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纵横异界从吞噬开始 第十五章 初入拿撒勒
    地铁沿着隧道程序化的一路向北奔行,旅途刚开始,水妞儿还兴奋的给夏银讲解着遗失大陆上的各种规矩和趣闻。

    阿布则搂着傲霜呼呼大睡,鼾声规律的环绕在车厢内。这两天的经历,尤其是岩洞短暂的一战,三人精神都高度紧张,躺在卧位上的水妞儿与夏银,耳边环绕着规律的鼾声。不一会儿,聊天声音渐低,也都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三人被耳边的报站声唤醒。

    “前往拿萨勒城的旅客注意了,前往拿萨勒城的旅客注意了,还有3分钟,列车将进入换乘路段,请各位旅客准备下车。”

    夏银、水妞儿、阿布三人没有什么行李。

    一骨碌爬起来,进入加速器隔离区。

    在加速器与车体连接处升起一道光幕,将旅客保护起来,抵御速度急速下降带来的冲击力。

    随即,加速器与车体分离,减速进站。

    花光了水妞儿身上所有的魔元晶,三人终于抵达离鹅城不远的拿撒勒城。

    挤在人群中排队过安检准备进成的夏银和阿布,光着上身,围着皮裙,像极了土老帽进城。

    水妞儿自觉地与两人拉开了距离,一个人排在了后面。

    所谓安检,一是检查过往行人是否携带违禁品。

    二是检测行人元气值,并做人像登记,所以在人族十二州上作奸犯科是个技术活儿。

    三丈高的城门上镶嵌着略显笨重的扫描仪,随着行人的走过,仪器便记录了每一个人的样貌与元气值。

    当夏银与阿布从城门下经过时,扫描仪散发黄色光芒并发出警报之声。

    这表示经过的人元气值强度已超过200,属危险人物。

    但这并未引起太大的骚动,毕竟塞特州地处人族十二州边塞,尚武好战,修炼之人并不少见。

    两人进城,回过头来等水妞儿过安检的功夫。

    从两人身边猫着腰快速走过一个浑身散着酒气,顶着一头杂草般头发的邋遢老头。老头像是有什么急事儿,低着头急速穿过城门向城里赶路。

    城门内侧的一个十字路口处,突然转出一队人马,前方骑马几人高声喊道:“鹅公子外出行猎,无关人等闪退一旁。”

    二十几人的马队冲着城门这边飞驰而来。

    城门附近的百姓,远远听见“鹅公子”三字,好似见了鬼,纷纷逃也似地向两旁躲去。

    只有没见过这阵仗的夏银、阿布仍呆立在城门旁。而邋遢老头已从两人身边走过,向着马队直冲了过去,像似没有听见喊声。

    马队速度奇快,前面开路的一个光头刀疤脸汉子,看到向马队走来的老头,阴森一笑,目露凶光,抬手摘下挂在马背上的短弓,张弓搭箭便射。

    说来也巧,低头赶路的邋遢老头在弓箭射来的同时,一脚踩在了路边的一块西瓜皮上,整.xgchotel.个人摔了个四脚朝天。

    飞来的弓箭贴着老头的酒糟鼻穿过。

    “噗”的一声,半只弓箭没入地面,可见开弓的力量之强。

    “老不死的,算你命大,胆敢挡鹅公子的路,看你是活腻了!”

    一箭未中,马队从老头身旁掠过,刀疤脸回头向着老头咒骂着。

    “彭!”

    “臭不要脸的,汽车都开不起,还敢这么嚣张?”

    当马队经过夏银、阿布身边时,刀疤脸正回头咒骂着邋遢老头,没想到被看不过的夏银蹦起来一脚踢在了光头之上,摔下马来。

    “虽然他确实臭不要脸,但人家的马可比汽车值钱的多。”

    阿布一看不妙,提起傲霜与夏银背靠背站好,准备开战。

    马队随即调转马头,二十几匹烈马将夏银、阿布、邋遢老头围在了当中。

    为首一人,胯下一匹白色骏马,煞是威风,就是人长的磕碜点儿,秃凸的脑门儿在赤阴季竟然还泛着青光,撇着鲇鱼嘴。

    轻蔑的瞅了一眼夏银。提着公鸭嗓向着周围的百姓喊道

    “这小猴崽子,伤我鹅城护卫,罪当诛,立即执行。”

    马上众人一听少爷发话了,纷纷狞笑着,抽出腰间长刀争先向夏银砍去,生怕被别人抢了功劳。

    鹅公子对于当街杀人这种勾当,就好像吃饭一样习惯,嘴角挂着微笑,骑马在外圈儿看着热闹。

    夏银非但不怕,看着众人两眼放光,嘴上也不饶人。

    “这大头呆鹅,不但长得对不起爹妈,而且满嘴喷粪,罪当诛,由我执行。”

    “擒贼先擒王,我去逮外圈那只呆头鹅,这些喽啰交给你了阿布。”

    说着,不等众人靠近,夏银一个旱地拔葱,腾空跳起三丈有余,斜刺着向鹅公子冲去。

    阿布抡起斧子向上招架砍来的长刀,傲霜之上泛起一层冷冷的寒气,配合矮人的巨力,长刀沾者即飞,而仅仅在武器碰撞的瞬间,寒气便将众爪牙持刀之手冰封。

    出世以来,傲霜第一次展现威能,未想到竟恐怖如斯。

    夏银跳到鹅公子头顶,对准那发亮的额头就是一脚。

    鹅公子根本没把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放在眼中。

    坐在马上抬手相迎。拳脚相撞,鹅公子只感觉一股巨力从那还未发育完全的小脚丫传递而来,整支招架的手臂疼痛欲裂,胯下宝马四腿齐断,惨嘶一声,断肢扎进坚硬青石板中,整个被钉在了原地。

    整个过程也就是在眨眼之间便结束了。

    围观的百姓不禁暗自叫好,鱼肉乡里的恶少,看来今天是踢到铁板上了。

    “别说小小的拿撒勒,就是整个鹅城,别说动手,只要听到他的大名,哪个不是服服帖帖?”

    背着家里私自外出行猎的鹅嗣生,万没想到,竟然阴沟里翻船,栽在拿撒勒的两个毛孩子手里。

    马匹四脚折断,鹅嗣生虽然仍跨在马背上,却已经双脚撑地,整个人呈呆鹅状盯着地上的断腿,。

    夏银可不管这么多,自带见你病要你命天赋。

    “呆头鹅,小爷的地盘也敢撒野,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由于个子太矮,夏银只好举起拳头由下而上对着鹅公子的下巴一冲而起。

    以夏银的破坏力来说,一拳送不学无术的鹅公子去找阎王爷报到,毫不费力。

    鹅嗣生的生死一瞬间。

    突然,一只脏手,拽住了夏银的脚踝,正是引起事件冲突的主角——邋遢老头。

    不知何时,老头也出了包围圈,跟在夏银身后。

    “少侠,多谢仗义出手相救,小老儿谢过了。您的大恩大德,小老儿真是没齿难忘啊!”

    邋遢老头单手拽下夏银,搂着夏银的小脑袋瓜在自己的胸前蹭来蹭去。

    脚下一甩自己塔拉的懒汉鞋,不偏不倚正砸在鹅嗣生的脸上,竟挥手示意让鹅嗣生快走。

    鹅嗣生也不知是被砸醒的,还是被熏醒的,招呼一众手下,留下一滩屎尿,灰溜溜的逃命去了。

    阿布,见敌人已跑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邋遢老头见鹅嗣生一伙已经溜掉了,这才松开怀里的夏银,一指阿布说道:“快去看看哪位少侠吧,不知为何,在挥出一斧后就晕了过去,看上去像是脱力了。”

    “脏老头,别想趁乱溜走,我弟弟为你出jsshcxx.头打抱不平,你却暗地里放走那帮杂碎,到底什么意思?”

    因嫌弃夏银、阿布穿着,后面进城的水妞儿,并没有看到冲突是如何而起。

    听到百姓议论,猜到一定是夏银和阿布惹了祸,急忙从人群中挤了进来。

    刚好看到邋遢老头暗地放走鹅嗣生的一幕,忍不住质问出声。

    邋遢老头闻声回头,正看到水妞儿因阿布晕倒而焦急的满脸通红样子,本就白皙娇美的水妞儿更显诱人。

    老头好似馋猫见了鱼一样,条件反射似的口水直流,色迷迷的双眼透过脏兮兮的眼镜,盯着水妞儿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上下游走个不停。

    整个人痴了!

    水妞儿顾不上跟老头较真,跑到阿布身旁蹲下来查看情况。

    发现阿布双腿僵硬,手脚冰凉,牙关紧咬,气息极其微弱。

    夏银凑过来,疑惑的说:“不应该啊!刚刚阿布只用.jxpx.了一招,便将那些小喽啰废掉了。刚刚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晕倒了?难不成是饿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我看阿布的状态很不好,要及时送医院检查才行。”

    邋遢老头这时凑了过来,一把抽掉阿布手中握着的傲霜,拎在手里。

    贱贱的对水妞儿说道:”这个才是他晕倒的原因,不需要送医院,是这把斧子,一击便抽空了他体内的元气,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啊?美女。”

    “你的样子好贱啊!小老头,早知道你是这种的货色,刚才就不该替你出头。”

    夏银被老头贱贱的声音搞的鸡皮疙瘩掉落一地,后悔的说道。

    老头自顾自的,颠了颠手中的傲霜,双眼一眯“是个好家伙。”

    “小子,骂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看在你替我出头的份上,就不难为你了,这把斧子我要了,算是你骂人的赔偿。”

    说完转身,拎着阿布的傲霜,一个起落便跳出人群,奔着南门飞奔而去,哪儿还有半点儿邋遢体衰之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