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一百零八章 风影失踪
    年一换新,就好像许多事物都会发生某种改变一样。

    比如年龄上,肯定要比上一年要成熟。又比如男人……和女人的故事。

    早上起来的时候,白石感觉到鼻子有点痒,房间里多了几分冷意。

    他看向窗外,有什么轻细之物在外面的世界降落,原来是下起了小雪。

    虽然不是很想起床,但还是忍受着冰凉的气息,去把房间里面的暖炉开启,之后重新回到暖和的被窝里面。

    和昨晚一样,白石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穿过琉璃的腋下,轻抚着她。

    正在熟睡中的琉璃不太高兴的轻哼了一声,似乎不太喜欢被男人掌握,向猫咪一样蜷曲身体,抗议不满。

    琉璃应该还没有睡足,白石逗弄了她一阵就放弃了。

    不知道为何,只要这样拥抱住对方,自己的内心就会突然安静下来。

    任何存在心中的焦躁和胆怯都会随之退散一般。

    胸膛紧紧贴着琉璃的背部,双手紧紧按在她的胸口与小腹上。

    无论如何,都千万不能让怀抱中这具让自己感受到温暖的女人身体变凉。

    白石心中不止一次这样告诉过自己,随后与琉璃再度一起睡下。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白石发现琉璃已经离开了自己的怀抱,坐在枕头旁边。

    “下雪了啊。”

    “嗯,是的。”

    外面有风和雪轻拍事物的声音。

    琉璃身上穿着昨晚那件参加祭典的淡蓝色和服外衣,除此之外,她身上没有其余衣服。

    和服上也没有带子扣紧,只是很随意的披在身上,正对着白石的她,面前展露出来的是透露红晕的雪白肤色。

    觉得房间里的光线有点暗,琉璃走到阳台旁边,把那里的窗帘拉开,让外面的光可以照射进里面。

    在琉璃的视野中,窗外轻细的白雪被风卷着斜飘下落,像是白色的箭矢,穿过就消失了。

    外面是一片银白的世界。

    庭院里的树木与灯笼上也都被白雪覆盖。

    窗户的边缘有着冰结的露珠,但是房间里有供应的暖炉,使得外面的寒意在里面感受不到。

    白石呆呆望着这一切,北风,白雪,穿着单薄衣服的少女,一切的画面都是如此自然,梦幻到令人窒息的程度。

    构成了艺术家的画笔,也未必能够定格下来的极美风景。

    那是一种极致妖娆的魅惑。

    白石的内心蠢蠢欲动,冷不丁说了一句:“要喝点酒吗?”

    “很冷吧。”

    “刚喝到嘴里会有点,到了肚子里就很温暖了。”

    来到这个世界,白石很少沾酒。

    即使沾酒,也是浅尝即止的那种。

    但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酒兴正浓起来。

    琉璃没有答话,白石就当她同意了。

    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珍藏许久的美酒,拿出酒具。

    像是要诱惑白石似的,琉璃身上的衣服始终没有用带子扣住,也许她本人还未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对于男人来说,有多么的致命。

    两人碰杯畅饮着,心情很是开怀。

    暖炉让房间里的温度适中,更加增添了几分暖意融融的氛围。

    琉璃微醉的脸颊上,出现了一些红晕,眼睛里闪烁着火焰一般的光辉,透露出温柔之色。

    如白石所说,刚喝的时候还觉得有点凉,毕竟没有温过,但喝下去之后,那份暖意就有了。

    那之后,一切都水到渠成。

    ……

    ◎

    年假之后,一切的秩序都恢复正常了。

    闲散过年的忍者们纷纷开始新一年的工作。

    一月底是天气大寒的时候,在日历上,这是最冷的时候。

    雪一直没有停过。

    走进白雪纷呈的忍者学校中,今天算是今年年假之后的第一天上课时间。

    还未到办公室,就看到在走廊上伫立在那里的静音。

    “下午好,静音。”

    白石过去打了个招呼。

    “哼。”

    看到白石对自己打招呼,静音轻轻哼了一声,把脸撇到一旁,一副不想要搭理他的样子。

    白石尴尬笑了笑,也知道静音为什么会对自己这般生气,谁叫在年夜祭的那天晚上,自己完全忘记了她的存在,害她一直等到半夜才离开。

    对自己有很大的怨念也是正常的。

    “上次的事情真是抱歉,给,这是赔礼。”

    白石把提前准备好的礼物送到静音面前,那是一个精致的礼盒,里面存放着白石要送给静音的礼物。

    静音脸上这才好看了一些,不客气将这份赔礼收下。

    “如果你下次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可真的要生气了,白石前辈。”

    收完赔礼之后,静音的语气里还是带有不满之色。

    “哈哈,我会注意一点的。”

    白石挠着头笑着。

    如果真的有下一次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如果没有下一次,那么,不遵守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自己真是个天才。

    “纲手老师在里面吗?”

    “她马上过来。”

    “去哪里了?”

    “因为上一年年底的时候,村子不是和鬼之国的紫苑花公司商谈过一些合作吗?对方想要安排一些对医疗忍术感兴趣的学员,到我们木叶的忍者学校学习医疗忍术。”

    “可是,那不是四月份的事情吗?”

    这件事得到了纲手的允可,木叶高层那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

    毕竟鬼之国是中立国,并不参与忍界大战,而且双方的商业往来,气氛也比较融洽,紫苑花公司生产的药物与医疗用品,解决了不少木叶医院的压力。

    不过,决定让鬼之国的人来木叶学习医疗忍术,那应该是在四月份才开始。

    “提前做好准备罢了,反正学校里空置的教室有许多,纲手大人闲着没事就去找人布置了一下。”

    “看来纲手老师挺重视的啊。”

    白石有意无意的问道。

    “嗯,因为纲手大人说过,紫苑花交换给木叶的药物研究资料,对木叶有不小的好处,这是属于正常的回报。”

    静音回想了一下,回答白石这个问题。

    不多久,跟静音说的差不多,纲手从走廊的另一边来了。

    “今天也准时来了啊。”

    “毕竟是年假后的第一天。”

    “嗯,这样吗?我看看。”

    纲手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白石全身,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怎么了吗,纲手老师?”

    白石被她盯得有点不大自然,忍不住问道。

    “女人的味道。”

    纲手一脸肯定。

    “……”

    狗鼻子吗?白石心里吐槽了一句。

    因为在年假期间,他一直都和琉璃天天黏在一起,就连今天中午的时候,也是如此,激烈到如胶似漆的地步。

    而放开之后的年轻男女,自然没有那份成熟的定力,突然就……

    咳咳。

    “这种事没必要说出来吧。”

    “果然是年轻的小鬼呢。”纲手脸上露出揶揄的笑容,用肘部推了推白石的身体:“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这种事还有点远,因为琉璃的父母并不在家。”

    “是吗?那真是有点遗憾。”

    “纲手大人,白石前辈,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

    静音这是一脸懵懂的问道。

    “静音你到时候就明白了。”

    “哦。”

    静音想了想还是不明白,跟着纲手走进办公室,怀里还抱着白石送给她的赔罪礼物。

    “言归正传,鬼之国的派遣团,大约会在四月份来到木叶。为了维护两国的友谊,我已经向猿飞老师,推荐你作为第二个医疗忍者实验班的专职教师,有什么要求需要提的吗?”

    纲手坐在椅子上,脸色严肃起来。

    “很感谢纲手老师对我的信任,到时候给我安排一个助手就好了。”

    “这个没有问题,到时候让静音去帮你吧。”

    白石和静音都没有意见。

    “话说回来,你小子真是胆大啊,上次竟然让静音一个人坐在烤肉摊上,一直到半夜……”

    纲手这时想起了什么,脸上皮笑肉不笑起来。

    “我已经买贵重的东西作为赔礼了,只不过上次事情实在是有点突然……”

    白石不敢与纲手对视,解释的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

    “算了,反正你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这次就大方原谅你。不过,今天这节课你可以不用来了?”

    “诶?要解雇我吗?”

    白石一愣。

    “不是解雇,只是今天不用你上课。”

    “怎么回事?”

    白石不太理解。

    这根本不算是惩罚吧?说是奖励……也有点怪怪的。

    “我刚才来的时候,路上碰到了水门,他说有点事情找你谈谈,正在校门那里等你,你过去吧。”

    “水门?”

    白石更加诧异了。

    波风水门吗?他来找自己干什么?

    因为跟着纲手后面混业绩的缘故,白石与其余三忍都是有过照面的,彼此之间尽管都不熟,但也会打个招呼,算是认识了。

    作为与自己的同期入学学生,也是三忍之一自来也上忍的亲传弟子,白石与水门的关系还算是不错,偶尔碰到一起,也能融洽的交谈一番。

    只不过这些交谈,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杂谈,并不是关于什么高深见解的话题。

    “我也不知道他找你有什么事情,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的也是。”

    白石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今天或许还真的不能和纲手一起上课了。

    和纲手、静音告别之后,白石朝着忍者学校门口走去,果然在那里看到了正等待自己的水门。

    穿着木叶的上忍忍者装,黄色的头发如太阳般耀眼,笑容也很爽朗,是很多女性眼中的完美男人人设。

    与之相比,白石就觉得自己显得平平无奇了。

    水门几乎是与琉璃、绫音她们两个在同一时间成为上忍的,并且以百分之百任务完成率,几乎可以说是冠绝同代的忍者。

    就连很多前辈上忍,都对他表示赞赏,并不会因为他卓越的才能感到嫉妒。

    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可以最大程度凝聚人心的天生领袖一样。

    而十六岁才勉强当上中忍的白石,则要逊色许多。

    人们提到他的时候,也只是知道他有天才上忍女友而已。

    除此之外,好像医疗忍术还不错?

    在忍者学校比较混得开?

    仿佛就只有这些业绩可以谈论了。

    真是寒碜。

    看到白石向自己这边靠近,水门率先挥起了手,笑着打了个招呼。

    白石也同样对他打招呼,走过来说道:“纲手老师说你来找我的时候,还有点不相信呢,水门。”

    “主要是我有点重要的事情想要找你商谈,不然我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突然来找你了。”

    水门脸上歉意笑着。

    “没事,班级那里有纲手老师支撑着,我充其量只是个打下手的。那么,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你这种时候找我?”

    “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吧。”

    水门建议道。

    白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水门带着白石到学校旁边不远处的丸子店里,水门请客点了一些丸子,刚吃不久,水门就说起了正事:“我想要向你了解一下旗木卡卡西的事情。”

    “卡卡西?他怎么了?”

    白石脸上微动。

    水门看了看两边,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但还是很小心的压低声音说道:“一年多前,关于朔茂上忍的事情我很遗憾,或许朔茂上忍的确让村子损失了什么,但村民们被那种程度的流言进行引导,是我没想到的。”

    白石默然。

    “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证明什么。只是这件事终究是过去了,但是后续影响还未消除,旗木卡卡西就是受到后续影响最大的牺牲品。火影大人不久前给我更换了小队人员,在今年的毕业生毕业之际,除了有两名毕业生到我的麾下,旗木卡卡西也会是其中之一。”

    “水门,你是在担心什么吗?”

    白石问道。

    水门认真点了点头:“可能是受朔茂上忍的自杀影响,在那之后,很多人都说旗木卡卡西都变了一个人,就连我那里,也听到了很多对他不利的传言。我想,既然他很快要成为我的部下,我有责任去引导和保护他。”

    “原来是这样啊。你有这份心意我很感激。事实上,我和琉璃、绫音都拿卡卡西那个小子没辙,朔茂老师去世之后,他就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这样一意孤行下去,我真担心他的未来。”

    白石脸上叹息着。

    “是啊,所以我想向你打听一下卡卡西的具体情况,好对症下药。”

    “太抬举我了,卡卡西他从小就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我不知道我知道的这些情报对你究竟有没有用,如果能够能够帮到水门你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感激不尽。”

    水门诚恳道谢着。

    “不用这样,这是我分内之事。”

    白石笑着回应。

    大约半个小时后,从白石这里得到关于卡卡西的情报信息,随后交谈了一些其余的琐事,便付账离开了这里。

    白石坐在位置上,一边吃着丸子,一边目送水门离开的背影。

    和自己猜测的一样,三代火影那边,果然还是放不下卡卡西这样具有卓越天分的忍者。

    波风水门……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虽然与水门认识,但交涉并不深,只是听别人说,水门是个瞬身术与体术都非常强力的上忍。

    至于忍术方面,则是未听到有什么传言。

    也可能是因为保密主义吧。

    毕竟很多上忍的能力,都是会进行保密行动。

    一般来说,上忍也都不会把自己的底牌随意告诉别人,哪怕是同村的忍者。

    不过……只是瞬身术的话,以自己和影舞者的能力搭配,对付起来应该不难。

    ◎

    风之国,砂隐村。

    远在火之国的木叶举行了年夜祭,砂隐村在同一时刻,也举行了年夜祭。

    随着年假远去,砂隐忍者们也在持续复工之中,站到自己的岗位上工作。

    站在风影大楼的天台顶端,三代风影再次眺望着村子的全景,心中感慨万分。

    比起第二次忍界大战期间,砂隐村里此刻多出了很多重要建筑设施,新生代的忍者也越来越多,而且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培育出了诸多天才忍者。

    能使用砂金忍术的罗砂。

    拥有灼遁血迹现界的上忍叶仓。

    以及年纪虽小,但已经是砂隐村内一流傀儡师的赤砂之蝎。

    更有数不清的年轻优秀忍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千代与海老藏两位顾问,更是砂隐村初建时期的忍者,是作为风影的他,最为得力的助手。

    千代长老老辣的傀儡技术,为砂隐村培养了诸多操控傀儡的忍者,组成了现在令各国忌惮的傀儡部队。

    海老藏则是负责砂隐村的情报工作,他培养的间谍潜伏五大国的忍村,在很多忍村之中,都有他布置的耳目。

    虽然偶尔会与自己这位风影进行口角上的争逐,但在大事情上,都会力挺自己,为砂隐村的强大殚精竭虑。

    比如接下来将由他们砂隐引发的火之国进攻计划,便是自己与他们二位顾问商量,才完成了这一连套的方案。

    想到此,三代风影豪情顿生。

    现在是一月底,二月份将对火之国的木叶发起进攻,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侵占火之国边境。

    战争来临,不过是几天后的事情。

    砂隐崛起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风影大人。”

    砂隐的暗部忍者在后面出现,单膝跪下,向三代风影给予最高的敬意。

    这位是率领他们砂隐走向富强之路的风影,独一无二的英明领袖。

    “有什么事吗?”

    三代风影微微偏过头。

    “蝎有事情向您汇报。”

    “那小子啊,我记得他在边境线执行任务,难道边境那里有什么新情况发生吗?”

    三代风影自言自语了一下,便返回大楼,暗部忍者在后面紧紧跟随。

    ◎

    次日。

    “三代目失踪了!?”

    在摆放着巨大圆桌的会议室中,砂隐村的高层顾问千代大吼起来。

    负责与三代风影通讯的高层上忍,在失去与他们风影大人的联系后,立马紧急召开了这次会议。

    要知道,对木叶的战争迫在眉睫,然后,他们的首领风影大人失踪了!?

    这种滑稽可笑的事情,真实在他们砂隐村之中上演了。

    若非知道三代风影平时是一个严肃认真的人,他们都要以为这是他们风影跟他们开的一次玩笑。

    那名高层上忍冷静的回答道:“确实如此,很多上忍在早上,都没有在办公室那里看到风影大人。在会议之前,我秘密派人去寻找风影大人,也一无所获。风影大人他……切切实实从村子里失踪了。”

    很是沉重与令众人感到迷茫的消息。

    那可是一村之影,当时最强的五影之一。

    而且掌握着无比可怕的砂铁秘术,连一尾那样的怪物,都可以做到镇压,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就从村子里失踪了?

    忍界之中,会有这样可怕的忍者吗?

    毕竟,悄无声息越过砂隐村的防线,再与风影交战,没有丝毫声息的结束战斗,最后再悄无声息从砂隐村中退出……怎么都想象不出,忍界中有如此厉害的暗杀型忍者。

    “千代长老,海老藏长老,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进攻木叶的计划,要继续实行吗?”

    另一位高层上忍犹豫说道。

    千代脸色阴晴不定,默然不语,似乎在思考。

    海老藏看了一眼姐姐千代的脸色,便开口说道:“计划继续实行,不过这件事要进行保密,对那些上忍进行封口。另外,调遣一半的暗部,去追查三代目的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众位高层上忍沉声回应。

    但也有部分高层上忍眼中露出火热之意。

    三代目失踪,要是借着这次战争得到的功绩,第四代风影之位,岂不是唾手可得?

    把这些高层上忍心思全部看穿的海老藏,下达那个命令后,也是与姐姐千代一样,沉默下来,目送着这些高层上忍离开。

    “抱歉,姐姐,我好像擅自主张了。”

    海老藏道歉起来。

    利用外部矛盾,来转移内部矛盾,正是在他们的风影失踪之后,顾问海老藏果断做出来的决定。

    而这个外部矛盾,自然是木叶忍者村。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村子的内耗。

    千代摇了摇头,她明白弟弟海老藏的想法,叹息道:“算了,不管怎么样,进攻木叶的计划都不能改变。哪怕三代目失踪了也一样。与其让他们为了风影之位,在这里自相残杀,不如把他们的力量集中在战争上,至于第四代风影落在谁的手里,就让他们用木叶忍者的死亡数量来决定吧。”

    若是三代风影有预定自己的接班人就好了。

    可是,他们谁都没能料到,正值英年的三代风影,会在村子里神秘失踪。

    虽然他们心中仍存有一丝侥幸,但也知道,无故失踪这么久,一点讯息都返回不了的三代风影,现在已经凶多吉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