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掠婚:顾少,〕〔首辅家的长孙媳〕〔摄政王爷欺上门〕〔武神皇庭〕〔盛唐风华〕〔齐欢〕〔婚色荡漾:顾少,〕〔你的眼神比光暖〕〔大国名厨〕〔悠然山居:世子妃〕〔九封龙帝〕〔都市之无限选择系〕〔辽辽天地间〕〔太阿神帝〕〔英雄无声〕〔无敌天帝〕〔诸天老不死〕〔我就是卖猪肉的〕〔萌宝驾到:爹地投〕〔无敌双宝:首席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九章:消失的新娘(二)
    听到外面的动静,房间里的司徒衍和顾念对视了一眼,连忙出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院子里聚集了好几个人,正围在一间房门外窃窃私语。顾老夫人神情惊惶地站在顾老爷身边,看到顾念出来,连忙唤了一句:“念儿,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先进去。”

    但顾念没有听她的,径直走到人群中,只见两个下人刚从房间里出来,看到顾念便心有余悸地说:“公子,湘儿死了。”

    顾念连忙走进房中,司徒衍也紧跟着进去,只见一个丫鬟正倒在地上。司徒衍刚想上前查看,便听到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我看看。”

    司徒衍惊讶地回头望去,“伶华”

    伶华茵没有理他,绕过他快步走上前,蹲下来来探了探那丫鬟的鼻息,又查看了一下有无伤势,结果发现丫鬟的脖颈处有处明显的黑痕,其它处并无伤痕。

    司徒衍见伶华茵面色凝重,连忙问道:“怎样”

    伶华茵站起身来,回答道:“不是人所为。”

    “啊不是人,那是妖怪”不知道人群中是谁冒出一句,在场的人便开始惊惶起来。

    这时顾老爷赶紧上前问伶华茵:“姑娘,不是人所为是什么意思”

    伶华茵回答道:“是不是妖物害的人我还暂不清楚,但是此女子脖子上的黑印是被什么长期附身留下来的,如果你们不介意,还请将这女子暂时交给我,待我查清楚,再告知你们。”

    顾老爷看了顾夫人一眼,便对伶华茵道:“好好,姑娘请尽管查清就是。”

    伶华茵点了点头,“那便请各位暂时回避一下。”

    顾老夫人本还不放心交给外人,顾念便在旁说了一句:“娘,这二位都是仙家之人,不用担心。”

    顾老夫人这才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顾宅的下人将房门一关,鄂萝这才从葫芦里现身出来,飘到伶华茵的身边。

    “司徒衍。”只见伶华茵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司徒衍道,将手放在丫鬟的衣襟扣子上。

    司徒衍心领神会地走到门边,背过身去,伶华茵这才把丫鬟的衣服脱了下来。

    这一看,才发现丫鬟的身上全是一块块的黑印,就像长了黑斑一样,伶华茵抬头向鄂萝投去确认的目光。

    鄂萝看后平静地说道:“没错,是魇魔,精神力全部被抽干了,而且这女孩死前被魇魔玷污过,才会留下那些痕迹。”

    伶华茵连忙帮女孩把衣服穿好,回头叫司徒衍,司徒衍这才转过身来,问道:“是什么情况下魇魔会长期附身在一个人身上”

    “没有别的食物了,亦或者是喜欢她,跟她有仇为了报复,难以理解的癖好、恶作剧”鄂萝一一列举。

    伶华茵扶了扶额,头疼道:“等等能不能将范围缩小点”

    司徒衍笑了笑,“我倒觉得鄂萝姑娘说的还是挺有意义的,我们可以一一排除。首先,没有别的食物,这个有些不太实际,这个镇上那么多人,光是这个宅子就能给它提供足够的食物了;第二,要是这个魇魔真的喜欢这个姑娘,就不会让她这么死了;为了报复,寻常人家对妖躲都躲不及,一个小丫鬟怎么会去招惹一个魇魔,和这只魇魔有仇怨;至于癖好和恶作剧,这个我不好说。鄂萝姑娘,你遇到过为了一个恶作剧而改变自己习性的魇魔吗”

    鄂萝说道:“没有,我所认识的魇魔都不喜欢待在同一个人身上超过三天,再美味的食物,对魇魔来说一次足以,第二次便会食之无味。魇魔是一种极难改变的妖类,就算是杀人,也不会用这种麻烦的方法,直接下手就是了。”

    “那就对了。”司徒衍再次证实自己的想法,“所有的猜测都排除了,但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如果这只魇魔真的没有其它食物只能选择这个女孩的话,那就说明它没有猎取其它食物的能力,只能在这个女孩身上下手。”

    伶华茵想了想,微微一笑,赞同道:“你说的确实没错。”

    得到了认同,司徒衍继续猜测:“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魇魔只能猎食一个人的梦呢”

    鄂萝和伶华茵双双看向他,只见司徒衍挑了挑眉,不太确定地说:“或许是有人将它关在了同一个地方,而进出这个地方的人只有这个女孩,亦或者是用了别的我们不知道的方法,让这只魇魔只能以女孩的梦为食。”

    听完司徒衍的推测,伶华茵眼睛一亮,看司徒衍的眼神多了一些欣赏。

    鄂萝听他这么一说,便在房间内四处张望,但并没有发现房间内有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其余的东西。

    “有什么发现吗”伶华茵问。

    鄂萝摇了摇头,“没有看到,可能已经逃走了。”

    司徒衍摸了摸下巴,沉吟道:“鄂萝姑娘在顾念身上可否察觉出妖气”

    “没有,怎么了,你怀疑他”

    “只是觉得他有些奇怪罢了,或许是我想多了。那只镯子上的血也确实是人血。好了,我们先出去吧,不要让他们久等了。”

    伶华茵道:“那我先回去了。”

    司徒衍叮嘱道:“若是没有太大的事,伶华你就交给我们吧,少费些心神为好。”

    “嗯。”

    伶华茵走后,鄂萝也隐了身形。司徒衍打开房门时,外面就只剩下顾家父子和两个下人,顾念嘱咐下人将湘儿好生安葬后,便过来听司徒衍说明方才查到的事情。

    顾老爷本直接询问“伶华茵”,司徒衍便同他们说道:“顾老爷,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吧,伶华长老有事不能时常现身,这只是她的分神。”

    “好好那你们有查到什么湘儿是被妖怪害的吗”

    “是魇魔,也就是让你们镇上居民昏睡不醒的一种妖族,你们家最近有出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司徒衍问道。

    “奇怪的事”顾老爷细想了一会,说道:“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啊。”

    司徒衍微笑道:“没有最好,我们会尽快查清楚,外面不太平,你们近期最好少出门。”叮嘱完又转头看向顾念,说:“顾公子,我还有些事想向你打听下。”

    顾念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点点头道:“好,请里边说话。”然后转头对顾老爷说:“爹,您先回房吧。他们由我招待就好。”

    “也好,也好。我去看看你娘。”顾老爷说罢便离开了。

    顾念请司徒衍和“伶华茵”进了茶室,给司徒衍沏了茶之后,又望了“伶华茵”一眼,司徒衍摇头微笑,“她就不必了。”顾念这才放下手中的茶壶坐了下来。

    司徒衍押了一口茶,眼角无意地瞟过顾念的左手,然后问道:“顾公子,方才那姑娘是贵府的婢女吗”

    “不,原本不是我们家的。湘儿是我妻子从娘家带回来的贴身婢女,我妻子走后,我见她无处可去,便收留了她。没想到才过不久,她也和我妻子一同去了。”

    “她一直住那间房吗”

    “对。当初把她安置在那,是因为离我们比较近,方便照顾我妻子,我妻子她身体比较弱。”

    “那平时这丫鬟可有跟什么人接触过”

    “湘儿因为跟我们家的人还不太熟,很少与下人们往来,我妻子不在后,她就专门负责照顾下我的饮食起居。”顾念语气始终不咸不淡,好像对于湘儿的死并不是十分在意。

    顾念半句话不离妻子,而对妻子的丫鬟却态度冷漠,反倒让司徒衍有些意外。“顾公子最近可有发现她有什么可疑之处”

    “就像你们说的外边的情形一样,湘儿精神经常不太好,我以为是我妻子失踪的缘故,她和我一样伤心难过,所以也没大在意。”顾念转念一想,问道:“莫不是湘儿的死和我妻子有什么关联”

    司徒衍摇头道:“这个我还不能断定。对了,方才顾公子让我看的镯子,可是血莲玉做成的”

    “正是,那镯子有什么问题吗”

    “噢,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血莲玉是天下难得的贵重之物,顾公子将其送与方小姐,看得出来顾公子与方小姐的鹣鲽情深。”

    顾念低下头,喃喃道:“可惜人已经不在,镯子也不再完整如初了。希望二位能早日替我找到杀害我妻子的凶手,让盈盈在天有灵能够安息。”

    “顾公子请节哀。我们定当竭尽全力,铲除这个害人的妖魔。”司徒衍义不容辞地回答道。

    又随便询问了几句,司徒衍便与顾念告辞要去客栈,不过顾念却再三挽留,硬是让司徒衍与“伶华茵”在顾家留宿。

    夜间,司徒衍想着白天的事并没有睡,他坐在客房外的长廊上,一边假寐一边吹着凉风。“伶华茵”则一言不语地站在司徒衍旁边。夜晚的顾宅被厚厚的云层遮盖,半丝月光都没有,只有走廊上摇曳的一两盏昏暗的灯。这是魇魔最喜出来觅食的时候,司徒衍偷偷在宅子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要是有魇魔出来行动,他就能立刻察觉。不过静坐了许久,也没有任何的状况出现。又过了半柱香,鄂萝终于回来了。

    “探查到什么了吗”司徒衍连忙站起来问。

    “如你所言,顾念果然有问题,他房间里有个暗道,他现在就在里面。”

    “里面有什么”司徒衍心想,自己看来已经猜对了一半。

    鄂萝卖了个关子,神秘兮兮地笑道:“你们去看了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