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纵横异界从吞噬开始 第二十三章 汪府疑团
    拿撒勒入城口。

    阿布与夏银脚前脚后通过了安检门,不知自己所穿的‘踩点儿’训练服还有什么机关设置,竟然并未触动探测仪,两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城中。

    各自按照计划路线,彼此分开穿街入巷,绕着拿撒勒跑了起来。

    由于是赤阴季,整个拿撒勒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小城镇并不繁华,只有街上昏黄的路灯零零散散的亮着。一些大一点的商家门前闪烁着霓虹灯。

    两人的路线隐隐是围绕汪府由远及近的转着圈子。

    经过脚程粗略计算,汪府占地大概有50公顷。

    当夏银路过汪府门前,看到府门上的汪字之时,突然想到在爷爷的日记中提到的拿撒勒危险人物汪仕贤。

    “既然,爷爷的日记中对此人有所提及,那这个人肯定不简单。”

    想着,便从怀中掏出日记详细查看一下对汪仕贤的记录。

    “元气值650的修为,确实有些棘手!师傅的元气值只有500,如果真的碰上胜负难料啊!”

    心里正想着,忽然发现一辆汽车停在了汪府门前,从车内走出一个黑衣人,上前敲门。

    “嘎吱”一声,正门旁侧的角门从里面打开。

    一个留着八字胡,头戴瓜皮帽,大概四十来岁的高瘦男子伸出头来,四处观望了许久,转身又合上了角门。

    不一会儿,正门才被打开,又是那个带着瓜皮帽的高瘦男子。

    男子再次向四周张望了一会儿,才招手让汽车驶进府中。

    夏银觉得此番举动着实有些蹊跷,仗着自己是透明状态,跟在汽车尾部就进了汪府。

    汽车进了府门又连过三道门,才算真正进了汪府。

    小小的拿撒勒在着广袤的大陆上,可说是并不起眼。却不成想,城里竟有如此规模的一座府邸。

    汪府可说是,春湖落日水拖蓝,天影楼台上下涵,十里青山行画里,双飞百鸟似江南。处处雕梁画栋,颇有皇家园林的宏大之气。

    夏银跟随汽车一路向汪府中心走去。

    最终,汽车转过一个满山松.jxpx.柏成林的小山,在山下的一片湖泊边停了下来。

    夏银不敢离得太近,站在远处的林边向着湖边望去。

    只见从车上走下三个黑衣人,其中两人抬着一只布袋,布袋之中显然装的是一个人,正在不断挣扎。

    原本平平无奇的湖面,从中间缓缓分开,露出一条幽暗深邃的隧道出来,三个黑衣人并未进入隧道,而是将布袋仍在隧道口,便上车向来时的路驶去。

    在汽车驶离的同时,隧道口像是用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布袋吸入其中,随即湖面又缓缓闭合,像是一切都为发生过一样。

    夏银不敢逗留,跟着汽车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汪府。

    一路尾随汽车,记下了三个黑衣人的落脚之处,便离开拿撒勒,向着猫耳村跑去。

    当夏银回到老猫家中时,发现老猫与阿布已经回来了。

    只不过,阿布因精神过度疲劳,回到老猫家中便晕了过去。

    老猫刚将阿布泡在仪器中恢复身体,就发现夏银也回来了。

    “感觉怎么样?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都完成了自我进入冥想,又达到了神体分离的状态,真的很难得。”

    老猫嘴角挂笑的说道。

    “神体分离?师傅,有个后遗症您没跟我俩说吧?这精神一旦回归身体之后,肉体过度疲劳后遗症就找上来了,您看看,我这连一个小手指都不能动了。”

    夏银好不容易才从牙缝xgchotel.中挤出了这一句话。

    原来刚一进屋,跳出冥想状态之后,那种浑身就像有着几万只蚂蚁在撕咬,浑身麻痒酸痛又一动不能动的感觉瞬间布满全身。

    这种感觉简直比被刀子割还要难以忍受.jsshcxx.。

    “这是当然的了,世间万道,总有利弊,怎么会有十全十美的修炼之法呢?你师兄比你可就幸运多了,看来他的精神之力要比你弱很多,他不仅肉体到了极限,精神也到了极限,直接昏死了过去,免去了这种折磨。”

    老猫歪歪嘴,也表示很无奈。

    “好师傅,快来给我挠挠,浑身痒的不行,快!快!快!”

    夏银现在顾不上那么多,就感觉奇痒难耐,向老猫求救。

    老猫没有理会他的“哀嚎”,褪下他的‘踩点儿’训练服,抱起夏银向着地下室走去,将夏银放在恢复仪中,带上呼吸面具,关闭仓门。

    “认真体会自己身体的变化,你师兄虽然逃过了这场折磨,可好处自然也没有你拿的多了。世界是公平的。”

    当整个人被营养液充分浸泡后,一股说不出的舒爽,瞬间袭满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好似饥渴的吞噬着营养液中的能量。感觉身体内零星的於阻被吞噬进入的能量一冲而散,浑身血脉无比通畅。每一寸肌肉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大脑同样被这种舒爽的感觉刺激着,前额两眉之间的金色云朵在凝实与消散之间不停的变幻闪烁着。

    就这样,过了两个小时,阿布清醒了过来,夏银的那种舒爽感也完全褪去,恢复了正常。

    两人开仓下地,看到老猫正在研究两人踩点儿时传回来的录像。

    “师傅,怎么样?我没有偷懒吧?我可是完全按照计划,走完了所有点。”

    阿布开口说道。

    “师兄,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进入冥想状态都走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害得我傻乎乎站在那里白白念了那么久,你是不是故意的?”

    夏银从身后卡住阿布的脖子愤恨的说道。

    “咳!咳!咳!我怎么会是故意的,只不过进入了那个状态,我就感觉好像魂儿飘了出来,根本说不了话!”

    “不能说话,你还不能碰碰我,或者捡块石头砸我一下,给我个暗号也好嘛!”

    “当时没想到,下次一定不会忘!快放手,你师兄就要归西了!”

    夏银这才出了口恶气。

    两人的打闹并没有引来老猫的制止,而是仍然在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观察着视频的每一个细节。

    “师傅,你可要注意汪家的家主,我按计划踩完点儿,又跟着一辆汽车进了汪府,感觉这个汪府不简单,虽然建的极尽奢华,但总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夏银、阿布两人一看老猫那么认真,便一同来到了老猫身后一起观察了起来。

    老猫又认认真真的反复观看了三遍录像之后,转过头对两人说道:

    “汪府不简单,这个我早就知道,所以一直都没敢对他有什么想法。但自从一年前,我女儿失踪后,我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没有发现任何一丝线索。就在遇到你们的前两天,我就注意上了这个汪府,现在一看,他果然有问题。”

    “对、对肯定有问题,不然进个汽车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而且,搞个机关在湖面之下,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我远远看着,那个袋子里应该就是装了一个人。”

    夏银帮着分析道。

    “你在神体分离状态下竟然还能有如此细致的思考?我进入状态后,感觉整个人飘在空中,脑子有些昏沉沉的,只记得要走完计划路线,至于路上所见,现在想来都毫无印象了。”

    阿布羡慕的看着夏银。

    “夏银的精神力要比你的强大很多,自然能做的也就更得心应手一些。矮人的绝对优势在于肉身,也不要太过在意,坚持下去,你的精神力也会有大幅的提升。”

    老猫大概解释了一下夏银与阿布反应不同的缘由,接着说道:

    “汪府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但经过录像仔细研究,我发现,他是存在暗岗的,2个时辰一换岗。并且暗岗的人数之多,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竟然将如此之大的汪府全部监视其中。这个变化,也是今天才刚刚发生的。”

    “看来近期,汪府要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动作啊!师傅你是不是有什么预测?不然怎么会这么巧的被我们兄弟俩撞见了?”

    夏银的直觉告诉自己,老猫肯定是事先查到过怎么蛛丝马迹。

    “我在拿撒勒探查了一年多,查遍了每个拿撒勒的角落,都没有查出艾琪的下落,而作为拿撒勒城最有势力的汪府,在我的探查中,竟没有一丝问题。我是说连欺行霸市、压榨乡里的事情都没有。这很反常。”

    “那不正说明汪家主人没问题,反倒是个仁慈的乡绅么?”

    阿布问道。

    “阿布,当你日后真正拥有了权力后,你就会知道,人心的复杂了,权力与欲望相互寄生才是正常的。汪家的问题就在于,他太过和善,这只能有一个解释,汪家遇到了麻烦,不想节外生枝,而龟缩起来。”

    “日后我要是拥有了权力,一定帮师傅报仇雪恨。”阿布捋着长胡子目光坚定而有力。

    “所以,今天终于露出了破绽?”

    “没错,拿撒勒我唯一有些忌惮的汪仕贤已经消失了有三年的时间,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我想问题应该就出在他的身上。”

    夏银接过话题问道:“不论如何,今晚咱们师徒走一趟汪府,下一句是不是应该这么说师傅?”

    “你们两个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今天我去踩踩道,你们就在家等着吧!去了也是添乱。”

    “猫哥,今晚你又有新装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