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宅在随身世界〕〔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时光仍在,再爱不〕〔黄泉阴司〕〔长生女仙医〕〔日久生情:悄悄爱〕〔农家小福女〕〔第一序列〕〔魔改大唐〕〔夺爱帝少请放手林〕〔夺爱帝少请放手百〕〔超神学院魔法师〕〔豪婿(一世豪婿(〕〔第一战神〕〔都市仙帝-龙王殿〕〔若爱有归途〕〔独步九天〕〔花都天才医圣〕〔我是首富继承者〕〔大龄剩女之顾氏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十二章:鬼村
    翌日,阳光照进客栈房间的时候,村镇里又恢复了往常的活力,大街上人们争相传告着“醒了,醒过来了”的话语,司徒衍推开窗户,便看到仙泽宫用来传信的飞鸟在外面扑腾着翅膀。大致扫了一眼信上的内容,他便去隔壁敲“伶华茵”和鄂萝的门。

    “仙泽宫来信,说他们已经查到了一个失踪许久的弟子,名字叫做柏熠,他下山探亲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仙泽宫。”

    “那他应该就是顾念说的那个道士了。”鄂萝说。

    司徒衍摇头,“还不能断定,不过也极有可能,要是他和魇魔定下了某种交易,那这一切便是他在引导。”

    “好吧,那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继续寻找那个槐树妖,还是去找柏熠”

    司徒衍回道:“依妖之间所见来看,柏熠是魇魔事件的重要线索,我们找他远比找槐树妖要简单的多。我有种预感,找到柏熠,槐树妖也不难找到。”

    “那么这个柏熠的家乡在哪里呢”

    司徒衍又看了一眼信上所说,回答道:“一个叫做灵隐的乡村,就在东灵山的北郊。”说完,司徒衍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伶华茵”。

    “伶华茵”一听到东灵山三个字,立马瞪了过来,好像对那个地方有深仇大恨一样。

    鄂萝望指了指“伶华茵”,奇怪地问:“她怎么了”

    司徒衍支着下巴作思考状,“嗯也许是那个地方勾起了不好的回忆。”

    鄂萝有些吃惊,“难道分神也会有人的感觉”

    司徒衍苦笑道:“分神怎么说也是伶华的意念体,也是会有自己的喜怒哀乐的。”

    鄂萝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那我们要不要先等伶华茵来了再做决定她要是不想去,我们这样擅自带她去了”

    司徒衍看向房中的“伶华茵”,思索片刻说道:“趁她没来之前,我们先到那。到时候木已成舟,伶华也没办法。”

    “这样真的好吗你或许没见识过伶华茵生气的样子。”鄂萝从仙泽宫天机长老那听过不少伶华茵脾气不好的事,便好意提醒。

    司徒衍笑了笑,十分好奇地问:“莫非鄂萝姑娘见识过伶华生气是什么样”

    鄂萝讪笑,“这个,我也没见过。”

    两人刚说完话,便纷纷看向一边闷闷不乐的“伶华茵”,然后非常默契地点了点头,决定马上出发前往东灵山北郊的灵隐村。

    经过东灵山的时候,“伶华茵”站在云端上,望向最高处的三仙台,一脸阴郁沉重的表情。司徒衍也不知现在的她是不是伶华茵本人,便走到她身边,顺着她的目光往下看去,只见东灵山上方布着浓浓的迷雾和污浊之气,半点不像清气旺盛的仙家之地,于是便曲手枕着下巴略作沉思。

    谁知这一停下来,伶华茵就开口说话了:“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司徒衍把手放下,笑意盈盈道:“你们仙泽宫有个叫柏熠的人可能跟魇魔事件有关,就住在前方的灵隐村,我们来调查他啊。这个人你认识吗”

    “柏熠”伶华茵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冷冷回答道:“不认识。仙泽宫那么多号弟子,我记得的也不过几个。不重要的人,我向来不放在心上。”

    司徒衍明显感觉到伶华茵情绪的变化,连忙加快脚程,驾着祥云来到东灵山北郊,看到方圆百里上空黑雾弥漫,压根看不清村庄的情况,便找了个好落脚的地方缓缓落到地面上。

    刚落脚,他们便觉四周阴气森森,到处荒草丛生,树木也都枯死了,乌黑的河岸边还躺着一具被啃食过的白骨。

    司徒衍连忙走近,蹲下来看了一眼,便对她们说道:“不是人类,像是狼之类的动物。”

    伶华茵望向黑雾更浓的地方,对司徒衍道:“我们沿着河边走,那边应该就是村庄了。”

    走到村口,在道路的左边屹立着一块石头,上面布满了青苔,隐约可见“灵隐”二字。越往前走,越觉得此地阴邪,村庄里一个人也没有,连动物也不见踪迹。

    “这里真是村庄怎么看起来倒像个鬼村。”鄂萝突然现形。

    伶华茵附和了一句,“毫无人气以前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个村子,灵隐,果如其名,外面的雾倒挺像一个结界的。”

    司徒衍赞同道:“嗯,我跟你想的一样,可能不久之前这里确实是有结界的,只不过这黑雾到来,结界消失了。”

    走着走着,道路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岔道,三人便停了下来。鄂萝便道:“我们分开行动吧,看看这里有没有人。我走左边。”

    “也好,伶华,便于照应,你与我一起吧。”司徒衍说道。

    “好。”说罢,三人便分了两路行动。

    每到一间屋子,司徒衍就敲一次门,都没有听到有人回应。连续敲了好几户人家,他们方才确认这个村子真的没人住。四处搜寻无果,司徒衍突然对伶华茵道:“伶华。”

    “嗯怎么了”

    “你听过鬼故事吗”司徒衍冷不防来了一句。

    “没有。”

    司徒衍突然神秘兮兮地凑近她身边,轻声说道:“我听闻有些在人间游荡的鬼魂会自发地聚集起来,在合适的地方建设村落,白天的时候他们不会现身,每到夜间,太阳落下的时候,他们就会陆陆续续地出来,就像人类一样生活。一旦有人误闯进鬼村,他们就会化作人类的模样骗那人留宿,然后让那人吃下鬼界的饭菜,让那人永远走不出这个村子。不过很多人还没走出村子就被那些鬼魂吓死了,吓死之后变成了鬼,又不能去阴间轮回往生,只能困在鬼村中,长此以往,村子就会越来越兴旺”

    伶华茵看着周围的一切,又听司徒衍阴森森的语气,只觉毛骨悚然,虽然她不是胆小之辈,但背后也是凉飕飕的,连忙皱眉打断司徒衍,“尽是吓唬人,你再胡说我要回去了。”

    司徒衍笑着道:“原来伶华也有害怕的时候”

    “呵,笑话,鬼魂有什么好怕的。”说罢,伶华茵便快步走在前头,生怕被司徒衍小瞧了去。

    还未走多远,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伶华茵脚步一顿,和司徒衍心领神会地对视了一眼,连忙往前方跑去。

    “方才你听到了,是什么声音”伶华茵边跑边问。

    “女人,还有野兽。”司徒衍一脸沉静,然后对伶华茵道:“这里浊气很盛,你要小心。”

    两人顺着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来到一个山洞前,只见山洞里面透出火光,伶华茵和司徒衍刚一走近,便觉察到洞口的结界,伶华茵和司徒衍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穿过了结界。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男子从洞口走了出来,警惕万分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两人。

    他一说话,洞中便走出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手里皆拿着一根三叉戟,气势汹汹地盯着伶华茵和司徒衍。

    司徒衍见状不禁失笑道:“我们只是路过此地,听到尖叫声才过来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是什么坏人,你们别误会,能动口的就先别动手,不然待会误伤了你们就不好了。”

    伶华茵扭头看向他,对他一鸣惊人的话着实有些哭笑不得。

    为首的道袍男子斟酌了一下司徒衍的话,迟疑了一阵,又看了看他身边穿着道服的伶华茵,才抬手示意那些人不要轻举妄动,面带歉意地对司徒衍他们道:“抱歉了,我以为你们是山神派来抓我们的人,外面不安全,你们先进来说话吧。”

    说罢便让司徒衍和伶华茵进了洞。这一进去,他们才发现洞里面竟然全是老老少少的村民,正向他们投来好奇又害怕的目光,好像他们是怪物一样。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村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了,原来全都躲在了这个山洞里面。

    “二位真是路过此地的”穿着道袍的男人上前再次确认,脸上现出半信半疑之色。

    司徒衍回答道:“额,算是吧。其实我们是来找人的。”

    村民一听找人,便都齐刷刷向后退去,面露惊恐之色。就连方才那几个壮汉也都再次握紧了三叉戟,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两人觉得这些村民的反应着实奇怪,伶华茵连忙说道:“大家别慌,我是仙泽宫的护剑长老,我们是来找一个叫做柏熠的人的,他在不在”

    “你说你们是来找柏熠的”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紧接着一个老者缓缓走上前,打量了伶华茵一眼,再次问道:“这位姑娘是中皇山仙泽宫道长,找柏熠做什么可是他犯了什么错”

    “只是找他问下话,至于有没有错,我还暂时不知道。柏熠在这吗”伶华茵目光四处巡视了一番。

    “他前些日子回来过一趟,后来就再没见到了。”老者答道。

    “二位道长,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赶紧抓到柏熠那个怪物,这个村子都是被他害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突然跑到了人群前边,冲着伶华茵喊道。

    还未等伶华茵和司徒衍弄清状况,那少年就被两个大汉按在地上,并出言呵斥道:“小子别乱说话”

    伶华茵立马抬手制止,“等等,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何你们如此害怕方才的尖叫声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们村子里的事,你们外人最好还是不要掺和进来罢,免得惹怒了山神招来报应。”老者推诿道,并不想告诉他们实情。

    “山神你们这地方要是真有山神,还不出来庇佑你们,反倒让你们躲在这山洞之中”伶华茵不禁讽刺道。

    司徒衍对洞里面的村民温言道:“你们不把这里的事情告诉我们,我们想帮你们也帮不了啊,你们说是不是”

    村民们犹犹豫豫,纷纷看向老者,见老者没吭声,谁都不敢说话。唯有穿道服的那个男子走上前,对老者说道:“村长,还是把实情告诉他们吧,怎么说他们也是仙家之人,或许能帮我们解决眼下的困境呢。”

    老者瞪了他一眼,呵斥道:“什么仙家人,柏熠不也是仙泽宫的,你看他对我们做了什么还有那东灵山的人,谁又救得了我们”

    一下就牵扯到了东灵山,伶华茵越听越觉得事情不小,便无论如何也想查清这个村子诡秘背后的隐情。

    正想怎么才能让他们说出实情,突然一阵妖风吹过,紧接着鄂萝轻佻的笑声就在洞里响起,只见她突然出现在老者身后,用不耐烦的语调说道:“你这老人家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们可是在帮你们哎罢了,碍事的很,先让你睡一会吧。”说罢,她轻轻一拂袖,老人就倒在了地上。

    山洞里的人都惊恐万分地大叫了起来,鄂萝冲他们叫道:“吵什么我让他睡着了而已,一群大惊小怪的人类。”

    “鄂萝。”伶华茵顿时有些头疼,不禁轻责一声,不过这也暂时解决了问题,于是便对那道袍男子说:“别担心,你们村长没事,鄂萝姑娘是与我们一起的。现在可以说了吧,你们村到底发生何事了”

    道袍男子连忙去查看了一下老者的情况,确认只是睡着而已,便起身对他们说道:“好吧,我就告诉你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