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一百零二章 风雷
    5月上旬。

    微风徐徐吹拂,温热的光芒从天空洒落,照入茂密的林间。

    虫男用手挡住了阳光,眯着眼睛。

    很快,他察觉到身旁有异动,一名男人从土里冒出头来,紧接着整个身体脱离地面,他脸色微白,气喘吁吁。

    看上去样子非常疲累,身上也有战斗的痕迹。

    虫男看向他问道:“怎么,遇到麻烦了吗?”

    对方回答:“是啊,没想到草隐村里有高明的感知忍者,差一点就陷入包围之中了。”

    他是队伍里的土男,擅长土遁潜伏秘术,一般的感知忍术无法检测他的存在,所以一直是虫男小队里的侦查人员。

    但是这次他准备在草隐村里探查漩涡一族遗民的关押地点,却被草隐村的感知型忍者察觉到了。

    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草隐村再怎么说也是个正规忍村,里面有一些特殊能力者也不奇怪。那么,那些漩涡一族遗民在草隐村的哪个位置,查探清楚了吗?”

    距离得知部分漩涡一族遗民关押在草隐村内部,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一个月时间。

    这一个月里面,他们一直都在秘密派遣人员在草之国境内做着安排,例如确定进攻和撤退路线,沿途设置陷阱,在撤退上可以拖延草隐忍者的步伐。

    另一方面,他们也派遣擅长潜入领域的组织人员,向草隐村内进发,确定草隐村的布局,最重要的是确认漩涡一族遗民关押在什么地方。

    这一点尤为重要。

    “大概位置确定了。但如果继续深入调查下去,我感觉自己会回不来。”

    不愧是忍者村,和以前他们对付过的流浪忍者,等级和手段完全不同。

    光是草隐村就已经如此难啃了,足够他们吃一壶,五大国的忍者村展现出真正的实力,又会是何等恐怖的姿态,还真是难以想象。

    在这种等级的军事力量面前,一般的阴谋诡计毫无用处。

    会被忍者组成的部队从正面碾压致死。

    “也就是说,他们的确被关押在草隐村内部是吗?”

    虫男问道。

    “是这样没错。”

    “既然确定了这一点,那么事情就好办了。现在进攻和撤退路线,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安排妥当。只要把漩涡一族遗民从草隐村内部带出来,就大功告成。”

    “如果是那么容易的事就好了。”

    土男皱着眉头,看向远处的草隐村,隐隐约约可以看清那个村子的巨大建筑轮廓。

    “所以大战略上,我们这次可以声东击西。”

    “声东击西?”

    土男不太明白虫男的话语。

    虫男从怀中取出一份草之国地图,在地上摊放开来,指着草之国的一个地方说道:“这里是草隐村的位置,这是我们进攻草隐村的路线,而撤退路线有三条,沿途早已埋伏好陷阱,如果他们追击,可以用陷阱拦截。而行动中最关键的声东击西……在这里。”

    虫男指着草隐村不远处的一个地点,那里隐隐约约标注着一个城堡的图案。

    “这里是……”

    “鬼灯城。各国委托草隐村建立起来,关押犯下重罪的忍者监狱,四面被内海包围的小岛上,便是鬼灯城所在。看守鬼灯城的监狱长是草隐村的上忍,接下来需要佯攻这里,对草隐村抛出我们要大举进攻鬼灯城的信号,为了让鬼灯城内的重犯忍者万无一失,也为了不被各国追责,草隐村必定会派遣人手对这里进行支援。”

    “原来如此,分散草隐村内部的兵力,的确是个好办法。什么时候进行?”

    “明天晚上,因为集结袭击人手,需要一些时间。”

    ◎

    次日,晚上九点。

    在草隐村不远处的内海孤岛上,隐约可以从薄雾中看到巨大城塞的黑影,而那座巨大城塞,便是各国委托草隐村建立起来的监狱——鬼灯城。

    各国忍者一旦违反了规则,犯下滔天罪恶,便会被委托送入这里看押。

    据说鬼灯城成立至今,能够从中逃出去的犯人寥寥无几,坐镇鬼灯城的看守长是草隐村上忍,会使用一种叫做‘火遁·天牢’的忍术,并且种在罪犯身上,会让里面的罪犯在术式解除之前,永远都无法离开鬼灯城。

    这里可以说是草隐村赖以生存的核心部门,草隐村可以在各国之间左右逢源,与鬼灯城的建立也脱离不了关系。

    否则,以其墙头草的品性,早已在五大忍村的战争中,被践踏殆尽。

    在这个忍界中,任何国家都无法抵抗五大国的忍者力量,会被他们强大无比的兵锋震慑。

    也因此,如果进攻了这里,就可以成功吸引草隐村的注意力,他们为了让各国忍村满意,绝对不容许这里有任何损失。

    一群人穿着黑色大衣,依靠船只靠近内海的小岛,鬼灯城近在眼前。

    这里看守人员的行动模式,还有换班时间,都提前让人过来踩点,所以一路上很是顺利的潜入这里。

    打开地图,上面是鬼灯城的平面图。

    “罪犯们的牢房在这里位置,也就是a地点,入口是b和c,进攻路线有两条,一路上不要恋战,尽量引起骚乱。到达a地点,装作杀人灭口的样子,进行无差别攻击,之后从d地点撤退,那里靠岸的地方有接应人手。”

    “是。”

    “拿好东西之后,立即行动吧。”

    领头人拿出一个木盒子,里面整齐叠放着大量起爆符。

    分配好起爆符之后,八人自动分成两组,朝着之前指定的b和c地点汇聚。

    到达b地点的四人小组,其中一人拿出一个怀表,上面显示的时间为九点三十分。

    “到时间了,进攻。”

    没有言语,每一人拿出准备好的苦无,在苦无上面,系着一连串的起爆符,有五张之多,对着前方的高墙投射出去。

    苦无刺入城墙的石块中,起爆符燃烧,在那一瞬间,城墙上骤然发出闪光和轰响,爆炸开来了。

    与此同时,另一处被定为c地点的位置,也同样响起爆炸声。

    下一刻,鬼灯城内部的警报系统启动,看守人员立马组织起来,朝着出事地点进发。

    然而袭击者们早已越过变得破碎的城墙,四处投掷苦无。

    每一支苦无上都系着五张起爆符,爆炸的威力非常可怕,如果与人的身体接触,立马会被炸得血肉横飞。

    各处连续不断响起了爆炸声,四周到处都是因为爆炸而倒塌的建筑物,在路上掀起了狂暴的粉尘,更是加剧了鬼灯城内的混乱。

    “非常事态警报,第二等级!”

    “非常事态警报,第二等级!”

    “非常事态警报,第二等级!”

    这句通报声一连响了三遍,喊话的人脸面上神色焦急,用惊怒无比的眼神,瞪着爆炸起来的建筑物。

    就在这时,两支苦无射向一座巨大而尖细的建筑物,轰轰爆炸开来,这个建筑物从中间开始倒塌,砸在地面上,立马引起大地震动,有几个倒霉的看守人员,还被压在了下面。

    “火遁·豪火球之术!”

    袭击者穿着一身黑色大衣,双手结印,从吐出喷射出巨大火球。

    从正面冲来的是十多名鬼灯城的看守人员,看到火球砸来,立马分散开来,同时对准袭击者发射苦无。

    在爆炸掀起来的灰尘之中,金属武器的碰撞声,忍术和忍术对撞轰炸,混乱一直都在持续。

    “拦住他们,这些人的目的是城里的罪犯!不要让这些人得逞!”

    被起爆符震飞出去的看守人员,吐出血也在大声嘶吼起来。

    然而无论如何嚎叫,袭击者们并不会和这些人交战,只需要不断制作混乱,就可以牵制住这里本就不多的人手。

    而且这里距离罪犯们的关押地点非常接近了。

    他们还要分心去保护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罪犯,无疑更是加大了工作难度。

    起爆闪光掠过,建筑物不断发出哀鸣,在巨响中崩溃,还有一些人的惨叫声。

    袭击者把人,两小组的人员顺利抵达牢房地区。

    苦无与起爆符相连,朝着各处的牢房建筑物抛射。

    转瞬之间牢房被破坏殆尽,各处燃起熊熊火焰。

    八人在牢房区域中像是无头苍蝇般乱转,做出想要把某个囚犯找出来的样子,让那些看守者们看到。

    让他们错认为是来救出某个囚犯的。

    “走!”

    见时机差不多了,继续待下去毫无意义,八人一边撤退,一边继续抛射带有起爆符的苦无,如天女散花,无差别对着这片地区进行轰炸,引起骚乱。

    没有犹豫和迟疑,八人形成一条战线,以起爆符来进行开路,让拥有血肉之躯的看守人员们无法靠近。

    又要救火,又要救治那些受伤的囚犯,以鬼灯城的人手,早已经捉襟见肘了。

    等到把火扑灭,把囚犯们送入医务室救治,再去追击那些袭击者们时,对方已经乘着船,远离了鬼灯城所在的小岛,自己这边只能瞪着眼睛在岸边看着,留下一地狼藉的鬼灯城。

    “接下来,只需要看草隐村那边的反应了。”

    船上,已离开鬼灯城区域的袭击者中一人说道。

    这次袭击鬼灯城,总共耗时不超过十分钟,而引起的骚乱规模,破坏的建筑物,绝对是非常可观的。

    所以,草隐村那边接下来一定会有大动作。

    ◎

    如虫男等人所料,草隐村那边获知了鬼灯城被袭击,大量建筑物倒塌的消息,立马派遣了上百名忍者朝着鬼灯城进发,因为根据推测,那些袭击者们很可能没有找到他们要救出的某个囚犯,大概率还会有第二次袭击。

    这上百名忍者只是第一波,后面还有更多的草隐忍者陆续朝着鬼灯城进发,把那里包围成一个封闭起来的铁桶,让人无从下手。

    “看样子昨晚奇袭鬼灯城的计划成功了,有不少草隐忍者在早上前往了鬼灯城进行支援。”

    虫男满意的看着下面人传递过来的消息,笑了笑说道。

    “计划是成功了,但为此付出代价的是大量金钱。”

    土男苦笑一声,毕竟这次行动能够成功的原因在于那些起爆符。

    而起爆符是价格高昂的一次性爆破忍具,单张起爆符的威力,就不弱于一般火遁术的威力,而昨晚十分钟内投入进去的起爆符……那根本不是在战斗,而是在撒钱。

    鬼灯城内部的建筑物的确损失惨重,但他们这些损失的也同样不低。

    “没关系,目前组织能自由支配的资金还剩下不少。再说,钱不够了,不是还有琉璃大人在吗?”

    虫男这样说道。

    “说的也是。”

    土男想到了什么,认可下来。

    这么一想,昨晚那些起爆符撒出去,也就不怎么心疼了。

    组织的元老之一,可是一个忍界顶级富豪,对那位大人来说,这只是毛毛雨的程度。

    “诱饵已经抛下去了,下一个目标就是草隐村。”

    虫男站在山崖上,遥望着远方的草隐村,呢喃自语。

    ◎

    周末的傍晚。

    暗淡的夕阳光芒照射进树林之中。

    这里是一片空旷无人的训练场所,只有类似金属碰撞的响声可以听到,那是短刀和影刃展开的激烈战斗。

    相比一方已经在全力以赴战斗,无论是运刀的力量还是速度,都是保持在全力状态,眼神里透露出认真之色。而另一方则是全力以赴的陪他‘玩耍’罢了。

    因为这是一场实力上严重不对等的战斗。

    卡卡西握住白牙短刀,以严肃的表情看着前方至始至终都没有从原地离开的白石,在他的周围,是从影子里化出实体的漆黑影刃,围绕着白石的四周慢慢旋转。

    那是一种堪称‘绝对防御’型的影之领域。

    无论从哪个角度,用什么办法,都会被毫无纰漏的挡下,然后反弹回去。

    白石双手抱在胸前,以轻松无比的姿态站在那里,只是让影子里的影舞者动手,就对卡卡西形成了绝对的压制力。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影舞者的影刃速度和力量,即便是上忍,一个不小心也会在瞬间被绞杀致死。

    更何况,谁会想到他的影子里会有这种暗杀者存在呢?

    影舞者不需要睡眠,只要查克拉和自然能量充足,可以在任何时间内挡下针对白石的杀招,甚至可以反击。

    对于不熟悉他的人来说,白石所设置的陷阱,每一个都是一击必杀的绝杀领域。

    也是白石的得意之作。

    如今影舞者已经习练了试做型的仙人模式,影刃的速度和力量,以及坚硬程度,要比之前更要强大。

    此刻与卡卡西战斗的影刃,还只是用查克拉催发出来的影刃。

    若是用仙术查克拉催发影刃,估计白牙短刀会在第一时间被粉碎吧。

    不过卡卡西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卡卡西现在也只是七八岁的年纪,对他不能像成年人那样苛求许多。

    卡卡西成长速度最快的黄金年龄段还未到来。

    即使如此,白石对他能够在十二岁之前成为上忍这件事很有信心。

    好好培养的话,未来的成就恐怕还会在他的父亲——木叶白牙之上吧。

    卡卡西挥舞着白牙短刀,刀刃斩断大气,让偶然飘落在眼前的树叶整齐分成两半,刀刃上携带着锐利无比的气息,对准白石继续进攻。

    精准自不必说,白牙刀术最切合实在,力量和速度也是其优点之一。

    再配合神乎其技的瞬身术,才造就了木叶白牙的威名。

    越是简单的招数,应用起来就越是可怕。

    卡卡西呼吸沉稳,眼神冷静。

    而这也是白石给他的课题。

    一开始接受白石训练的时候,他心里还会有一丝紧张,但熟悉了和白石战斗后,这份紧张就化作了不断变强的动力。

    心中想的也不再是自己可以在白石手上支撑多久,而是在考虑如何才能突破影刃领域,攻击到白石本人。

    白石说过,就算是精通体术的上忍,也很难跟得上影刃的速度和力量。

    这也意味着,如果他的白牙短刀能够突破影刃领域,他便拥有了足以和上忍战斗的实力。

    这些日子,他施展白牙刀术的速度和力量,的确增强了许多。

    在白石的锻炼下,实力也在飞速成长,不断突破自身的极限,达到更高的境界。

    影刃可长可短,可以变化成任何形状的武器,在进攻的时候,注意这些影刃的变化,这也是在训练卡卡西在实战之中的瞬间判断力,以及他的神经反应能力。

    但凡事体术和刀术精通的忍者,神经反应能力一定是必须锻炼的基础技能。

    根据白石所知,目前忍界中拥有最强神经反应能力的忍者,应该是云隐村的三代雷影。

    拥有最强之矛以及最强之盾的忍者。

    在雷遁查克拉模式的刺激下,对方的神经反应能力,说不定已经达到了非人领域。

    “今天就到这里吧,卡卡西,你现在已经精疲力尽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卡卡西的体力逐渐支撑不住,气喘吁吁,站立的双腿,还有握刀的手臂都在轻轻颤抖着。

    很明显,他整体的精气神都下降到了不适合继续锻炼的程度。

    卡卡西没有勉强自己,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起来。

    “这些天你的成长很不错,照这个速度下去,很快就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白牙刀术训练了。”

    白石这般说道。

    “可是,我还是无法碰到你的身体。”

    卡卡西有些勉强自己。

    “不要心急这方面的事情,一个人身体是有承受极限的,对你来说,现在是打基础的阶段,而不是渴求强大力量的时候。只有基础牢固了,你的上限才会拔高。”

    “是这样吗?”

    卡卡西握住拿着手里的白牙短刀看了一眼。

    “而且,你的刀术暂时到达你这个年龄所能接受的极限了,再继续突破,没有那个必要,你的身体也支撑不住。接下来,要学习的是查克拉的性质变化。你的查克拉属性是什么?”

    白石问道。

    “雷和土。”

    “双属性吗?而且其中一种还是最具有突刺性质的雷遁,说不定你比朔茂老师,更适合运用刀术。”

    雷遁在遁术之中,是最具速度的类型,也是最适合与体术搭配的遁术。

    “这样吧,土遁暂且不用理会。接下来,我会教你掌握雷属性查克拉性质变化的技巧,与你的体术与刀术完美配合起来。这样一来,你上升上忍这条道路,就没有所谓的瓶颈这回事了。距离你的目标,也会更近一步。”

    说到这里,白石看了一眼卡卡西。

    卡卡西低下头,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白牙短刀。

    “距离那个‘目标’,的确是更进了一步……”

    ◎

    与卡卡西分别后,白石向着宇智波族地返回。

    接着朝地下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卡卡西的培养问题,暂时不需要担心什么。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是要把草隐村内关押的漩涡一族遗民带回鬼之国。

    “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应该差不多时候出来了吧……”

    白石一边沿着阶梯向下走,一边自语起来。

    在地下实验室的角落中,那里安置着两座大型的落地式玻璃圆柱装置,那便是用来培育自己‘分身’的培养仪器。

    这次创造的分身是两个。

    由于填装仙术系统很麻烦,而且也需要他们本身的身体强度,能够驾驭住强大的仙术。所以,这次分身的造成时间,远比土将军和影舞者的创作周期更长。

    虽然现在土将军和影舞者也重新填装了仙术系统,性能上再次进行突破,但以初生形态来说,这次新诞生的两个分身,性能上无疑更加优秀。

    “可惜,我并不会传说之中造化万物的阴阳遁,否则的话,应该会更快完成……”

    虽说创作分身时,加入了阴阳属性的查克拉,分别用了阴遁和阳遁,但白石明白,自己这不是阴阳遁的应用。

    因为阴遁和阳遁是分立的个体,阴阳遁则是一个完整的统称,可以无形造物,并且给予生命力和灵魂。

    正因为做不到阴阳遁那种创生万物的水平,白石才利用了一些小聪明来补足不全。

    用自然能量当做生命能源,自己的灵魂碎片充当分身的灵魂。

    阴遁和阳遁的工作主要是借助材料进行塑形,形成可以容纳自然能量和自己灵魂碎片的器皿。

    不过,白石还未听说过现今忍界之中,有谁会使用阴阳遁,很可能早已经失传了吧。

    这种秘术,白石还是从宇智波一族的典籍上,看到了只言片语。

    暂时不去向阴阳遁的事情,白石来到两个培养装置面前,透过玻璃看向里面的分身造物。

    他影子里开始凸起实体,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破壳而出一般。

    打算形成实体的影刃时,白石则是低头对影子里的影舞者说道:“不用担心,这是你的妹妹与弟弟。”

    在影子里的影舞者听到后,这才停下,把实体生成的影刃拖回影子里面,悄无声息。

    白石看到影舞者安静下来,这才安心下来。

    转过头重新看向培养装置,在里面两个具备实际形体的分身这时已经睁开眼睛。

    其中一具分身,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冷冰冰的机械,按照既定的程序在运行。

    无形的波动从那无机质眼睛里扩张开来,实验室里卷起了微风,吹动旁边试验台上的书页。

    砰。

    两个玻璃装置同时炸裂。

    充斥自然能量的溶液喷溅的到处都是,地面湿漉漉一片。

    白石早在玻璃装置炸裂的那一瞬间,就向后退了几步,避免被溶液溅射到身上。

    他看着前方。

    两道人影从碎裂的培养装置中跳出。

    其中一道人影身躯挺立驻足在满是溶液打湿的地面上,但仔细看的话,她的双足并未与地面接触,而是与地面有一个悬浮间隔,整个人其实是漂浮着的。

    她一头漆黑长发倾洒而下,发丝柔滑而细腻。

    修长呈现完美比例的躯体上,穿着一件上白下红的传统巫女服装。

    露在白色袖口外面的双手洁白如玉,自然垂落。

    如工艺品般的美丽容颜,年龄大约在十六岁上下,看上去比影舞者年长一些。

    她的眼睛里,有一层层类似圆圈的状物向外扩散着。

    这是一对外层是青碧色与内层是深紫色融合起来,具有摄人心魄之力的无机质瞳孔。

    怎么说呢,虽然有在呼吸,但给人的整体印象,像是没有生命的冰冷尸体,或者说是没有情感的机器。

    在她穿着雪白衣料的纤细肩膀上,悄然立着一只似猫非猫、似兽非兽的四足幼兽。

    这只四足幼兽浑体漆黑,头上有一个螺旋独角,眼眸湛蓝色,在漆黑的表皮上,闪动着蓝色电光,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它安静趴伏在巫女少女的肩膀上,与巫女少女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个体。

    白石先是在巫女肩膀上的四足幼兽身上扫了一眼,随后把视线落在少女巫女身上,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欢迎你们的出生,雷鸣丸,还有……天羽女。虽然很抱歉,但现在有个任务,希望你们两个辛苦跑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纵意人生秦浩〕〔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我真没针对法爷〕〔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求婚〕〔赘婿当道〕〔重生长白山下〕〔万千世界许愿系统〕〔神国之上〕〔泛人类联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