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木叶之我不会忍术 第80章 什么?他死了?
    林夕沉默着走出来了屋门,只留下白胡子小孩儿在里边哈哈大笑。

    不出意外,纲手正待在门外听着墙角。

    所以刚才白胡子小孩儿说的话,纲手也听到了。

    于是纲手整个人变得失魂落魄起来,她不是没想过,去寻找这样的人。

    但是那群小人花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都没找到,她可不相信自己足够幸运。

    她能一下子就找到别人几十年都找不到的材料,不对应该说是人。

    就这样两个人明明没有进行任何交流,但却同时露出苦瓜脸。

    林夕也不想放过这次机会,毕竟这种机会太难得,可是为什么要有人献祭呢?

    对了,林夕眼前突然一亮,这个沙漏从制造出来,应该没人使用过才对。

    那么为什么白胡子小孩儿说需要有人献祭才能启动呢?

    按理说他应该也不知道啊?

    林夕赶紧将自己的推断讲给了纲手听,而本来就一脸沮丧的纲手这次更加的沮丧了。

    她本来以为林夕会告诉她一个好消息,结果没想到林夕说了一个更坏的消息。

    这个神器很有可能跟白胡子小孩儿说的不一样,或者说之前白胡子小孩儿说的能力很有可能是他们的推断。

    这个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纲手整个人变得木然起来。

    最哀伤的莫过于心死了,纲手现在需要好好的静一下。

    于是纲手迈着沉痛的脚步,朝着她的屋子走了过去。

    砰

    “啊!好痛!!”林夕眼角含泪,蹲下身体,捂着头,嘴里还一直喊着好痛。

    纲手的手上还冒着虚烟,刚才的话,她一字不落的都听到了,什么叫做千手柱间的五谷轮回之物。

    该打。

    而这边林夕疼的龇牙咧嘴,抬头瞄了纲手一眼,这个娘们真小气。

    最后看到庭院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林夕也离开了,他要去监督叶仓修炼。

    来到后院,叶仓正在刻苦的修炼着。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叶仓已经深刻的认知到自己的实力不足。

    而这也深刻的刺激到了叶仓的自尊心,她不想自己以后每次遇到战斗的时候,只能沦落为拖后腿的存在。

    当林夕刚到后院的时候,叶仓已经注意到了,可是叶仓还是继续训练着。

    并没有朝着林夕打个招呼什么的,甚至连扭头看一下都没有看。

    林夕脸上挂着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叶仓,叶仓姐,仓姐姐,我来看你了。”

    ………

    叶仓继续出着拳,一拳接着一拳打在面前的这颗大树。

    叶仓不理他,在林夕的意料之中。

    林夕继续挂着灿烂的笑容:“仓姐姐,你累不累,用不用我给你捶捶?”

    砰砰砰

    “啊,你不累啊,那你渴不渴,用不用我给你倒杯水啊?”

    砰砰砰

    …………

    直到最后林夕说的口干舌燥,叶仓都没有扭头看向林夕一眼。

    林夕这次脸上不再挂着灿烂无比的笑容了,而换成了一脸的苦笑。

    听静音说,林夕刚被找到的时候,浑身也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那时候叶仓抱着林夕嚎啕大哭,怎么劝都劝不住,差点哭的没当场昏阙。

    在林夕昏迷的时候,叶仓是寸步不离,日夜守候,几天几夜的不合眼。

    这说的林夕……压根不信,最后在静音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证下。

    甚至都发誓,如果自己说的有半句谎言,那么自己的某处永远也大不起来。

    这狠毒的誓言,把林夕吓得到吸了好几口冷气。

    我滴乖乖隆地隆,要不要玩的这么大。

    不过既然静音都下了这么狠毒的誓言,也让林夕暂且相信了她的话。

    可是从苏醒到现在,林夕从来没有见到过,叶仓哪怕有一次是对自己笑脸相迎的。

    别说笑脸了,冷脸也行啊,再差的恶语相向也行啊,林夕表示自己的脸皮厚,承受的起。

    可是叶仓从来没有正面看过林夕一眼,总是把林夕当做空气忽略掉。

    这把林夕搞得很尴尬,林夕再次抬头看了叶仓一眼,看来今天叶仓又是不准备搭理他了。

    于是林夕弯着腰,拖着两条胳膊,一脸失望的离开了。

    可就在林夕离开的时候,叶仓本来正在击打着木桩,结果停顿了一下。

    过了片刻,又重新击打了起来。不过这次力气好像比之前大了许多。

    等到晚上。

    叶仓正独自坐在屋顶上,拖着腮帮,遥望着天上的月亮。

    “在我的家长,月亮代表着思念亲人的含义。

    它也寄托了恋人间的相思,表达了人们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之情。

    所以说你是在想家吗?”

    林夕也不管叶仓会不会拒绝,一屁股坐在叶仓的身边。

    叶仓这次到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对林夕不理不睬。

    叶仓沉吟了片刻,便开口说道:“其实我并没有见到过我的父母,我是个孤儿。

    我从小跟一些其他的小朋友被砂隐村高层的人收留起来秘密训练。

    那个时候,训练很苦,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没有一点儿空闲时间。

    可那怕是那样,我还是感觉很开心,有东西吃,有衣服穿,还有朋友一起训练。

    我们这群没有父母的人,便将我们的老师当做是我们的父亲。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父亲,看我们的眼神就已经不对了。

    我们敬爱他,尊敬他,打心眼里爱戴他。

    可他也喜欢我们,但是他的喜欢跟我们的喜欢不一样。

    他的眼睛里充满着贪欲,淫秽与邪恶,总之就是那种想讲我们吃了那种。”

    叶仓说道这里,便停止了,低下头,眼睛里闪过复杂的神采。

    咯叽咯叽

    一旁的林夕狠的牙痒痒的,王八蛋,臭变态,怎么不去死,还是不是人,怎么会对那些待他如父的孩子下手呢?

    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我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而叶仓突然停止了话语,整个人沉默了起来,这让林夕误认为叶仓已经遭受过那个禽兽的侮辱。

    林夕瞬间心痛的好像有几十把长刀插进自己的心脏,然后开始拼命搅拌。

    林夕甚至都感觉自己难受的不能呼吸了。

    林夕颤颤巍巍的问道:“那个人呢?他现在在哪里?我要砍死他娘的。我要把他砍成碎片。”

    叶仓一脸疑惑的看着林夕,不明白林夕为什么情绪突然变得这么激动。

    不过既然林夕问了,叶仓回答道:“他死了。”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砍他,不对,什么情况?他死了?”林夕激动的海豚音都出来了。

    不等叶仓回答,林夕赶紧问道:“他怎么死的?被谁杀死的?为什么他要死的这么早?我还没砍他呢?”

    叶仓一脸看向白痴的表情看着林夕,不过还是回答了林夕的问题:

    “战死的,还是被纲手杀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