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一百一十二章 动乱之时
    “想不到在这种时候竟然会……”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披甲上阵,精英的暗部忍者们随行两侧,跟随日斩一同出发向事故的发生地点。

    前方火光冲天,那是供电基地被爆炸后产生的动静。

    以至于路过的街道上,路灯全部熄灭,只剩下那冲天的火光照耀着黑暗。

    飞行在暗幕下的天羽女,不断闪躲木叶忍者的攻击,以此来消耗他们的忍具,还有查克拉。

    围拢在这里的木叶忍者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气势高涨,与当初面对的草隐忍者截然不同。

    木叶忍者的实力和意志力都非常强大。

    灭火,战斗,掩护,让民众尽快转移到庇护所避难等工作,所有一切都井然有序,不显得慌乱。

    “火影大人!”

    看到日斩到来,木叶忍者们找到了主心骨。

    日斩抬头看向天空,天羽女和雷鸣丸的身影很轻易落在他眼里。

    “是之前袭击草隐村的神秘巫女和通灵生物吗?”

    日斩一下子认出了天羽女和雷鸣丸,是几个月前袭击草隐村的两个神秘家伙。

    “民众的撤退工作如何?”

    日斩问起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忍者在战斗之中死亡是无可避免的事情,从成为忍者的那一天开始,就应该有这种觉悟和意识。

    但无论如何,忍者之间的战斗,都不能把那些无辜的民众卷入进来。

    “火影大人,周围的民众已经安全朝着避难所那里前进了。”

    一名木叶上忍跳跃到日斩身旁,恭敬回答。

    “做得很好,现在专心迎战敌人吧。”

    “是!”

    雷鸣丸则是看了底下的三代目火影日斩一眼,在天羽女耳边说道:

    “姐姐,底下的那个家伙是三代目火影,必须和他保持一段安全距离才行,正面对上我们绝对没有胜算。我们就在这里等待时机——”

    猛地,雷鸣丸发觉自己身体直往下掉。

    不,不对,正确来说,是他和天羽女的身体都在朝下坠落。

    这种感觉仿佛身体被什么束缚住一样,无法动弹。

    雷鸣丸艰难转过头,看向底下的一名木叶忍者。

    对方结成印式,影子延伸出去,与它和天羽女映照在地面上的影子相融。

    “奈良一族的影子术吗,失策了……”

    木叶忍者看到这一幕,气势如虹冲来,在下面准备好术式,等待天羽女和雷鸣丸坠落,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那名奈良一族忍者也露出笑容。

    因为对方飞在天上,所以才不容易注意到自己照射在地面上的影子吧,虽然找起来比较费劲就是了。

    日斩看到这里,露出满意的笑容来,看来不需要自己出手,就可以结束战斗了。

    村子里有很多优秀的忍者啊。

    在天羽女肩膀上的雷鸣丸,漆黑的身躯上则开始缠绕着乌黑的气体,如同乌云一样,隐隐有电光在黑气中崩腾。

    似乎打算施展什么术。

    就在这时,一声兽吼响彻木叶,连带着大地都在狠狠颤抖。

    莫名的,所有木叶忍者身体感到一阵冷飕飕的寒意,打了一个冷颤。

    “糟糕!”

    奈良一族的忍者脸色一变,因为这一个失神,他的忍术有一瞬间中断查克拉供给。

    再准备重新供应查克拉,控制天羽女的身体时,发现天羽女已经利用那一瞬间的查克拉真空期,脱离了他掌控,朝别的方向飞往高空。

    “可恶,就差一点!”

    机会只有一次,下次再想要用同样的办法对付她,就没那么简单了,对方一定会小心应付他的影子之术。

    只是,刚才那道兽吼究竟是……

    不只是这名奈良一族的忍者感到疑惑,其余木叶忍者也都纷纷朝兽吼的声源位置看去。

    位于木叶的东北方向,靠近死亡森林地区。

    日斩直接脸色狂变,这股邪恶气息,还有查克拉带给人的沉重压迫感,是九尾无疑。

    日斩这才意识到,在这里的天羽女和雷鸣丸,只是为了吸引火力,把他们聚集到这里来的棋子。

    对方真正的目的是九尾!

    而且连九尾查克拉都泄露出来了,爆发出如此可怕的查克拉,玖辛奈身上的封印式一定出现了问题。

    不行,九尾绝对不能有失!

    日斩当机立断,当即留下一部分木叶忍者,在这里牵制住天羽女和雷鸣丸,自己则带着暗部,还有一部分木叶忍者,朝着九尾爆发的地点赶去。

    比起这些可以用资金弥补修建的设施,没了可以继续建造,可九尾一旦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和父亲大人说的一样,木叶忍者果然很麻烦,即便是占据天空也不能够放松警惕。但这样一来,我的仙术也可以顺利隐藏下来了,毕竟我可不想变成那个麻烦的姿态战斗啊……”

    雷鸣丸在天羽女肩膀上嘀咕了一句,身体上的黑气与闪电消失,用忌惮的眼神盯着底下的木叶忍者们。

    如果不是九尾突然爆发了一下查克拉,估计它就不得不用仙人模式下的状态战斗了。

    他们作为白石的分身,每一个人都被赋予了一个系统的能力。

    天羽女的属性是风,他的则是雷。

    但在所有诸多分身之中,他也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他的常态和仙术姿态的力量以及形态是完全不同的。

    他的完全体仙术状态过于强大,所以变回常态时,会非常困难。

    这也是他不喜欢以完全仙术状态战斗的缘故。

    一方面他现在难以控制那样的力量,一方面不想要把自己的能力尽早泄露出去。

    忍者的战斗,也是情报战。

    对于三代火影日斩的离开,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以他们两人的实力,面对这些木叶忍者已经非常勉强了,能够把三代火影吸引到这里,让他完全错开保护九尾人柱力的时机,便是他们两人的任务之一。

    如今这项任务已经完成,三代火影的去留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了。

    ◎

    在天空飞卷的浓密乌云。

    从天而降的密集雷光。

    像是末日来临的景象。

    火焰吞噬了黑暗,木叶东南和东北两个方位已经被战火覆盖。

    忍者们释放出去的忍术五花八门,苦无与手里剑,附着在箭矢上的起爆符在天空爆炸,连起一大片的起爆闪光。

    村子的上空宛如白昼一样明亮。

    大地隐隐震动,让人感到心慌不安。

    然而,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绫音不在意的。

    毫不犹豫把火油倾倒出来,跟着她一起行动的,还有几名分家的忍者,他们脸上的平和色彩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报复一般的快感。

    把起爆符卷在苦无上,朝着火油侵蚀的地面上扔去。

    绫音和那些分家忍者起身后跳。

    一瞬间,眼前的一切化为一片火海,把日向一族的建筑物埋葬在无情的大火之中。

    他们转身奔驰,没有留恋这里的一切。

    对他们来说,这里所有的事物,都不值得留恋和纪念。

    拿着早已准备好的起爆符,卷在苦无上,四面八方,没有规律的发射,把路过的易燃的建筑全部引爆。

    在日向一族的出口位置,那里已经数十人在等着他们,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也是刚到。

    其中还有妇女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眼中映照着被大火覆盖住的日向宅邸。

    妇女疼惜的看着怀抱中的婴儿,这样就好了,不管如何,都不能让这些新生的孩子,刻上那种失去自由的印记。

    木叶忍者们大部分已经动员起来,朝着东南和东北方向赶去。

    “你们先走,我很快赶过去。”

    在绫音说完后,以分家的上忍为首,没有丝毫犹豫,带着这数十人员,沿着街道,笔直朝着村子的高墙奔行。

    在他们刚走不久,有数名日向忍者从日向家的领地中追击而来。

    绫音认出领头的老人,是日向一族中威望较高的一位族老。

    不等那位族老开口,绫音根本不打算对他解释什么,双掌上汇聚实体化的查克拉,身体旋转,瞬间在原地引起龙卷风一样的风暴。

    在风暴的核心,是一个无比巨大正在高速旋转的查克拉球体。

    “唔啊啊啊啊!”

    被查克拉球体引起的风暴卷入其中,瞬间弹飞出去,身体狠狠和地面接轨,从口中吐出新鲜的血来。

    “这……这是回天?”

    之所以用疑问,是因为绫音所施展的回天,制造出来的查克拉球体,已经超过了他们所认知的极限。

    被那种招数卷入,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可恶,既然这样,也要把你的白眼和生命……”

    族老躺在地上,嘴角流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单手摆出印式,准备发动笼中鸟的印式。

    噗嗤!

    族老结成印式的手掌慢慢松下,他的喉咙上插着一支苦无。

    绫音面无表情蹲在他的旁边,握住苦无,在他的喉咙上转动了一下,再把苦无抽了出来,鲜血溅洒而出。

    绫音看了看周围同样到底的日向宗家护卫,从原地消失。

    ——赶到村子高墙的位置,周围包围着一片小型树林,平时虽然也有不少的巡逻忍者,但此刻都被村子的动乱吸引住了。

    在这里等待的除了日向一族人员,还有不少的宇智波一族人员。

    这次要带出来的忍者将近四十人,加上他们沾亲带故的家属,有一百二十人。

    这些家属虽然也有一定的实力基础,但也只能对付普通的强盗之流,在这种等级的战斗中,他们的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

    “要通过暗道离开吗?”

    日向一族的分家上忍看到绫音过来,对她问道。

    包围在木叶四周的高墙,不仅高度可观,坚固力也是一流。

    因此,他认为绫音早已在这里留下了一条暗道。

    绫音没说什么,走到高墙前面,手掌按在厚实高大的墙壁上,掌心积聚仙术查克拉,眼睛也变成了白眼的形态。

    “神空击!”

    轰!

    在这些日向一族和宇智波一族的忍者呆滞眼神中,高墙上立马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洞口,可以容纳十数人并行前进,外面是被黑夜笼罩的森林。

    “这就是通向外面的暗道,我帮你们断后,你们快点离开吧,外面有接应的人。”

    收拾好震惊的心情,在绫音的命令下,这些日向一族和宇智波一族的人员都没有选择追问下去,动作迅速通过洞口,朝着森林里奔跑。

    在白眼的视野中,大约有数十名木叶忍者从后面追来,其中还有日向宗家的忍者。

    宗家那边,已经察觉到笼中鸟失效的事实了吧。

    虽然很想看一看他们那悲哀的嘴脸,但此刻不是做这种事的事情。

    在他们出现的那一刻,绫音用白眼凝视他们,把仙术查克拉一口气集中。

    嗡嗡!

    空气震荡。

    刚到达这里的木叶忍者和宗家忍者,顿时脑袋里轰鸣一片,肩膀和四肢都变得无比沉重,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一样。

    可是这种无形的压力来得很快,驱散的也很快,只是维持了瞬间,他们就挣脱开来了。

    然而,凌音已经积攒仙术查克拉的手掌朝着地面按下。

    大地崩裂。

    传来木叶忍者们惊慌失措的声音,身体陷入崩裂的大地之中,惨遭石块碾压。

    绫音脸色深呼吸了一口气,接连释放几个强力的大范围攻击性招式,她的身体也有点吃不消。

    绫音不理会这些木叶忍者是生是死,开始全力追赶在前面先行离开的日向和宇智波人员。

    在白眼的观察中,鬼之国那里派来的人手已经与他们汇合,并且帮助他们携带家属,用更快的速度远离木叶。

    “第一个任务完成了,接下来才是关键……”

    ——拦截住木叶忍者的追击。

    这个任务一旦失败,前面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万劫不复。

    重头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

    一边奔跑,绫音一边从忍具包里拿出特制兵粮丸,塞入口中,开始恢复体力和查克拉。

    ◎

    妖狐的气息正在震动大地,也撼动着忍者们的内心。

    在它的头顶上空,涌现出乌黑的云层,正在电闪雷鸣,形成了漩涡。

    妖狐背后的四根尾巴在乱舞飞卷,把从后面偷袭自己的木叶忍者像是扫开虫子一样打飞。

    然而木叶忍者们鼓舞自己一样,齐声呐喊,依旧奋不顾身制止九尾的暴动。

    他们连续不断的忍术,即便是强大的妖狐也无法抵挡。

    庞大的火球砸向妖狐背面,堪比钢铁坚硬的水球打向它的面部,从地面冒出的尖锐石柱刺它的腹部和下颚。

    手里剑、苦无,起爆符,凡是能够攻击的手段,都用来阻止妖狐暴动,把它恶狠狠的揍趴下。

    妖狐恼羞成怒,以木叶忍者们经过锻炼的眼力,也无法跟上的速度,冲入人群之间,身体旋转,尾巴乱舞,卷起来的狂风,打乱木叶忍者们的阵型。

    正在妖狐准备下一步动作时,两名忍者从天而降,其中一名忍者身体肥胖,手掌朝下一按,在忍术的作用下,手掌猛地变大。

    轰!

    一下子就把四尾状态下的九尾压到地底,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这份力量让白石和琉璃不禁侧目。

    “秋道一族的忍者吗?”

    白石呢喃了一句。

    “是秋道取风,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的弟子。”

    琉璃认出了那名秋道一族忍者的身份。

    白石点了点头,原来是三代火影的同门,有这种强大的实力也在情理之中。

    “日斩,趁现在!”

    秋道取风朝着和自己一同降落的忍者大喊。

    他面部涨红,身体隐隐颤抖,光是短暂压制四尾状态下的妖狐,他就已经到极限了。

    真不愧是九尾!他心中惊叹着。

    他的倍化术运用到极限,也只能短暂压制而已。

    “交给我吧,取风!”

    另一名从天空降落下来的忍者正是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

    他手掌中心出现了一个封印术的咒印,降落到被秋道取风短暂压制住的半尾兽化的妖狐旁边,正要对准它的眉心按下。

    吼叫声从妖狐的口中发出,巨大的红色查克拉如山洪爆发,秋道取风脸部痛苦的扭曲,巨大的手掌缩小。

    妖狐脱离了束缚,瞬间避开了日斩的封印术。

    眼中的猩红写轮眼瞪着日斩。

    红色的查克拉光柱冲向电闪雷鸣的云层之中,又有一根尾巴从后面延伸出来。

    “该死!别想继续在村子里作乱下去!”

    秋道取风翻滚在地面上站起,身上披着古旧的叠层战斗铠甲,眼睛朝着妖狐一瞪,壮硕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弱下来,一对彩虹色的查克拉羽翼美丽的绽放开来。

    在同伴的掩护之下,夸张的速度让妖狐难以抵挡。

    他冲到妖狐背面,双手从后面把妖狐紧紧抱在怀中,强大的臂力,让妖狐口中发出吼叫。

    日斩不会放过取风再次创造出来进攻时机,这次准确把手心的封印术按在妖狐的眉心上。

    妖狐眼中的三勾玉写轮眼消失,身体上的红色外衣也逐渐崩解,查克拉开始向身体核心回流。

    日斩终于松了口气,还好赶上了。

    紧接着,他看向被木叶忍者包围起来的白石和琉璃,深呼了一口气,眼神无比复杂。

    “束手就擒吧,你们已经没有抵抗的力量了,逃不掉的。”

    水门劝阻白石和琉璃投降,不要再一错再错下去了。

    在这样的重重包围下,甚至还有火影本人在这里,白石和琉璃已经无路可逃。

    “你在说什么啊,水门,真正的战斗不是现在才刚刚开始吗?”

    白石无视了水门的劝阻。

    在白石说完这句话后,日斩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转身一看,正在收缩红色查克拉的妖狐,其身体上忽然涌现出湿润的气息。

    水流?

    日斩脑中刚生成这个想法,那种湿润的水流气息越来越重,如水雾一般扩散开来。

    “退开!”

    在日斩的大喝下,取风和周围的木叶忍者全部散开。

    从妖狐身体中奔涌出来的是宛如汪洋一样的水量。

    水流急剧涌动,向着四面八方的飞溅,撞击到建筑物上,翻卷起白色的浪花。

    吞噬天地的洪水,让那些木叶忍者面色骇然。

    日斩临危不乱,双手结印,身上爆发出强有力的查克拉。

    “土遁·土流壁!”

    一堵高大如城塞的土墙拔地而起,把冲击而来的水流抵抗下来,大地发出隆隆轰鸣。

    轰隆隆!

    轰隆隆!

    怪物暴动的声音还在持续响着。

    大地也开始了暴走一般,震动不止。

    在水流上盘旋着的,是一头深蓝色的巨大水造生物——蟒蛇。

    光是存在,就能让忍者们脸上的从容消失。

    长达数十米的凶猛身躯,笼罩下一大片的阴影,口中吐着舌信,竖瞳里发散出猩红色的血光。

    在黑夜之下,它的身姿更显得狰狞恐怖。

    这时,两道人影立于水之巨蟒的头部,居高临下俯视着地面上的木叶忍者。

    水蛇把头部继续向上面抬起,粗长的身躯开始扭动,扫视了这些木叶忍者一眼,快速转身,朝着后面的死亡森林而去。

    只是移动,沿途的建筑物与街道全部破坏殆尽。

    “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

    玖辛奈还在那头水蛇的体内,日斩率领众木叶忍者追击上去,一路朝着死亡森林进发。

    白石与琉璃乘坐在水蛇的头部,水蛇在森林中移动,把地皮蹂躏粉碎,两侧的树木也被压倒,大地轰鸣,沙土肆意飞扬。

    后面有大量的木叶忍者追击,粗略一数,也有数百人以上,其中上忍也有不少。

    连火影与其直属部队暗部也追击了上来。

    “查克拉吸收就到这里吧,再吸收尾兽查克拉,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住,可以停下了。”

    水蛇制止身躯,但由于身躯过于巨大,在停下来的时候,仍然造成了一大片的面积破坏。

    “这孩子的力量挺不错的啊。”

    琉璃可以感觉到,这头水蛇体内的力量非常强大。

    身体看上去笨重,其实行动速度非常敏捷,随意一下翻卷,就可以造成大范围的破坏。

    “它的仙术模式和雷鸣丸一样,都是比较特殊的类型。我从一开始,就打算用它来吸收尾兽查克拉,用来牵制木叶的家伙。”

    白石这样回答。

    猛地,苦无从后面飞来。

    白石扭头过去,看到的正是拿着苦无,被影舞者用影之刃挡下攻击的水门。

    水门眉头一皱,又是这种影子物体。

    阴遁忍术吗?

    触发的形式是什么?

    这一点,水门完全看不出来。

    明明没有结印。

    “看样子你的神经反应,比你的时空忍术要慢一点呢,水门。刚才差一点点,就可以打到我了。”

    白石微笑看着出现在这里的水门。

    对于他比自己早来这里一步,完全不感到意外。

    琉璃这时动作起来,身体飞跃向水门,拳头从正面进攻。

    水门侧身闪躲,用三叉苦无对着琉璃的身体划动。

    叮!

    影之刃挡下苦无,摩擦出火花。

    接着影之刃延伸变长,转变方向,朝着水门的心口刺去。

    水门狼狈闪开,琉璃的拳头又抵达他面前,他便变成一道金光消失在原地了。

    “呼呼……呼呼……”

    水门满脸冷汗,已经躲在一棵树木身后。

    “不行,我一个人跟他们战斗,实在是太勉强了。”

    面对那种毫无间断的连续攻击,继续战斗下去,他只有死路一条,看不到一点胜利的希望。

    在那种情况下,只能用时空忍术避开。

    “玖辛奈,我一定会救出你的,等着我。”

    在这时,从村子里出发的木叶忍者也抵达这里。

    一道接着一道人影在森林中窜动,把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

    “土遁·黄泉沼!”

    一名木叶上忍双手按地,把大地化为一片沼泽。

    但是看到水蛇在沼泽之中,依旧快速游行时,就知道这种限制忍术,对它根本无效。

    “你们两个……给我停下来!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日斩愤怒的声音砸下,以痛惜的表情瞪着白石和琉璃。

    他对于这两人的未来抱有巨大的希望。

    结果得到的只是这样的回报吗?

    破坏村子,伤害同伴,操控九尾,无论是哪一项,都是不可饶恕的重罪。

    “火影大人,我们并非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让您如此失望和痛惜,真是对不起。”

    白石居高临下,以淡漠的眼神俯视着他。

    那是一种日斩从未见到过的漠然。

    日斩有些恍惚,猛然间联系到了什么。

    是因为团藏和朔茂的事情吗?

    这是报复?

    心里愤怒和惭愧交织着。

    白石看到日斩脸上那副表情,就知道他深陷于怎样的情感纠结之中,于是开口打断了他的内心活动:

    “无需自责,因为从一开始,我并未因为那种事情而怨恨您分毫。我只是觉得这个村子,对我已经没用了。仅此而已。”

    “你到底……”

    日斩震惊看向白石。

    似乎不想相信他印象中的白石,真正的面孔,会是这般对村子冷酷无情的人吧。

    他舍弃了初代大人流传下来的火之意志吗?

    日斩心中忽然有一种被愚弄,被践踏了心爱之物的感觉。

    被伤及的村子忍者,被破坏的村子,以及最重要的火之意志被玷污……

    回想起这些,日斩眼中的惭愧被怒火彻底取代。

    他开始结印,咬破手指,朝着地面按去。

    看到这一幕的白石,开始结同样的印式,咬破手指,在巨蛇的头部按下。

    “通灵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