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蔓歌叶南弦〕〔极品废婿〕〔蚀骨宠婚:早安,〕〔问道红尘〕〔都市全能小仙医〕〔苏白夏浅语〕〔绝世特战在都市〕〔女神的上门狂婿〕〔萧叶苏雨溪〕〔都市医品仙尊〕〔绝品隐龙〕〔顶级弃少〕〔极品透视小仙医〕〔提前登陆武侠世界〕〔尚不知他名姓〕〔女总裁的医武至尊〕〔超品命师〕〔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忆昔大唐贞观世〕〔渔人传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神宠兽店 第三百四十一章 少主之威,秒杀!(一万三字求月票)
    <b>最新网址:秦少天嘴角一阵抽搐。

    要不是看到这少女一脸紧张的样子,他真怀疑后者是故意戏耍嘲讽他的。

    赢了么?

    你特么都快把老子杀死了!

    而且还差点把裁判也打死了!

    就这样,还问赢了么?

    你还想赢到什么程度?让我跪地求饶?

    远处准备召唤战宠保命的裁判,也被这话搞得一阵哑然,等看到那恐怖龙兽身上的杀意真的收敛了之后,才暗松了口气,随即苦笑一声,儒雅绅士的他,此刻心中竟有点想要骂娘的感觉。

    而且是对一个跟他女儿年龄差不多的小女生。

    不过,总算这少女及时控制住了这龙兽,否则,他真不敢想象那一箭射出后,会造成怎样的结果!

    “没错,是你赢了。”

    裁判叹了口气,苦笑着道,说完之后,他才发觉后背凉飕飕的,全被冷汗浸透了,嘴角的苦涩不禁更浓几分。

    “真的?”

    苏凌玥微微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她就待了这么一小会儿,居然就赢了?

    这么快?

    这时,她忽然注意到那裁判身上的情况,等看到他消失的半条胳膊时,顿时愣住,不禁道:“裁判,你的手……”

    裁判微微摇头,摆了摆另一条手,“不怪你。”

    虽然手臂被炸断了,但找到九阶治疗宠,还是能够断肢再生的,只是要支付不少钱。

    “??”

    苏凌玥有些迷惑,不怪我?

    这话说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好像是我造成的一样……

    等等。

    她忽然愣住,瞪大眼睛。

    难道,真是她造成的?不,应该说,难道是银霜星月龙造成的?!

    怎么可能!

    她虽然知道银霜星月龙很强,可这裁判,是封号级啊!

    而且,她要战斗的对象不是秦少天么,怎么打到裁判身上去了?

    就算打歪也不至于吧?

    话说,打伤裁判不算犯规么?

    对了,自己都被宣布赢了,那肯定是不算犯规了,话说这裁判怎么这么不当心啊,不是封号级么,这么点眼力见都没,秦少天都没受伤呢……

    苏凌玥越想越觉得不对,心中忽然有些好奇,刚刚的战斗究竟是什么样的,她在冰之女神守护里面,全程发呆,都不知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中间有段时间,冰之女神守护被攻击了,她听到了劈砍的声音,当时还挺紧张的,以为银霜星月龙已经战败了。

    “小白,你用了多少力量?”

    苏凌玥立刻心中询问银霜星月龙,小白是她给银霜星月龙起的昵称,否则总不能每次都呼喊它的全名吧,而且银霜星月龙严格来说,也不算是它的名字,只算是它的种族,就像人类被统一叫做人类一样。

    在她询问之下,银霜星月龙低头看了她一眼,给她传了一个模糊的信息。

    “八成?”

    苏凌玥通过契约沟通,翻译了这信息,有些诧异,还没用上全力么,这秦少天在她印象中,挺强的啊,居然这么不经打?

    想到秦少天前几场的表现,她忽然醒悟过来,不是秦少天太弱,而是自己的小白太强了,而且是远远超出她估量的强!

    虽然她昨天在苏平的陪同下,见识过银霜星月龙展现的全部战力,但她看见的只是那众多技能造成的恐怖破坏力,而这些技能的具体强度,她只有一个大概的概念,那就是跟封号级差不多。

    但具体差多少,而秦少天又是什么水准,她就不知道了,毕竟她自身的境界太低,难以分辨太仔细,而且秦少天先前的表现也惊艳十足,完全超出她对六阶战宠师的认知。

    “看来他说的没错,不遇到九阶上位战力的话,小白基本能镇压得住……”苏凌玥心中一动,转头看向观众席。

    等看到那家伙平静的目光时,她的心情也平静下来,不管怎样,击败秦少天,她总算是渡过了一个大难关,而且直接得到了晋级十强的名额!

    这让她离夺冠,又近了一大步!

    这时,工作人员已经手忙脚乱地将结界打开了。

    磷光结界通道荡漾开来。

    裁判发现场外没什么欢呼,环顾一眼,发现所有人面色惊疑,似乎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情况,他嘴角抽动一下,只好腾飞而起,再次宣布。

    “获胜者,苏凌玥!”

    这声音语气带着裁判揉捏过的平静,但透过星力增幅,瞬间传遍整个场馆。

    停歇了几秒后,所有人似乎猛然回过神来,在一片惊愕和难以置信中,有些反应快的人已经发出激动的欢呼。

    而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反应过来,顿时爆发出一阵阵山崩海啸般的兴奋狂呼。

    当所有的欢呼汇聚在一起时,全场都在呼唤同一个名字,那就是苏凌玥!

    一战成名!

    这一战,彻底震撼了所有人!

    不光是打败一个秦少天,最关键的是,连负责镇场的封号级裁判,都被打断了一条胳膊!

    即便是一些外行的观众,甚至四五岁的孩童,都知道封号级是何等存在,现在居然被一个年轻人给打成这样,简直不可思议!

    而这也能说明,这少女是何等凶残!

    先前那极具华丽和凶残的战斗,也让所有人叹为观止!

    这种级别的战斗,即便是出现在决赛上,都是令人惊艳,更别说现在只是十强名额战了。

    不少人甚至认为,这苏凌玥跟这秦少天,便是这次选手里面最强的两人了!

    而这样的两个人,居然提前遇到了,被分配在同一组,这才导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爆发出了如此震撼的一场大战!

    荣誉和欢呼,永远都是属于胜利者的!

    此刻,在赛场上的另一道身影,就显得黯淡无光了。

    哪怕,他身边有血腥魔侍这样吸睛的恐怖存在,还有两头龙兽副战宠!

    可是,那又如何?

    败者就是败者,而且拥有的越多,只要挂上败者的名号,就只会更加衬托出胜利者的强悍和可怕!

    在结界打开的第一时间,秦家老者飞掠到场中,出现在了秦少天面前,道:“少主,你受伤没?”

    秦少天的目光从那少女身上收回,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

    这时,他听到全场的欢呼声,抬眼扫了一圈,眼神又恢复了冷淡,欢呼?他根本不在意,只是,这一场败局,这一战的耻辱,他会铭记!

    “我输了,历练还不够。”秦少天淡漠说道。

    秦家老者眼神复杂,先前那龙兽的恐怖,他也心有余悸,别说是少主了,即便是他,也从那黄金色箭矢上感觉到压力和危险,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冲出来,直接代替秦少天认输。

    能够让他感觉到压力的,那已经超出了少主的承受。

    “少主,等会儿还有一场战斗,你要不要先休息下?”秦家老者问道。

    秦少天微微摇头,“不必了,那柳剑心的斤两我还是知道的,他三年前的比赛我看过,放心吧。”

    秦家老者欲言又止,想说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应当稳妥起见。

    不过这话到了嘴边,他又忍住了,判断和辨别力也是极其重要的,作为家族未来的少主,现在一场比赛的胜负都不能判断的话,将来只会吃亏更大。

    而现在判断错了,还输得起,未来可就未必能再输得起了!

    “好吧。”

    秦家老者深深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说,又转过头,看了一眼另一边的那少女,眼眸微眯,露出深深忌惮,他脑海中浮现出族长对自己的告诫,心中浓烈的杀意微微收敛,没再多看,转身离开了赛场。

    在秦家老者离开后,秦少天看向那少女,开口道:“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能跟你再交手一下。”

    苏凌玥一愣,没想到他会跟自己约战,而且她注意到这里面的用词,不是在决赛再交手,而是以后。

    这里面的意味,她有所领会,心中对自己的小白越发喜爱起来。

    “但愿吧,不过我很弱的,全靠我的宠兽。”苏凌玥露出笑颜,也没托大,她知道自己的本事,要是没苏平的话,她连在这总场馆上台的资格都没。

    秦少天淡淡一笑,他自然也看出这点,不过对战宠师而言,宠兽的力量就是自身的力量,强就是强,没什么区别。

    苏凌玥见他没什么话要再说,便对他点点头,转身下台了。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彻全场。

    苏凌玥被这一**声浪欢呼得有些心潮澎湃,举目望去,无数的人,全都在呼喊着她的名字。

    她生平第一次这么受到瞩目。

    在这联赛开始之前,网上还是对她铺天盖地的诋毁,路上有人见到她,认出了她,还露出鄙夷的神色,但现在却不同了,她看到的是一双双激动和敬畏的眼神。

    实力,果然能打倒一切!

    她想到苏平的话,心中越发坚定。

    ……

    随着苏凌玥下场,全场的目光都随着她的身体移动。

    在赛场前排席位处,各大家族和市政府的强者,目光都落在这少女身上,神色无比认真和凝重,这不单纯是看待晚辈的目光,而是一种……看待身份仅仅只稍逊于自己的眼神。

    虽然这少女自身的境界很弱,但是,有那头恐怖的龙兽在,除非是暗杀或偷袭,否则正面作战的话,他们都没太大必胜的把握,即便有,也知道自己会被那头龙兽给反击,造成不小的伤害。

    在如此年纪,就有这样的战力,简直可怕。

    要是那头龙兽继续成长下去,这少女也继续成长,将来必然是封号级中也威风无比的人物!

    “这少女如果要夺冠的话……估计十有**,真的行。”先前挑事的周家族老,沉默片刻,低声说道。

    这次他这话,倒没有挑事的意思,只是心中无比忌惮,同时还有些后悔,他们周家真不该掺合到柳家的浑水里。

    先是冒出那个恐怖少年,一人镇压一族。

    如今又跳出这个怪物少女,虽然这少女自身表现一般,几乎没什么存在感,但那龙兽却恐怖得吓人。

    而这两人,都是跟那家店有关,他想不出这家店背后的存在,该是何等可怕,才能培育出这样的妖孽!

    其他人听到这周家族老的话,微微默然。

    他们各自家族都有参赛者,也都有心争夺冠军。

    但是,到现在看来,似乎希望渺茫了……

    “的确很强,夺得第一的话……要是没有那位出现,估计真有可能。”叶家族老微微眯眼,轻笑说道。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都是神色一凛,忽然想到忘了那件事。

    的确,那个人要来他们龙江基地市,这第一,几乎是内定了。

    “看来,接下来还会有一场精彩绝伦的战斗。”柳家族老发出冷笑声,脸上的皱纹忽然舒展开来,显得心情很好。

    他们柳家的确没希望夺冠了。

    可是,这第一名,他们没法拿,这小姑娘也拿不走啊!

    虽然这一战的表现,震撼到了他,可是天外有天,再强都没用!

    “呵呵,水老真是好兴致,现在还笑得出来,马上就到你们柳家那位柳剑心出场了吧?”周家族老看到柳家族老的笑容,阴阳怪气地道。

    柳家族老微怔,脸色微变,但紧接着冷哼一声,淡漠道:“柳剑心虽然是不成器的子弟,但也没那么容易对付!”

    他嘴上说不成器,但事实非然,柳剑心在柳家算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了。

    其他人见他口气这么大,都只是笑笑。

    另一边,待赛区。

    众多选手望着归来的苏凌玥,都是站了起来,脸色各异。

    大部分选手都是一脸敬畏,还有些惧怕,而其中各大家族的领头人,却是脸色沉静,对苏凌玥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她的实力。

    不过,这里面不包括柳家的人。

    柳青峰目光阴冷,在这少女身上盯了一会儿,收回了目光,脸色也恢复了冷漠,对身边的柳剑心道:“下面到你了,这秦少天虽然败了,但战力也是非常可怕的,那头血腥魔侍很厉害,小心点。”

    柳剑心微微点头,眼中露出战意,“换做他全盛状态下,我未必是对手,但他两头龙兽都被打残,只剩下血腥魔侍还有点战斗力,拔了牙的老虎,我倒要领教一下!”

    柳青峰微微点头。

    叶家众人。

    “这女人,看上去挺弱,没想到是个怪物。”叶龙天的目光在苏凌玥身上,微微闪动,眼神十分凝重。

    旁边的几位叶家子弟,也都沉默,换做先前,他们还觉得自家少主有必胜把握,但见过刚才一战,他们心底很悲哀的发现,对夺冠的信心只剩下不到一半。

    台上。

    裁判将断臂的血止住,虽然伤口剧痛,但他的表情看上去很平静,似乎没事的人一样,来到秦少天面前,道:“你刚经过一战,可以休息一个小时,要休息么?”

    “不必,早点结束,我回去养伤。”秦少天说道,同时看了他一眼,忽然对他微微鞠躬,“多谢前辈刚刚搭救。”

    裁判微微动容,没想到他作为秦家少主,却舍得下脸面当众鞠躬道谢。

    “是我分内的事罢了。”裁判眼神闪动一下,将他身体托起,平静说道。

    “请前辈叫他上台吧。”秦少天抬起头道。

    裁判微微点头,当即腾空而起,念出了柳剑心的名字。

    听到裁判呼叫,柳剑心挑眉,冷笑一声,持剑离开了待赛区,走上了战台。

    随着柳剑心上台,刚刚欢呼苏凌玥的观众们,再次沸腾,没想到一场大战刚结束,居然又开始新的大战。

    现在登场的柳剑心,可是夺冠热度第三的存在,表现极其抢眼。

    而秦少天虽然也表现极强,但毕竟是败者,而且又经过一战,消耗极大,两头龙兽全废,这一战多半十分艰苦,或是胶着!

    叶家子弟处。

    “哼,被这家伙给捡便宜了。”

    “这柳剑心的运气倒是不错,一组里三个怪物,偏偏他最轻松,之前这两个怪物战得太猛,这秦少天底牌也都暴露了,这一战难说了。”

    “秦家时运不济啊,以这秦少天的战力,要是没那女人的话,估计要跟咱们家少主抢冠军了!”

    几个叶家子弟眼神都不太好看,看向柳家方向充满不屑和鄙夷。

    叶龙天微微皱眉,道:“话别说太早,这柳剑心未必能赢,秦少天估计还有别的底牌,别忘了他自身的战斗力,要不是上一场那头龙兽太恐怖,他根本没近身出手的机会,估计上一场就能见识到他的身手了。”

    听到他的话,几个叶家子弟都是一愣,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狗咬狗的话,是他们最喜闻乐见的。

    其他人也都看向台上,都有些期待,秦少天无疑是很强的,但毕竟经过一轮恐怖大战,消耗不少,这一战的胜负,颇有悬念。

    ……

    赛场上。

    “你确定,现在就要挑战我?”

    柳剑心随意的站在狼藉的赛场一角,冷漠说道,秦少天现在就要挑战他,这种轻视,让他心中涌出怒意。

    秦少天目光淡漠,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佩剑,道:“对付你的话,随时都可以。”

    柳剑心眼中杀气一闪!

    好狂的口气!

    “败家之犬,不知道你的底气从哪来,既然你这么急着想要再输一场,我倒可以成全你。”柳剑心调整心态,冷笑说道。

    秦少天眼眸微眯起。

    “人家能打败我,是人家的本事,但你未必有。”

    “呵。”

    柳剑心冷笑。

    裁判看了他们两眼,见火药味十足,便直接宣布开始。

    这一次,吃了之前的亏,他长经验了,在战斗刚开始,他便召唤出自己的战宠,一头九阶稀有宠,他坐在战宠背上,飞在结界穹顶上方,既能起到裁判的作用,又能避免影响到战斗,而且再冒出什么恐怖的怪物,有战宠在身边,他也不至于再靠自己硬撑了。

    “早就听闻你剑法不错,我倒想讨教一下。”

    柳剑心看了眼秦少天手里的剑,眼神冷冽,他身侧的虚空骤然出现两个黑色漩涡,从里面跳出两头战宠,都是九阶战宠,一头是九阶火系血冠金鸾,另一只是九阶恶魔系战宠。

    两者似乎是一主一副。

    “之前我还有点兴趣,现在,没空。”

    秦少天目光冷漠,抬手一划,空间漩涡出现,血腥魔侍的狰狞身影从里面随之出现。

    这血腥魔侍先前虽然受了不少伤,但此刻召唤出来时,身上的伤势几乎全都愈合,在恢复力和生命力上,它绝不逊色龙兽!

    杀!

    秦少天将剑杵在地上,发布指令,这一次他没有亲自参战的打算。

    血腥魔侍的暗红色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望着前方的柳剑心,身体微微伏地,下一刻骤然飞掠而出。

    嗖!

    地面掀起一道疾风,快得完全消失!

    “好快!”柳剑心瞳孔一缩,还是先前那么快,他的视觉几乎跟不上,只能看到一阵残影!不过,他早有准备,之所以召唤战宠,是因为他想好了防御措施。

    一道道火焰燃烧,在他身体周围出现了炎神守护,这是九阶防御技,并且有极强的杀伤力。

    “感知覆盖!”

    “魂能锁定!”

    柳剑心自身释放出感知技能,同时也让自己的恶魔宠释放出追踪技,既然肉眼看不见,那就用气息捕捉。

    下一刻,通过恶魔宠的锁定,他找到了血腥魔侍的位置。

    在头顶!

    唳!

    血冠金鸾猛然抬头,发出高亢的鸟鸣,同时从嘴里喷射出一道极炽射线,穿透力极强,能轻易切割钢铁,如削豆腐。

    然而,那出现在头顶上空的血腥魔侍,身影消散了,是残影!

    柳剑心微怔,这时,在他的感知中,猛然捕捉到侧面有能量波动,是左侧!

    “攻击!”

    柳剑心立刻发出指令。

    两只战宠同时发出能量攻击,朝左侧覆盖,很快便轰炸出一道身影,正是那血腥魔侍,此刻它浑身暗黑能量环绕,在两只战宠的能量洗礼下,竟不闪不避,一路直冲过来。

    极炽射线,炎凤斩,湮灭球……

    全都是高阶技能,其中大部分是九阶技能!

    在一片狂轰乱炸之下,混乱的能量洗礼中,血腥魔侍的脚步竟没有丝毫减缓的意思,最令人惊骇的是,它身上竟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柳剑心的脸色微微变了。

    怎么会?

    先前这血腥魔侍不是这样的啊,怎么现在面对这么多九阶技能,都能够安然无恙?!

    远处,秦少天眼中露出一抹轻蔑。

    同样是九阶技能,但这柳剑心战宠所释放的强度,跟那头龙兽相比,差太多了!

    这里面的差距,是能量的浓缩度,如果说这柳剑心释放的技能是一团棉花,那么那头龙兽的就是木棍,里面的浓度不是一个级别!

    哪怕是相同的九阶技能,能量的强度不同,威能也相差极大,更别说这些九阶技能,都只是九阶中低级技能了,没有像样的九阶上位技能。

    要知道,柳剑心的两头战宠本身就没有达到九阶境界,此刻施展出这九阶技能,本身就是空有其表,而其内在,与真正九阶技能破坏力的差距,便取决于能量强度,先前那头龙兽的能量强度,极其恐怖,所以释放的技能威力,几乎不逊色真正的九阶妖兽释放的九阶技能了!

    “秘技,鬼影杀!”

    秦少天意念一动。

    这是瞬间突进刺杀秘技!

    这秘技虽然能急速逼近敌人,但因为速度太快,导致力量的积蓄不够,攻击会稍稍减弱,而面对银霜巨龙兽这样皮糙肉厚的龙族,要是减弱攻击的话,即便瞬间贴近了也没用,只能划点伤口罢了。

    所以在上一战中,他没有使用,但此刻面对这柳剑心的战宠,却刚好适合。

    嗖!

    正在疾跑的血腥魔侍身体陡然一晃,速度再次暴增,直接从柳剑心的感知中消失!

    这!

    柳剑心瞳孔一缩。

    下一刻,在他背后的身影中,一道鬼魅般的狰狞魔影陡然出现。

    柳剑心猛然感觉背后寒意爆发,他心肝直颤,意念瞬间沟通战宠。

    吼!

    两头战宠瞬间扑去。

    他已经来不及想这头血腥魔侍如何瞬间逼近的,但不管如何,逼近了就杀退!

    柳剑心的恶魔战宠也是近战类型,骤然咆哮,朝血腥魔侍杀去。

    噗!

    血腥魔侍浑身利刃乱舞,瞬间鲜血绽放,柳剑心的恶魔宠登时倒地,秒杀!

    柳剑心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

    他脑子嗡嗡作响!

    这不可能!!

    下一刻,血腥魔侍的身体鬼魅般的晃动而过,血冠金鸾刚释放出火焰,还没来得及凝聚成技能,身上便绽放出数道伤痕,被甩开到一边。

    而那七八米高的伟岸魔影,已然君临在了柳剑心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一根尖锐的利刃,随之落在他的额头前,刺穿了眉心,但仅仅只刺穿三分之一厘米,刚好抵在他皮肉下的头骨上!

    再用力一点,他的头骨便要破裂!

    力量的掌控,在分毫间!

    被将军了!

    柳剑心呆住。

    他完全来不及反应。

    他自信的搏杀能力,在这头顶尖近战宠兽面前,就像婴儿般弱小!

    望着这一幕,全场刚刚还残留的一些欢呼,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战斗开始到结束,除去他们对话的时间,只有一分钟不到,居然就结束了!

    不是该有一场势均力敌的大战吗?

    怎么会是被秒杀的局面?!

    而且,这秦少天的血腥魔侍,怎么忽然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强得这么恐怖?!

    古人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先前看血腥魔侍跟那恐怖龙兽的战斗,观众们还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恐怖的,似乎传言稍稍微夸大了,但此刻看到这沐浴众多高等宠技,其中还包括大量九阶技能,却依然做到毫发无伤,并且在瞬间逼近敌人,爆发出堪称艺术般的顶尖格斗能力。

    众人才忽然发现,这头血腥魔侍,简直就是一个近乎无敌的怪物!

    完全的碾压!

    那绚丽又声势巨大的九阶技能,在他面前竟然像幻象,毫无杀伤力。

    这种怪物,先前竟然输了?!

    而且是被碾压!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是那头龙兽太恐怖了,还是这柳剑心的战宠太弱?

    “你输了。”秦少天漠然的声音传来,飘入柳剑心耳中,如同审判,带着居高临下的俯瞰。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