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十三章:山神之怒
    夜幕越发的浓重,山洞外面时不时传来乌鸦的叫声,空气越发的阴冷潮湿,并没有因为洞里的火光减少多少。

    从道袍男子的述说中,伶华茵他们大致了解了村子的情况。两年前,村子里的人突然染上了奇怪的睡症,白天贪睡不醒,到了晚上就出来活动,而且大多神志不清,说话语无伦次,疯疯癫癫。张星文是村里唯一懂一点道术的人,跟村民说那些人是被小鬼附身了,需要作法才能将他们体内的小鬼驱除出去。于是村长便将那些人聚集到一起,让张星文给他们作法。作了一天一夜的法之后,那些村民奇迹般地好了起来。可是没过几天,村民们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失踪,每到第二天早上,他们就会在村口发现失踪人的头颅和带血的衣服。到了第七天的时候,村长不得已召集了村里所有的男人商量对策。灵隐村向来十分信奉山神,这次的灾难,村长一口认定是山神发怒了,需要再次举行十年一次的大祭才能平息山神的怒气。

    “大祭,是什么样的大祭”伶华茵听到这两字眼就觉得心里不舒服,总觉得这个村子的怪异就在这大祭上面。

    张星文沉痛道:“大祭是这个村子的传统,每十年举行一次,从村庄里挑选一个不满16岁的女娃献祭,说是许配给山神做妻子,可是大家都明白,献祭出去的女孩都没有活过第二天的。头颅被咬下来丢到村口,随身穿的衣物也被撕烂,死无全尸。”

    伶华茵愤怒不已,大声呵斥道:“你们这是什么大祭简直是惨无人道你们”话未说完,伶华茵就像突然被定住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司徒衍瞟了伶华茵一眼,十分淡定地安抚鄂萝道:“她没事。”说完他便对张星文道:“既然知道这样会害死一个女孩,为何你们还要这么做”

    张星文回答道:“你们有所不知,若是不把女孩献出去,那死的就不只是一个人了。我们也不愿意让自己的亲人为我们去死啊但是出事的都是一些身强力壮的大男人,有些家里头只有这么一个干活的男人,全家老小都靠着他过活,若是没了,那整个家都垮了。我们只能牺牲一个女孩,才能换取更多人的平安。”

    鄂萝冷哼一声,讥讽道:“说的真是冠冕堂皇,用一个无辜女孩的命换取你们这些大男人的平安,也只有你们才能干的出来吧。”

    司徒衍对此未置一词,只是眉头深蹙,问:“你们说的山神究竟是什么”

    “我们也从未见过,都是从祖先那里听来的,据说就住在村子西北面的山上,但是村民们害怕,没有一个人上去瞧过。”

    鄂萝连忙对司徒衍说道:“方才我与你们分开,看到一条路通往山上,不过我看没有人居住也就没往上去看。待会我们去瞧瞧”

    司徒衍点了下头,然后继续问张星文:“既然你们没见过山神,那那些女孩你们如何送上去总不会是女孩自己走上去的吧”

    张星文回答道:“村民们把要献祭的女孩绑起来放到河边,等到没人之时,山神自会派使者来带走。”

    司徒衍眉头深索,“除了你们说的山神,还有使者方才我们听到的惨叫声是怎么回事”

    “每每使者一来,天上的月亮就会被乌云遮蔽住,全村上上下下的灯火都会瞬间熄灭,村里的人依稀只能看到一个黑影,没人真正见过它的真面目。这次因为献祭的女孩跑了,山神知道后十分生气,方才就是他派了使者来,把柏三娘给掳走了。”张星文说完便看向一边的男孩,也就是刚才冲出来的那个少年。

    “还不是你们柏三娘要不是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人推出去的,怎么会被掳走”少年义愤填膺地冲着张星文大吼。

    人群中立马有男人凶神恶煞地反驳道:“柏三娘是自己走出去的,怎么能怪我们难不成你想让其他人去死山神选中了谁,谁就要遭殃,柏三娘是自己命不好,你倒来诬陷大人”

    少年不服气道:“什么大人不就懂一点道术,跟柏熠那家伙一样,都是一伙的”

    少年刚说完话,两个大汉气势汹汹地就将他制服在地上,再次出言警告:“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敢这么说大人要不是大人的法术庇佑我们,我们早就被山神给吃了”

    张星文连忙抬手示意他们不要乱来,然后面带尴尬地对司徒衍道:“柏凝的娘被山神带走了,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他一直都没有从那件事走出来,所以对任何人都极不信任,请你们不要介意。”

    司徒衍饶有兴致地摇了摇头,表示并不在意,而是微笑道:“若是可以的话,我想问这孩子一些问题。”

    本来那两个大汉还在犹豫要不要将少年交给司徒衍,但见张星文摆摆手,示意那两人把少年放了,才松了手。

    张星文对司徒衍道:“若是这孩子能够对你们有帮助,那最好不过了,你想问什么便问吧。”

    “那就多谢了。”司徒衍笑笑说。

    少年来到司徒衍面前,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说道:“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这个村子成这样,都是你们要找的那个柏熠害的,他一回村,这个村子就出了事,而且我还看到柏熠跟妖怪在一起”

    “什么妖怪”

    “一些黑色的,长着翅膀和四条腿的妖怪,眼睛很奇怪,噢对了,就像这位美人姐姐的眼睛一样的颜色。”少年指着一旁的鄂萝说道。

    鄂萝听柏凝称呼自己为美人,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算你有眼识。”

    然而少年接下来便道:“柏熠和它们一样,你说正常人的眼睛怎么会突然变成蓝色呢不是怪物是什么”

    只见鄂萝挂在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司徒衍为了防止一场不必要的嘴仗,连忙问那少年:“所以你断定柏熠跟山神有关”

    柏凝斩钉截铁道:“没错两年前,柏熠回了村庄,然后这个村子里的人就得了睡症,之后村民相继失踪,死的都是柏熠恨之入骨的人,这还不足以说明是柏熠干的吗”柏凝说完又指着张星文道,“还有他他明明也看见柏熠和那些妖怪搅在一起了,但是就是不告诉大家,他也是同谋”

    张星文面对少年的指控,并未作一句辩白,反倒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而村民们似乎也对此习以为常了,并没有人将少年的话放在心上。

    这时,村长慢悠悠地醒了过来,长叹了一口气,满是叹息地说道:“这事不怪星文,是我让星文不要透露出去的。柏熠那孩子命苦,也是我们对不住他,才让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是我们造的孽啊”村长此言一出,整个山洞里的村民都低着头默不作声。

    司徒衍听着大家心口不一的说辞,觉得这个村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或许牵扯到整村的人也说不定,心里更是疑云重重,于是问道:“村长此话怎讲”

    “唉,这事可以从五年前说起,当时候村子闹干旱,作物没有收成,很多人都濒临饿死。恰逢那一年是山神祭典,村民们再三商量之下,决定向山神献出一名女童。”村长慢慢吐出当年的实情,山洞里没有人说话,只有燃烧的树枝在哔哔作响。

    跳跃的火光下,一个少年尘封已久的悲惨身世慢慢被揭开。

    “虽然村子里一直有将女童献给山神的传统,但是谁家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赴死啊所以我们便偷偷地将目光锁定在了柏熠一家。柏熠的父母很早的时候就因病离世了,就剩他和姐姐柏巧儿一起生活,柏熠身有腿疾,不能行走,巧儿从生下来又患有严重的痴呆症,虽然比柏熠大几岁但是行为却如同一个6岁的小娃,两姐弟过得十分艰辛。村民们刚开始也一直因为同情而照顾他俩姐弟,时常送一些吃的过去。可是日子一长,村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不好过,就渐渐不再接济他俩了。时逢大旱,我们实在没法从正常的家里头挑选女童献给山神,于是大家便想让巧儿献祭,但那时候巧儿已经17岁,早就超过献祭的年龄了。但村民们为了活命,不得已还是将她骗到了山上,希望能够蒙混过山神。巧儿上山的第二天,我们在村口看到了她的头和衣服,我们以为村里的灾难就此解除了,可是祈祷的雨水并未到来,直到一个自称是东灵山的弟子经过此地,化解了这个村的危机。”村长说到此处,无奈地发出叹息声。

    司徒衍一边听,一边习惯性地摩挲着右手的两指,表情有些凝重。

    “那位东灵山的弟子给了我们一个冰罐子,说这个罐子能够引来天上的水,可以缓解这个村的干旱,果然用了他说的宝贝之后,这个村又有了水源。我们本想留下他好好招待一番,以表谢意,但是他似乎有急事走的十分匆忙,还带走了孤苦无依的柏熠。我想着,柏熠走了也好,不然留在这个村子,怕是也要恨死我们。谁也没料想到,过了三年之后,柏熠回来了。他这一回来,灵隐村的噩梦也来了。”

    司徒衍环顾四周,见村民们都渐渐露出后怕的表情,老老少少皆依偎在一起,有些妇女已经开始低声哭泣,哭声让这个本就诡异的村子显得更加阴森了。

    “你继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