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掠婚:顾少,〕〔首辅家的长孙媳〕〔摄政王爷欺上门〕〔武神皇庭〕〔盛唐风华〕〔齐欢〕〔婚色荡漾:顾少,〕〔你的眼神比光暖〕〔大国名厨〕〔悠然山居:世子妃〕〔九封龙帝〕〔都市之无限选择系〕〔辽辽天地间〕〔太阿神帝〕〔英雄无声〕〔无敌天帝〕〔诸天老不死〕〔我就是卖猪肉的〕〔萌宝驾到:爹地投〕〔无敌双宝:首席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十九章:身世之谜
    “伶华音,你方才做梦了”被强行带回现实中的鄂萝看着若无其事继续抄写经书的伶华音,满脸疑惑。

    “梦做的好好的,你进来做什么”伶华音忍不住道出不满。

    “我不是担心你,怕你入了魔障了,哪有人醒着还做梦的”鄂萝想到方才伶华音灵魂脱壳的模样,心有余悸。

    伶华音无奈地摇了摇头,边抄写经书边说道:“那你现在知道了,以后不要随随便便进入我的梦。”

    鄂萝知道伶华音最不喜欢别人窥探她的隐私,所以马上换了副讨好的嘴脸,讪笑道:“知道了知道了,不过话说回来,伶华音你究竟梦到什么了呀,那么神秘我似乎看到了一片梅花林,好像还有两个人”

    伶华音停下笔,正色道:“我又梦到上次那个女子了,还有一个长得很像司徒衍的人。”

    “梦由心生,你两次都梦到同一个人,或许和你曾经的某段经历是有一定关联的,你会不会曾经在哪里见过那个女子加上我们今天讨论了司徒衍的来历,所以你很自然地联想到某个和他相似的人。”鄂萝凭着自己对梦境的了解猜测道。

    伶华音认真思索了一阵,坦诚道:“我认识的人不多,能记得住的人更少,你说的这些可能性听似很有道理,但应该不存在。”

    鄂萝发出愉快的笑声,“能被伶华音记住,那我还真是荣幸呢。哎,长得好看真是让人没办法不记住。”说完,鄂萝便在伶华音的镜子前欣赏自己镜中的美貌。

    伶华音对鄂萝的孤芳自赏熟视无睹,问道:“对了,你今天说司徒衍像你认识的一个人,那个人是谁”

    鄂萝扬了扬眉,对着镜子里的伶华音调侃道:“咦你之前不是对司徒衍的来历不感兴趣么怎么”

    “你不说就算了,当我没问。”伶华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哎,我没说不告诉你呀,对你,我定知无不言。不过我知道的也就一点点。”鄂萝笑着说道,“我说的那个人是天界的神仙,灵音战神麾下的仙人,仅凭一曲镇魔曲就杀死了九霄魔帝的坐骑昝燚,而且据说神魔大战之后,这位仙人就一直下落不明,传言他已经死了,但也有传言他去寻找灵音上神的转世了。我虽未见过这位仙人,但是也从族里听过不少他的传闻,说仙人温文尔雅,为人随和,喜穿一身白衣,还擅弹一手好琴。司徒衍和他很多地方都很相似。”

    “”伶华茵听罢陷入了沉思。经鄂萝这么一说,现实与梦境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伶华茵对司徒衍的来历便又多了一分好奇。这几日,她便边等着师祖的消息,边借着与司徒衍探讨古法之机细心观察他。

    云梦台终日云雾缭绕,山谷里梅花成林,泉水淙淙。朦胧的幽谷小径和莲叶浮台,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粉白色的梅花林中。水中朦朦胧胧倒映着凉亭里的两个人,让人如置梦境。

    “司徒衍,你借我的卷轴我已经看完了,里面的内容十分有趣,我受益良多,多谢。”伶华茵将古卷轴递还给司徒衍。

    司徒衍微笑着接过,问道:“那么伶华对里面记载的神龙蚩鳌神魄分离之法有什么见解”

    “我觉得若是灵力行不通的话,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用魂力,你的灵力再加上我的魂力,或许能够造出一个更稳定的分神。我师傅将墨魂剑交给我时,曾与我阐述过如何支配魂力的方法。既然我们无法做到像蚩鳌大神一样随意支配神魄,但魂力的使用我们或许也可以一试。你不是还有血魄珠吗我们可以借其一用。”伶华茵说道。

    司徒衍微微思索,然后微笑地赞同道:“不愧是衡葳的徒儿,见解果然独到,这我怎么没想到呢”

    伶华茵勾起一抹笑意,说:“可惜我本体无法离开大荒山,不然也不至于这么麻烦。此去无归海,或许比之前更艰险,我也想尽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而不是一味躲在你们身后,让你们两个赴险。”

    “赴险算不上,这一路也没让我们损伤了什么,况且柏熠和魇魔的事已经不只是你们仙泽宫的家事了,苍生受难,我岂能袖手旁观。再说,帮你也是帮了我自己。”司徒衍眼角带笑。

    伶华茵疑惑道:“啊”

    司徒衍笑眯眯道:“伶华不是说要陪我去找进入地界的方法吗你既是仙泽宫的长老,又是衡葳的徒弟,还有郜芒前辈这样的师祖,或许能打探到更多的消息。伶华在身边,定能助我早日找到进入地界的方法。”

    “朋友之间,理应相帮。”

    两人相视而笑,竟有知交之感。

    这日,伶华茵又做了同样的梦,于是对司徒衍的身份之谜越发好奇了。然而问起司徒衍关于灵音战神的事,司徒衍都是一脸疑惑迷茫,就连昝燚的名字他也说是从鄂萝口中听到的。不过司徒衍会弹镇魔曲是真,若司徒衍真是鄂萝说的那位仙人或者转世,又因为遭遇了什么事而魂魄不全以至于忘记了灵音上神呢

    “司徒衍,若是你生命中曾经遇到一个很重要的人,你会忘记她吗”

    司徒衍认真一想,说道:“哈,伶华这问题真是刁钻,毕竟我是一个自己都快想不起自己是谁的人,但是若真要回答的话,不管过去多少时间和年岁,非要记住一个人的话,我想我应该不会忘记伶华。”

    司徒衍说的万分认真,半点没有虚言假意,伶华茵心中颇为感动。

    “突然想听琴了。”

    司徒衍笑问:“想听什么曲子”

    伶华茵心中一动,半分试探,半分真意,脱口道:“凤归兮。”

    “这是什么曲子,从未听说过。”司徒衍面色有些为难,伶华茵看不出他表情上的一点作假。

    司徒衍略微思索,便道:“不如我给伶华弹奏另一曲吧。”

    伶华茵笑道:“也好。”说着便闭上眼睛静静等待那天籁之音。

    司徒衍将琴置于身前,表情犹疑了一下,似乎有所顾虑,然后才将手指一拨,一首悠远绵长略带悲怆的曲声便在山谷中回荡开来。

    熟悉而又久远的韵律猝不及防地从记忆深处重现光明。

    “你吹的是什么啊曲子真好听”

    “这叫埙。”

    “你能教我吗”

    “你太笨了,学不会。”

    伶华茵睫毛剧颤,曲子弹至一半,她猛地睁开眼来,不可思议地望着司徒衍。

    司徒衍也觉奇妙,他从未弹过这首曲子,甚至不知此曲在哪听过,然而这韵律却似乎在脑海里重奏过无数遍,熟悉到手指竟然不由自主地弹奏起来。一曲作罢,他自己也愣住了。

    司徒衍抬头看向伶华茵,见伶华茵沉默不语地低头看向别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伶华”司徒衍逐渐平息内心的震愕,看着同样失神的伶华茵,然后唤了她一声。

    伶华茵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完全没听到司徒衍的叫唤。

    司徒衍又叫了一声,伶华茵才猛然惊醒,一脸迷茫地望着司徒衍。

    “这曲子你是在哪听到的”伶华茵控制不住自己声音的颤动。

    “方才莫名其妙就学会了,这曲子莫非有什么问题”司徒衍看她脸色异常,便觉此曲定有什么特别之处。

    伶华茵看司徒衍的眼神跟平常有些不太一样,不知是问他还是自言自语:“你又会弹镇魔曲,又知此曲,你究竟是谁”

    司徒衍惊诧至极,只见伶华茵问完话,便一脸怔然地匆匆离开了云梦台。

    “伶华茵,茵桃一整天都闹着要找你”鄂萝一看到伶华茵回来,便抱着茵桃向伶华茵招呼着走去。

    伶华茵脚步匆忙,搭理都不搭理,一声不吭地走到房里,快速将房门锁上了,留下鄂萝和茵桃在门外大眼瞪小眼。

    伶华茵坐到案桌前,埋头便开始抄写经书,但是每每抄经就能平静下来的心绪,今日却怎么也平复不下来。脑海里尽是今日司徒衍弹奏的那首曲子还有一个孤冷的影子。

    “你老跟我说人间繁花似锦,待我有朝一日离开此地,我定会去看看你所说的盛世繁华。”

    “以后别再来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不来,以后谁跟你说话谁听你吹曲子呢”

    “我喜欢上一个人,他对我很好,以后我或许不会再来这里了。这次来,就想和你道个别”

    “虽然你说过自己早已是被世人遗忘的孤魂,但是哪怕全世间所有人都忘记你了,我也还是会记得你的”

    伶华茵把笔往桌上一放,单手支着下巴,盯着案桌上明明灭灭的烛火失神了良久,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一个上了封印的木盒,犹豫之下解除了盒子的封印,“咔哒”一声,锁就开了。伶华茵将盒子打开,只见盒中静静躺着一个刻着精致花纹的埙,古老暗沉的色泽看起来就是很多年代以前的旧物。伶华茵将埙拿在手中,细细摩挲片刻,最后将其放进了腰间的袋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