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是原创〕〔继承千万亿〕〔总裁的贴身邪医〕〔纠情缠爱:豪门失〕〔神级狂兵〕〔燃情时速〕〔赘婿也疯狂〕〔娱乐圈最后一个女〕〔七零律政俏佳人〕〔猛兽直播间〕〔我就是卖猪肉的〕〔宠化全球〕〔最强枭皇〕〔玄域帝尊〕〔煞天孤〕〔楚流殇〕〔我在创造炼金术〕〔都天传〕〔修真大工业时代〕〔黑夜之永世传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双珠传 第39章衣冠冢
    就在刺客拔出匕首的瞬间,金子渊同时跳了进来,一把长刀横在倒在床上的黑衣人脖颈之上。

    见黑衣刺客突然昏倒在床上,金子渊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了回去。刚刚是他大意,没想到今夜还是让一个小贼钻了空子,竟然让人摸进了大小姐的房内。

    看着空荡荡的床,金子渊有些恍惚,大小姐真的变了,难道连他都开始不信任了吗?

    “此人小心看管,这件事暂时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金子渊豁然转身,只见大小姐,穿着一身里衣,很随意的站在自己的身后,自己竟然都没有发现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刚刚在这个屋内,自己也根本没有感觉的大小姐的气息,她是怎么做到的?

    “把人带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金子渊深深的看了王珠儿一眼,一把拽起黑衣人衣领,把整个人都拎了起来。沉默了半晌,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质问,最后沉声道:“你安心睡吧,我会一直守在门外。”

    王珠儿点点头,好像根本都不太在意,等金子渊带着那个黑衣人消失在房内,才重新躺下,很快就睡熟了。

    次日,天没亮,两姐弟便起床了,今日是父亲下葬祖坟的日子,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一切的仪式和流程早都已经安排好,吴庸的尸骨到如今也没有找到,下葬的不过就是装了几件旧物的空棺材,似乎一切都变得简单的许多。

    吴珠儿跪在新立起来坟前,安静的烧纸。耳边是吴宝儿抽噎的哭泣声,还有很多的似真又假的哭嚎声。

    经历过多的死亡,她自己也已经死过了一次,如今在面对死亡,她似乎冷静的可怕,这个世界上除了昌儿的下落能牵动她的心,似乎再也没有的东西能让它跳动了吧?

    吴珠儿在自己的心底冷嘲一声,抓了一把手中纸钱丢进了面前的火盆里,火冒又窜起了一些,烤的人有些难受。

    突然人群的最远处,一片痛哭声之中,一个极其轻微的抱怨声引起了吴珠儿的注意。

    “活该,当年韩氏就死的尸骨无存蹊跷的很,今日吴庸也是这个下场,真是报应。”

    “嘘,你小点声。”

    应该是两个妇人的声音,断歇了一会,那个满含怨气的声音更加微弱了,夹杂在哭声中,让人很能察觉。

    “怕什么?原本都是吴家一家子,他们荣华富贵的享受着,咱们却要在这里吃糠咽菜,北朝黄土面朝天,死了还要咱们在这里哭坟,晦不晦气。”

    “哎,韩氏也是一个苦命的人,人还是不错的,只是可惜了。他们两口子还真的同命啊?以后留下两个苦命的孩子可怎么办啊?”

    “哼!能怎么办,听说那个丫头也不是一个好的,反正跟咱们都没关系……”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就消失了,不知道是说话的两个妇人闭嘴了,还是走的太远,以吴珠儿的耳力都听不见了。

    又折腾到了日落,吴庸的丧事算是终于结束了,今夜再在庄子上住上一宿,明天吴府上的人就该回金朝城了。

    睡前,吴珠儿支走了神情萧索的吴宝儿,把青蓝单独留下来问话。

    “我娘的闺命叫什么?”

    青蓝只是看了大小姐一眼,对于大小姐奇怪的问题却不敢有半点的疑惑。

    “夫人闺名韩香雪。”

    “继续。”

    听大小姐这样说,青蓝顿时明白了她的意图,自从大小姐那次死而复生之后,好像很多事都不记得了,可是又有很多事都清明了。

    “夫人本是湘杭书香世家韩家的庶女,老爷娶妻的时候,吴家还没有现在的家业,能娶韩家庶女也算是一门荣耀的亲事了,听说当时在金朝城也算是轰动一时,夫人貌美,老爷多能,算是一段佳话。”

    青蓝算是吴府里的老人,又自小跟在大小姐的身边,所以对吴家的事,尤其是大小姐身边的事,她还是很清楚的。

    “夫人和老爷感情向来很好,咱们老爷后来升了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贴上来,但是老爷依旧只中意咱们夫人一人,可惜……”

    青蓝忍不住抹了两把眼泪,夫人没的时候她还小,那时,她不过是大小姐身边的一个三等的小丫鬟,很多事都不太明白。只记得夫人死的时候,整个吴府压抑了一年的时间,才缓和过来。

    “听说我娘是生弟弟难产才去的,但是怎么会尸骨无存?”

    青蓝一惊,大小姐不记得夫人的闺名,怎么还记得这件事,这件事是吴家的禁忌,谁也不敢拿出来说的。

    “这个……这个奴婢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女婢还小,只是您身边的三的丫鬟,连主院都进不去,知道的那些,也是后来听别人议论的。”

    “你说来听听。”

    见大小姐始终安静的坐在那里,就像是听别人的故事一般,青蓝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了,纠结了半天,才一一述来。

    “夫人生五少爷的时候,本来还要些日子,老爷人还在长安。听说,夫人是被人下了吹产的药,才难产的……”

    “当老爷回来的时候,已经封棺了,但是老爷却想再见夫人一面,可是当打开棺材的时候,夫人的尸体并没有在棺材里。”

    青蓝小心翼翼的看了大小姐一眼,继续说自己知道的。

    “后来老爷大闹了一场,发了好大的火。不知道为什么又平息了,后来在祖坟给夫人葬了一个衣冠冢。那个时候五少爷的身子十分的不好,大概是老爷的心思都放在了五少爷的身上吧!然后这件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吴珠儿听完青蓝的复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现在我爹娘的祖坟里葬的都是衣冠冢了?”

    青蓝点点头,道了一声‘是’。

    “可查出来那吹产药是谁下的?”

    “不知道。”

    “我爹没有查出来吗?”

    “不知道。”

    吴珠儿点点头,知道青蓝肯定是真的不知道,就不再问了。

    吴家的水还真深,爹娘没有一个得的善终,现在只剩下她们孤立无援的姐弟,也怨不得一踏出吴府就有人想要自己的命。

    “你下去吧!让金护卫进来。”

    “是。”

    青蓝退了出去,转身金子渊就阔步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