

    他的身上不知何时缠上了大量的纤细影子,像是坚实的铁索,把他整个人封锁起来,不能动弹一下。

    在周围,十数道用影子形成的长矛、刀剑,在自己的喉咙、心脏、后脑等致命位置停下。

    只需要向前移动一下,大量影刃就可以轻易掠夺他的生命。

    而白石,始终以背部倚靠院墙的轻松样子,没有移动一步。

    “你到底……是什么人?”

    “千叶白石,木叶中忍,兼职忍者学校医疗忍者实验班助教。”

    白石把自己的信息全部交代出来,没有丝毫作假。

    卡卡西默然。

    中忍?

    别开玩笑了。

    就算是他现在的带队上忍,都不可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让他陷入这种十死无生的危局之中。

    可是,在这些黑影涌现出来,直到把自己包围起来,并且影刃全部抵在自己致命的部位时,才后知后觉。

    若是想要对自己不利,随时可以无声无息杀了他。

    这种实力,就算是一般上忍,也不可能做到。

    “三天后的凌晨0点,你来这个地方,我告诉你答案。当然,不来也没有关系,那么,答案你只能自己去寻找了。”

    白石拿出一张卡片,走到卡卡西面前,轻轻塞进他的口袋里,嘴角流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影子从卡卡西的身上与周边消失。

    卡卡西身体似乎被抽干了力气,脸色苍白的瘫软在地上,回想起刚才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感觉,依旧心有余悸。

    白牙短刀掉在一旁,仿佛失去了光泽般。

    “千万别忘了约定。”

    白石留下这一句话,向外走去。

    还没走出院子,带土返回的第一时间就看到卡卡西坐在地上,不由得惊诧起来:

    “咦,卡卡西你坐在地上干什么?”

    “很明显是修炼过于劳累造成的,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

    白石对带土说道。

    “我还没和卡卡西好好说上话,这么快走干嘛?”

    “反正都是一个村子的,什么时候不能见面?而且马上琳就要来找我请教医疗忍术了,小心我趁虚而入哦,毕竟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白石一边向前走,一边用不怀好意的笑着。

    带土果然被刺激到了,顿时在原地炸毛。

    “你这个卑鄙的家伙,说了多少次,不准对琳出手啊!”

    接着又面向卡卡西。

    “卡卡西,我过几天再来找你,还有别总是吃这些没有营养的外卖。我先走了。”

    说完,带土连忙追赶白石跑了出去。

    卡卡西没有理会白石和带土之间的闹剧,而是目视着白石不断远去的身影,呢喃自语:

    “这家伙真是医疗忍者这么简单吗……”

    有这种实力,就算是成为村子的上忍也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在村子里隐藏实力?

    而且,他说的答案……究竟是指什么?

    卡卡西眼睛里闪烁不定,心里不知想着什么。

    ◎

    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中午,木叶村口,卡卡西和小队里的同伴分开,朝着家里赶回。

    带队上忍看到卡卡西那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没说什么,只是觉得这次的卡卡西比较奇怪。

    他已经决定好,把卡卡西从队伍里‘请’出去了。

    再这样下去,小队里的其他人会有很大意见,最终导致整个小队的关系分裂。

    至于火影那边有什么安排,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

    卡卡西拖着疲累的身体返回家中,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思考的空间,倒在床上就毫无防备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一片漆黑。

    借助外面明亮的月光,可以看到床头位置的闹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九点整。

    “还有三个小时吗?”

    三天前白石告诉他,在今晚的凌晨0点会告诉他所谓的‘答案’。

    卡卡西一直都在犹豫,是否要按照白石的命令,如约定上那样过去赴会。

    但是……

    “那家伙在刻意隐藏实力,真的值得信任吗?”

    说到底,他连白石为什么要隐藏实力的理由都不知道,冒失过去赴约的话,说不定会发生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对待这件事,卡卡西觉得自己必须要慎重一点。

    感觉到饥肠辘辘,卡卡西走到厨房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吃的东西。

    结果只是找到了几片有点干硬的面包,卡卡西也没有在意,烧开热水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吃着面包,就当是解决晚餐问题了。

    卡卡西看着时钟上的时间一秒一秒流逝,恍惚间才发觉,已经是11点半。

    距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

    卡卡西拿出口袋里的卡片,上面只写着一个地点——

    影岩。

    卡卡西吐了口气。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三个选择。

    第一个,按照白石的约定去赴会。

    第二个,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坚定不移走下去,切断与白石的联系。对方有什么目的,都和自己无关。

    第三个,向火影举报,让暗部机关介入,对白石进行调查。

    问题也是有的,把秘密这样轻而易举对他展示出来,这种人真的没有任何防备和后路吗?

    还是说,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在对方的监视范围内了呢?

    除了第二个,第一个和第三个选择都有一定的风险在里面。

    选择哪一个,成了卡卡西现在最难面对的问题。

    ——木叶影岩。

    差不多正好是凌晨0点的时候,一人披着白色的连帽大褂,双手随意的放在袖子里,以轻松毫无戒备的姿势,站在初代火影的肖像上。

    从这个角度,可以瞭望到整个木叶的全景。

    只有路灯,还有零星的几家灯火亮着,大部分地区都是陷入了黑暗之中。

    借助月光,可以看清那些陷入黑暗中的建筑轮廓。

    “你这个打扮还真是鬼鬼祟祟的,难道要告诉我,你的一些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吗?”

    背后传来脚步声,卡卡西已经站在了那里,面对其白色的背影说道。

    “只是今晚的空气太冷了,而且我估计后半夜还会有一场小雪。”

    把头上的帽子朝后掀开,露出真容的白石转过头对卡卡西解释着。

    “是吗?”

    卡卡西向前走了几步,与白石一同从这里向下眺望木叶村的全景。

    “感想如何?”

    白石问了一句。

    “与白天观望的感觉完全不同,太平静了。”

    以前来影岩这里的时候,都是在白天,晚上从这里眺望整个木叶,还是卡卡西的第一次。

    “越是平静的水面,其深度就越是恐怖。”

    “我可以视为,你这是在对村子感到不满吗?”

    卡卡西眯起了眼睛,侧着头,用眼睛的余光扫向白石。

    “不,完全没有。因为这个村子变得如何,和我根本没有一点关系。哪天被人灭掉了,也只是历史的选择而已。”

    白石用淡淡的语气说道。

    语气里有着把这里一切都舍弃掉的冷酷与决然。

    “和平常的你,简直判若两人。”

    “放心吧,无论是平常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是我最为真实的面目。”

    “……”

    卡卡西沉默不语。

    “既然你选择了到我这里寻找答案,那么,让我来听听你的看法吧,对这个村子。”

    “村子?”

    “你不是在忍者学校学习过了吗?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流传下来的火之意志。”

    白石在初代火影的肖像上坐了下去,俯视被黑夜笼罩起来的木叶村。

    “保护村子的同伴,消除所有人之间的隔阂,然后保护下一代,让下一代的孩子成为村子的基石。”

    “既然明白了本质,那你为什么还要选择任务至上呢?对你来说,那些同伴不是‘家人’一样的存在吗?不是值得守护的存在吗?还是说,你在害怕自己会落得和朔茂老师一样的下场?”

    “我不知道,别问我这些问题……”

    卡卡西摸着自己额头,眉头微微一皱,这里又开始疼痛起来。

    每次想到这个矛盾无比的问题,自己都会感到头疼。

    而偏偏在忍者学校的教科书上,甚至后来去图书馆里查阅了很多资料,都无法得到答案。

    白石看到卡卡西抚着额头的动作,就知道他又陷入了纠结之中。

    “卡卡西,你很明白,只是你不愿意朝这方面想罢了。那我再提示你一下吧,一个很关键的提示。”

    白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提示?”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已经快五十岁了。”

    卡卡西不明所以,三代火影多大岁数,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不过卡卡西也明白,一个忍者一旦过了五十岁,就会不断走下坡路,无论是实力,还是做事的精力,都大不如前,只能把自己的工作交给下一代,开始着手培养下一代的继承人。

    等等——

    卡卡西脑中灵光一闪,仿佛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三代火影即将五十岁……

    退休……

    选举下一任的四代火影……

    那四代火影候选人是谁?

    虽然还没有正式竞选,但所有人都明白村子里有实力担任四代火影的人有哪些人。

    木叶白牙,三忍,除此之外,只有极少数的优秀上忍。

    卡卡西并非什么都不明白,因为很多东西一旦被注意起来,所有的事情都会变成一条连贯起来的线索。

    四代火影的竞选与他们这些中忍、下忍没有任何关系,但他的父亲木叶白牙,绝对是有能力参与这个竞选仪式的。

    而很巧的是,自己的父亲突然任务失败,因放弃任务选择同伴,被同僚中伤自杀。

    自己后来认为父亲朔茂的道路是错误的,所以以‘任务大于同伴’这个信念执行任务,可是依旧无法让同村的人认同。

    卡卡西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做的还不够优秀,才不能被同伴认同。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被人排斥的越来越严重,也就是说,那些人打从心底厌恶自己这种任务至上,无视同伴生命的行为。

    可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自己的父亲还会被流言中伤到自杀的地步?

    第四代火影竞选。

    父亲朔茂选择‘同伴大于任务’自杀。

    自己选择‘任务大于同伴’被排斥,不被认同。

    所有的线索都连接起来了。

    卡卡西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选择了‘任务大于同伴’这条道路,还是被排斥的理由。

    从一开始,就没有‘任务大于同伴’或者‘同伴大于任务’的选择。

    “白石前辈,父亲他……是被高层逼死的,是这样吗?因为所谓的四代火影之位?”

    卡卡西颤抖着语音,已经带有不可遏制的愤怒,眼睛里也浮现出可怕的暴戾气息。

    突然有点可怜自己。

    自己竟然因为这种事而在纠结,甚至一度埋怨过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选择自杀。

    而自己竟然浑然未觉。

    白石沉吟不语。

    卡卡西是个聪明的孩子,有些事情,不用自己刻意说明,只要给他一些提示,以他的聪明才智,很快就可以想通事情的前因后果,把问题分析清楚。

    毕竟大多数六岁孩子都在学校里玩忍者游戏,而卡卡西在这个年纪已经通过了困难的中忍考试,成为一名合格的中忍。

    而成为一名中忍,首先具备的就是要有超越一般人的分析能力。

    毕竟这是一个队伍中的中坚力量,在上忍出现问题时,中忍就是代理小队长。

    想想自己这半年虚度的光阴,卡卡西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被那些高层玩弄在鼓掌之间的傻瓜。

    自己纠结的这些问题,他们根本不在意,也没有在乎过,更不会给自己什么所谓的答案。

    因为答案给出来,他们无法解释自己父亲朔茂的死因,也无颜向自己交代。

    “是这样啊,原来我一直是被他们愚弄的那个小丑……”

    卡卡西有些失魂落魄的向前走着,即将从影岩上掉落下去的时候,颤巍巍的停下了脚步。

    站在这里。

    看着这个村子。

    犹如站在迷雾浓厚的森林之中。

    四周漆黑一片,什么道路都看不见。

    记忆的碎片涌入脑中。

    父亲朔茂任务失败的第二天,流言在木叶全境传播开来。

    所有的流言都是一面倒,针对自己的父亲。

    就连被救下的同伴,也在指责。

    所有的人都在否定和羞辱。

    然后连上了父亲朔茂倒在血泊中的片段,用自己的白牙短刀,结束自己的一生。

    而那些之前中伤过自己父亲的忍者和村民,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活着,没有人在自己父亲自杀后过来道歉。

    ——不要因为别人的否定,就不去做那些本应该正确的事情,甚至在事后因别人的嘲笑和指责而感到后悔。我只是遵守了一名木叶忍者该有的信念和坚持。

    父亲朔茂的话依然清晰响在自己的耳畔。

    到最后,都没有任何憎恨与悔意,以坦然的心态慨然赴死。

    他一定不希望自己这个儿子对村子产生任何怨恨。

    因为他至始至终,都是在以一名木叶忍者的身份,光荣赴死。

    直到死去,都把事情的真相隐瞒。

    卡卡西看着自己的手掌,无论如何,他内心都做不到平静。

    也做不到像父亲朔茂那样说的,对这个村子,对那些高层不产生任何怨恨。

    “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无论是什么,我都支持你。是追随我,还是按照朔茂老师的遗愿,慷慨的原谅这一切,深爱着这个村子,保护这个村子。”

    白石从影岩上站起,走到卡卡西身旁,拍着他的肩膀。

    “无论是朔茂老师,还是我,都无法替你做出决定。因为这是你旗木卡卡西自己做出来的选择,不是别人替你做出决定,无论未来怎样艰难,也要咬牙坚持下去,直到死去的那一刻。这条路怎么走,你自己选吧……”

    话已至此,剩下来的就交给卡卡西自己去判断了。

    如果是选择继续保护木叶,自己会把他关于这部分的‘记忆’封印,让他以一个正宗的木叶忍者身份活下去。

    如果是选择跟随自己……

    “我会超越父亲。”

    卡卡西说了这一句话。

    白石侧着头看向卡卡西。

    “是吗?”

    白石点了点头,知道卡卡西做出了选择。

    转身离开,只留下卡卡西一人呆在这里。

    月光笼罩在影岩上,卡卡西仰望着。

    父亲,我会用自己的力量来超越你!

    并且让那些高层付出惨痛的代价!

    也许这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会让已逝去的父亲朔茂感到失望。

    但卡卡西已经决定,这是自己要走的道路。

    一条和父亲朔茂所预想的,截然不同的道路。

    ——父亲朔茂用短刀自杀倒在房间里的一幕。

    ——一无所知,被高层蒙骗在内的蠢货民众。

    ——安然享受政治斗争胜利果实的高层们,从未了解过自己父亲自杀时说面临的痛苦。

    只要想到这个,卡卡西感觉自己的内心,在不断的,疯狂的,激烈的跳动着。

    鲜活的动力,名为仇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地龙魂〕〔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极品暧昧〕〔穿梭在轮回乐园〕〔重生长白山下〕〔纵意人生秦浩〕〔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逆玄典〕〔超级走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