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第肆〕〔卧龙赘婿正版听书〕〔大唐:开局成了公〕〔签到斗罗从史莱姆〕〔我真的不想喷人啊〕〔偏执总裁的小萌妻〕〔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网游:开局变身野〕〔重生之胭脂夫人〕〔重生后,王妃富甲〕〔徐长生周葵〕〔曲嫣薄司晏〕〔曲嫣薄司晏〕〔都市之全能学霸〕〔曲嫣薄司晏重生〕〔华夏盘龙村杨老徐〕〔暖风不及你情深〕〔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娇娇王妃是朵伪白〕〔觐神之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纵横异界从吞噬开始 第九十三章 普世救人
    在鹅镇远的专车之上,看着已经摘下面具的夏银与高有福二人青涩的面容。

    鹅镇远心中感叹,如此年纪便能有这样的表现,怎能不让人心生嫉妒。

    想想自己鹅家的青年一辈,更是愁上心来。尤其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鹅旭冉。

    他在包厢之内观看了比赛的全过程。

    他亲自挑的轮回战队出战,当然有自己的用意,就是想要考教考教九猫的实力。

    九猫战队的表现真的让他对这两个孩子喜爱的紧。

    不仅实力超群,而且临场应变和指挥能力,更是超出了同辈中人不知多少。

    鹅镇远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红酒,向着二人举杯敬道:“真是英雄少年!鹅某为王院长能够收到如此得意门生,感到高兴。”

    “有福是王院长的高徒没错,我就算了,算是沾了院长的光。”夏银没有举杯,而是不见外的拿起餐桌上的不知名的点心,往嘴里狂塞。

    要说高有福的表现还在鹅镇远的认知之内。

    眼前的这个满嘴点心的孩子,只能说是让鹅镇远感到震惊了。

    整场比赛夏银的表现可以用完美一词来形容。

    最可怕的还不是他的惊人表现,而是那种超出年龄的成熟与令人惊奇的脑回路。

    说出的话,完全不像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刚刚各位的精彩表现,鹅某在看台之上看的清楚。夏贤侄的表现可说是无可挑剔。不知夏贤侄师出何门啊?”鹅镇远与高有福轻碰酒杯,表情郑重的向着夏银问道。

    这也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在他看来,夏银能有如此表现,一定受过高人的指点,其背后的师门实力,是他们鹅家目前最需要了解的。

    经过多方探查,目前鹅镇远所掌握的,就是夏银与另外的一个矮人和精灵,在今年突然就从相当有名武道学院中冒了头。

    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至于三人的身世,一点儿线索也没有。

    “我们的门派可就厉害了,猫派听说过吧?有福也是我们猫派的一员。”夏银知道,猫派早晚是要走上前台的,所以毫无顾忌的讲了出来。

    “猫派?”

    鹅镇远的脑子飞速运转,将大陆之上有名有号的势力,仔细的过了一个遍,愣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对,就是猫派,我们门派规矩比较多,不问世事的。今年,派了我师兄阿布与师姐水妞儿,带着我出来历练历练。”夏银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既然没名气,那就只好装神秘了。

    “哈哈!鹅某真的是见识浅薄了点,还真没听说过贵派的名号。想来一定是不想被这世俗之事所扰的名门古派吧!”

    以鹅镇远的阅历,他第一感觉是眼前这个孩子跟他在这儿胡扯呢!

    要说归隐山林中,自视甚高的门派,自己也是知道一些的,毕竟身份到了这里。

    有些影响的门派,他鹅镇远不说倒背如流也差不多。

    猫派,是真的连听都没听说过。

    但是,夏银所表现出来的天资,绝做不了假。

    不过让鹅镇远打消了自己念头的,其实是坐在夏银旁边的高有福。

    看到夏银说出,高有福也是猫派成员后,高有福本人并没有反驳,便证明确有其事。

    即便他不是猫派的成员,也能看出,高家是很给猫派面子的。

    高氏集团在遗失大陆上的实力,连他都不清楚到底有多大。

    一股势力,在大陆之上屹立百年不倒,并且能够垄断整个大陆最重要的地铁运输,你说他没实力,傻子都不会信。

    只不过高氏集团向来低调,又不参与政治,属于闷声发大财的翘楚。

    在底层社会的影响力不是那么大而已。

    但到了鹅家这种段位的家族,对高氏集团当然了解的更多。

    高家嫡长孙高有福,如果没有意外,就是高氏集团日后的掌舵人。

    这种身份的人,能加入猫派,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这时,鹅镇远的专车在一栋并不起眼的建筑面前,停了下来。

    没有什么大排场。

    从外表看去,这就是一栋很普通的民宅。只不过位置很特殊,周边没有什么其他建筑,是一个独栋建筑。

    在寸土寸金的鹅城,有这么个建筑存在就很奇怪。

    原来这里是鹅家专门宴请贵宾的私密会所。

    “二位里面请。”鹅镇远先下车后,转身过来微微矮身,亲自拉开车门,请夏银与高有福下车。

    嘴里说着“鹅叔叔太客气了!”的高有福,在下车的过程中,回头看了看夏银,眼神中透露着。“这姿态放的有点儿低啊!”

    “还不都是钱闹的,哈哈!”夏银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高有福哈哈一笑。

    两人跟在鹅镇远身后走了进去。

    果然别有洞天,从外表上看,只是正常的三层独栋小楼,内部却是上下全部贯通的,酒店式的格局。

    室内的装饰比王善人的审美不知高了多少,真正的低调奢华。

    三人走进挂着一块叫做“仙客来”牌匾的包间。

    包房之内菜肴已经上齐。

    整个包间没有一个服务员,在餐桌正位之上坐着一人。

    “父亲,这位是夏银,猫派弟子。这位是高有福,王院长高徒,同样也是猫派弟子。”鹅镇远一进屋,便为早等在此处的鹅宗涛介绍夏银、高有福两人。

    “两位小英雄,其实今天是家父想要约两位见个面,还请原谅方才没有说明。”

    “来,快请坐,不用这么客气。我与王院长和俊马兄可是多年的朋友了。”鹅宗涛起身相迎,很是客气。

    高俊马,现高氏集团掌舵人,高有福的爷爷。

    整个房间,除鹅家父子与夏银、高有福四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几人落座,开场的客套话过后,鹅宗涛直入主题。

    “老夫此次约两位见面,想必你们也知道是为了什么。我就不在这里兜圈子了。”

    省掉所有的寒暄与客套,夏银自从进屋,就不再说话,他的嘴仿佛就只剩下了一个功能。

    吃!

    所有问答全都交由高有福来应付。

    “在这个环节插一句话,不知可不可以?”夏银此时,终于冒出进屋后的第一句话。

    “夏贤侄,有话尽管讲,今天坐在这屋里的哪有外人。”鹅镇远看夏银终于开口了,立即睁大了双眼。

    “这菜是真好吃,能不能按刚才那套,再上一套啊?”

    “哈哈!夏师兄就是胃口好,在我们门派之中是出了名的。”高有福怕鹅氏父子尴尬,给了一个不是解释的解释。

    “啊?哈哈哈!夏贤侄喜欢就好,只要夏贤侄喜欢,以后天天来吃!”鹅镇远确实被这句话闪了一下,不过反应非常快。

    也没见他如何招呼,他的话音刚落,包厢的门便被推开,一队的机器人排着队走菜,一分钟不到,便将整桌的菜肴更换了一遍。

    “鹅爷爷,没猜错您今天找我们师兄弟来,是想打听魔尘的事儿吧?”高有福端起一杯酒,敬道。

    “确实是这个意思,哈哈!有福,你看能不能帮你鹅爷爷引荐引荐咱们猫派的师长,谈谈关于魔尘灭活的工程问题啊?”鹅宗涛笑道。

    “是这样的,这个魔尘灭活的研究工作,在门派之中不是什么大事儿,目前所有技术都已经很完备,因为没人愿意管这些杂事,我又刚刚入门,就交给我全权负责了。”高有福嘿嘿一笑,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不紧不慢的说道。

    “杂事?”

    自诩见多识广的鹅宗涛,差点儿把刚抿的一口红酒喷出来。

    “对,有福说的没错,我师父太忙,没时间处理这些小事儿,还怪我把魔尘灭活的技术给透了出去,招来这么多不必要的麻烦。为此好骂了我一顿!”夏银擦了擦一双油手,附和的说道。

    鹅宗涛心里差点儿骂起了祖宗。

    魔尘灭活的技术对于遗失大陆有多重要,他太清楚不过了。

    掌握了这个技术,就等于抱着一座金山,竟然说这是杂事。

    不过没办法,现在人家嘴大,怎么吹都有理。

    只好陪着笑脸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有福,你也看到了,鹅爷爷可是带着诚意来的,这魔尘灭活的生意,交给鹅家来具体操作,你看怎么样?条件你随便开。”

    “鹅爷爷,你也知道,我刚入门派不久。这又是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不管事大事小吧,总要交一个像样的答卷才好。”高有福开始打太极。

    “高贤侄,只要能将魔尘灭活的市场交给我们鹅家来做,什么条件都好说。”鹅镇远说道。

    “据我所知,目前还有三家对此有意向。做什么生意都好,总要货比三家嘛!”高有福继续说道。

    “三家?除了新凉州矿场和白家还有哪个?”鹅镇远忙打听道。

    “还不是我们高家。呵呵,鹅叔叔,你是知道的,这魔尘灭活虽说我们门派不是那么看重,但他的价值大家应该都明白,只要有些实力的,哪个不想分一杯羹啊!”高有福继续说道。

    “既然高家也有这个心思,这么说来,我们鹅家是没有机会喽?”鹅宗涛皱眉问道。

    “当然不是,鹅爷爷,您知道生意就是商言商。虽然我是高家的人,但是门派交给我的任务,我可是半点寻不得私的。”高有福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真要是这么说,高贤侄不妨你先说说你们门派的条件?”鹅镇远想摸摸高有福这边的底。

    “门派之所以会答应师兄夏银的建议,是因为魔尘肺病人太痛苦,身为遗失大陆的一份子应该出一份力。并没有考虑什么经济利益。”

    “魔尘肺?你是说魔尘肺病你们也可医治?”这个消息,是鹅家从未掌握的。

    “那当然,而且是根治,不留一丝隐患。”夏银插嘴说道。

    “这也是我们猫派掌门,答应入世传播魔尘灭活技术的最根本原因。要从源头消灭魔尘肺。”高有福继续说道。

    “救死扶伤才是我们师门所看重的。”

    “掌门说了,经济利益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我们猫派不能喝人民的血,吃人民的肉。”

    “所以,能否中标,就要看能否提供出对人民最有利的方案了。”

    “对,把人民放在第一位的计划,最终胜出的希望才最大。”

    这对师兄弟开始了一唱一和的对答式洗脑大法。

    通过他们两人这一描述,简直将猫派说成了遗失大陆的救世主。

    猫派立变圣母派!

    鹅氏父子两人都是做了一辈子买卖的生意人。

    看着夏银与高有福两人在那里有来有回的,说着一些在自己看来,完全不着边际的胡话。

    觉得这两人应该是对这次与自家的合作没有什么诚意,而在这里鬼扯。

    完全不相信二人所说的什么普世救人论。

    “那么,有福贤侄,说到底,你们的条件是什么呢?”鹅镇远不得不打断了两兄弟的对话,抱着最后的一点儿希望问道。

    “鹅叔叔,我已经说过了啊!就是要普世救人,这就是条件。”高有福认真的回答道。

    “有福说的没错,最终的方案应该在本月末就会出来。大体的方向就是这样。”

    说是说,聊是聊,可一点儿没耽误夏银干饭。

    将桌上剩下的最后一根鸡腿啃完,夏银做了最后的表述。

    鹅宗涛知道,这俩人,要么是真的没诚意,要么是真的脑子坏掉了。

    不管是哪一种,今天的谈话应该都不会再有太多的进展。

    不过好在,他们是最先与猫派接触上的势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