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试婚100天:夜少,〕〔靳封臣与江瑟瑟小〕〔萌货小青梅:竹马〕〔天眼萌妻:鬼夫找〕〔江瑟瑟〕〔天降萌宝:总裁,〕〔靳封尘江瑟瑟小说〕〔江瑟瑟免费阅读〕〔陈策宋嫣然〕〔婚情告急:战少撩〕〔王牌神婿〕〔至尊龙主〕〔左道倾天〕〔诸天第一仙〕〔王铁柱秦柔〕〔透视小神医〕〔圣灵天祖陈义山〕〔妖气入体陈义山命〕〔重生之嫁纨绔〕〔豪门绝宠之军少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荣宁 第六章 劝
    “哥哥,我真没事儿,你看我像有事的嘛。”

    谢若宁还在谢若慎面前转了个圈圈。

    “真没事儿啊?”

    谢若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鲁莽了。

    你想,倘若原先妹妹没事的,然后被自己这么一说……

    “嗯,没事儿,有哥哥拿来的桂花糖,玫瑰饼,还有酱肘子,就算有事儿,也没事儿了。”

    谢若宁笑着很是灿烂。

    谢若慎真是个很特别的。

    一般哥哥给妹妹买零嘴吧,桂花糖和玫瑰饼这类的,肯定没错。

    但酱肘子……

    像原主那么爱美的,应该不爱吧?

    先不说容易胖,也很重口好不好?

    你想,别家的小姐出去,香香的。

    你是一股子肘子味儿……

    不过,自己很爱!!

    谢若慎:这酱肘子自己是打算自己吃的……

    “妹妹这酱肘子也喜欢?”

    谢若慎小心翼翼地问道。

    得到肯定的回答,他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妹妹是真的气得不轻啊。

    瞧瞧,瞧瞧,都气晕头要吃酱肘子了。

    以前妹妹可是只吃鱼肉虾肉zyxta.,不碰肉类的,说容易胖,会不好看。

    谢若宁见谢若慎那样,就知道他有些误会了。

    便笑着说道,“哥哥,吃了肉才有力气。

    外面的人不是传我快要死了嘛。

    我到时候就要让他们瞧瞧,我有多壮实。

    气色有多红润!!

    用我壮实的身体狠狠打他们爱说三道四的臭嘴!!”

    谢若慎一听,顿时觉得妹妹说得很有道理啊。

    “哥哥,你下次倘若出门,记得继续带啊,对了,除了酱肘子还有别的啥的不?

    比方说卤猪舌,卤鸭头一类的?”

    谢若宁兴致勃勃地问道。

    现在她的活动范围只有落霞小筑。

    别说外面了,谢府都不曾逛过呢。

    虽说有原主前世的记忆。

    可是,那都是很零星的片段。

    为了装病,你说自己多不容易啊!!

    “有有有,不过,刘家酱的卤牛肉更好吃,我特别爱吃他家的牛腱子……

    还有,还whhryl.有……”

    说到吃的,谢若慎便滔滔不绝的介绍道。

    “弟弟吃过的地方真多,看来平时……”

    谢若敏虽说对于他们兄妹二人难得友善的场面感到高兴。

    可是,瞧瞧自家弟弟对京城那些名食如数家珍的样儿。

    心里不由得一股烦躁。

    他是父亲唯一的儿子。

    本来他们这一房庶出在府里就尴尬。

    要不然,妹妹也不会老攀附权贵,想往上爬了。

    现在弟弟又这么不争气,一天到晚往外跑的……

    谢若慎:完了,一时高兴,忘记姐姐在这儿了……

    “看姐姐说的,哥哥肯定是听学堂里的同学说的,堂兄弟们都是有见识的。

    哥哥和他们在一起读书久了,听得多了,也知道了。

    哥哥,你说是吧?”

    谢若宁看了看谢若慎的神情,笑了笑,心道,机会来了,便笑着替他掩饰一二。

    谢若慎一听,立即点头。

    谢若敏难得见自家妹妹帮弟弟说话。

    虽说感觉有些纳闷。

    不过,他们兄妹感情能好,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因此,她便淡淡地问道,“是吗?”

    “那可不,前几日,哥哥还和我说,这些日子,他可用功读书了。

    这个月的月考虽说得不了甲等。

    不过,季考,那是铁定能拿到甲的。

    是吧,哥哥。”

    谢若慎本来是想点头的,不过,在学堂里他别说拿甲了。

    哪怕是拿个乙,都不曾有过。

    季考离现在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他努力一把,估计能拿个丙吧?

    但是甲……

    他可是个连乙都没想过的人。

    一下子这么***……

    他不行的啊!jsshcxx.!

    妹妹,下次帮他吹牛前,能不能先和他商量,或者适当的吹小点啊?

    “那我就试目以待了。

    弟弟陪妹妹聊会儿吧,你这段时间读书也辛苦了。”

    谢若敏特地把读书辛苦几个字咬得特别重。

    兄妹二人送走谢若敏之后,谢若慎便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哥哥可是对自己没信心?”

    谢若宁也是没法子的事儿。

    在原主的记忆里,再过几个月,谢若慎就牵涉进一单谋杀案里。

    而且还有几个人证看见了。

    祖父那时候“积极向上”谋划,嫌弃这庶出的子孙害他丢尽了颜面。

    压根不打算出手援助一二。

    父亲实在势单力薄。

    原主那时候也对这个兄长极为嫌弃。

    甚至后来被判了刑,她也没去监狱见兄长最后一面。

    原主那时候重生对这个兄长也是极为愧疚的。

    在她落魄的人生尽头,也曾反思过。

    给予她温暖最多的,除了父亲,姐姐,只有兄长。

    再无其他。

    她那时候订的目标第一是挽救兄长,第二是阻止姐姐嫁中山狼。

    最后才是想嫁权贵。

    只不过,她前世习惯呛兄长了,也不知道怎么服软。

    所以,直到落水前,也没怎么和谢若慎说过软话。

    谢若宁,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救下你兄长的命。

    唯一可惜的是,原主那时候并不怎么关心兄长,所以,对案件并不清楚。

    只知道其中有两个证人,一个叫洪昀,一个叫郑至远。

    两个都是有功名的秀才。

    至于别的,原主压根不知道。

    唯一能做的,是尽量把兄长拴在府里。

    但这个方法只适合于,那件谋杀案不是冲着谢若慎来的。

    他只是凑巧被人拿来当替罪羊。

    倘若是有人冲着他来,那么,只能把那人给抓出来。

    要不然,只有千日做贼,可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哥哥,这些日子我闷在院子里,挺无聊的,你有空的时候,能不能多来陪陪我啊?

    顺便给我辅导下功课?”

    谢若慎一听,立即拍着胸口答应了下来。

    既然原主很多事都不知道。

    那么,只能对谢若慎旁敲侧击。

    从他哪儿探听一些事儿了。

    比方说,他喜欢去的地方。

    他有哪些朋友。

    又和哪些人有过节。

    这些都不能错过。

    “对了,哥哥,倘若学堂里,西府的人有说起婉姐姐如何风光,又说我如何落魄,如何倒霉的。

    你可千万别还嘴,更加不许打架。”

    谢若宁提醒道。

    “哈,哈,你哥哥我那可是特别爱好和平的人。

    怎么可能打架呢,放心!放心!”

    谢若慎打着哈哈说道。

    “哥哥,我是说真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太过出风头,对于我而言,未必是好事。

    更何况,倘若婉姐姐高嫁,对我们并无害不是?

    更何况,堂兄弟之间吵闹打架,万一传到祖父耳里……”

    谢若宁继续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开局签到十万年〕〔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治愈系游戏〕〔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