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二章:槐树妖
    寒冬腊月,此时的东灵山已是大雪封天,前山的三仙台上,两个身强力壮的弟子正搀扶着一个素衣女子缓缓走下石阶。女子头发被风吹得散乱,脸色和唇色苍白如纸,唇角有一丝血迹,眼神麻木,似盲非盲,神态中有种令人心碎的决然。她每走一步,脚步就颤抖一下,需得那两个人扶着才能勉强站稳身子。

    “东灵山弟子伶华茵,因偷盗神女果,与同门弟子私自格斗,打伤众人,误伤长老,今日废其修为,逐出师门。”掌门威严浑厚的声音响彻整个三仙台,随即他用惋惜的口吻问道:“伶华茵,念在你曾是云阳子的徒弟,这些年又在东灵山悉心守护神树的份上,本座便就此放你下山,你可还有什么话说”

    失去搀扶的伶华茵跪倒在地上,手撑在身子两边,无欲无求道:“我没有什么话可说,也无颜再留在东灵山,多谢掌门轻罚。”说罢,她缓缓伏下身,朝掌门拜了两拜。

    “既然你认罪,那就将神女果交出来吧。”

    伶华茵身体顿了下,气若游丝道:“交出神女果之前,掌门能否让我见个人”

    “你想见谁”掌门冷漠地睥了她一眼。

    “我想见见我师兄。”伶华茵说罢,人群中便开始窸窸窣窣起来,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自觉地让出一条道。伶华茵抬起头来,目光如炬,有些怨愤地望向站在人群后面的那个人。

    此人叫苏言,是伶华茵的师兄,也是伶华茵青梅竹马的恋人。就在三个月前,苏言领命与师姐下山除妖,临别前他们俩刚刚私定终身,伶华茵与苏言约定,要一起得道飞升,离开东灵山做一对神仙眷侣,因而冒险去偷盗东灵山神树千年才长出的神果。然而就在苏言回山,事成之后,伶华茵却看到自己心爱的男子和自己的师姐拥吻的一幕,十几年的深厚情谊,就在一夕之间轰然瓦解。伶华茵始终都不明白,为何忠厚耿直的苏言,刚和她说完永不负她之后,转身便去爱了别人。连拥抱都要害羞好久的人,为什么能那么深情款款地亲吻别的女子。

    苏言用痛苦愧疚的目光看向伏在地上的伶华茵,这个曾经亲密无间的人,如今坚毅冷峻的脸上布满了犹豫不决的表情,他的手指好几次紧握,又好几次松开,神情中似有千言万语,但最后也只是难过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阿茵”。

    伶华茵苦笑一声,已然明白他的选择,苏言宁愿负她也不愿意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伶华茵从未感觉到如此心寒,她接近绝望地问道:“师兄,在我离开东灵山之前,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十几年来,你可有哪一天真心喜欢过我”

    面对如此凄惶的诘问,苏言眼中闪过一丝痛色,上前一步,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身后的一只手拉住,他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了他的师姐李念心。只见李念心向苏言投去哀怨的目光,苏言仅是看了她一眼,便牢牢握紧了她的手,转头对伶华茵道:“对不起阿茵,我负了你。”说完,他便闭上了眼睛,似乎想掩盖眸中的苦涩。

    伶华茵看到他俩这样,突然自嘲地大笑了起来,让原本惨白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些红晕,然后她眼神一凛,在苏言和李念心脸上来回流转,语气也由方才的不甘变为嘲讽:“师兄,师姐是给你吃了什么药,让你连真心话都不敢说了吗好,既然你背信弃义,那我何必再奢望于你,这个东西还给你罢祝你和念心师姐长长久久。”说罢,伶华茵就将一块白色的玉佩掷到苏言脚下,然后她看了苏言一眼,悲愤之下一口将神女果吞了下去。

    此举令在场所有人大惊失色,正在掌门情急之下向伶华茵拍出一掌时,却见伶华茵周身忽然泛起一道白光,所有接近的人都被挡在了那道光外。伶华茵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自己发光的身体,然后便在众人面前消失了。

    若干年后,中皇山左近的大荒山山脚下突然出现一道金色屏障,循着那金光而去,只见几只魇魔四散飞落,金色的屏障渐渐缩小,最后落在一蓝衣女子身上。

    “就凭你们几个蝼蚁之辈,就想迷惑我吗”轻飘飘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轻蔑和傲慢,蓝衣女子一挥袖子,那些魇魔便落荒而逃,只见女子手中突然迸出几道金光,随后变幻成一张大网,逃走的魇魔便通通被收进了一个白色的瓶子里。

    女子转过身来,快步朝着蜷缩在树下的黄衣少女走去,友善地朝她伸出手去,安慰道:“小姑娘,起来吧,那些妖已经被我收服了。”

    姬如梦移开遮住脸的袖子,抬头朝声音的主人看去,眼前的人二十来岁的样貌,眉若远山,发如黑瀑,眸含星辰,柔美飘逸,恰似那天上的仙娥一般。她怯生生地将手伸到蓝衣女子手心上,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方才那些怪物是魇魔,魇魔最喜聚集在阴冷潮湿的森林之中,以人的梦为食,虽然不会伤及性命,但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姑娘你小小年纪,最好不要到处乱跑。”女子看起来顶多比她大几岁,却似一个长辈一样殷殷嘱咐道。

    姬如梦害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贴近女子身边,问道:“那他们还会出现吗”

    “这个说不准。姑娘你住在哪为防万一,我送你回家吧。”

    姬如梦朝女子绽开笑颜,回道:“我家就住在附近,姐姐如果不嫌弃的话,那就拜托送我回去吧我叫姬如梦,姐姐就叫我如梦好了,我该怎么称呼姐姐呢”

    “称呼不必了,你就叫我姐姐吧”

    伶华茵说着忽然脑子一热,便又混混沌沌地回答道:“伶华茵。”伶华茵几乎是脱口而出,虽然她并不想轻易就透露自己的名姓,但是看到姬如梦诚挚的眼神,像是有种莫名的蛊惑力一般,让她竟然违背了自己的本意。

    回答了之后伶华茵猛然惊醒,方才就宛如被控制一样,挂在腰间的宫铃也发出了异常的震动,像是感应到了不同寻常的妖气。

    伶华茵脚步一顿,目光移向前面的姬如梦。姬如梦好似察觉她的迟疑,回头朝伶华茵笑道:“茵姐姐,你怎么不走了我家就在前面了。”

    伶华茵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心想自己怕是已经离开了安全之地,今天急匆匆出来身上又没有带法宝,不能让她发现自己的疑心,倘若真如自己所猜的那样,眼前的这个少女并非人类,那自己恐怕是中计了,而且她丝毫未察觉少女身上的妖气,此妖必定修为不浅。伶华茵的思绪在脑海中飞速转动,她停下脚步,对姬如梦说道:“如梦姑娘,请稍等,我忽然想起方才追那些魇魔的时候落下一个东西在后边了,想先回头取一下,再送你回家可好”

    “啊可是我家就快到了啊,姐姐先送我回去再去拿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反正这深山里也没有人来,不会被人捡去的。”姬如梦一眨不眨地盯着伶华茵的脸,撒着娇说道。

    “那东西很重要,非取不可。要不我给姑娘划个结界在这,你只要不出去,那些小妖小怪便不敢接近你。”伶华茵心里想,如果能把姬如梦骗进结界,倒也能困住她一时半刻。

    只不过姬如梦可没那么好骗,她似乎意识到伶华茵识破了她的身份,于是笑了笑,“哦什么东西那么重要,总该不会是姐姐梦里头那个负心汉送给姐姐的东西吧”姬如梦咯咯咯地笑。

    伶华茵倏地握紧身侧的剑柄,退后一步,警惕道:“你究竟是什么人魇魔的同伴”

    姬如梦掩嘴嬉笑了下,一脸无辜状,“姐姐你说什么呢,我只是想和姐姐交个朋友,所以才不得已窥视了一下姐姐的梦。不彻底了解姐姐,怎么做朋友呢”说完,她就笑意吟吟地朝伶华茵走了过来。

    伶华茵左右瞟了一眼,连忙往别处跑去。姬如梦好像故意让她逃似的,伶华茵回头看去也没见那妖追上来,她正想借此机会回去拿法宝,却不料前方突然伸来无数触角一般巨大的藤蔓,朝她发出了攻击,切断了几支,又在断掉的地方重新又长出新的来,很快,伶华茵就被团团包围。手臂一样的藤蔓将她的身体牢牢缠住,高高举起,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呼吸不畅了,细长的分枝将她的脖子绕了好几圈,伶华茵的脸色顿时涨得发紫,哪还有半点之前仙气飘飘的模样。那些细小锋利的藤尖刺破她的皮肤,鲜艳的血珠滴在藤蔓上,像火苗一样发出灼烧的声音,“滋滋”两下就没了声息。

    伶华茵这才想起师傅曾经跟她提起过一只修炼千年的姬氏大妖,听闻此妖为一棵槐树修炼成精,以吸人血吃人肉为生,每吃掉一人,就会变成那个人的模样,继续害人,因为此妖身上人气太重,所以很难分辨得出其是人是妖。伶华茵悔恨自己的大意,心中渐渐着急起来,倒不是怕死,只是怕又要给师傅蒙羞了。

    无奈伶华茵如今法力受限,无法施展火咒术,方才她试着以血为咒,却只是伤了这妖的皮毛而已,她心中暗叹今日就要死在这槐树妖手上,可惜师傅交代的事还未完成,还是有些遗憾。正在惋叹之时,姬如梦走到伶华茵脚下,那些缠绕伶华茵的藤蔓,正是从她身体里长出的触手。

    姬如梦仰起头看着头顶上动弹不得的伶华茵,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像是惊讶,又像是惊喜,然后她试探性地用藤尖刺破了伶华茵脖子上另一处肌肤,便快速地将藤蔓伸长放到嘴边舔了一下。只见姬如梦露出满足而享受的表情,意犹未尽地对伶华茵说道:“这么多年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尝到那么好喝的血,这难道就是神血的味道”

    话刚落下,就见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几只魇魔,一窝蜂地朝着伶华茵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