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废后她命中带煞〕〔独宠太子妃月千澜〕〔谋君心废后倾城又〕〔月千澜君墨渊第一〕〔非我倾城独宠太子〕〔踏出生天〕〔重生倾城太子妃月〕〔月千澜君墨渊〕〔莫宛溪贺七少免费〕〔玄幻我什么时候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荣宁 第一百二十九章 谣言四起
    !

    谣言一传十,十传百,到了下午,周氏被鬼打的事儿都传遍了。

    西府那边,据说都有耳闻。

    倘若周氏当时能醒来后的第一时间控制谣言的传播,压根不会传这么快。

    本来嘛,她和通房的事儿,也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知道这事儿的人也不多。

    更何况哪家哪府,没这种破事儿啊。

    可她一醒来,先是自己吓了个半死。

    因为谢若宁随手放在她枕边的那个瓷器娃娃,就是当年大师给收的灵魂放的一个器具。

    大师那时候说,那个通房死得惨,再加上一尸两命和那个死法,更加凶猛。

    收是没办法收的,只能渡化。

    所以,把那通房的灵魂收在了那瓷器娃娃中。

    大师还在瓷器娃娃的头部盖了张镇魂符。

    还教周氏如何渡化。

    放在小佛堂,摆放观音娘娘的隔壁,希望受到佛法的熏陶,再加上周氏十几二十年来的“诚心”去除她的戾气。

    等她愿意安心投胎了,那么周氏也就无妨了。

    现在你说那镇魂符不见了,那瓷器娃娃笑眯眯地看着她笑,你说叫周氏怎能不胆战心惊?

    再加上有婆子和丫头说,地上的香炉灰有女人和婴儿的脚步印。

    虽说何嬷嬷说那肯定是凑巧,估计是一等丫头们打扫屋子没打扫干净。

    可周氏知道不是。

    她昨晚睡觉前屋子可是干干净净的。

    至于自己的脸,那可是抹了面霜才睡觉的。

    哪里像她起来,脸肿高了(谢若宁想拍醒她,哪里知道拍不醒,药效太好……)

    脸上,也有香炉灰,倘若细细看,还是有女人的手掌印(谢若宁留的)。

    最最重要的还是那个瓷器娃娃头上的镇魂符不见了。

    你说周氏不怕那就奇怪了。

    那时候的周氏哪里有闲情去管什么闲言闲语,第一时间叫何嬷嬷出去找那个大师。

    等到了下午,风声传到谢老太哪儿,谢老太出手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主要是版本太多了。

    有个婆子说,昨儿个她起夜,看见翠翘穿着一身通红和大少爷二少爷在花园散步。

    她那时候一愣,心想,那翠翘胆子这么大,居然穿大红的,你不就一通房么?

    可后来一想,不对啊,她都死了十几二十年了,怎么可能……

    最主要的是,以前的大少爷二少爷,也变成了大老爷二老爷了啊,怎么看上去还好年轻??

    她本来还以为whhryl.是做梦,主要是冷风一吹,她也吓醒了,醒了一看,咦,花园里空荡荡的,没人……

    哪里知道,一早清早的就听说大太太周氏哪儿也闹鬼了?

    所以,她和大太太碰到的是同一只鬼?翠翘

    有些人一开始的时候是不信的。

    那翠翘要来报仇早来了,干嘛等那么多年,之前干嘛去了。

    又有人跳出来说,那时候翠翘被大太太找大师给镇压下来了,所以出不来。

    现在,有可能时间长了,那灵符失灵了吧?

    所以,翠翘就跑出来“冤鬼索命”了。

    谢若宁是吃中饭的时候,听冬雪提起来的。

    她一般会在吃饭的时候,让冬雪讲讲府里的新鲜事,啥事都可以提,包括有些奴才们发生的事。

    像今天,中午冬雪就提起来了。

    冬雪说了八卦之后,然后就神秘兮兮地问谢若宁,“小姐,你说大太太哪儿是真招鬼了,还是招贼了啊?

    冬雪怎么感觉不像是鬼干的?”

    谢若宁一听,心下一惊。

    这冬雪都想得到的事,别人或许也会想到吧?

    因此,定了定心神,然后问道.xgchotel.,“为啥感觉不是鬼干的?

    别人不都这么说?”

    冬雪听了摇摇头,“奴婢感觉会不会是两丫头贼喊捉贼?偷了大太太院子里的啥东西?

    然后假装是有鬼,这样,大太太只会抓鬼,不会抓贼了。”

    “所以,你觉得是内贼?”

    谢若宁一听,心道,幸好这丫头没怀疑我。

    “肯定是,你想,倘若是鬼,昨儿个晚上,直接把大太太的命要走就好啊。

    干嘛不带走。”

    冬雪理直气壮的说道。

    “话呢,不是这么说,有可能那鬼刚被放出来,灵力不够。

    听说鬼都要吸食了一定zyxta.的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才能害人的。

    她不是被镇压了这么久嘛。

    再说了,让你的敌人日日受这种良心的煎熬,又何尝不是报仇的一种?

    也可以这么想,倘若大伯母屋子里有缺首饰啥的,那说明是招了内贼。

    可倘若啥也没缺,说明还真的就是鬼。

    鬼又拿不走那金银的。”

    谢若宁一边扒拉着饭,一边说道。

    “对啊,奴婢听说,银器和金器避邪呢,待会儿,奴婢再去打听打听,问问。”

    冬雪觉得,自家主子说得在理啊。

    东西少了,肯定是人干的。

    东西没少,那肯定是鬼干的。

    “这事儿,咱别掺和,冬雪这几天咱窝落霞小筑,哪儿都别去。

    你想,大伯母无论是被人吓还是被鬼吓,肯定要找人来发泄下的。

    你到处乱跑,万一拿你来当典型呢?

    你是我身边的第一丫头,份量也够。”

    谢若宁对于这事儿不打算再继续八卦下去,本来就是她干的,再八还有啥意思。

    还不如乖乖等纪谢氏的消息呢。

    谢老太爷在谢家就是一言堂,到了第二天上午,谢老太便让二伯母接替了大伯母的掌家之位。

    主要是大伯母已经病倒了,可谢家有两个姑娘要嫁人,一团乱。

    所以,只能二伯母来挑大梁了。

    至于谢若宁依旧继续隔五天往返镇南王府一次“看病”。

    用谢老太爷的意思来讲,无论这个孙女最后能不能治好,维系好和镇南王府表面的和谐,往来,那是必须的。

    现在有这么一个纽带,你要去扯断它,傻不傻?

    二伯母一上任管家之职之后,立马当机立断,拉出了几个平日里就喜欢说三道四的婆子,狠狠地把她们揍了一通。

    然后顺带的她们的家人,也没落着好,全部听候发落。

    有些谣言已经起了,没办法,消灭它是不可能的。

    但是,要抵制新的谣言出来,也要控制,二伯母便想出了这招以暴制暴的做法。

    虽然粗暴了些,但效果却极其的好。

    不仅自己要被拖到大院里打,还会牵连家人没了工作。

    谢家东府一下子清静了许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