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荣宁 第一百二十三章 误会有点大
    谢若宁没想到的是,这次去镇南王府“治病“,居然是云英来接的自己。

    除了第一次木棉来接自己外,平时到了约定的时间,都是自己去的。

    裘大夫一方面是皇太孙他们的人。

    另一方面,自己和他也是各取所需。

    所以,一般就是自己去了之后,留秋霜在哪儿,自己易个容从角门出去。

    至于裘大夫则在里屋休息。

    他由于之前治好眼瞎病人,所以,一直以来,预约不断,从早忙到晚,都没有休息天的。

    他呢,也正好放半天假。

    检查下几个“徒弟”的功课。

    要知道,等谢若宁会说话之后,他肯定是会更加忙碌的。

    那么,两个徒弟,几个跟班那是必须的。

    跟班倒是无所谓,徒弟怎么着医术总得会点的吧?

    不求像他这样精通,可至少也别是医盲。

    要不然,神医的徒弟啥也不懂,岂不是容易惹人怀疑?

    所以,趁这段时间给几人恶补呢。

    谢若宁呢,也大概明白了。

    裘大夫觉得几个徒弟能“出师”带出去蒙人了。

    那么什么时候谢若宁就能治好了。

    反正是自己人,大家在时间点上还是可以互相配合的。

    而今天,云英陪着,谢若宁有些郁闷了。

    现在开着铺子,她基本是隔天会去一趟。

    力不到不为财,特别是一开始,铺子还没上轨道,自己必须监场。

    隔天去一次,其实已经很不称职了,倘若今天……

    谢若宁心里不由得着急起来,只不过,面上不显。

    你说待会儿可不可以叫裘大夫给云英喝杯安神茶一类的?

    “你是不是有些紧张?不用怕的,我不会伤害你的。”

    云英见谢若宁涨红着脸不说话,双手又一直绞着帕子,便笑着安慰道。

    谢若宁抬起头冲云英笑了笑,心道,我不是怕你伤害我啊,我是怕没自由啊,汗!

    说真,仔细看云英,她长得和木棉不相上下。

    木棉相对偏温和些,云英则是比较英气些。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二人长得都很出色。

    本来嘛,能进宫当宫女的,还能成为纪谢氏徒弟的,怎么可能是歪瓜裂枣的?

    想想荣宠几十年的杨妃娘娘,就知道,能成为纪谢氏徒弟的,基本都是中上之姿了。

    “看得出来,你和你姐姐的感情不错,以前我和木棉,也如此……”

    云英开始说起她和木棉从认识到成为闺蜜,然后又一起到了镇南王府。

    二人相互扶持,一同走过的日子。

    这几年,二人都走得特别近。

    一方面,二人相识于微时。

    另一方面是二人有共同的经历吧,一个和离,一个丧偶。

    婚姻对她们二人来说,其实都不是啥愉快的回忆。

    那时候,二人互相依偎,互相依靠,共同走过了最最艰难的日子。

    还约定了,倘若真的再也找不好,索性二人一起养老得了。

    曾经二人也以为能当一辈子的姐妹。

    可哪里知道,木棉居然背叛了她。

    她和谢若宁说,其实她并不介意木棉和谢彦信一起。

    好姐妹能有幸福,她会为她高兴。

    但她介意的是,明明二人在一起了,木棉居然还怂恿她。

    她觉得,这是在把她当傻子那样玩。

    谢若宁听了点点头。

    说真,倘若换了是她,她也生气。

    在这件事上,她是站云英的,木棉也没错。

    因为木棉压根不知道。

    错的吧,还真的是自家老爹。

    你说你自作多情干嘛?

    人家说要你负责了吗?

    等下,自家老爹和云英是怎么说的?

    怎么听云英的话,自家老爹和她说的,和老爹和自己说的有些不一样呢?

    因此谢若宁在云英的手心写了几个字询问。

    云英呢,这几天真闷得慌。

    以前她和木棉同进同出,有商有量的。

    现在,二人分道扬镳,互相不说话。

    哪怕是王府的管家,也感觉出二人的不妥来。

    只不过,二人处事一向公正,所以,暂时在公事上,还没有纷争。

    所以,管家对二人,也没说什么。

    让云英退步么,她是万般不愿意的。

    一个男人可以不喜欢她,她的姐妹也可以为了男人放弃和她的约定。

    但是,被人当傻瓜甩,那是铁定不行的。

    在她看来,谢若宁还不会说话,有些事儿呢,正好和她说道说道。

    她是真的憋得慌。

    而云英这么一说吧,谢若宁是觉得,云英比自己误会还要深。

    至少当自己知道,谢彦信想娶的人是木棉之后,她是没误会二人有肌肤之亲的。

    一来是谢彦信的人品自己信得过。

    二来也知道木棉绝对不可能是这种人。

    要不然,也不配当纪谢氏的徒弟了。

    可云英却误会了?

    很明显,是谢彦信的话,让她误会了。

    她是有些急了。

    谢彦信到底说啥话了,汗!

    可偏偏,现在自己不能说话,要不然,是真的可以解释一二。

    “看我这脾气,呵呵,和你这黄花闺女说什么,你懂啥啊?”

    云英看见谢若宁“迷茫”的眼神,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很是无奈的说道。

    “放心吧,我没事的,只不过,是觉得可惜,我一直以为,能和她当一辈子姐妹呢。”

    说完,然后交给了谢若宁一个荷包。

    “哪天,她真成了你继母,你便把这个交给她吧。

    她有错,我也有,我们回不去了,我也不愿意……

    算了,宁儿,你帮我转交好吗?

    倘若,她没能成为你继母,就当是给你添妆。

    呵呵,我真是想多了,他们都那样了,怎么会不成亲的?”

    谢若宁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云英也不再说话了。

    到了镇南王府后街,云英下马车前道,“待会儿回去,我就不送你了,想来你也认识路,小心些。”

    说完,便带着几个丫头回了镇南王府。

    谢若宁捏了捏手里的荷包,有点明白云英为啥来接她了。

    看来是托自己转交这荷包啊!!

    自己要和纪谢氏去谈下,先把木棉和云英的事给处理了。

    这么多年来,两姐妹一直这么风雨同路,就这么散了,未免太可惜了。

    倘若是真为了爱情,那也就算了。

    可却是个误会。

    谢若宁又用力的捏了下那荷包。

    “小姐,我们去找大夫吧。”

    秋霜扯了扯自家小姐的衣裳道。

    谢若宁看了下秋霜,在秋霜的示意下看见那王府的侧门哪儿,站着一个锦衣少年,正在偷偷瞧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