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名门太子妃〕〔透视赘婿〕〔我真的只能活一天〕〔木叶之圣主降临〕〔大汉大忽悠帝〕〔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末日拾荒者〕〔天生绝配:恶魔影〕〔充钱系游戏〕〔我有百万士兵〕〔我的徒弟无敌了〕〔玄天神院〕〔道爷不好惹〕〔外挂不用就会死〕〔我就是演员〕〔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最强赘婿〕〔黑狗修仙传(陆羽〕〔洞心之瞳〕〔大明王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七章:入梦曲
    离开妖之间之后,司徒衍便与鄂萝回到大荒山,将妖之间发生的事告诉伶华茵,再折去仙泽宫找掌门说明情况。伶华茵得知这事跟仙泽宫有关,一整日都愁眉不展,又不能亲自回师门调查此事,夜间更是抑郁难眠,便索性出门散心。又想去看看毛球怎么样了,然而在竹屋四周寻了个遍,都不见毛球的影子,只看到鄂萝在院子里的树上睡觉。鄂萝估计被伶华茵走来走去的动静吵醒了,半睁着眼对树下的伶华茵说:“那家伙往云梦台的方向去了。”

    伶华茵便猜想估计是司徒衍从仙泽宫回来了,于是便急忙往云梦台赶去。司徒衍在云梦台专门设了结界,一到夜间云梦台便被浓雾隐藏起来,肉眼是看不到的。于是伶华茵便按照司徒衍之前告诉过她的方法,在溪边的一棵梅花树下有规律地叩三下,果不其然,梅花树旁立马出现了一个拱门形状的入口,伶华茵刚踏进去,入口便又消失不见了,林子里依旧如初。

    进入云梦台,伶华茵便听到山谷里传来缭绕的琴声,寻声而望,只见山谷上一袭白衣的司徒衍抱琴而坐,似漫不经心地拨动琴弦,而那琴声却犹如洗却尘埃的清泉,于山谷中徘徊流连,激起道道涟漪,似越过红尘万丈,穿过岁月,穿过时光,带着点点哀愁回旋在苍茫的夜色中。

    伶华茵拾级而上,见毛球正悠然自在地坐在司徒衍身边,看到伶华茵来了,便发出欢快的声音。一曲未弹完,司徒衍就停了下来,伶华茵有些歉意,以为是自己打扰了别人的雅兴,便说道:“我是来寻茵桃的,不知我是否打扰到了你”

    司徒衍回头笑道:“哪里算得上打扰,我正苦于没人听我的琴,伶华你来得正是时候。不过话说回来,茵桃又是谁”

    伶华茵往司徒衍边上一坐,毛球就自己跳到伶华茵手中,发出可爱的“啾啾”声。

    “鄂萝给它取的名字,也不知道它的性别,见它毛色粉红像颗桃子,就用我的名字给它取了茵桃二字。”

    司徒衍不禁哈哈笑道:“确是个好名字,想必这小家伙若是长大化形,应是个如伶华一般聪明伶俐的奇女子。”

    伶华茵许久未听到有人这么夸她,不禁惊讶得眉峰微挑,好像他方才说了什么惊天之语一样。

    “鄂萝姑娘见多识广,不知道可认出茵桃是什么兽类”司徒衍未发觉自己刚才言语有什么问题,继续就着茵桃的话题往下闲聊。

    “鄂萝说它形似蓬莱仙岛上一种十分珍稀的远古仙兽,与树木共生,因为能够像鸟类一样飞行,故而也被称为栖木鸟,不过随着年代的流逝,蓬莱仙岛上遭遇几次巨变,鸟兽的食物堆积,栖木鸟便不再飞行寻找食物,它们的翅膀渐渐退化,身体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受到环境的影响,以及生来的惰性,它们种族便越发地稀少,后人几乎再难见到它们的身影了。有些活下来的,就四处迁徙,茵桃或许就是栖木鸟种族的幸存者吧。”伶华茵将从鄂萝那所知的悉数告诉司徒衍。

    司徒衍听她说完,不禁失笑,“这栖木鸟的族类难道就是所谓的混吃等死”

    此话一出口,伶华茵忍不住扑哧一笑,又觉失态,连忙坐直身子,收起笑意。不过手中的茵桃却不高兴了,“叽叽叽”叫个不停,像是在为自己的族类辩解一样。

    司徒衍看茵桃这么激烈的反应,更是确认道:“看来鄂萝姑娘所猜是对的。难怪我一说它白吃白喝,它就变得勤劳起来。”

    伶华茵摸了摸茵桃的头,出言安抚:“好了好了,我们不再说便是了。”言罢便换了话题,转向司徒衍,“鄂萝告诉我,你在妖之间遇到了镜妖,还动了手,你,可有受伤”

    “多谢关怀,我没有受伤。”司徒衍笑了笑,又肃然道:“不过那镜妖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与我提到了你们仙泽宫的墨魂剑,若是下次遇到它,你一定要多加提防。”

    伶华茵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多谢。”

    司徒衍微微一笑,然后面向前方的茫茫苍穹,声音轻快:“既然来了,那我便再弹奏一曲,给伶华听吧。”司徒衍修长而优雅的手指轻抚过琴弦,扬起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琴声委婉而又刚毅,音色犹如初春湖面的清风,引人心中松弛,又似高山流水,涓涓而来,汨汨韵味。司徒衍弹的全神贯注,像是身心都融入到了琴声之中,伶华茵也听得入神,天地间似乎都因这乐声而安宁了下来。

    一曲作罢,伶华茵还沉浸在其中,她转头看向司徒衍,说道:“从前我师傅每次游历回来,都会给我说她一路的经历。有一次,她云游归来,给我带了一幅画,画上高山流水,梅花烂漫,一位白衣仙人坐在山谷之上弹琴,就连鸟儿都停在枝头听他弹奏,不舍离去。天地莽莽,世间辽阔,那乐声却久久萦绕心头,让人忘却俗世烦扰。师傅说她毕生都难以忘怀那个场景,我听了就很向往。很早之前,我就从师傅那听说过你,不过只知清徽台有位善弹琴的仙人,却不知你名姓,不曾想,我会有一天能亲自看到师傅所描绘的那幅场景,想来真是颇有感慨。”

    司徒衍轻笑一声,“衡葳掌门在清徽台待了数十日之久,闲聊时分,也经常与我提起你。”

    伶华茵张了张嘴,有些讶异道:“师傅他,还跟你说了我什么”

    “呵呵,说你很努力,虽然已为仙身,但常常夜里不睡觉,在别人都已经入了梦乡之时,你还在练功房修习剑术。平日里不苟言笑,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看到小动物,就能开心好久。尤其是毛茸茸的小猫小狗,你看到了总是爱不释手。性子倔强,又好打抱不平,遇到弟子之间争斗,就毫不犹豫就挺身而出,结果被某些弟子暗地里报复,不过反被你当场揭穿,后来衡葳掌门得知此事,想惩治闹事的弟子,你却袒护了他们,让他们免于责难。”司徒衍笑意吟吟地细数道。

    从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口中听到自己以前的事,伶华茵不免觉得有些难为情,但她觉得这样的感觉也不错,至少现在的心情不再像白天那样烦躁不安了。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师傅她还整天挂在嘴边。你听这些,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对那时的你而言,我不过是个陌生的人罢了。”

    司徒衍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些挺有趣的,怎会觉得奇怪”

    伶华茵微微弯了弯嘴角,说道:“今晚已经打扰你许久,我该带茵桃回去了。谢谢你的弹奏。”说罢,伶华茵便告别司徒衍带着茵桃离开了云梦台。

    回到竹屋,鄂萝已经完全醒了,她看着在伶华茵怀里熟睡的茵桃,抬头望了望远方的天际,说道:“附近魔物的活动变得频繁了,就像当年一样,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或许人间又要不太平了,伶华茵。”

    伶华茵眉头一皱,顺着鄂萝的目光望去,却什么也感受不到,唯见莽莽夜色和树林里投下的黑影,万物皆静。

    夜半时分,伶华茵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走在漫无边际的冰川,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就连天空都是白的,天地间万籁俱寂,只有她一个人,不知前方为何处。偶见一湾清泉,她踏水而过,穿过一片梅林,在尽头处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一男一女,两人皆穿着白衣,似乎正在说话。伶华茵忽觉这两人有些熟悉,走近去看,那两人却始终离她那么远。恍惚之间,两人皆朝着伶华茵的方向看来,面容依旧模糊,伶华茵向前走去,树上的梅花便扑簌簌地落下,将那二人的身影重重掩盖。她连忙伸出手去,指尖却扑了个空,树下的两人皆不见了,而水中正倒映着自己的面庞,不,应该说是另一个人的脸,一张能够倾覆天下的冰雪容颜。伶华茵愣愣地看着水中的倒影,惊异得说不出话来,忽然间,那水中的人缓缓启唇,呼唤着她的名字:“伶华茵”

    伶华茵猛地从梦中惊醒,才发现鄂萝正立在床头看她,眉头微蹙又有些担心的模样。

    “伶华茵,我刚才叫了你好多次了。”鄂萝道。

    伶华茵抬起一只手摁了摁自己的太阳穴,抱歉道:“对不起,现在什么时辰了”

    “辰时了,怎么叫你都不醒,这症状,我还以为你被魇魔附身了。司徒衍在外面。”鄂萝说。

    伶华茵连忙起身,淡淡说道:“我确实是做梦了。”

    “梦到什么了”

    “梦到我走在雪山里,还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伶华茵边说边对着镜子束发。

    鄂萝站在旁边看她利索地整理仪容,好奇地问:“这倒有趣,那女人长什么模样”

    伶华茵回她一句:“很美,令人自惭形秽。”

    “哦我听说,有些人会在某些机遇下梦见自己的前世,兴许你梦里变成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前世呢。”鄂萝不禁猜测。

    伶华茵摇摇头道:“我曾经从我师傅那看到过三生镜,里面什么都没有,说明我根本就没有前世,现在的我就是在这世间的第一世。”

    鄂萝一听两眼顿时晶亮起来,“三生镜,就是那块传说中可以看到前生的镜子,你师傅居然有这宝贝伶华茵,你什么时候也让我见识下”

    伶华茵瞟了鄂萝一眼,不当回事道:“我师傅走后,那镜子也跟着封存起来了,你大概是见不到了。”说罢,伶华茵便离开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