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夫人又在装学〕〔我的一天有48小时〕〔诸天武侠霸主〕〔上帝忽悠着我〕〔狩魔猎人和他的小〕〔联盟之侠客行〕〔网游之四海为家〕〔我成了史上第一魔〕〔峡谷之巅〕〔让全火影一起看广〕〔冠冕唐皇〕〔大医凌然〕〔回到过去救男神〕〔三国之巅峰召唤〕〔我又被校草搭讪了〕〔巅峰赘婿〕〔异世界道门〕〔王爷太难混〕〔星辰之主〕〔异世丹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神宠兽店 第三百十六章 我是讲道理的人
    <b>最新网址:将这八人全都震杀后,苏平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系统提示的声音,击杀真凶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听到这提示声,苏平眼中的杀意也略微淡去几分,这么看来,这周家倒是老实得很,在这方面没有半点含糊。

    “前,前辈……”

    望着八人瞬间惨死,三位封号级脸皮微微抽动,当面斩杀他们周家族人,还是他们亲自送上去的,这让他们周家的脸面完全丧尽了。

    但是,考虑到这一切都是为了营救族长,他们只能忍耐。

    那最先开口的老者,身体略微佝偻,向苏平道:“他们都是参与这件事的人,如今都已经得到应有的处罚,那我们的族长……您是否可以放过?”

    此话一出,另外两人也都脸色微变,抬头紧张地看向苏平。

    他们将自己的族人送到苏平面前,任由他宰割,要是最后苏平只是耍他们的,依然将他们族长斩杀,那就太难堪了,是不共戴天的耻辱,也是真正的不死不休!

    而一旦不死不休的话,即便他们倾尽整个周家的力量,斩杀了苏平,他们自身也会元气大伤,要么就是立刻离开龙江基地市,要么,就是被另外四大家族蚕食殆尽,将他们伤残的“尸体”分食。

    无论是哪种,都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情景。

    而且,他们也没有把握,将眼前的苏平血拼斩杀,毕竟后者到目前所展现出的实力,他们依然没有看透,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苏平扫了他们三人一眼,嘴角忽然弯起一抹弧度,玩味地道:“你说,我让你们周家丢了这么大颜面,你们会不会事后报复我呢?”

    三人闻言,脸色顿变,连忙摆手道:“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那最先道歉,也是地位最高的老者,立刻道:“前辈,我向您保证,我们周家上下,事后绝不会再侵犯您和您的小店,这一次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您,他们是死有余辜,您的惩罚是应该的,我以我周天广的封号担保!”

    封号是封号级强者最看重的东西,就相当于是一个人的脸面,用封号担保,算是非常高的承诺了。

    不过,这种没有实际约束力的承诺,苏平自然是不信的。

    别说用封号担保,就算是用亲妈亲爸,全家祖宗担保,他都不会信。

    一个人一旦背信弃义了,拿什么担保都没用,口头的话,说过不算数,这才是枭雄的套路。

    而这周天广,别看现在唯唯诺诺,作为周家的封号级,在这龙江基地市绝对是有头有脸的大佬,跺跺脚就能让无数人破产,瑟瑟发抖,开办个生日宴,更是能引得各方名门登门拜访,可谓是呼风唤雨的存在,说是一个“枭雄”,也毫不为过。

    这种人的口头保证,苏平是一百个不信。

    憎恨,是肯定的。

    想要报复,也是肯定的。

    不过,虽然知道这些,但苏平选择了停手,杀戮到此为止。

    高空中,收到他意念的小骷髅,浑身凝聚的魔气,如鲸鱼吸水般尽数回归到体内,又变回了一个木讷呆愣的小骷髅,它没再多看那周天林一眼,转身飞回到了苏平身边,落在了他脚边的紫青牯蟒脑袋上,紧紧挨着苏平的大腿边。

    半空中浑身炼狱火焰的炼狱烛龙兽,也徐徐降落下来,站在紫青牯蟒身边,一双混合着暴戾与冰冷,疯狂与平静的龙眸,凝视着苏平面前的三位封号级,只要他们稍有异动,就会立刻攻击。

    随着小骷髅的离开,周天林感觉压迫在胸膛,以及整个上身的恐怖阴影,也随之消散了,和煦的阳光照来,在这一刻竟让他有种重获光明和新生的感觉。

    对三位家族封号顶梁柱的话,以及跟苏平的交谈,他都听到了,毕竟是封号级,只要想听的话,即便是千米外地面的蚂蚁爬动,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感受到后背湿透的冰凉冷汗,他心有余悸,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平凡普通的一个周六,险些丢掉性命。

    他脸色变幻片刻,有些复杂,也有些难看,但他还是慢慢飞了下去,来到三位封号级身边。

    他的目光从苏平脚边的骷髅宠身上扫了一眼,眼底依然有些阴影,但他的目光很快便转移到跟自己高度相同的苏平脸上,勉强一笑,道:“多谢阁下高抬贵手!”

    作为手下败将,他此刻已经无话可说。

    在他脚下,先前被押来的族人被斩,尸体依然在地面,鲜血还残留在苏平脚下的巨蟒长颈上,但他却依然只能陪笑。

    这一刻,掌控一方,端坐在龙江基地市云端,俯瞰无数平民和普通富豪的周天林,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弱者。

    弱肉强食,平时的他是“强食”的一方,但此刻他成了“弱肉。”

    而“弱肉”是没有尊严的,所以此刻立于族人尸体之上,他也依然只能勉强陪笑,感谢对方。

    “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苏平扫了他们四人一眼,眼神很平静,也有洞悉世情真理的深邃,他能体会到对方的屈辱,但他不会同情。

    “冤有头,债有主。”

    “你们周家招惹我在先,玷污我店名誉,我找他们,是报仇,这是因。”

    “如今他们死了,我的仇也报了,跟他们的过节到此为止,这是果。”

    “你们袒护族人,不分对错,这就是你们的罪因,所以现在的局面,你们受到的屈辱,是应得的果。”

    “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但这件事,在我这里,已经算是一笔勾销了,因果都已经结束。”

    “如果你们想要再来报复,我随时欢迎,但不要忘了一点……自己造成的起因,就得自己承受,结果。”

    说到最后一句,苏平的口气很认真,眼神也很平静,只是说完之后,脸上忽然露出了几分笑容。

    这笑容很奇特,似乎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几分轻佻随意,又带着几分深沉的冰冷杀意。

    周天林和三位封号级脸上微微变色,都低下了头,只是在苏平看不见的阴影处,暗暗咬住了后槽牙。

    擅闯他们周家,斩杀他们周家这么多族人,杀人不眨眼,竟然说自己很讲道理?

    你们小淘气跟柳家本来就不对付,我们只是想添把火而已,又没杀你的人,可你却直接打上门来,不杀人不罢休,这叫讲理?!

    这些话在心里怒吼,但他们却不敢表露出来,只希望能马上送走这尊杀神。

    苏平看了他们一眼,微微一笑,他能感受到他们身上隐忍的怒气和杀念,这些人怎么想的,他几乎是一清二楚,但这跟他做出的决定和行事无关,就如同他所说的话,冤有头债有主,他已经找到了债主,偿还便可。

    至于这周家,虽然得罪了,按照最有利的处理,就是斩杀殆尽,斩草除根。

    不过,这周家毕竟是龙江基地市的百年大家族,族人盘根错节,很难斩尽不说,这偌大家族里面,也有好坏之分。

    有家族的忠诚鹰犬,也有无辜的族人,有的人投胎在周家,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是坏人,有些人甚至跟周家不合,早早搬出了周家,但依然流淌着周家的血液。

    动不动就把别人灭族,不是精神病就是嗜杀狂。

    苏平显然不是。

    他的理智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有利的,但他仅剩不多的良知,也知道什么是他应该选择的。

    至于周家后续的报复……

    苏平从他们几人的表现,能感受得到,他们虽然恨他,怒他,也想要报复他,但脑子还有,在没有绝对能击杀他的把握前,不会轻易报复出手。

    想和行动是两回事。

    毕竟被杀了族人,人家恼怒和想报仇,也是情理之中,可以理解。

    再者说,每个大家族有无数子弟,难免会招惹是非,踢到一些硬骨头,但不是每次遇到硬骨头,都会像疯狗一样全力死拼,那样的势力,是愚昧的土匪,而不是家族,也延绵不了上百年的基业。

    这也是五大家族相互摩擦,却鲜少真正血拼的原因,毕竟一头受伤的狼,就不是完整的猎手了,也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

    同时,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甘愿将族人送上来,任由他一个个斩杀,宁可丢尽颜面,丧尽族威。

    只因为,这族长,是他们家族的核心,是主要的血脉。

    伤再多的皮毛,对家族来说都能容忍,但绝不能伤到骨头!

    吞噬  皮毛是可以舔舐治愈的,但骨头伤了,就一时半会儿很难康复了!

    所以,遇到他这样的硬骨头,他们会恼恨,但也会隐忍,一直忍到比对手强,能够给予对手一击必杀的把握时,才会出手。

    这是大家族的生存之道。

    苏平知道,只要自己保持够强,他们就只会永远的闻风丧胆。

    而且,即便他们真的无脑,想要事后报复,苏平也不在意,他身边的软肋不多,老爸老妈都可以在店铺的安全领地之内,还有一个不太可爱的妹妹,等参加完联赛,就丢到亚陆区第一学府去,以这周家的势力,再借两条胳膊,手也伸不到那亚陆第一学府里去。

    而且,在那学府里,还有副校长替他照应苏凌玥,后者是封号巅峰的人物,虽然潜力不如刀尊,晋级传奇的希望不大,但终归是站在封号级顶尖的人,单是自身一人,就可镇压整个周家!

    “前辈言重了,这件事错在我们,我们哪敢说什么报复的话,说起来还得感谢前辈您替我们清理门户呢。”旁边的周天广恭维道。

    站他身边的族长周天林,眼皮微微抽动,但没说什么,他知道,现在只能服软,而这服软的话,让他这位当族长的来说,又太过低微了,只能由旁边的叔伯开口。

    苏平轻轻一笑,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对这种虚头巴脑的话,自然是不屑一顾。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说出这么“虚”的假话,也看得出这老头是个能隐忍的人物了。

    当个人很简单,但要成个人物,就得费一番功夫了。

    “再会了……”

    苏平淡然道,意念传递,在他脚下的紫青牯蟒尾巴拍打着地面,忽然游蹿身体,掉头转身了。

    见苏平要走,周天灵等人都是心中暗松了口气,同时暗恼。

    还再会?

    永远都别再会了!

    几人心中暗暗咬牙切齿。

    随着紫青牯蟒的转身,周围的周王军,顿时如梦惊醒,惊骇之下,微微后退。

    当看见族长和几位族中真正掌权的人都没有表态,似乎默认苏平离开,他们也不敢阻拦,纷纷退让到两旁。

    而远处赶来围观的周家族人,也都慌忙避让出一条道路。

    在万人瞩目中,一条巨蟒当先,一头龙兽伴随,从周家宅院的大道和修理精剪过的草坪上踏过,逐渐远去。

    那负手立于巨蟒头顶的背影,永远地,深深烙刻在所有周家人的眼中,和心中。

    ……

    ……

    直到看见苏平彻底走出周家宅院,离开周家大门,气息也从宅院大门外消失,周天林和周天广等人,才彻底放松下来。

    这一放松,他们便感觉浑身紧绷得有些酸痛。

    对这少年没有大开杀戒,他们有些庆幸。

    要是后者真的发疯,不死不休,那他们周家这次,多半是要完了。

    这种“完了”不一定是被这少年全部击溃,而是他们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一旦伤亡太重,等在他们周家后面的,就是另外四头虎视眈眈的恶狼了。

    “清理现场,让禁卫都撤了,所有人封口,今日之事,绝不可外传!”

    周天林眼神冰冷,环视四周,看到了无数聚集过来的周家族人,全都是一张张惊疑和茫然的脸孔。

    想到先前的狼狈姿态,他脸色有些难堪。

    这一次的家族入侵,让他们周家威仪尽失,打击极大,必须妥善处理,而且还得尽力封锁消息,否则传扬出去,将成为所有外人口中的笑话,对周家各方面的打击都很大,股市也会暴跌。

    “嗯。”那褐衣老者点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某处尸身,那是周峰,这一次,他们周家陨落了一位封号级!

    每个封号级,都是家族里的顶尖栋梁,倒塌一根,大厦便将有倾斜的风险。

    好在,他们这几根核心的老骨头都还在,依然能勉强撑住。

    “族长,这件事……我们就这么算了么?”另一个封号级老妪,面有不甘,向周天林开口道。

    听到她的话,几人脸色都是微变,这就像刚刚止痛下来的伤口,却又再次被撕开,周天林眼神变得阴沉,闪烁着寒光。

    “不然还能如何?”

    没等周天林开口,那最先跟苏平道歉挽回周天林性命的周天广,苍老的眼眸蓦然开阖,看向那老妪,“你难道没看出来,这人的战力有多么可怕么,绝对是封号级巅峰的存在,除了那些隐居的老家伙,谁能跟他较劲?

    而且,谁知道这人背后,还有没有别人,一般的强者,有三五个好友都是正常的,怎么去报复?!”

    听到他的话,周天林眼中寒意顿时收敛消散,他看了一眼周天广,轻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叔伯,刚多亏你了。”

    周天广看了他一眼,目光转到地面的几滩鲜血上,眼中闪过一抹悲痛,但很快便隐藏,他深吸了口气,道:“周虚是我的儿子,周计是我亡故战友的孙子,他们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还险些给家族酿成大祸。

    现在他们死了,这件事也画下休止符,到此为止,只希望族长莫要怪罪他们,能让他们的尸骨,进入族陵埋葬。”

    周天林看了他一会儿,微微点头,“这是自然。”

    那老妪见他这么说了,也是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

    旁边的褐衣老者和另一个封号级,也都默然了,这次死去的一脉,几乎都是周天广的人,丧子之痛,比切肤更胜百倍,但为了家族大义,后者选择了忍,单是这份气魄胸怀,他们就自愧不如。

    “以这人今日的实力和气魄,将来跟柳家必有一战!”

    周天广眼中露出极其深沉的光芒,道:“我们只需坐山观虎斗,看柳家能不能逼出这店背后的所有底牌,如果他们两败俱伤,倒还好说,如果柳家被灭,我们便吞食柳家,填补我们的损失。

    如果他们被柳家给灭了……到时我们再去踩一脚也不迟!”

    周天林微微点头,能够落井下石,他自然不会放过。

    “今日闹出的动静太大,太多族人都看到了,只怕难以掩盖。”那老妪说道。

    “传下去,泄密者,格杀勿论!”周天林眼神一冷,道:“能掩藏多少就掩藏多少,即便传出去,也要说是那人被我们惊走,如果让柳家知道这人的实力,估计未必会为了一个区区柳渊,跟这样人血拼!”

    “没错。”

    “坑不了这人,还坑不了柳家么。”

    ……

    离开周家宅院后。

    苏平收起了炼狱烛龙兽和紫青牯蟒,跳回到战车上,只让小骷髅跟随在身边,坐在副驾驶上,随后便驱车离开了。

    战车一路狂飙,离开了天王区,顺着高速公路,出了上城区,直接回家。

    这一去一回,有四五个小时,待在周家只有大半个小时,其余时间全都花在赶路上了。

    “你去哪了?”

    刚到家,听到战车尾气声,苏凌玥跑出了家门,一脸奇怪地看着苏平,她很少见苏平出门,平时都是宅在店里,神神秘秘的。

    苏平揉了揉她的脑袋,“去要债了。”

    “要债?”苏凌玥挣开他的手掌,惊讶道:“你这店还给人赊账么?”

    在她看来,苏平向来是先收钱再给人办理登记手续的,居然还能赊账?

    苏平没多解释,打开店门,将唐如烟从画卷里抖了出来,对苏凌玥道:“要没事的话,就跟你唐阿姨修炼去。”

    看到从画卷里抖出的唐如烟,苏凌玥吃惊得目瞪口呆,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事。

    而翻落在地上的唐如烟,还没来得及恼怒,就被苏平的话给搞懵了。

    唐……阿姨?

    什么时候,她变成阿姨了?!!

    前几天还叫她小唐,现在就是唐阿姨了?!

    这就是你们男人?!

    苏平瞥了一眼苏凌玥,见她盯着自己手里的画卷,双眼放光的好奇模样,嘴角一撇,将画卷抛给她,“一件秘宝而已,看完给我,另外别在外面多嘴,这秘宝价值较高,少说值几十个亿,省得引人窥视。”

    苏凌玥刚接住画卷,听苏平说到“值几十个亿”时,手掌一哆嗦,险些将画卷摔下。

    她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画卷。

    就这么一张画,能值几十个亿?!

    在她的概念中,就算是一亿都是天文数字,而几十亿的话,那更是天天天天……天文数了!

    不过,刚看见这画卷能藏人,她倒没怀疑苏平的话,这么奇异功能的秘宝,她听都没听说过,感觉这世上自己不知晓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苏平没理苏凌玥,更没理旁边一双投射过来,像激光般杀人的目光,只对那个方向甩了一句:“我妹就交给你了,好好调教。”

    说完,便转身进入店铺一处储藏间了。

    这里面储藏着店铺内的宠粮。

    房门一关,里面便是绝对的结界空间,没他的允许,外人无法进入,甚至感知都会被斩断,即便是乔安娜这样的人,都没法撼动半分。

    “看看奖励。”

    苏平心中暗道。

    此去周家,有好几个原因,既是看到极光灵狐被主人牺牲而愤怒,也有因自己店铺被诬陷而恼火,同时也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获得那传奇级宠兽技能书。

    “任务完成,请宿主抽取传奇宠兽技能书。”系统提示道。

    先前在周家宅院里,提醒任务完成时,苏平就能抽取了,但当时没空。

    “开始。”

    望着面前的虚幻轮盘,苏平立刻道。

    很快,上面开始跳动,出现一道道快到模糊的字眼,那是一本本宠兽秘技。

    “停!”

    轮盘渐渐减速,直到停止。

    一本散发着绿光的秘技从里面跳出。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