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夫人又在装学〕〔我的一天有48小时〕〔诸天武侠霸主〕〔上帝忽悠着我〕〔狩魔猎人和他的小〕〔联盟之侠客行〕〔网游之四海为家〕〔我成了史上第一魔〕〔峡谷之巅〕〔让全火影一起看广〕〔冠冕唐皇〕〔大医凌然〕〔回到过去救男神〕〔三国之巅峰召唤〕〔我又被校草搭讪了〕〔巅峰赘婿〕〔异世界道门〕〔王爷太难混〕〔星辰之主〕〔异世丹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神宠兽店 第三百七十六章 体术者
    “这就是你的剑术么,不过如此。”

    颜冰月手里挽出一个剑花,随手将剑还鞘。

    瞥了一眼后面的秦少天,颜冰月等待他的答复,如果是冥顽不灵的话,那么她不介意出狠手!

    “我……”

    秦少天的眼神有些呆滞,也有些茫然。

    感受到颈脖处的凉意,他知道……他已经输了。

    如果不是颜冰月手下留情的话……

    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秦家少主,后者看在这个身份的情况下,他此刻已经是个死人了!

    虽然他刚刚只用出一道剑术秘技,他还有别的剑术秘技没有施展。

    但没用。

    他已经输了。

    没有任何战斗是说,双方必须将底牌全都翻出,再来判断强弱的。

    打斗不是翻盘。

    在瞬间的电光火石间,他选择了先用这道剑术秘技来迎战,却错判了对方的力量,被对方一击必杀,这就是输。

    眼力,判断,临时的思维想法,包括自身的力量,统统组在一起,就是战斗!

    “我输了……”

    秦少天慢慢低下头,低声说道。

    在剑道交锋上,他败了。

    而且是败给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境界跟自己一样的女生。

    不甘,痛苦,悲伤,绝望等等。

    一瞬间他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心丧若死。

    后面,听见秦少天的话,颜冰月脸色淡然,立刻传念给自己的战宠,宣布停手。

    ……

    前方,深陷在水晶囚笼里的熔翼暴龙兽,呆呆地抬头望来,当看见自己主人落寞黯然的身影时,它硕大的眼眶中陡然几乎裂开。

    感受到那从未有过的黯然心情,熔翼暴龙兽仰天发出悲愤的龙吼!

    远处的血腥魔侍,也是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便爆发出疯狂的嘶吼,浑身骤然弥漫出浓烈至极的暗黑雾气,一下子逼开修罗魔蛇和水晶瀚海兽的牵制,赶赴到自己主人面前。

    几百米的距离,几乎是瞬间横跨而过。

    血腥魔侍的巨大魔影,屹立在秦少天面前。

    它狰狞丑陋的血腥眼眸中,低头注视着秦少天,血红的眼珠中倒映着秦少天的身影。

    忽然,它的眼眶中流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

    “咔,咯……”

    它喉咙鼓动,想要说什么,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它抬起利刃手臂,似乎想要抚摸秦少天,安慰他,但似乎又害怕伤到它,在快要碰到他脑袋时,又停顿了,然后缓缓地收了回来。

    吼!!

    它仰天长啸,发出扭曲狰狞的魔啸。

    站在秦少天背后的颜冰月听到这震耳欲聋的魔啸,脸色微变,不知道秦少天是什么意思,但不管如何,此刻她离开自己的战宠太远,可谓是深陷敌营,如果这血腥魔侍要攻击她的话,她的位置十分危险。

    她身影一动,身影快速闪烁消失,离开了秦少天身边。

    而血腥魔侍在咆哮完之后,血红的眼珠死死盯着颜冰月,充满疯狂狰狞的残暴,似乎要失控。

    但最终,它只是盯着,身体却没有任何动静。

    这让结界上方的裁判,也略微松了口气,要是这血腥魔侍失控的话,他要应付起来颇为吃力。

    ……

    场外,前方的封号级席位上。

    秦渡煌和秦书海都是脸色默然,秦渡煌面无表情,而秦书海眼神复杂,他们对秦少天非常了解,这是一个从小就极其喜爱和痴迷剑器的人,即便是睡觉,都要抱着剑睡。

    而此刻,在一个同样境界的剑士面前,却被用剑给击溃了。

    这种打击,不亚于天塌!

    “少天……”

    秦书海暗叹一声,人外有人,这少女除了剑术可怕外,最可怕的是她的身体素质,这绝非寻常六阶战宠师的强度。

    单凭肉身力量,这少女多半便有七阶的程度。

    毕竟是从那个地方培育出来的家伙,不能用常理度之。

    其他家族的族长,也都是一脸震撼地看着这一幕,都顾不上嘲笑秦家。

    太强了。

    这颜冰月太强了!

    凭自身的力量,竟然能冲破两头龙兽的保护,还有自然庇护者的防御,直接接近到秦少天面前。

    这秦少天也不是小角色,在前面的百强战中,展现出非凡的格斗能力,结果在这少女面前,仅仅一个照面就被秒杀!

    要不是这颜冰月留情,秦少天已经死了!

    是他太弱了么?

    绝不是!

    不管是叶家还是牧家,亦或是其他家族,都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自己家的少主能够战胜这秦少天。

    不是这秦少天太弱,而是这少女强得过分,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最重要的是,这少女到目前为止,只用了三头战宠,谁会相信从那种地方出来的人,只有三头战宠?

    ……

    望着面色死灰的秦少天,裁判暗叹一声,秦少天毕竟是龙江的人,被外来者打败,他心中也有些不愿见到,奈何这就是事实,那少女太强了。

    “你认输么?”裁判飘飞下来,再次确认道。

    秦少天身体一颤,最终还是没有抬起头,声音极其低哑:“认!”

    裁判点点头,看了他两眼,低声道:“一时的输赢不算什么,你是秦家少主,不要气馁。”

    这话说得极快,他毕竟是中立的,不愿偏向任何家族,在说完之后,便迅速腾空而起,宣布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秦少天在听完他的话时,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抬头,只是慢慢的转身,身边打开一个个召唤空间,让战宠回归。

    ……

    随着裁判的宣判,全场陷入寂静。

    所有观众都没想到,秦少天居然会落败,而且败得这么快!

    他们双方的战宠,都还没有真正血拼,结果秦少天居然被这少女给直接缴械了!

    前面秦少天最让人津津乐道的,除了龙兽和血腥魔侍外,便是他的身手,结果现在,却被同境界的人在身手方面碾压!

    一时间,许多人都有些茫然,不知道是这秦少天太弱,还是这少女太强了。

    ……

    “这就结束了?”

    五强席位上,许狂错愕。

    苏凌玥也是怔住,没想到跟自己交过手的秦少天居然会败。

    旁边的叶龙天和牧原守二人,都是脸色难看。

    他们虽然对秦少天都有些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后者的实力,结果这颜冰月的表现简直是怪物级,凭肉身力量能跟血腥魔侍切磋,最后还直接神不知鬼不觉摸到秦少天面前,把他一剑给秒了!

    这样的家伙,太可怕了。

    ……

    “好强的体术!”

    费彦博一脸震撼地看着这场比赛。

    作为导师,他知道的东西远比一般观众要多,这少女除了剑术强外,自身肯定还修炼了失传的体术,把身体素质捶打得极其强悍,像妖兽一样。

    仪器检测的是星力境界,但肉身境界是很难测验出来的,除非是通过一系列专业的考核来评测。

    但这种考核机制,早就随着体修的没落而荒废了。

    没想到,在外面的世界,体修依然存在着,而且如此可怕!

    旁边的罗、林二位导师也都是无比吃惊,同样表情很复杂,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六阶修为的少女,他们感觉比自己还要强,他们遇上的话,也没有把握取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凡人跟妖孽没法比。

    “体术?”

    苏平听到费彦博的话,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这少女的身手,的确很不错。

    是他目前为止,见过身手最好的人。

    “体术为什么会失传?”苏平转头好奇问道。

    据他了解,在半神陨地里的那些天神和真神,可都是身手了得的,绝不会只是召唤战宠,喝令战宠来战斗的指挥家。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听说是被有钱人给打败的……”费彦博说道。

    苏平诧异,这里面还能跟有钱人扯上关系?

    看见苏平的表情,费彦博似乎知道他的想法,苦笑道:“其实这说法也是有些道理的,你想,体术再强,也终究强不过战宠,当然,这台下的那颜冰月不算在里面,我说的是正常人修炼体术。”

    “体术修炼困难,好不容有些成就,还不如花钱购买一只好的战宠。”

    “一般人辛辛苦苦锻炼的体术,有钱人买一只好点的战宠就直接弥补了,有这锻炼体术的时间,还不如去赚点钱,或者是修炼星力,这样一旦有更强的战宠了,马上就能缔结契约。”

    苏平哑然,这么说是劣币驱逐良币?

    他觉得这说法有些调侃的味道,有些片面。

    不过,他大概猜到了一些原因,培育体术者,代价太大!

    在蓝星上,妖兽环伺,人类必须源源不断培育出战宠师,才能镇守住边疆和基地市,很难有太多的资源去整体培育体术者。

    通过半神陨地的那些真神,苏平了解到,体术的成型很慢,需要和苦练,还需要上等的药物淬炼身体,这些代价都比单纯培育一个战宠师要艰难得多。

    “说起来,我应该算半个体术者吧?”

    想到自身的情况,苏平暗道。

    他没怎么认真修炼过体术,他的格斗技巧,都是在生死间磨练出来的。

    不过这段时间,在半神陨地他也请教过一些真神和天神,掌握了一些兵器的用法。

    刀剑什么的,他都能耍耍。

    不过,他目前最主要练的,还是从系统那里抽取到的神魔级功法,镇魔神拳,这应该算是一本体术秘技。

    而且是神魔时代的体术秘技。

    ……

    场上。

    随着秦少天的落败,秦少天和颜冰月也都是各自退场了。

    回到五强席位上坐下,秦少天始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在不断抚摸着手里的剑鞘。

    旁人看不出他的想法,但也知道他被打击得不轻。

    在自己最骄傲,最擅长和最喜欢的方面被狠狠挫败,这种滋味儿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而另一边,颜冰月的下场显得轻描淡写,神色自若,似乎根本没有耗费太大力气一样,只是入座后对秦渡煌说了一句:“见谅。”

    这两个字,听上去更像嘲讽。

    秦渡煌脸色略微阴沉,但看这少女说时的表情,毫无得意,不禁微微皱眉,忽然想到在那个地方的人,从小都在修炼,对人情世故极其呆板,情商极低,当即也懒得再理睬,只是呵呵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道家祖师〕〔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