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任无双〕〔修真医圣在都市〕〔喜上眉头〕〔巡灵见闻录〕〔天才萌宝 : 爹地〕〔一胞三胎,总裁爹〕〔哥哥,不可以〕〔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抗日之暴力军团〕〔农家丑妻〕〔重生最强奶爸〕〔秘巫之主〕〔斗罗之新神庭〕〔我的姐姐——有毒〕〔亲爱的江先生〕〔都市绝品狂尊〕〔叶先生别闹〕〔非凡保镖〕〔入骨暖婚:总裁好〕〔相公别懵:夫人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十八章:梦中之境
    骂完了司徒衍,伶华茵一个人抱着茵桃回到日照峰,不久就见鄂萝追了来,她装作没看见,埋头在案前写着什么。

    “伶华茵,你不会真生气了吧”鄂萝凑过头去,小心翼翼地试探,好像真的怕伶华茵一生气真把自己当靶使。

    “”伶华茵未停笔,也不理会鄂萝。

    鄂萝可怜兮兮道:“伶华茵,别当我不存在啊你要是不喜欢听,我不说便罢,可别生我气呀”

    伶华茵这才吭了一声:“我生你的气干什么我也不是小气之人。只不过对你们的话题实在不感兴趣罢。”

    鄂萝松了一口气,开心道:“就知道你不会不理我的。咦,你不是在抄经书,在写信”

    “嗯,灵隐村出了这么大的事都没人管,我写信知会掌门,让他联络附近的仙家,多注意点妖魔们的动作。”

    “那些无知的人,也值得你同情”鄂萝笑道。

    伶华茵落完最后一笔,将信合上,然后召唤出一只灵力鸟让其带到仙泽宫,转身对鄂萝道:“我只是可怜那些无辜的女孩,被自己的族人当做拿来保命的牺牲品,不过少数人犯的错不应该全族人一起承担,难不成真的一命抵一命吗我们也应该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不然这世上又要多出一个张星文。”

    “你说张星文是不是狼人族族长的孩子那个害了他们全族的女人,现在怎么样了呢”鄂萝的问题可能这世上再也没人能解了。

    伶华茵看着窗外的暮色,很长时间都沉默不语。

    “伶华茵,我有件事想跟你说。”鄂萝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面纱。

    “说。”

    “你觉不觉得司徒衍这个人很怪”鄂萝试探性地问道。

    伶华茵探究地看了鄂萝一眼,表面上虽波澜不惊,内心早已百转千回,“哦你说他怪在哪”

    “一个只比你活了百岁有余的仙人,却知道那么多远古仙神之事,还懂神魄分离之法,而且他还打跑了叱咤妖魔两界的镜妖,这些不足以让你觉得奇怪吗”

    “嗯比你知道的多,或许是博览群书,结识的人多,打跑了镜妖,是因为司徒衍的强大,你有什么好不服气的”伶华茵毫不客气地反驳道。

    “哎,不是你没跟他去过妖之间,你不知道他一去,所有的妖魔都吓得躲起来了,而且镜妖一般不会主动出来招惹人的,司徒衍一去就直接和它打起来了,这总不是巧合吧”鄂萝不死心地解释道。

    伶华茵听罢思索了一阵,最后还是不为所动:“嗯,然后”

    “我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他很特别,至少不是一般的凡仙。我觉得司徒衍好像故意跟我们隐瞒了什么。”鄂萝得出最后的结论。

    伶华茵不甚在意地说道:“这不足以说明什么,鄂萝。你若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要跟我妄加揣测了。我倒觉得司徒衍是个十分可靠值得信任的朋友。”说罢,伶华茵话题一转,“接下来我们要去无归海,那个地方远在魔界幻域,需得做好一切准备,这几日你也辛苦了,好好休息,待到与郜芒师祖他取得联系,我们就动身。”

    “伶华茵,我知道司徒衍是个好人,但是若是真心的朋友,太多隐瞒谈何可靠”鄂萝再次提醒道。

    伶华茵不是不知道鄂萝对自己的好意,不过司徒衍对自己坦白了那么多事,她没有理由再怀疑他。

    鄂萝见伶华茵完全不将她的忠告放在心上,便索性不再提起,坐到一边撑着头小睡。

    不知不觉便到了夜晚,伶华茵一步没有离开案前,继续抄写着经书,也不知道抄了多少遍,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茵桃早已经靠在烛台上呼呼大睡。鄂萝半夜习惯性醒来,睁眼仍见伶华茵坐在那一动不动,便懒洋洋地起身,上前给她披了一条毯子,然而伶华茵却一点反应也没有。鄂萝轻轻拍了拍伶华茵,只见伶华茵手中的笔“嗒”的一声掉落下来,而她顺势趴在了桌子上。

    鄂萝一惊,见伶华茵除了睡着之外,并没有其它的异常,心里觉得奇怪,便擅自施术进入了伶华茵的梦境。

    伶华茵站在一片白色的梦境中。

    带着点点粉色的梅花花瓣随风飘落在了伶华茵的手心里。伶华茵抬起头来,看到蜿蜒的小径前方有一片梅花林,两个白色的身影一前一后地漫步走着,走在前边的是一位有着惊世之貌的女子,和上次梦境里伶华茵见到的那张脸一模一样,而她身后跟着一个抱着琴的青年男子,此人丰神俊朗,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伶华茵见到他,犹如被击中一般,愣神了好一会儿,才觉得他似曾相识,仿佛很多年前就已经见过一般。

    “殿下,您要带我去哪里”青年温和问道。

    伶华茵这才知这熟悉感从何而来,这声音分明与司徒衍无异。而青年的样貌也与司徒衍长得有些许相像。

    “怎么陪我走一会不行吗”女子声音骄傲清冷,斜瞟了一眼青年,眼睛里带着些许少女的柔情。

    青年温温一笑,“怎会,我就算陪殿下一整天都是荣幸的。不过听说今日东海神君来找殿下,殿下就这样撇下那位大人,真的好吗”

    女子听了东海神君这个名字好像不太高兴,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对青年说道:“今日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你不许再提。”

    “好好好,殿下不爱听,我不提便是。”青年笑道,温润清隽的眼神里带着似有若无的宠溺。

    伶华茵跟着两人来到一个高台,女子道:“给我弹首曲子吧。”

    “殿下想听什么”青年问。

    “上次我与神龙蚩鳌约战回来你弹的那首。”

    “好。”青年微笑着坐了下来,将琴往身前一放,便优雅地弹奏了起来。

    琴声悠悠而至,时而激昂,时而高亢,而后转为缱绻,弹者有心,曲中有情。

    一曲弹完,白衣女子问:“这曲子叫什么很是符合我当时的心境。”

    青年笑答:“凤归兮。”

    女子嘴角微微一勾,心情渐好,轻声道:“你倒乖觉。”

    “多谢殿下夸赞,殿下不怪我擅自揣测您的心思就好。”

    “你最近的胆子真是越发大了。”女子忍不住嘟哝了一句,但没有一点怪罪的意思。

    “看来殿下的心情好多了。我还怕殿下这几日郁郁寡欢不肯赏天帝的脸赴宴,又惹得他老人家不快。”

    女子斜睥了青年一眼,说道:“你当知我为何心情不好。上次杀死九霄坐骑昝燚的明明是你,呵,可是天帝却把功劳给了东海神君,你为何也不为自己争取一下”

    青年淡笑道:“殿下知我不喜欢这些虚名,我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仙官,若是与东海神君为这点小事相争,日后他必定会借着我是您身边的人加以为难,我倒是无所谓,但是他老在殿下面前晃悠的话,也惹得您不开心,我又何必为了这事来给殿下添堵呢”

    女子轻哼了一声,有些怨念地说道:“你倒是为我考虑周到,可是你知道天帝奖励了他什么”

    “什么”青年疑惑道。

    “天帝想将我许配给东海神君。”女子盯着一脸笑意的青年,沉着脸说道。

    青年笑容立马止住,一脸惊讶地抬起头来,有些发愣地问:“那您答应了”

    女子微笑着摇头,“我拒绝了,我怎么可能答应,你知道我不喜欢他,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青年听完女子的回答,好像松了一口气,但是又隐隐担忧道:“殿下两次拂了天帝的意,恐怕天帝这次不会轻易地就答应殿下。”

    “他确实指责了我的任性,不过我与他有约在先,若是我能解除神魔之谷的危机,他也不能逼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女子云淡风轻地说道。

    青年讶异地望向她,问:“殿下真的要去与九霄谈判”

    女子不屑一顾道:“有何不可我是天界最强的战神,难道还不足以与九霄抗衡吗”

    青年忧虑地说道:“殿下自然是可以击退神魔之谷的侵犯,但是魔帝狂妄自大,唯恐天界不乱,不会那么轻易就让神魔之谷的魔军退兵的。恐怕殿下这次难以和九霄谈拢,若是稍有不当的言语,将九霄彻底激怒,那神魔大战真的免不了了。殿下可要三思啊”

    女子听了青年的劝告,精致的脸上现出不耐烦之色,一意孤行道:“你不用劝我了,你是不相信我吗”

    青年慌忙站起身来,单膝朝女子跪下,“属下不敢。属下只是担心殿下的安危。”

    女子见青年如此郑重的举动,有些不满,连忙将青年拉了起来,蹙眉道:“你我之间,何须你如此跪我,我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你。你不愿意与其他人争那些浮名,我成全你。那我呢你难道愿意眼睁睁看着我嫁给别人”

    青年垂下眸来,悠悠叹息道:“属下自然是不愿意,我毕生唯一所愿,就是能时时陪伴殿下左右。”

    女子依靠在青年胸前,缓和了语气,轻声说道:“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等我回来,我便求天帝解除我和东海神君的婚约,再与你在人间找一处山花烂漫之地,生生世世,你不离开我,我不离开你。”

    接下来,伶华音就再也听不见两人说话的声音了,高台上相依的身影也渐渐模糊了起来。伶华音转身望去,见鄂萝焦急万分地闯进了梦境中,好像是来寻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