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思随你入心间郁〕〔都市极品医神〕〔农家小福女〕〔武道剑主〕〔星云皓天剑〕〔暴力书生〕〔火影之重建漩涡〕〔重生最强锦鲤少女〕〔来生恋你〕〔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最强赘婿奶爸〕〔妃要出位〕〔我家皇后又作妖〕〔白少你家老婆又露〕〔仙道长青〕〔重生之都市投资天〕〔穿书之男主总是爱〕〔快穿虐渣我是专业〕〔四爷是棵摇钱树〕〔俄罗斯大妖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十一章:心结
    顾家的事刚告一段落,司徒衍便将“伶华茵”安顿在客栈中,又将镇子外面的结界撤了,才让笼罩着这个镇子的阴云彻底散开,久违的月光终于照耀到了这片大地上。

    回到客栈,“伶华茵”还在睡着,司徒衍便注入了一些新的灵力到她身上,这才让她醒来。

    “鄂萝呢”伶华茵很快便又重新回到了分神的身体里,因为方才暂时与他们断了联系,她瞧见房间里并没有鄂萝的身影,便问道。

    “鄂萝不放心那些魇魔,跟去仙泽宫看了。”

    伶华茵了然,“那些魇魔毕竟还没成年,加上一直被人类养着,这次的事也并非全是它们的过错。司徒衍,你觉得除了顾念,顾家人都是无辜的”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顾念的娘,应是知情人。”司徒衍小心翼翼地抚过琴身,手指修长而干净。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仙泽宫的人”伶华茵歪了歪头,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司徒衍朝她温言一笑,“她也只是心疼自己的儿子罢了,至少她没直接害过谁,而且失去了儿子,她也算受到了惩罚。神仙都有犯错的时候,何况人呢。”

    “神仙也有犯错的时候”伶华茵像是被触动了心事低声喃道,然后转问司徒衍:“你也是神仙,你呢你这一生有犯过错吗”

    司徒衍想了想道:“活的时间长了,以前的事情都难以记起,但我想,我并不是完美之人,应该也有犯过错。”

    伶华茵走到窗边,背影被夜色勾勒得有些孤寂,只听她说道:“记不起自己犯过的错,真好。可惜这世上还是有很多人在为自己曾经犯的错而背负着罪孽,连改过自新的机会都没有”

    司徒衍放下手中的琴,面色凝重,无奈叹息:“伶华,太执着于过去并非是件好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伶华茵转过身来,低头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若你因犯了错被困在与我相同的境地,你或许就不会这么说了。我想,你去过仙泽宫,应该多多少少听过一些传言,我是如何当上这护剑长老的。”

    “别人怎么说,对我而言并不是很重要。伶华能够不在意鄂萝姑娘的身份保护她,说明伶华是个极重情义之人,怎又会为了一个长老的职位而陷自己师傅于不义。至于以前的事,就让它随时间消散吧。我想衡葳也不希望伶华你一直陷在过去的泥沼里,作为朋友,我也希望伶华能够放下过去。”

    听到司徒衍一番诚挚的劝解,伶华茵颇为无奈地笑了笑。

    “谢谢你的宽慰,其实我并不是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不过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莫非衡葳之死另有隐情”

    “数十年前,魔军入侵中皇山,领头的盗走了大荒图,只有我和师傅带着几个弟子前去追击。”

    司徒衍直了直身板,试探地问:“莫不是真如外界传言是魔族大帝九霄卷土重来”

    “不是,只因当时的魔军势力庞大,所有人都以为是九霄回来了。只有我在打斗的时候看到了他的脸,他是我以前在东灵山的师兄,失神之时,他把我从空中打了下去,我师傅为了救我,被他暗算打伤。本来凭我和师傅二人之力可以降服他,可是我当时候犹豫了一阵,于是他冲破了我和师傅合力布下的阵,师傅也为了保护我被法阵反噬,再也没有醒过来。大荒图已丢,那些弟子们都死了,我自愿回仙泽宫请罪,于大荒山思过,此生再也不能踏出中皇山的结界之外。”伶华茵缓缓道来,然后告诉司徒衍,“当年长老们都以为我是一时的大意失误,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真相,我的师兄是我故意放走的。当时我和师傅兵分两路,是我率先追到的他,他说大荒图里关着一个对他十分重要的人,他一定要将她救出去。”

    伶华茵慢慢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陷入困惑和迷茫中,“重要到能够不顾大义,豁出性命吗我当时候这么问他。我很气愤,也很疑惑,我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变得如此之快。从前,我们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后来我发现他喜欢上了我的师姐,再后来,我们又刀剑相向。而他却告诉我,以后我会明白的,只要我放他走。”

    “等等,你师兄救的是什么人”

    “我师傅以前同我提过,大荒图里面关着一个魔灵,叫做霖歌,据说这个魔灵在人间肆意杀虐,残害了很多仙家之人,中皇山倾三大仙家之力才将她封印在大荒图中。不过我师兄拿走了大荒图之后,也没见过霖歌在人间出没。”

    司徒衍蹙了蹙眉问:“居然关着这么重要的人,你也放了他”

    伶华茵点点头,“对,或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弄清楚师兄他心里在想什么,虽然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有过那么多年的师门情谊,但是我发现自他喜欢上师姐之后,我就再也看不透他了。也许是不甘心,也许是想找到一个答案,我不想他被抓住,于是我便在师傅到来之时,假装不敌,好让他趁机逃走。就连师傅受他暗算,我都还在助他逃脱。可我没料到我的师兄竟然利用我的一时心软,对我师傅下了杀手。因我的一念之差,害死了师傅,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十分后悔,若是能够重来,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再犯这样的错误。”伶华茵虽然语气很平淡,但是眼底深处却是深深的悔恨。

    司徒衍叹了叹气,宽慰道:“我虽然不懂你和你师兄的过往,不过换做是我,看到故人站在了同我对立的一方,我可能也会迟疑。很多事是不可避免的,伶华你当时也没有料想到事情的后果,结果也并非你所愿,说到底,也不完全是你的错。”说着他长长地“嗯”了一声,摸摸下巴,十分认真地抬起头看向伶华茵,问道:“你没想过亲手报这杀师之仇吗也为自己这么多年受困在大荒山泄泄愤”

    “啊,泄愤”伶华茵诧异地看着司徒衍。

    司徒衍笑了笑,反问:“就算你的师兄做了伤天害理之事,伶华也不想杀了他吗”

    伶华茵沉默了一会,说道:“在我受罚到大荒山思过之后,我也有差人去寻找我师兄,不过东灵山的弟子说,我师兄早在几年前就叛离了师门,带着我师姐走了。仙泽宫的人也一直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呵看来你这个师兄也不是什么好人,那你离开东灵山,也是因为他”

    “”伶华茵没有说话。

    “算了算了,伶华既然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对了,你那师兄叫什么名字若是我哪天碰到了他,我一定为伶华出这口气,也算为衡葳报仇吧,再把你们仙泽宫的大荒图拿回来。”司徒衍笑说道。

    伶华茵并不把司徒衍这句话太当真,于是随口便答:“苏言。”

    司徒衍颔首道:“好,我记下了。”说罢他摸了摸琴,“也别再想这些不开心的往事了,还不如像我一样,无忧无虑好好享受现在的月色清风。”只见他指尖轻轻在弦上一拨,悠悠的琴声骤然响起,像是流动的能够净化人心的清泉。

    伶华茵转身去看窗外,见月亮似乎比刚才更亮了,整个镇子都被这清澈的月光洒上了一层圣洁的白纱,看起来十分平和与安宁。如果不是因为魇魔的事,这个村镇以前应是十分热闹的。

    一曲作罢,司徒衍对着窗台边站立的伶华茵唤了一声:“伶华”

    不过并没有人回应,司徒衍想是伶华茵已经回去了,便放了心,起身离开了房间。

    离开客栈,司徒衍径自走到一处无人的偏僻之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便停了下来,只见一只金色的小鸟飞到他面前,嘴里衔着一棵聚魂草。

    司徒衍将聚魂草从小鸟的嘴里取了下来,轻轻握在手心,微笑道:“谢谢你,此地不是你久留之地,回去吧。”

    那鸟似乎听得懂人话,扑闪了下翅膀,然后便飞走了。

    司徒衍目送小鸟离去,低头盯着手里的聚魂草半晌,然后将其放在胸口上,不一会儿,聚魂草就被他收进了体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