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破法之眼〕〔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林阳〕〔从我的团长开始抗〕〔重生狂妻A爆了!〕〔重生开始当首富〕〔叶新〕〔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我有一盏不省油的〕〔希腊的罗马之路〕〔战神王爷乖乖受宠〕〔重生长白山下〕〔史上最强炼气期〕〔猛虎教师〕〔天地龙魂〕〔极品暧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一百零七章 宇智波四方(二)&最后的祭典(高能)
    女仆准备好茶水之后就下去了,客厅里只剩下了白石与宇智波四方,以及那名宇智波上忍护卫三人。

    宇智波四方用完茶水之后,在客厅里环视了一圈,随后说道:“这里和过去还是没什么明显的变化啊,从小的时候开始,琉璃就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孩子。怎么样,和她相处,有时候很难办吧?”

    他脸上亲切的笑着。

    “我到没有觉得特别难以相处。”

    白石说完后,暗暗观察着宇智波四方。

    穿着已退潮流但做工精细的黑色和服,满头的白发,皱纹明显且脸庞消瘦,颔下蓄有胡须。

    体型应该算是比较瘦小的类型,身体也有些佝偻,但给人的不是满身疮痍,而是威严凛然的气势。

    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忍者。

    即使现在退休了,那股属于精英忍者的威严气度,在这种年纪愈加沉淀,显得不凡。

    “四方长老来找琉璃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主要是很久没有出来逛逛了,今天恰巧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

    四方长老态度随意的说。

    白石因为不了解这位四方长老,所以并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来这里随意逛逛。

    只是这个理由颇为合理,让人看不出破绽。

    不过他以前听琉璃说过,这位四方长老是宇智波一族激进派领袖,在宇智波一族中的地位,还要在族长之上。

    据说他曾经是那位宇智波斑的追随者,自从二代火影千手扉间去世后,以三代火影为首脑的火影一系,对这位老人的能力也忌惮非常。

    虽然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曾经雄风赳赳,现在退居二线,不问世事的隐居老人罢了。

    对于四方长老那闲聊一般的问题,白石只是一一照答,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琉璃的授业恩师,不能轻易怠慢。

    “你们有考虑过结婚这件事吗?”

    四方长老突然问道,好像也只是和刚才一样,只是很随意的交谈。

    “啊?”

    白石愣了一下。

    这种问题倒不是令他吃惊,而是陡然提出这种事情,让他有种很怪异的感觉。

    “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在我们那个年代,只要双方看上眼,基本第一年、第二年就结婚了。”

    四方长老似乎在抱怨着。

    白石尴尬笑了笑。

    “你们两个过完这个年,就是十八岁的大人了,是时候考虑结婚的事情了。忍者是高度危险的职业,什么时候死掉都不足为奇,还是早一点留下后代比较好。”

    四方长老这样低声碎碎念着,与寻常急着抱孙子的老人没什么两样。

    这种话好像在诅咒别人死一样,真不吉利。白石心里吐槽了一句。

    但由于对方是长辈,白石也只能在心里抱怨。

    “那个,我会和琉璃认真考虑一下的。”

    四方长老这才满意笑了起来,继续喝着茶水。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这么快吗?不如留下来吃一顿晚饭吧?”

    白石跟着四方长老站起来,挽留他在这里吃顿晚饭。

    “不用这么麻烦。我本来也只是想要出来散散步,看看现在的村子,和以前有没有什么不同。人老了,对以前的事情就变得执着起来。”

    白石只能点头称是。

    在这位四方长老面前,即便是三代火影也要自称晚辈,更遑论白石这种新生代忍者了。

    只是一想到这么年龄还要为宇智波一族的事情操心,还担任着宇智波激进派的领袖,这位四方长老未必如表面上这样孱弱,至少年轻时的野心在心中还未消灭。

    让白石在门口留步,四方长老带着身旁的宇智波上忍护卫继续朝着前方行走,没有按原路返回,真的是出来散步的?

    白石站在门口思考,实在是弄不明白这位四方长老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反正和自己无关就行了,没必要执着这种事。

    “真的要这么做吗?四方长老?”

    在继续前进的道路上,在四方长老身旁的上忍护卫忍不住问了一句。

    “离火,这是现在宇智波一族唯一的出路。”

    四方长老脸上的亲切笑容消失,变得无比深邃淡漠。

    “要是被琉璃知道的话,您会死的。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您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为了更加年轻,更加旺盛的宇智波火焰,我这把老骨头在这个年纪还有作用,不是该觉得庆幸吗?”

    护卫上忍宇智波离火叹息一声。

    是啊,身为琉璃的授业恩师,四方长老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的性格。

    对方是明白这一点之后,才做出这种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一族的决定。

    “现在的宇智波一族就如走在这条道路上的我。千手扉间把我们一族逼迫到只能走这一条道路了。”

    垂垂老矣的老人,走在一条被夜色隆重的道路上,看不见光明。

    “可是三代火影他正在努力修复村子与我们一族的关系。”

    离火脸上有些不忍。

    这个年纪的四方长老,本该安享晚年,而不是继续在政治场上搏斗,牺牲自己的生命,来照亮一族的前路。

    “一丘之貉罢了。猿飞日斩这个小鬼,不是在想办法,就是在想办法解决的过程中,永远都不可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迟早有一天,宇智波会毁在他‘想办法’这种犹豫不决的政治立场上。既为火影,却无影的果断与担当,比起千手扉间来差远了。”

    四方长老冷冷一哼。

    离火默然。

    他想到了根部与琉璃几年前发生的那起冲突事件。

    又想到了在更早之前的很多事情。

    每一次火影都在维持平衡,但有些涉及到村子原则的事情,明显是不能纵容的,也要进行平衡。

    如四方长老所言,可以相信火影猿飞日斩对木叶的忠诚,对于整个村子的热爱,但不可以相信他的执政能力。

    根部可以说是在他的纵容与犹豫下,诞生出来的黑暗。

    “宇智波的前路只能够自救,不要把一族的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宇智波的男人与女人,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战场上。走吧,离火。”

    ◎

    晚,七点十分。

    “回来了吗?外面执行任务辛苦了,快点过来吃饭吧,再不吃要冷了。”

    在餐桌那里,白石已经摆好了碗筷,等琉璃过来一起享用晚餐。

    琉璃没说什么,只是照常坐在餐桌上,和白石一起吃着晚餐。

    “今天任务怎么样?”

    “很平常的c级任务,等明年我会带那三个小鬼去参加中忍考试,只要通过了,就可以去执行a级任务。c级任务根本找不到什么值得开心的乐子。”

    白石听到琉璃这样说,只能为琉璃小队里三个下忍表示默哀。

    c级与d级任务不会涉及到忍者战斗,但是从b级任务开始,任务难度就会呈现质变的难度提升,会遇到忍者之间的战斗。

    而a级任务,则会遭遇上忍级的敌人,稍有不慎就会失败,还会导致全军覆没。

    中忍的确有资格接取b级与a级任务了。

    一般来说,队员刚成为中忍的上忍小队,队长也会谨慎选择b级任务,积累经验,再去执行a级任务。

    但白石想以琉璃的性子,等队里的三个下忍成为中忍后,估计会直接选择从a级任务开始积累经验吧。

    比起带领下忍,琉璃更喜欢给自己找乐子。

    a级任务的确比b级与c级任务有趣多了,虽然对新晋中忍来说,可能会随时丧命。

    再差的上忍,也能对中忍进行碾压式的战斗。

    忍者每一个等级差距都非常大。

    “对了,今天四方长老来找你了,你没在家,他在这里喝了一杯茶就走了。”

    白石想到了什么,把傍晚时四方长老拜访这里的事情说给琉璃听。

    “四方长老?”

    琉璃吃饭的动作一顿,紧接着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不开心吗?我记得他曾经教过你忍者的各种战斗技巧,你很尊敬他吧?”

    “一个行将就木的腐朽老头子罢了。”

    琉璃冷哼一声。

    “这话可真是失礼。”

    “他来这里,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很过分的话?”

    琉璃眼中露出不满之色。

    现在宇智波一族中担任族里要职的,都是激进派的忍者,而宇智波四方正是宇智波激进派的领袖。

    在她眼里,激进派那些人的脑子都有问题。

    他们对于村子的权力无比热衷,仿佛认为只有成为火影,才是唯一拯救宇智波一族的道路。

    沉醉于过去的荣耀,可以说是集武力与傲慢一身,唯独没有脑子的愚蠢家伙们。

    琉璃虽然没有明确与他们划分开界限,但也知道自己无法融入那样的氛围中。

    自己的力量主意思维,与那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就连四方长老,她也很久没去见了。

    即便四方长老手中掌握着万花筒写轮眼开启的方法,她也不想去见令自己产生不满的人,到火影那里,更是公事公办,不想过多接触,排斥与不满摆明了写在脸上。

    而且修炼了仙人模式,万花筒写轮眼怎么样,需不需要,也不是那么热衷于这种传说中的瞳术。

    更重要的是,修炼了仙术之后,琉璃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多时候都可以平静下来,用冷静的思维来思考问题。

    当然,也有没办法冷静的时刻。

    想到这里,琉璃用不快的眼神瞪着白石,狠狠吃了两口饭。

    白石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又在哪里惹她生气了?

    难道是因为前两天拥抱的时候,少吻了三十秒?

    要不今天晚上补上?

    “怎么会,他只是过来看看而已,我觉得他是个挺和善的老人。”

    白石实话实说。

    听绫音说,日向一族的族老都很古板刻薄,总是规矩规矩什么的,让她感觉到很是厌烦,但脸上始终要保持笑脸。

    而这么一对比,白石发觉那位四方长老,虽然在宇智波一族身居要职,但性格很好,对自己和琉璃的事情也没有反对,反而比较赞同。

    多么开明的长老。

    “别被他和善的外表骗了,他在政治上的手腕,比三代目更加可怕。到现在,我都没办法看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又在密谋什么事情。总之,你小心一点。”

    琉璃表情严肃。

    “没这么可怕吧?”

    “他是上一秒能跟你谈笑风生,下一秒就能笑着把你处理掉的强硬派,是个冷血到极致的老家伙。家族里有用和没用的东西,在他心里早已经有了决断。”

    白石听到琉璃这么评价那位和善亲切的四方长老,稍微有点意外。

    “早年有不少宇智波族人反对他成为激进派的领袖,然而没过几年,宇智波一族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声音了。那些投出反对意见,针对他的族人,现在一个都不剩下了,不是在任务中死了,就是神秘失踪了。在宇智波一族中,他是火影一系最为忌惮的家伙。”

    “是吗?”

    知道琉璃不会夸大其词,这么看来,那位四方长老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老而不死是为贼……是这个意思吧。

    毕竟对方也是历经过战国时代,木叶建立时代,熬死了初代与二代火影,一直到现在三代火影执政,依然健在的老古董。

    称他为时代的见证者也不为过。

    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自己可是他们一族未来之星看上的男人,再怎么样,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吧?

    这么一想,白石就安心许多了。

    ◎

    12月份很快过去了,时间到了1月份。

    因为新年祭典的到来,木叶村内开始热闹起来。

    忍者们手上的任务工作停下,只有特殊职业的忍者们,还在岗位上加班。

    在国界线防守的木叶忍者,也有不少回到村子里过年。

    然而砂隐村那里还是风平浪静,没有一丝开启战争的觉悟。

    若非在紫苑花公司的订单上,有大量砂隐购买的药品物资,即使是现在,还在要求紫苑花公司加紧制造医疗用品,不只是药品,还有医用纱布、医用棉花、绷带等等,白石都怀疑砂隐村是不是已经放弃了进攻火之国的想法。

    难道说,砂隐村也想开开心心过个年,举办一次热热闹闹的新年祭典,然后在年后再开启战端?

    这么一想的话,那位三代风影阁下,好像还挺人性化的。

    又好比不想在大过年的时候见血吧,毕竟过年时候开战征兆不祥。

    在木叶新年祭典的夜晚。

    “怎么样?”

    换好和服的琉璃轻轻的转了一圈,将绝美的身姿展现给白石看。

    黑色媲美绸缎的长发在飞扬,淡蓝色的和服清新淡雅,上面印着些许好看,颜色很是新亮的纹饰,腰间月白色的绸带在背后系成一个蝴蝶结,更是增添了几分灵动,没有了平时的冷漠,眼神也温和了许多。

    “很美。”

    白石有些目眩的答道。

    似乎过年之后再离开木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要如何和琉璃解释,又选择在什么时候坦白……白石则更加头疼了。

    明明自己并非是犹豫不决的人,为什么会在这种关键时候掉链子呢?

    和琉璃牵着手,走出宇智波一族的族地。

    到了村子里的商业街那里,眼前俨然一幅人山人海的样子。

    比起村子这种称呼,白石更愿意用城镇两个字形容木叶村的大小。

    在烧烤摊那里买了一些烧烤,一边走路一边吃着,然而在大街上公然玩起了互相投食py。

    虽然有点羞耻与不好意思,但看到琉璃脸上脸红又有点幸福的样子,白石也就厚着脸皮了。

    “咳咳……”

    由于吃的太急,所以呛了一下。

    “笨蛋,你吃的太急了。”

    “抱歉,实在是太好吃了。”

    “那究竟是什么好吃?”

    琉璃抬头看向白石。

    以美丽热闹的祭典为背景,少女黑色的长发直垂腰际,像是温和的月光清雅,目光闪动了一下。

    “嗯……”

    这个问题还真是富有哲理,是食物好吃,还是未婚的少女好‘吃’?

    白石正要回答的时候,一个耳熟的声音介入了进来,并且很不客气带着点调侃的意思:

    “你们两个小鬼,在这种地方放闪光弹很好玩吗?”

    纲手穿着一身蓝色的和服,上面有淡黄色的花朵纹饰,有点大家闺秀的气质。

    而且身上有着能让无数勇士也会挣得头破血流的伟大胸襟。

    在她身旁跟着同样穿着小版和服的静音,正一脸好奇的盯着白石和琉璃。

    没想到白石前辈这么平平无奇的人,竟然会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真是小看他了。

    她心中是这样的想法。

    “纲手老师,还有静音,你们两个也在啊?”

    “这么热闹的祭典,不出来大喝一顿怎么对得起?”

    纲手豪爽的声音,直接破坏了她大家闺秀的气质。

    “这样吗?”

    这么开心的祭典还要喝得烂醉如泥?

    白石看到静音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就知道今晚她会有多辛苦了。

    “呦,纲手,你们在这里啊。”

    又有一道声音介入。

    三忍之一的自来也,褪去了忍者装,穿上便装的他,倒是挺有成熟的男人味的。

    虽然脸上的笑容还是吊儿郎当。

    并且眼睛一直若有若无的偷瞄着纲手的伟岸胸襟。

    色鬼。

    在他身旁还有肤色苍白,给人一种像蛇一般冷血感觉的男子。

    同为三忍的大蛇丸。

    今晚是三忍聚会吗?白石心中有趣的想着。

    不过既然有这两个人,他也就不用担心,纲手烂醉如此后,静音一个人辛苦把纲手送回家了。

    “是你啊,自来也。你不是说好要和水门一起过这个祭典的吗?”

    纲手问道。

    “别说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水门和玖辛奈在一起,我过去当电灯泡只会让他们尴尬。”

    自来也无奈笑了笑。

    “你这个白痴还有考虑别人心情的时候吗?”

    纲手嘴上不饶人。

    “怎么样,今晚去喝一杯吗?大蛇丸也一起哦,我们也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吧?”

    自来也没在意纲手冷嘲热讽的态度,而是邀请纲手一起过去喝酒。

    “别拉上我一起。”

    大蛇丸头疼的皱了皱眉,每次聚会这两个人最是能喝,而且不顾别人的苦恼,喝到走不动路为止。

    人品差,酒品更差。

    “有什么关系吗?跟团藏那个家伙后面干,你最近对我越来越冷淡了,现在正是重温友情的时候。”

    自来也勾着大蛇丸的肩膀,嘻嘻哈哈笑着。

    “笨蛋。”

    大蛇丸哼了一声,脸朝着别处扭过去。

    “一个人喝三个人喝都没有关系……唔,对了,白石小子,能拜托你一个忙吗?”

    纲手看向白石。

    “忙?什么忙?”

    “我们三个去喝酒,静音就拜托你照顾了。”

    纲手把不知所措的静音推了出来。

    白石正要说什么,纲手已经和自来也与大蛇丸在街道上渐行渐远,只能看到她挥手拜托的动作。

    “那么,就劳烦你了。”

    “……”

    不给他拒绝的借口。

    白石苦恼的抓了抓头。

    可恶,这样一来,就没办法和琉璃偷偷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了。

    纲手老师,你这恶魔!你根本不是救苦救难的医疗忍者!

    “那个,白石前辈,琉璃前辈,我就麻烦你们了。放心,我不会给你们添乱的。”

    静音走过来态度温顺的鞠了一躬。

    “怎么能说麻烦呢?其实我觉得人多反而热闹一点。”

    白石继续挠头笑了笑。

    “虚伪。”

    琉璃冷不丁插了一句。

    朝着一家服装店里走去了。

    白石则对静音说道:“静音,你先自己一个人玩怎么样?过一会儿我再来接你。”

    静音想了想,也知道自己跟着白石和琉璃两人,只能当电灯泡,不但对方尴尬,自己也会很尴尬,虽然点了点头。

    “那我就在那里吃点东西好了。”

    静音指着不远处白石和琉璃刚去过的烧烤店。

    “好。那就拜托你了,等我和琉璃买完东西,就过来接你。”

    白石从钱包里拿出钱,放到静音手里,让她痛痛快快去吃一顿好的。

    ◎

    可恶!可恶!

    明明是在木叶的最后一个祭典,我却不能和白石君一起亲亲我我!

    这是日向绫音心中的想法。

    虽然身上穿着的是白石送给她的和服,但这依然无法满足和填充她空洞般的身体。

    她面前摆着一大堆东西,例如章鱼烧,烤肉串,炒面,一口一个朝着嘴里塞去,以此来宣泄心中的不满。

    “老板,再来五十串章鱼烧,十大碗叉烧拉面!快一点!”

    “好、好的,您稍等。”

    明明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却这么能吃呢?店主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在店里吃东西的少女,心中忐忑不安。

    这样下去,感觉他的小店要破产了啊。

    毕竟在店门口写上‘连续吃满三个小时就可以不用付钱’的标语,是他本人。

    为的是吸引人量,结果钓来了一只货真价实的大胃女王。

    现在对方已经连续吃了一个半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吃,手口根本停不下来。

    “虽然日足大人让我们可以尽兴一点,你也不用这样吃东西吧。”

    在一旁和绫音一起行动日向分家上忍日向冬间,看着绫音面前堆积如山的食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有点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确定了绫音的身份,他真怀疑绫音是秋道一族派入日向一族的间谍。

    不,就算是秋道一族,也很少有这么能吃的。

    “反正保护日足大人又不止我们这一组,冬间前辈不过来一起吃吗?”

    “不用了。我的任务是保护日足大人。”

    “哦。”

    本来也就是对他意思意思,绫音也没想让他坐下来一起吃,这一点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只是一想到今晚不能和白石一起度过在木叶的最后祭典,而且还会和琉璃一起做一些羞羞的事情,拥抱,接吻,然后……

    绫音心中再次化悲愤为食量,充满了黑暗般的情绪。

    颤抖吧,今晚所有举行大胃王免费试吃活动的木叶餐馆!

    见识一下日向一族的白眼力量!

    绫音一口咬了下去,啊呜……

    ◎

    人类真是喧嚣的生物。

    这是土将军心中的唯一想法。

    他只是没有言语能力,但并非智障。

    他把自己埋在土里,可以感觉到木叶此刻的喧嚣与吵杂。

    于是,因为这份喧嚣,他在土里自由游泳的动力都没有了。

    明明是如此吵杂的世界,自己明明也可以向更深处地底去,在那里游泳不会有声音进来,然而,自己为什么要向往这样的吵杂呢?

    黑乎乎的眼睛里冒出光芒,就这样呆呆在旮沓的角落里,默默注视着木叶的祭典。

    如果有一天,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参加这样的活动就好……

    小孩子从头顶奔跑了过去,顺便踩了一下他的头。

    “……”

    木叶的小鬼好讨厌。

    改天在他家里塞几张起爆符就会安静下来了吧。

    不过,今天没有任务,时间真是好闲啊。

    平时习惯了跑腿,现在突然之间清闲下来,土将军一下子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天羽女妹妹和雷鸣丸弟弟在鬼之国工作,影舞者妹妹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黏在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身旁撒娇。

    虽然自己只有三岁,但父亲大人说过,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是一个成熟的大人。

    所以自己不能撒娇,不能像弟弟妹妹们那样幼稚。

    热爱工作的男人,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即使是祭典,也要警惕起来,不能马虎大意。

    土将军兢兢业业工作。

    ◎

    祭典过了一半,白石就和琉璃提前回来了。

    在这里依旧能够感受到村子里的热闹祭典氛围,活动还在持续,应该会到半夜才结束。

    爆炸声在夜空中响起,那是无比绚烂的火光于空中绽放,描绘出色彩缤纷的美丽图案。

    “真是漂亮呢。”

    “是啊。”

    虽然零星的火花转瞬即逝,但是所有的零星火花汇聚在一起,会让人产生感动。

    就好比人类一样,一个人绽放的光芒终究有限,然而当所有人凝聚一起,所绽放出来的光亮,就会形成此刻夜空中的美丽。

    如果一个人的火花转瞬即逝,那么,十个人,百个人,一千个人,一万个人,更多人一起发出火花,那就是燎原的光亮。

    村子,国家,世界,都是这样组成的。

    白石看到的并不是烟火,而是人类对于生活的热爱与拼搏,他们都在拼尽全力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在有些寂静的院落里,白石和琉璃一起在这里观看夜空中不断绽放的烟花,虽然已经远离喧嚣,却也与木叶的人分享着这份喜悦与热闹。

    白石忍不住把琉璃拉到怀中,琉璃也乖巧脸红的倒在白石肩膀上,互相依偎,偷偷品味着属于他们两人的幸福。

    白石动作轻柔的梳理着琉璃如绢丝般的长发。

    逐渐的,周围的声音好像全部都消失了,即使烟花还在爆炸着,但是声音看不到了,眼里也只剩下了零碎的火光闪耀。

    只有彼此的心跳能够清晰听到。

    琉璃主动亲吻了上去。

    白石也搂住了她纤柔的腰肢,与她热烈的接吻。

    肌肤的滑嫩,柔软的躯体,好像是一团温暖的火一样。

    然后,猛地位置颠倒。

    “?”

    白石愣愣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少女,脸部通红。

    到这时,已经不需要去质疑什么,也不用去理解什么。

    来做吧。耳边传来这样轻细的呢喃声。

    明白一切的白石,解开琉璃腰间和服的绸带。

    在夜与烟花的映衬下,少女的身姿格外诱人。

    我们……

    一起沉沦下去吧。

    ◎

    在祭典的最后,热闹与喧嚣远去。

    “那个,小姑娘,我们店要打烊了,你还不走吗?”

    烧烤店的店主对坐在外面吹着冷风的静音喊道。

    静音仿佛没有听到烧烤店店主的喊话,只是呆呆的坐在冷风吹拂的街道上,看着前方。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白石前辈还没有来接我?

    不是说好了,跟琉璃前辈买完东西后,来接我的吗?

    白石前辈,你这个大骗子!

    我把这件事告诉纲手大人,你就等着去死吧,白石前辈!

    静音心中充满了委屈和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纵意人生秦浩〕〔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在斩妖司除魔三〕〔求婚〕〔封晏唐柒柒的〕〔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泛人类联盟〕〔穿梭在轮回乐园〕〔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真没针对法爷〕〔我家娘子不是妖〕〔我无敌强者被系统〕〔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余烬之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