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程周慕雪〕〔她说深情难再回〕〔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后渣总追妻火〕〔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荣宁 第一百三十章 找一个大师吧
    “小姐,幸好我这两天一直没出去,要不然,有可能也会牵连到呢。”

    冬雪一边帮谢若宁穿针,一边说道。

    谢若宁这几天忙手忙脚地在绣荷包。

    经过她的努力,已经绣了两个了。

    可是,这两个,都见不得人,你说怎么办,接着绣呗。

    这年头,绣个荷包可比做生意啥的难多了!!

    她手里忙着绣鸳鸯,耳朵也没闲着,听着冬雪说哪几个婆子被打了,哪几个婆子被一撸到底,哪几个婆子降了职。

    被打的那几个,都是平日里和冬雪聊得比较多的那种婆子。

    “平日里听些八卦,自然是无所谓,现在紧要关头,还去收风听八卦,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当家太太被鬼吓病你以为是什么好的事儿?”

    谢若宁是万万没想到,周氏的心里有这么脆弱,这么一吓就病倒了。

    据自己去探望所得,周氏病得还不清,一个劲儿地说糊话。

    谢若宁也是看望了周氏以后才知道,原来那瓷器娃娃是这么厉害的大家伙,以前居然装的是那通房的灵魂。

    自己这个傻大胆居然还觉得它很可爱,摸了它几下。

    幸好自己是个女的,倘若是个男的,它被人摸了几下,那岂不是……

    可问题是,自己那天把那娃娃拿下来的时候,上面并没有黄纸灵符啊,奇怪,那灵符去哪了?

    红霜进来请谢若宁的时候,便发现谢若宁正满头大汗的和一个荷包较劲。

    “姑祖母叫我?哦,那我梳洗一下,马上和你走。”

    谢若宁吩咐冬雪赶紧帮自己梳洗一下。

    奇怪,姑祖母怎么会叫自己?

    难道皇太孙他们把那事儿给拆穿了?

    理论上不可能啊,拆穿对他们来说也没啥好处。

    谢若宁一边想着,一边到了纪谢氏的院落。

    谢若宁给纪谢氏见完礼之后,见皇太孙二人都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姑祖母,喝茶。”

    她还是像以往那样,从丫头手里接过茶碗端到纪谢氏手边。

    “你知道错了吗?”

    纪谢氏接过了茶碗,也不喝,很是严肃地问道。

    “宁儿知道错了,姑祖母,你就原谅宁儿吧,是宁儿一时想岔了。”

    谢若宁乖乖地跪了下来,听纪谢氏训导。

    纪谢氏无外乎说的就是家族利益高于一切,对长辈要尊重一类的话。

    怎么说呢,谢若宁也是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

    她知道,倘若顶着祖父孙女的身份,嫁的男人,在身份上,确实可以更高一筹。

    古代更加讲究门当户对。

    谢彦信的官职官位低,在婚事上,自己兄弟姐妹三人,会吃亏很多。

    可自己那时候之所以会提分家,也是无奈之举。

    你叫自己怎么办?

    二伯母虽然是比周氏好些。

    可也只是吃相不难看罢了。

    在她看来,趁现在大家还没有撕破脸面,好聚好散得了。

    难道像前世那样吗?

    三房人斗得像仇敌似的?

    虽然最吃亏的是三房,可长房和二房也没讨得了好去。

    这种事闹大了,没有赢家。

    “宁儿,机会我只会给这么一次。”

    到了最后,纪谢氏像是警告,又像是训诫的说道。

    “宁儿知道错了,多谢姑祖母教导。”

    谢若宁还是乖乖听话地跪着,一张小脸可怜巴巴的看着纪谢氏。

    看着跪着的谢若宁,纪谢氏不由得叹了口气,“你起来吧,明日呢,继续去治病吧,听大夫的话。

    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正常开口说话。

    也不知道你大伯母周氏什么时候能好。

    这女儿要出嫁,当母亲的病着,很是不吉利。

    虽然钱家家世是比不得谢家。

    可之前对婉丫头的事,他们也有所耳闻。

    现在倘若还是如此……”

    “难道他们还敢退亲不成?”

    好像没听说过当母亲的病重,女儿会被退亲这说法啊!!

    “退亲自然是不会退的,不过……我和你祖母约了,过几天去寺庙拜拜,你和你姐也一同前去。

    你记得和你姐好好梳妆打扮一下。”

    纪谢氏瞟了眼谢若宁暗示道。

    “姑祖母,是哪家的公子啊?”

    难道要给姐姐相亲?

    先说下啊,咱也能去打听打听。

    “我知道你外面有人手,不过外面的谣言并不可信。

    你和你姐倘若信得过老身,那就一起去。

    倘若信不过,就装病吧。”

    纪谢氏瞟了眼谢若宁说道,说完便开始捻起佛珠来。

    “自是信得过姑祖母的眼光的。”

    也不知道挑的是哪户人家的公子,哎,有点焦急。

    不过,也没事,相过亲之后,到时候再让人打听就是了,嘻嘻。

    “我和你祖母其实也希望你姐的婚事能早日落实,你姐也上了些年纪,不能再拖了。

    唉,只盼你大伯母能快些好起来,要不然,真怕你几个姐姐的婚事又要耽误。“

    纪谢氏很是感慨的说道。

    周氏的病情她一直在关注,看那脸色,很不对劲啊!!

    “不是说发烧说糊话吗?有这么严重?”

    谢若宁被纪谢氏这么一说,心里有些发毛了。

    这倘若周氏就这么死了,岂不是自己害死的?

    虽然是她自己心里有鬼,怕被鬼偿命。

    可问题是始作俑者是自己啊!!

    “你大伯母那是心魔,唉,老说翠翘和那孩子要来追杀她……”

    纪谢氏长叹了一句,人啊,真不能做那亏心事。

    “之前不是有大师把那翠翘的灵魂安在了那瓷器娃娃中嘛,现在再把那大师找来不就得了。

    宁儿觉得,这心病还需心药医。”

    谢若宁出主意道。

    “你能想得到的,你以为你祖母和我想不到?那大师先游了,还能怎么着?”

    纪谢氏叹了口气,白发人送黑发人,真要不得。

    “那大师总有徒弟吧?无论会不会捉鬼,可糊弄人的本事总是学到几成的吧?

    叫人家高徒来演场戏不就得了。

    反正死马当活马医,万一能医好呢?”

    像现在的所谓风水大师,有没有真本领自己不知道。

    但心理学这方面,绝对是杠杠的。

    比现代的很多教授都要强悍,装神弄鬼的本事肯定不小。

    要不然,哪来这么多信徒?

    风水大师可以帮忙抓你心里的心魔,正好,周氏就是有心魔。

    倘若周氏是真病,那风水大师还帮不上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