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十四章:原来如此
    深夜的阴风呼啸而过,老者颤巍巍地看了一眼洞口,低下头继续道:“柏熠回来之后,他的腿奇迹般地正常了,人也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非但没怪罪我们,还说回来看看我们。但是他一回来,先是村子里一半的男人们开始得了睡症,晚上醒来时也总是胡言乱语,一些曾经欺负过他们姐弟的人便开始相继自杀,死的很是惨烈,有些用刀掏出肠子,有些挖出眼球,有些斩断双腿我们以为是那些献给山神的女孩回来找我们索命了,就让星文作法驱鬼。谁也没想到这鬼魂是驱走了,可是村民一个接着一个地失踪被害。村民们很害怕,有些人开始筹备着离开村子很多在灵隐村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不愿意走,就只有一些年轻人离开了,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些人一走把命也丢了”

    老人似乎不愿意再回想,老泪纵横地连连叹息。司徒衍也不急,只耐心地等老人家慢慢说起。

    “那些人走的第二天,我和星文想去山上看看究竟,就在山神居住的山底下看到了和妖怪待在一起的柏熠。那些妖怪的样貌极其可怕,正是和柏凝口中述说的一样,之前星文和我说起,我还不曾相信,直到我亲眼所见。我看到柏熠和那些妖怪将离开村子的村民们一个个悬挂在河边的大槐树上,还有几匹饿狼在啃咬那些村民的脚和腿,上身够不到的,柏熠就诱导它们爬上树去,然后将绑着村民的绳子咬断,等人掉到地上,那些饿狼就全部扑了上去,奇怪的是,它们不吃人的头颅,一个人的头就顺着山坡滚落下来,刚好滚到我的脚边。我们吓坏了,拔腿就跑,可是柏熠一下就飞到我们面前,对我说,想跑,跑去哪里整个村子都被他施了法术,只要有人离开这个村子,下场就会成为那些狼崽的腹中餐。我当时候吓得腿都软了,连连央求柏熠不要伤害我们,然后柏熠就说,只要我们待在村子里,每个月向山神献上一名女童,不,只要是女的都行,我们就能相安无事。我原本想将事情隐瞒下来,以免村民们恐慌,但是村里不允许人们离开,每个月还得向山神献祭,事情已经再也瞒不下去了”村长抹了一把泪,只见村民们一个个地哭起来,只有张星文满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鄂萝满是鄙夷地说道:“所以你们为了保命,就按照他说的做了,然后献祭的女孩跑了,你们就躲到这洞里面苟且偷生”

    村长长叹一声,说道:“姑娘,村子里都是一些平凡人,不像你们这些修仙之人神通广大。遇到这种事情,我们除了自己保命,还能做什么”

    司徒衍道:“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你们别担心,我们既然来了,就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待会我们就去山上查清楚山神的事。对了,之前听你说柏熠前些日子回来过,那他去哪了老人家可知道”

    “他的事,我们哪敢问”老者话音刚落,张星文连忙插嘴道:“或许我能给你们提供点线索。”

    司徒衍转身去看张星文,只听张星文道:“他离开村子时,我不巧听到他和一女的说话,好像提到了无归海。”

    司徒衍眼皮忽的一跳,自言自语地喃道:“无归海”

    “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们什么。”张星文说道,也将司徒衍的思绪瞬间拉了回来。

    司徒衍笑了笑,“是个很好的线索。那么你们先待在这,我们上山去看看。”说罢便和鄂萝离开了山洞。

    到了山洞外,司徒衍突然停了下来,对鄂萝说道:“鄂萝姑娘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鄂萝嘻嘻嘻地笑了几声,“当然了,那个姓张的,身上有妖气,是个半妖呢你不告诉他们吗”

    司徒衍淡笑着摇了摇头,“本来他们就很害怕妖怪了,再告诉他们身边也站着一个妖,他们岂不是要吓晕过去。先上山吧,我倒挺好奇这个山神到底是什么样。”

    这会儿刚到了山脚下,他们就看到了村长口中的大槐树,只见那棵树树枝粗壮,树叶繁茂,在荒芜的野外十分醒目。

    “听说槐树阴气极重,吸收的阳气越多,长得越是繁茂,如果用人的血浇灌,树木容易成精。传闻南境有个炼妖师,喜欢豢养妖物,然后将那些妖的血炼制成血魄珠,他住的地方曾经有一棵很大的槐树,他刚开始用自己的血来滴灌,后来觉得没什么用处,于是便渐渐地将一个个活人吊在树上,每日从他们身上放血来浇灌那棵槐树。时日一久,那棵槐树成了精,不过槐树妖不想被炼妖师利用,于是就杀了炼妖师,逃了出来,后来也不知道槐树妖去了哪里。”说罢,司徒衍看了一眼身边的“伶华茵”,也不管那边的伶华茵是否听见,问道:“伶华,你说柏熠和袭击你的那个槐树妖有没有关系”

    “”离开之时,只见“伶华茵”抽出腰间的剑,一道剑气,十丈开外就将那棵槐树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司徒衍惊呆了,赞叹道:“好剑法”

    到山上的路其实并不远,只不过因为从未有人上来过,杂草丛生,他们也花了不少时间。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山洞出现在他们眼前。洞口缠绕着无数藤蔓,差点将洞口堵住,只余一个人通过的缝隙。而洞口前面的泥土上,也有一个浅浅的人的脚印,看来并不像他们口中说的,没有人来过。司徒衍的精神,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不是因为担心里面的东西,而是事情越来越往意想不到的的方向发展了,这让他感到好奇而兴奋,迫不及待想揭开事情的真相。

    “我先进去,你们先在外面等我消息。”司徒衍身姿挺拔,需要弓着身体才勉强穿过了山洞。

    一进入山洞,一股引人作呕的腐臭味扑面而来,呛得他连忙用左手捂住口鼻,等眼睛适应了这里的黑暗,他才扫了一眼四周。只见山洞里到处都是腐烂的尸体,那些藤蔓上沾满了粘稠的液体,也不知是血还是别的什么。再往里,就什么也看不清了。于是他便搓了搓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点了一束火光,这不点还好,一点山洞里面的藤蔓就动了起来,洞里头还响起咀嚼的声音。

    “我生平还没见过如此恶心的东西。”司徒衍自言自语道,顺便张起了结界,生怕那些粘稠的物体沾到他身上。

    “这样可好多了。”司徒衍一边庆幸着,一边往里移动,走到深处,他才明白村民们所谓的山神是什么了,原来不过是一棵魔化的食人草。此刻,它正张着血盆大口,伸着触须将司徒衍连同结界包裹起来往嘴里送。司徒衍连忙用术法将那些触须削断,然而那些触须却似乎永远削不完似的,断了一根又重新长出一根。

    “还真是没完没了了。”司徒衍一边说,一边四处寻找让这植物魔化的东西,终于让他发现食人草的嘴巴里有个黑色的亮晶晶的东西,他独自哀叹一声,忍着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拿出琴快速地拨了几声,瞬间,透明的琴弦将食人草的嘴撑住不让它合上,司徒衍便连忙伸手进去把那东西拿了出来。

    那东西到了司徒衍手上,上面的粘液便都风化了,露出它原本的光泽,是一颗黑色透明的石头,石头里面有一个虫卵,光芒便是从它身上发出的。

    “炼尸蛊”司徒衍微微皱了皱眉将它收起,回头看去,那食人草已经枯萎了,想必是支撑它生命的最后一点魔气消失了。司徒衍连忙在手上点了把火,想烧掉这些植物,又发现在植物背后,有一块空地上长着几株发光的聚魂草。他刚想上前去采摘,就听到身后传来鄂萝的声音。于是便连忙在空地处布下一个结界,回头若无其事地对刚到的鄂萝说道:“不是说让你们等我消息吗”

    “我倒是不想进来,但是她听到琴声,非进来瞧瞧不可。”鄂萝漫不经心地答道。

    “伶华茵”四处扫了一眼,眼光不经意地看向方才司徒衍布下结界的地方,不过放眼看去,那里只有枯死的藤蔓,并没有发现什么其它东西。

    司徒衍无所谓地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有意地挡住“伶华茵”的视线,说道:“此地污秽,我们还是早点出去吧,出去再说。”

    “伶华茵”和鄂萝也不愿意再待在这,便和司徒衍快速地离开了山洞。

    出去后,司徒衍便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她们,并将炼尸蛊拿给她们看。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村子根本就没有山神,其实都是人为”

    “是的,你们看洞口的这个脚印,我估摸是个成年男子,而且这个洞口也不高,所以我猜测这个男子应该个头比我矮,他将献祭的女孩头颅割掉,然后将尸体喂食给食人草,又将头颅和女孩的衣服丢到村口,让大家以为是山神做的。”司徒衍信心十足地说出自己的猜想。

    鄂萝思考了一阵,疑惑道:“既然是人做的,那村民看到的野兽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柏熠做的,他不是可以驱使野兽吗”

    司徒衍摇了摇头,十分断定:“绝非同一个人,若柏熠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为什么还要将自己的亲姐姐送上死路呢柏熠回来纯粹是为了报复。”

    “那我们现在又没有其它线索找到这个人,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那我们就等。”司徒衍说罢,抬起手闻了闻自己的袖子,万般嫌弃道:“这里面的味道太难闻了,我得去洗洗。”

    鄂萝掩嘴笑道:“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还挺爱干净的。要不我们把这个洞里面的植物给烧了吧,免得惊吓到别人。”

    “正有此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