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念情起〕〔叶凡华云曦〕〔一念情起〕〔都市极品最强主宰〕〔心机重的顾先生〕〔绝世小村医〕〔单身战争〕〔影帝重生剧本〕〔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一百章 狩猎与仙术
    4月3日,晴天。

    下午一点的时候,一行五人走进汤之国一座比较繁华的城镇中。

    汤之国以温泉闻名忍界,还拥有极为美丽的自然环境,是一个适合旅游的国家。

    走在城镇的街道上,都能随处见到大大小小的温泉旅馆,可以说,温泉遍及汤之国每一个地方。

    在这座城镇的中心地段,那是一家拥有三层楼的大型药店。

    在药店的牌面上,有明显的紫苑花标记。

    不难看出这是隶属于鬼之国紫苑花医药科技公司旗下的一家分支药店。

    如今这个公司在短短一年之内,产业就遍及忍界各国。

    即便是小国,也能经常看到紫苑花的铭牌,各国人民对这家公司也算得上是耳熟能详,不至于一无所知。

    在药店的门口,站立着一男一女两名护从。

    穿着黑色连帽的大衣,衣服背面刻印着紫苑花的标记,相当有辨识度。

    五人进入这家药店后,直接通过一道暗门,朝着三楼方向走去。

    药店的第一层是售卖点,第二层是员工休息区,第三层则是管理层的工作区。

    五人中为首的正是虫男。

    在来到三楼的一间门房前,对其余四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四个在外面看守,自己则推门进入里面。

    把门关上之后,虫男对着坐在沙发上的财务专家笑道:“角都先生,好久不见了。”

    坐在沙发上的财务专家角都,则是淡淡瞥了他一眼,语气一贯低沉的说道:“上个月的财务工作我已经做完了,把工资结算一下。”

    “当然。”

    虫男看了看早已放在办公桌上的密封件,那就是角都自己独力完成的资料件。

    经过大半年的合作,对于角都的财务能力与人品早已认可,把手里的黑皮箱子放到角都面前的茶几上。

    比起把钱打到他的账户上,他的要求是必须现金支付,看到真实的钱币,他才能够放心。

    在这方面,角都无疑是一个追求实在的人。

    于是,无视了虫男,角都把箱子打开,一张一张的开始清点起来。

    来来回回清点了三遍,才满意的重新把箱子合起。

    “数目一致。”

    “都已经是老朋友了,不用每次都在我面前一张一张数钱吧?”

    虫男叹了口气。

    “不,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金钱能够相信。”

    角都从沙发上站起,手里提着箱子,偏过头对虫男说了这样一句话。

    言外之意,他们的合作基础也只是金钱。

    而金钱是不会背叛他的。

    他同样也不会背叛金钱。

    金钱才是他真正的朋友,其余的什么都不是。

    “那就祝你生财有道吧。”

    “这是肯定的。另外,你的悬赏金额最近上涨很快,希望你的名字能尽快出现在我这本名册上。”

    角都拿出一本悬赏名册。

    里面记录的都是高额悬赏目标。

    而上面没有虫男的名字,他知道虫男的实力,已经有入选这本名册的资格,但是名声还不够。

    所以,虫男的名字,只能出现在另一本记录中低级悬赏目标的名册上。

    “被角都先生盯上,还真是恐怖的事情呢。或许接下来我该暂停一下我的赏金猎人生涯了。”

    虫男这样笑道。

    角都看了虫男一眼,没有说完,提着箱子走出了房间。

    在角都离开不久后,在门外看守的四名同伴走了进来,看到虫男正坐在办公桌那里,观看着角都留下的财务件。

    “有消息传来。”

    其中一人说道。

    虫男放下件,抬起头问道:“是什么消息?”

    “是木叶根部。”

    “木叶根部?他们来汤之国做什么?不会是打算来这里泡温泉度假的吧?现在可不是节假日期间。”

    虫男说笑了一句。

    要知道,他们组织对于根部这个潜伏于木叶深处的机构,还是非常重视的。

    一直以来,都在暗中收集根部的情报,因为根部的人一旦出动,就意味着木叶又在搞一些不可见人的小动作。

    “不知道,根据下面线人偶然间得到的信息,他们在昨天好像袭击了一个人口不到百人的小村子,之后似乎到汤之国南部进行活动。”

    “袭击汤之国的村庄?”

    如果是来汤之国,窃取汤忍村的重要物件,反而不会让虫男感觉到疑惑。

    但是袭击一个小村子,能得到什么。

    这可不符合那位忍之暗的利益理念。

    “具体情况不知道。”

    “那就去会会根部的家伙吧,对这些家伙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

    傍晚昏暗的密林之中。

    四道人影在茂密的树林里快速穿梭着,身上披着风衣,脸上佩戴着油彩丰富的面具。

    他们四人每一个人都裹挟着一名孩童,总共有八名孩童被他们裹挟住,朝着某个方向奔去。

    四人一路无话,只是用全力向前方奔跑着。

    就在这时,他们四人感觉到树林里弥漫着一种极为诡异的阴冷气息,这股气息从四面八方扑来,根本无法观察到源头在什么地方。

    “小心!”

    随着其中一人大声呼喊,另外三人也跟着停下,警惕盯着周围。

    猛地,前方亮起了炽白的光芒,把整个密林照亮。

    照亮密林的时间仅有短短瞬间,如果不是特别注意的话,很难捕捉到那个瞬间。

    根部四人神经警惕起来,面具下的眼睛死死盯着那突然出现的强光,在警惕的同时,也不由得疑惑起来。

    “障眼法?”

    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那阵强光出现了一瞬之后,接下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虽然很是愤怒敌人挑衅的低级手段,但身为根部的一员,也不能轻易被敌人用这种挫劣的方法挑衅到。

    四人把手上的孩童扔在一旁,一人迅速结印,调动体内的查克拉。

    既然不知道敌人在哪里,那么,就用无差别的攻击方式,把他们从暗中逼出来。

    “风遁·风——啊!”

    那名准备施展风遁术的根部忍者,猛地痛苦的嘶吼起来。

    在他胸口位置,直接凸起了一个巨大的虫型肿块,看上去非常吓人。

    另外三名根部忍者都是大吃一惊,不知道同伴身上发生了什么。

    一人跑了过去,手掌上汇聚绿光,对着倒在地上痛苦抽搐的根部忍者进行治疗。

    然而没等他治疗什么,他也痛快大喊了一声,在胸口位置同样出现了一个骇人无比的巨大虫型肿块。

    倒在地上痛苦抽搐着身体。

    忽然,密林里的气温猛地增高。

    十数颗火球从正前方向呼啸而来,划破空气的同时间,火舌激烈吞吐,把根部忍者们的面具也映得通红。

    “小心!”

    最先被虫型肿块寄宿的根部忍者,忍着剧痛,连忙推开旁边那名想要为自己治疗,也被虫型肿块寄宿的根部同伴。

    对方是医疗忍者,在这个医疗忍者还未完全普及的时代,每一名医疗忍者都是宝贵的资源。

    靠着意志力从地上站立起来,双手结印,想要继续释放忍术,抵挡这些火球。

    这一次,在他胸口上的虫型肿块以更加夸张的方式迅速增大,直到把他的身躯膨胀和圆滚滚的气球一样。

    轰隆一声。

    在原地爆炸。

    焦黑的血肉四处飞洒,还伴随着激烈的火光。

    两名根部忍者带着队伍里唯一的医疗忍者狼狈逃离火球的追击。

    本就怀疑那名同伴的死亡,和释放忍术有关,因此在同伴释放忍术,导致身体爆炸之后,就知道释放忍术必死无疑。

    更糟糕的是,队伍里的唯一医疗忍者也中招了。

    身体上出现一个巨大虫型肿块,仿佛有生命似的,在胸口的皮肉之中轻微颤动着。

    嗖嗖几声,在周围的树木上陡然站立着五道人影,把他们包围起来。

    “你们这些家伙是……轩猿众?”

    唯二相安无事的根部忍者,一人仿佛认出了这五人的身形与样貌。

    正是近些年在地下黑市中小有名气的雇佣兵团体——轩猿众。

    做的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勾当。

    “真是荣幸,我们这种雇佣兵的名字,竟然能够出现在木叶根部的名单上。”

    虫男双手插在兜里,居高临下看着剩下来的三名根部忍者。

    “可恶!”

    既然知道对方是地下黑市的雇佣兵团体,那就意味着,有人盯上了他们根部,想要他们根部忍者的性命。

    但是战斗的话,死去的那名同伴,就是前车之签。

    恐怕一旦他们使用查克拉,身体就会出现那种奇怪的虫型肿块,让他们以炸裂的手法死亡。

    “上吧。”

    不给这些根部思考对策的机会,虫男带着四名成员,直接从树上俯冲下来,对根部的忍者展开狩猎。

    “啊!”

    树林里不时传来凄厉的惨叫声,还有爆炸的声音。

    仅仅是一分钟时间,只有那名被虫型肿块弄到痛不欲生的医疗忍者活了下来。

    那两名根部忍者一个被爆炸死,一个死于火遁的焚烧之下。

    “把他带回去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虫男把这名医疗忍者的四肢折断,再给他注射麻醉剂,让他无法在逼问中自杀。

    “这些小鬼怎么办?”

    指着在战场之外昏迷过去的八名孩童。

    “送到附近的城镇,让汤之国的官员去安排,和我们无关。”

    ◎

    汤之国据点。

    披着灰白色风衣,脸上佩戴白色无脸面具,背后绣有紫苑花标记的审问人员从审问室中走了出来。

    在外面的虫男看到审问人员出来后,就走过去问道:“怎么样,得到什么情报了没有?”

    “这支根部小队知道的东西不多,他们只是按照上级命令,来汤之国偷取孩童。”

    “偷取孩童?是为了带回去培养吗?”

    虫男沉思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寻找特殊体质的孩童会比较好。毕竟根部那种地方,不会允许一般人加入。”

    审问人员分析道。

    “说的也是。”

    虫男点了点头,被这支根部小队偷取的八名孩童,只是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值得根部忍者带回去培养。

    “既然如此,那家伙已经没用了,处理掉吧,不要留下痕迹。”

    实在是猜测不出根部来汤之国偷取孩童的目的,虫男跟审问人员这样说道。

    “放心,在处理尸体方面,我们审问部是专业的。”

    目送着虫男离开,审问人员重新打开了锈迹斑斑的铁门,朝着里面走进。

    ◎

    冰冷的实验室中,十数名孩童目光呆滞看着周围苍白的墙壁,还有上方那近乎惨白的灯光。

    周围有数名戴着白色口罩的医疗忍者,对他们进行注射。

    噗嗤!

    噗嗤!

    噗嗤!

    大量的树木从这些孩童身体内部进行生长,血洒一片。

    在外面,透过玻璃壁,团藏冷漠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在他身旁跟着根部的两名护卫上忍。

    不多久,一名医疗忍者从实验室中走出来。

    “团藏大人,实验失败了。”

    “我知道,再用新的一批就行了。”

    “可是这样下去……”

    那名医疗忍者脸上露出不忍之色,头深深低下,身体已经在轻微颤抖着。

    “我再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必须培养出一个成体。至于实验体不用担心,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团藏冰冷的视线直刺向这名医疗忍者的心窝。

    “对不起,团藏大人,我、我已经做不下去了,您还是去找别人吧。”

    这名医疗忍者声音已经颤抖。

    团藏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快的哼了一声。

    正要说什么时,突然大量的人影撞开铁门,从外面冲了进来。

    团藏身旁的两名上忍护卫连忙摆开阵势,把团藏保护起来。

    然而等他们认出冲进这里的人的身份时,都是愣了一下。

    与他们有着相同的着装,但面具上的油彩类型不同,是火影直属的暗部忍者。

    这个数量,至少有四个班,一个分队的人员。

    团藏眯起了眼睛,看向率领暗部忍者的忍者。

    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

    日斩阴沉着一张脸,没有说一句话,走到团藏身旁,对那些进行实验的医疗忍者们命令道:“木遁实验停止,你们都下去吧。”

    “是,火影大人。”

    听到火影的命令,这几名医疗忍者都是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快速从这里离开。

    “团藏,在两个月前,我应该要求你停止了木遁实验才对,为什么还要暗中偷偷进行?”

    日斩冷着脸盯视团藏,眼里蕴藏着吞噬一切的怒火。

    虽然木遁实验是他默许的事情,但那是在自己村子忍者自愿的前提下进行。

    由于进度缓慢,并且成功性极低,自愿献身木遁实验的木叶忍者全部在实验中死亡,在记录上也是标注因公殉职,会给他们的家人给予补偿。

    在那个时候,木遁实验就被他这个火影停止了,不允许再让任何人进行这种实验。

    面对盛怒中的日斩,团藏心中也有一些畏惧,却依旧嘴硬道:“我这都是为了木叶着想。只要能够培养出木遁忍者,那些牺牲的人才有意义。”

    “雨之国,田之国,汤之国,茶之国……你这些日子,不断派遣根部忍者进入这几个国家,做了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说到这里,日斩叹了口气。

    “好在没有闹出什么国际纠纷,这次我可以原谅你,但下不为例,把痕迹和资料全部清理掉。”

    “这个时候停止木遁实验,你一定会后悔的,日斩。”

    团藏知道日斩介入这件事,木遁实验会彻底在这里告结,心中不甘。

    因为他不是火影,只能听从日斩的命令,估计之后,对他的监视会更加严格。

    但这件事不会结束的。

    为根部培养出一名木遁忍者,意义重大。

    有了木遁,就不惧怕宇智波的写轮眼,甚至可以控制尾兽。

    那样一来……火影之位也唾手可得。

    团藏带着两名根部上忍离开了,日斩脸上露出一丝惆怅之色。

    团藏这家伙真是太乱来了。

    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不择手段了?

    对付宇智波如此,现在的木遁实验也是如此。

    团藏,这是我容忍你的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我一定会……日斩看着团藏离开的方向,心中隐隐下定了决心。

    ◎

    第二日,早上。

    日斩早早到了火影大楼的办公室,看着在清晨阳光下笼罩着的村子,正是一派祥和安宁的景色,露出了笑容。

    再一想到昨天团藏发生的那件事,就露出愁容来。

    看了窗外一阵,日斩收起这些杂想,开始今天的工作。

    进入工作之后,一名名上忍和中忍过来接取适合自己的任务,对于这种工作,日斩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在快要到十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了。

    琉璃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久前,她率领的小队里,有一名下忍考上了情报班,昨天已经向琉璃递交了辞职书,表示会到木叶的情报班工作。

    琉璃也没有阻止,相比于常规小队,情报班的工作除了繁忙了一点,但安全性很高,而且每个月的工资都很稳定。

    加上人少的缘故,在情报班当职的忍者,哪怕是见习生,也有不错的福利待遇。

    毕竟这种特殊人才,在木叶还是比较吃的开的,就比如医疗忍者。

    “这是你的小队新成员的信息,如果不合适的话,可以替换成别人。”

    日斩把一份资料递给琉璃,上面记录着她小队新成员的信息。

    琉璃淡然接过,快速扫了一眼,是一个顶着河童头,有着很粗眉毛的男孩,露出来的洁白牙齿上闪着光亮。

    看上去是个体力充沛的家伙。

    “你觉得怎么样?”

    “就他了吧。”

    琉璃点了点头,对她来说,率领什么样的下忍都没有特别需求,她也不需要升什么业绩。

    只是因为宇智波警备队的工作太过无聊,才出去执行任务,给自己找一点乐子。

    拿着新成员的信息资料,琉璃没有在这里多待,朝着自己小队指定的集合地点进发。

    “琉璃老师。”

    来到集合地点的时候,有两名大约十岁的孩童在这里等着。

    见到琉璃来了之后,高高兴兴喊了一声。

    由于另外一人去了情报班,现在琉璃的小队里,只有两名下忍。

    “玄间,新来的还没到吗?”

    “不,暂时还没看到人影。”

    被叫做玄间的下忍摇了摇头,嘴里叼着根‘牙签’。

    “估计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吧,毕竟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穿着黑色忍者服,戴着黑色太阳眼镜的男孩说道。

    就这样在这里等了十几分钟,突然有一名穿着绿皮紧身服,顶着河童发型的男孩冲跑了过来。

    “终于来了啊,真是让我们好等。希望待会儿不会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吧。”

    玄间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这家伙我记得是……”

    旁边戴着黑色太阳眼镜的男孩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似乎认出了来人。

    对方气喘吁吁在琉璃三人面前站定,咧嘴一笑,洁白牙齿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你们好,我是迈特凯,从今天加入这个小队,请多指教!”

    “……”

    牙齿好亮。

    绿色衣服好诡异。

    这是琉璃三人心中统一的想法。

    “宇智波琉璃,这个小队的上忍,也是队长。擅长火遁和体术,不擅长的是幻术。”

    琉璃点了点头,从体型和站姿来看,和情报上说的一模一样,擅长体术。

    “诶?”

    名为迈特凯的男孩脸色惊诧起来。

    明明是宇智波一族的忍者,为什么会不擅长幻术呢?

    好奇怪啊。

    玄间走过来拍了拍迈特凯的肩膀笑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新来的。我是不知火玄间,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再度亮起自己的洁白牙齿。

    “我是惠比寿,兴趣是……”

    戴黑色太阳眼镜的男孩开始自我介绍。

    “看h。”

    玄间补上一句。

    “没错,我的兴趣是看h……呃……才不是!为什么是h啊?”

    惠比寿脸部通红的对玄间大吼起来,气急败坏。

    “那个……”

    迈特凯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什么?”

    “什么是h?那种书很厉害吗?”

    脸色认真。

    “……”

    玄间和惠比寿挠挠头,这该如何解释起来呢?

    这家伙的脑袋……该不会不好使吧?

    “你们三个别在那里讨论无意义的话题,新来的先和我过招是规矩。”

    琉璃站在不远处说道。

    “是,琉璃老师。”

    玄间和惠比寿露出一个怜悯的眼神,走到一旁开始观战。

    “要对决吗?还是和上忍?正合我意,我的青春已经燃烧起来了!”

    听到可以和琉璃这名上忍交手,凯脸上没有露出害怕之色,而是跃跃欲试,内心振奋不已。

    和上忍对练的机会可不多,必须要把握住机会,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才行。

    琉璃看了他一眼,从忍具包里勾出一枚手里剑,放在手指上转动着。

    “那么,开始吧。”

    说完,琉璃手掌一甩,在手指上转动着的手里剑,像是一道黑色闪电,朝着凯正面射来。

    凯面色一惊,速度很快,躲不掉。

    慌忙拿出苦无挡下,手臂感到一阵剧痛,便忍不住咧嘴龇牙,显然是因为疼痛所致。

    这就是上忍的实力吗?

    光是一枚普通的手里剑,就有这种力量。

    凯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燃烧起来了。

    “木叶旋风!”

    毫不犹豫,在挡下手里剑之后,凯拼着气势对琉璃主动发起进攻。

    玄间和惠比寿面色平淡的看着这一切,新来的速度和力量都很不错,但对于他们眼中宛如恶魔一般的‘琉璃老师’来说,连过家家都算不上。

    毫无意外,自己的组合踢技被琉璃随手避开了。

    凯没有气馁,若是上忍这么简单让自己打到,就不是上忍了。

    尽管只是测试,凯也打算用尽全力来战斗。

    “开门·开!”

    在玄间和惠比寿惊讶的眼神中,凯的速度和力量再次攀升一截。

    “什么?”

    看着自己的攻击再次被琉璃轻而易举错开,凯的眉头一皱。

    太轻松了。

    虽然对方是上忍,可是总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萦绕着他。

    接下来,无论是什么样的进攻,爆发出怎样超越极限的力量和速度,就连琉璃身上的衣角都没办法碰到。

    “琉璃老师,你也太恶劣了吧。”

    坐在地上的玄间和惠比寿看着凯在那里疯狂进攻,对坐在身后石管子上的某人叹了口气。

    “我只是为了验证这家伙是不是和情报上一样,是个幻术白痴。看来情报没错。不过那个开门……八门遁甲吗?有意思的小鬼。”

    在玄间和惠比寿两人身后石管上坐着的人,正是琉璃。

    除了最开始扔出了一枚手里剑,她就一直在这里坐着,看着凯一人在场地中独秀。

    “可恶!为什么总是打不到?”

    十分钟后,凯不甘心盯着前方的琉璃,不断喘气,大汗淋漓,感觉到自己手脚都在抽筋似的。

    明明对方还没有攻击,自己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行了,我认输,不打了。”

    凯实在坚持不了了,就这样干脆倒在地上,向琉璃认输起来。

    “真是辛苦你了,不过,琉璃老师在两分钟前就走了哦。”

    玄间和惠比寿走了过来,把凯从地上扶起。

    “什么?”

    凯一愣。

    两分钟前走了?那和自己战斗的是谁?

    向前方望去,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幻术。”

    玄间解释了一句。

    “幻术?别骗我,琉璃老师又没用写轮眼。”

    凯一脸不信。

    “不,的确是幻术。在你用苦无挡下琉璃老师的手里剑瞬间,你就已经中了幻术。那是依靠器具触碰来催发的特殊幻术。过去我们也是在这方面吃尽了苦头,像个傻子一样在空地上对空气打了半天。”

    惠比寿推着眼镜说道。

    “……”

    凯又想起了琉璃之前的自我介绍。

    “可是,我记得琉璃老师说过,自己最不擅长的就是幻术……”

    “如果一个上忍最不擅长的是体术,你可以靠自己的体术打赢吗?”

    玄间翻了个白眼。

    凯还是一脸费解的样子。

    “所谓的不擅长,是指和体术和火遁相比,幻术比较‘普通’而已。你之后在任务中见识到琉璃老师的火遁,你就知道,为什么她会说自己最不擅长的是幻术了。上忍说的不擅长,千万别当真。”

    即使当真了,也不能用下忍的眼界去判定。

    如果不明白这一点,会非常致命。

    “好了,别想那么多,这是琉璃老师留下来的赞助费,我们一起去吃烤肉吧。”

    玄间安慰了凯一句,随后手里变魔术般出现了一叠厚厚的纸币,是琉璃留给他们去吃烤肉的钱。

    一听到可以去吃烤肉,凯的嘴角也差点留下了口水。

    “别看琉璃老师表面很冷酷,其实对我们这些下属非常照顾。而且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任务。”

    玄间一马当先的在前面领路。

    凯和惠比寿在后面快步跟上。

    烤肉!烤肉!

    烤肉!烤肉!

    ——宇智波族地。

    地下实验室中,正在用本生灯、试剂管做实验的白石,察觉到身后有动静发出,便转过了头。

    “你今天不是去和新成员见面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出现在那里的女性,一头黑色长发,正是琉璃。

    “回这里拿一些医疗用品。”

    琉璃熟练的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翻找医疗用具。

    白石放下手里的工作,转过头看着琉璃的背面,对她问道:“对了,琉璃,你要不要亲自试验一下吗?”

    “试验?试验什么?”

    对于这种话有点不能理解,琉璃停下手中的动作,对此感到疑惑。

    “仙术。”

    白石笑了笑,话语简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