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妇之盛世田园〕〔超极品太子〕〔冷血杀手四公主〕〔美利坚巅峰人生〕〔妾大不如妻〕〔鬼喘气〕〔超级警监〕〔瞄准你的心〕〔玩宋〕〔我若离去,后会无〕〔重生之嫡女不善〕〔城战系统〕〔武逆九天〕〔天下第肆〕〔陈黄皮叶红鱼免费〕〔医家女〕〔女神的兼职司机〕〔《无敌神婿》主角〕〔威震九州〕〔陈黄皮叶红鱼免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荣宁 第十章 多方打探
    谢若宁原本以为谢若慎能每天早晚来落霞小筑报到三天就不错了。

    毕竟谢若慎是一天到晚往外跑,跑惯了的人。

    哪里知道,谢若慎却坚持了半个月之久。

    基本上,谢若慎在外面交了什么朋友,无论关系是亲还是疏,是远还是近,她也摸得比较清楚了。

    只可惜原主前世的时候,对谢若慎的事不怎么关心。

    唯一知道的是,那时候谢若慎被冤枉,是几个狐朋狗友一口咬定的。

    人数有五,但她只记得其中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郑至远,一个叫洪昀。

    而从谢若慎那里打听到,他和这二人,关系也是平平,就见过几次面罢了。

    这两个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年纪小小,都已经有秀才功名了。

    所以,其实平时几人是不玩在一起。

    用谢若慎的原话来说那就是没共同话题,聊个p啦。

    虽说还不知道另外三个证人是谁。

    不过,物以类聚。

    这谢若慎碰上那五人,确实,在任何一个审案子的官员面前,那些人的口供确实比谢若慎可信多了。

    这和现代学校里一样。

    只要你成绩好,老师便能容忍你所有的一切恶行,包括奸杀你的同学……

    而现在,五个成绩优异的人指证一个经常逃学的,还是谢家庶出一房,没有功名的子弟。

    一般人都会相信,这人肯定杀人了。

    除非包公,施公在世,要不然,还真没哪个负责任的官员会抽丝茧来查证的。

    再加上那时候祖父也不愿意为庶出的子孙出力。

    所以,那时候,谢彦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唯一的儿子被杀。

    而随着这些日子和兄长的交流,她也发现了不少的疑点。

    第一,前世兄长杀人的地点是京城著名的风月场所,得月楼。

    得月楼和抱月楼都是京城的两大红牌青楼,同属江陵王府。

    唯一不同的是,得月楼卖的是男色。

    可谢若宁向谢若慎打听的时候却得知,谢若慎对抱月楼倒是不反感。

    甚至表示,等他年纪大些了,有了功名了,因为要应酬要出入抱月楼,他也是会去的。

    不过,绝对不会染指哪儿的女子。

    但对得月楼却极为的愤慨。

    觉得得月楼这种场所,是有违伦常的。

    谢若慎是个不擅长掩饰的人,特别是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

    那么,他怎么会涉足得月楼?

    是被哄骗?

    那哄骗他过去的人,就是为了想让他当替罪羔羊?

    是有预谋的?

    还是突如其来的栽赃?

    如果是有预谋的,那么,躲得了这一次,还能躲下一次吗?

    这个想害兄长的人,到底是谁?

    谢若慎为人豪气大方,哪怕是他看不惯的酸臭学霸,他也不会言语上欺负别人,最多是躲着人家。

    那么,是怎么结下的怨?

    现在把兄长拴在家里,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jxpx.法。

    如果人家是有预谋害兄长,那么下次怎么办?

    压根防不了。

    还有,那五个目击证人不是传说中的“学霸”么?

    这学霸到底是亲眼所见?

    还是有把柄被人掌握,所以,不得不做假供?

    毕竟,学霸去得月楼的行为,让她觉得很匪夷所思啊。

    在这个朝代,难道男男相爱有这么风行?

    而且能被世人所待见和接受?

    就算再风行,一般,也只是贵族之间流行吧?

    清贵人家,读书人家哪jsshcxx.怕真好这个,可表面上应该是很排斥这个的吧?

    那怎么还会五个人堂而皇之的去?

    还一起来作供?

    或许自己也可以从这五个人手里下手,看这五人有啥共同共通点。

    如果是有把柄被人抓住,那么,罪魁祸首应该就比较好找了。

    而现在麻烦的是,怎么把另外三个人给找出来。

    找出五人的共同点。

    时间很紧迫啊!!

    “秋霜,你嫂子和兄长哪儿有什么风收到吗?”

    在一次秋霜和冬雪拌嘴中,她才知道,原来秋霜不同于冬雪这样的家生子。

    她是外面买进来的。

    因为家里穷,父母为了给她几个兄长讨媳妇,就把她和几个妹妹卖到了谢府,还有别的府邸。

    而她和别的奴仆不同的是,她只是签了十年约的。

    所以,那时候,哪怕她针线活再好,长房和二房也不要她。

    他们觉得秋霜养不熟。

    而对谢若宁现在来说,不是家生子有不是家生子的好处。

    人家的家人要么外面走街串巷,要么在一些铺子里打工。

    只要钱到位了,就能让人家的家人帮着自己打听事儿。

    “奴婢的嫂子传来的消息是,苏家的女眷一切正常。

    但是兄长传来的消息……奴婢不知道当不当讲?”

    秋霜觉得,有些事儿告诉小姐,会不会污了小姐的耳啊?

    她年纪还不大啊!

    “讲,这事儿事关重大,打听到的,事无巨细都要和我说,万一是有用的呢?”

    “小姐还记不记得,你之前有和奴婢交待过,有空的时候,也去打探下那郑秀才和洪秀才的一切?”

    秋霜顿了顿,便开始交待道。

    “怎么?这两个秀才和苏家有往来?”

    谢若宁一惊,难道前世,其中陷害的五个人之中,其中一人是苏家的那位苏子山?

    “洪秀才好像和苏公子怒吵过,还扇了苏公子几个耳光。

    至于那郑秀才,和苏公子过往甚密,有些不同寻常。”

    秋霜的父亲是卖货郎,秋霜的几个兄弟也是子承父业。

    因此,父子五人平日里轮流出现在苏家,郑家,洪家附近卖货。

    或者卖给三家人的邻居的大小丫头专门“送货上门”啥的,倒也不惹人眼。

    而因为父子几人平时为人亲善,价格公道,所以,倒是和那几家,还有那几家邻居的丫头,婆子们打成一片。

    探听了不少的八卦消息。

    “那洪秀才和郑秀才呢?是否有往来,平时和他们二人接触的又是些什么人?”

    谢若宁想了想又继续问道。

    “洪秀才和郑秀才分别隶属于不同的书院,而且二人的书院一直是.xgchotel.在较量两者谁才是南城的第一书院。

    论理,二人哪怕打过照面,最多也就是个面熟。

    而且两府的上辈还有亲戚,也没听说过有关系。

    不过,奴婢的二哥打听到,洪秀才的大哥一个月前上吊自杀没成,几天前又投湖了……”

    “这就是那洪秀才去打苏子山的原因?那救回来了吗……”

    想死的心这么坚决,能救得一次,二次,那第三第四次呢?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苏子山的身体应该是没啥大问题的。

    那么,他是自己现在想的那方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小说女主叫云若月〕〔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小说江辰 唐楚楚〕〔封林周子颖小说名〕〔我家后院是异界〕〔兵者为王〕〔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天蚕土豆〕〔神羽战尊〕〔特种教官〕〔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