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生有诱惑〕〔斗罗之武魂魔铠〕〔画春光〕〔系统逼我抄书怎么〕〔全世界都以为我靠〕〔我和相公都重生了〕〔顾先生请原谅〕〔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江三爷的心尖宠〕〔狂婿之死神归来〕〔封神第一帝〕〔赵氏虎子〕〔海贼之银狐大将〕〔山沟里的制造帝国〕〔盛唐小炒〕〔重生之鱼神〕〔少年圣医〕〔林树穆婉儿〕〔穿越成皇〕〔极品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神宠兽店 第一百二十六章 指点
    苏平看到他颤抖的模样,估计已经是安分了。

    “既然知错了,就好好学,学不会可别说我没教好你。”

    “嗯……”

    许狂彻底没脾气了。

    先前被苏平用体术压制,他心中还有些不服,毕竟自己是猝不及防,被偷袭了。

    但现在连自己的宠兽,都不是苏平的对手,被轻松击败,他完全看清了双方的实力差距。

    “按照收费,我只指导一次。”

    苏平来到许狂面前,没理睬他留在身边的那只模样狰狞的六阶亡灵宠,淡漠道:“你要我指导星力修炼,还是宠兽方面?”

    许狂见苏平对他身边最强的宠兽视若无睹,心中的沮丧更盛,他苦笑道:“星力修炼方面,我倒是不缺指导,我主要是想了解更多亡灵宠兽的信息,但也不是单纯只了解信息,怎么说呢,我希望能够获得更强的战斗力,但提升的途径,不只是通过自身的星力修炼……”

    他说得有些凌乱,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正因为迷茫,所以他才想请家教导师来指点。

    苏平微微点头,大概知晓对方的意思,道:“那我就教教你,怎么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你自身和宠兽的能力吧,虽然不会让你和你的宠兽等级突破,但实际战斗力,应该能提高不少。”

    许狂愣了一下,感觉苏平说的跟他心里想的有点相近,但他有些疑惑,“你的意思是,我现在的能力,没有被完全发挥出来?”

    “当然。”

    苏平淡漠道:“先前你指挥那两只小家伙攻击我,指挥得一塌糊涂,这就是你们学院导师所教导的么?”

    许狂听到苏平口中的“小家伙”,心中有些无语,虽然他自己早就看惯了,但心里也是知道自己的宠兽有多么丑陋恶心,让他这么亲昵的称呼它们,都很难说出口。

    正因为还保留着正常人的审美,他才知道自己宠兽对一般女生,和一些心理素质差的战宠师,威慑力有多大!

    单是丑恶的外貌,就自带威慑技的效果!

    许狂想到先前苏平一边击败他两只宠兽时,一边说出的话,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有些尴尬和难堪,道:“刚才我只是想……教训你一下,所以没考虑那么多。”

    “这就是问题。”

    苏平并没有介意对方刚才的想法,淡然道:“你想狠狠教训我,看我被吓到的模样,所以本该在你身边待着的噬魂兽,也一起攻了过来。

    但是,你没考虑一个前提。

    那就是你还没摸清你对手的实力,这场战斗能否获胜,都是问题。

    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下,你就已经开始享受获胜后才拥有的权力——对敌人的恐吓和戏弄,这就是你蠢的地方。”

    他语气说的平淡,但每说一句,许狂的脸色都变了一变,他知道,苏平全都说到点上了。

    他心中也有些后悔,如果认真作战的话,会不会是另一个结局?

    这念头刚出,想到苏平随手甩飞的沼泽爬尸兽,以及那不可能从人口中发出的龙吼咆哮,他顿时将那念头抛之脑后,再次看向苏平时,目光也变得有些怪异。

    面前这年轻得过分的少年,真的是人类?

    “你最近输的一场战斗,是输给什么样的对手?”苏平问道。

    许狂不知道苏平问这个干嘛,轻咳一声,有点小小得意道:“我最近没输过,一直都是赢的,在我们战神学院里,我可是战力榜前十的存在。”

    看到苏平眼中的怀疑之色,他心中的得意顿时消散,但依然倔强地道:“我说的是实话!”

    要不是遇到苏平这个怪物,他最近的确没输给过别人,就算输了,他也会疯狂锻炼,然后去找回场子。

    “既然你这么牛逼,为什么不是你们学院第一?”苏平问道。

    许狂微微张嘴,呆愣在当场。

    这话……

    无言以对。

    “我是想通过你输掉的战斗,来听听你输掉的原因,看看你是输在什么地方上。”苏平说道。

    许狂明白过来,略微汗颜,立刻跟苏平说出他几个月前败给学院里战力榜第二的那场战斗。

    苏平听完,目光有些怪异,本来稳赢的战斗,居然也能硬生生输掉?

    这战神学院的高材生,都是这么厉害的么?

    “你用你的六阶浊骨兽去跟他的六阶焰照鸟肉搏……你脑子没进水?”

    许狂愣住,有些气怒,要不是看打不过苏平的份上,当场就要飙脏话了。

    “我用浊骨兽用骨牢封锁了空域,逼他的焰照鸟跟我的浊骨兽在低空和陆地对战,难道错了?”许狂非常不服,这一战他输给对方是心服口服,完全是宠兽被克制了,但听苏平的口气,反倒是他输的不应该?

    难道输了还是他的锅?!

    苏平看到他不服气的模样,活脱脱像个小学生,没好气道:“我问你,浊骨兽的能力是什么?”

    “骨牢,浊雾,骨刺,骨铠,血灵转换!”

    许狂一口气报了出来,说完看向苏平。

    苏平点头,“既然你知道还有‘浊雾’技能就好,那这技能是干嘛的?”

    “当然知道,这是迷惑技,骨牢是控制技,浊雾能覆盖场地,遮挡视线,但是,这对焰照鸟没什么作用吧,它翅膀一振,用火旋风就能轻易将浊雾驱散!”许狂说道。

    苏平叹气,“谁说浊雾只是迷惑技能?浊雾里的浊气,有腐蚀性,如果给你天天闻,你会怎样?你的身体会很快衰竭!

    这浊雾就是配合血灵转换用的,以你的浊骨兽,好歹跟焰照鸟是同阶,给对方造成一点伤口能办到吧?

    只要造成伤害,浊骨兽就能通过浊雾,吸食里面接触到的鲜血,将鲜血进行血灵转化,滋补自身,这技能用在群战时,浊骨兽能以一当千!”

    苏平看到他一脸惊愕的模样,继续说道:“除了用浊雾配合血灵转换外,你的骨牢用的也有点问题,谁说这只是一个控制技能?骨牢能封锁空域,小骨牢也能成为你的保护盾牌!”

    “在双重骨牢之下,焰照鸟的攻击会被你的小骨牢抵挡,而你能在小骨牢里任意用骨刺投掷来攻击它。”

    “如果你想慎重点,也可以在骨牢里叠加出三道,四道,乃至更多道骨牢,既然要封锁焰照鸟的行动,就干脆将它完全琐死!”

    “无论是哪种战略,都能轻易击败这焰照鸟,毕竟听你描述,这焰照鸟没领悟出灼火射线,在场馆这种有限的场地中,很难发挥出优势,遇到有控制技的宠兽,就是自讨苦吃。”

    这灼火射线是七阶宠技,升级后便是八阶的极炽射线了,破坏力更大。

    听到苏平的话,许狂完全愣住。

    浊雾能配合血灵转换?

    骨牢还能当盾牌防御?

    用叠加骨牢来封锁敌人行动?

    如果苏平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三种方法,都是能击败焰照鸟的。

    而他,居然输给了焰照鸟?

    许狂对自己产生了浓浓的怀疑。

    同样的,他也有些怀疑苏平说的浊雾和血灵转换配合,究竟是真是假。

    苏平也料到他会不信,“这里有场地,你自己测验吧。”

    许狂微微点头,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立刻让自己身边的浊骨兽开始释放浊雾,同时,他又召唤出自己一只低阶的元素系宠兽,虽然不是火属性,但也是血肉之躯。

    他让元素宠兽受伤,然后给浊骨兽下了命令。

    很快,惊人的变化让他目瞪口呆。

    居然真的能!

    一个迷惑技能,居然跟进食技能,可以相互配合?!

    这谁能想到?

    许狂不禁看向苏平,后面的骨牢叠加之说,他没有测验,但也知道是极有可能实现的,单是苏平提出的描述,就让他的思维出现颠覆性突破。

    在震撼之余,他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问道:“那如果焰照鸟用烈海攻击呢,骨牢未必能抵挡吧?”

    “你不是还有骨铠么?”苏平没好气道:“骨铠至少能撑一下吧,在这段时间,焰照鸟释放技能时,自身的行动也会减慢,刚好是给你攻击它的时候。”

    许狂怔了怔,想想还真是。

    烈焰攻击虽然狂暴猛烈,但自己的浊骨兽未必得马上逃跑,可以靠骨铠撑一下,同时反击。

    只要反击到了,就有可能会打断对方的攻击,以攻为守!

    他感觉茅塞顿开。

    同时,想到这场战斗的结果,他脸上又有些尴尬,这么说来,他输掉真的是太冤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