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宅在随身世界〕〔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时光仍在,再爱不〕〔黄泉阴司〕〔长生女仙医〕〔日久生情:悄悄爱〕〔农家小福女〕〔第一序列〕〔魔改大唐〕〔夺爱帝少请放手林〕〔夺爱帝少请放手百〕〔超神学院魔法师〕〔豪婿(一世豪婿(〕〔第一战神〕〔都市仙帝-龙王殿〕〔若爱有归途〕〔独步九天〕〔花都天才医圣〕〔我是首富继承者〕〔大龄剩女之顾氏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二十章:望月之岛
    第二天,伶华茵似乎已经忘记了昨日的事一般,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司徒衍问起那首曲子,伶华茵也只是淡淡地说,曾听故人弹过。然而看着司徒衍的眼神已和平日不同,似乎总有话要说却说不出口,两人之间总觉得有些微妙。鄂萝看在眼里,又不好当面点破。

    而司徒衍好像分毫未觉伶华茵态度的转变,仍像平常一样。这日他们刚按照伶华茵的提议造出另一个分神,日照峰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样貌清秀的小道士奉了郜芒仙人的命前来邀请伶华茵他们去望月之岛一叙。

    望月之岛远在东海之外靠近魔界的岛屿,从那里能够直接进入魔界的幻域,郜芒仙人数百年前得道飞升之后便一直住在那里,守护着幻域通往人间的入口。数日前伶华茵写信于他,希望他能够允许他们进入幻域。

    伶华茵从未见过这位师祖,只是从师傅衡葳口中得知他的住址,听闻他很早之前就已经不过问仙泽宫的事,独自一人隐居世外,性格乖戾,要求甚多,擅于刁难人。伶华茵以为此次求助于他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回音。

    “伶华茵你不是说你师祖”鄂萝还没问完,就见伶华茵横了她一眼让她住嘴,怕她直言快语说了郜芒师祖的坏话。

    小道士笑道:“各位请吧。”

    伶华茵见一只大鹰拍打着翅膀在崖边等候,便道:“有劳了。”

    虽对传说中郜芒师祖的脾气有些忐忑,但来接他们的小道士倒是一路都很谦逊温和,时不时与他们介绍望月之岛的珍奇异兽,让伶华茵紧绷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下来。健谈风趣的司徒衍与小道士相谈甚欢,从望月之岛聊到幻域,从幻域聊到无归海,从岛上仙兽聊到上古仙神。伶华茵站在一边时不时看向聊天的两人,低头又陷入沉思。

    “伶华茵。”鄂萝不知什么时候出现,飘到了伶华茵的身边。

    “何事”

    鄂萝难得正色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妨跟我说说。”

    伶华茵摇头,依旧语气淡淡的,“没有。”说着也不再搭理鄂萝,只是看着眼前的蓝天白云思绪不知又飘向了何方。

    大鹰连续飞行了两日,在空中待久了,鄂萝晕的不行,一直躲在葫芦里面就没现身过。伶华茵有些担心鄂萝,便问小道士:“不知我们还有多久才到望月之岛”

    小道士也没具体说明行程,依旧温雅地回答道:“就快到了,各位请再辛苦一阵子。”

    伶华茵回以礼貌微笑道:“不辛苦。”

    小道士笑着朝她点点头,便悠哉立于一边不再说话。

    眼见大鹰飞进了一片乌云里,天空突然电闪雷鸣,大雨磅礴,大鹰为了躲避雷电,便时而低飞,时而倾斜,伶华茵好几次险些站立不稳,多亏司徒衍及时拉了她一把。

    “雨太大了,我们要不要先到底下避一下”伶华茵忽而朝小道士大喊。

    然而回头望去,小道士依然纹丝不动地站在大鸟身上,不一会儿就化作一张道符消失不见了。

    司徒衍一边扶住伶华茵的胳膊,一边用灵力在他们周身支起一道结界,说道:“是符灵。前面有旋风,小心”

    司徒衍话音刚落,只见大鹰渐渐失去了控制,带着他们卷进了那道旋风里。

    伶华茵只觉眼前一黑,冰冷刺骨的雨点劈头盖脸地砸在她身上,很快她就像是沉进了无边无际的深水里。

    救我。

    谁来救救我

    “伶华茵,你个小怪物,怪不得师父不疼你,你就是个灾星”沙包大的拳头就像密集的雨点砸在伶华茵幼小的身上,起哄声、嘲笑声、厌恶声此起彼伏。

    没有人听到她的呼喊,没有人阻止这些人的暴行。

    伶华茵觉得自己快要被他们打死的时候,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呵止了这些人,“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随着大家不欢而散的声音,李念心的声音也柔柔地落了下来:“伶华茵,你怎么又被欺负了”

    伶华茵犹豫着将抱着头的手移开,抬头一看,只见李念心温婉漂亮的脸满是担忧之色。

    “对不起,师姐送我的猫”伶华茵看着面前这张写着关心的脸,顿时充满了歉意。

    李念心了然,不在意地笑道:“没事,大不了我和苏言师弟再送你一只。”

    伶华茵连忙摆手道:“不了不了,师姐师兄再送我我也一样养不了的,还是算了吧。今日多谢师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阿茵,以后他们要是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去教训他们”苏言握着拳头,气愤填膺地说道。

    “阿茵,我,我喜欢你,你能不能也喜欢我”苏言语无伦次,脸色羞得通红,英气的脸上还满含少年的稚气。

    “阿茵,你真好看我想亲亲你”20岁的苏言鼓足了勇气,朝着伶华茵紧闭的双唇凑了上去,伶华茵心头一阵紧张,头微微一动,苏言便只亲到了她的嘴角。

    那时候情窦初开,伶华茵第一次尝到了甜蜜的味道。或许人间谓之心动,亦或谓之情爱。

    “阿茵,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找了你一天,你去哪了为什么什么事都不跟我说”苏言看着沉默的伶华茵,有些气急败坏。

    “阿茵,你是不是认识了什么人”苏言眉目冷峻,伶华茵经常性的失踪让他逐渐起了疑心。

    伶华茵回避似的笑道:“我在这里,也就你和念心师姐两个好朋友,除了同门师兄姐弟,还会认识什么人”

    那是伶华茵人生第一次学会了撒谎。

    “言师兄,我不喜欢东灵山,你带我走吧,待我拿到神树的果实,我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伶华茵下定了决心,宁愿背负一世骂名,也不想虚与委蛇老死在东灵山。

    “你说的可是真话”苏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伶华茵面色坚决,斩钉截铁道:“今日之语,句句出自我真心。你不也想离开这里吗回到你的家乡。或许我们可以拿着神树之水救他们于危难。”

    “”苏言垂下眼眸,带着悲伤之色看向伶华茵,低声说道:“家乡,已经没有了,以后都不用再回去了你说的,我再想想”苏言说罢,便转身落寞地走开,刚走几步,却又回过头来,道:“罢了,我同你一起离开。但是东灵山还有一些事务要我处理,我不能马上就走。”

    “好,要多久,我等你。”

    苏言想了想,说道:“三个月,明日我要和念心师姐下趟山,处理一下西北的妖患,你待在山上,万事要谨慎,能不与师弟师妹们起口角的,就不要逞一时之快了。我怕我不在,他们会刁难你。”

    伶华茵心中欢喜,笑道:“你尽管下山去吧,别担心我,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伶华茵了,我会自己保护自己。”

    苏言放心地笑了笑,“那就好。”说着,他欲言又止地看了伶华茵一会,然后迈开腿走了过去。

    走到伶华茵面前,他捉住伶华茵的手,然后郑重地将一块玉佩交到伶华茵手中,然后紧紧握住。

    伶华茵低下头来,“这是”

    苏言一脸认真信誓旦旦道:“这是我的贴身之物,原本之前就想给你了。阿茵,只要你愿意与我在一起,我以后定不负你”

    骗人。

    全是骗子。

    那些声音一直源源不断在伶华茵耳边回响,让她差点分不清现实和过去。伶华茵仿佛被一道旋涡卷入无底的深渊,越沉越深,她猛地睁开眼睛,刚一张口,咸涩的海水便灌进空荡荡的胸腔,紧接着水底里的水草便将伶华茵整个人包裹了起来。伶华茵的身体慢慢沉溺下去,远处不知传来谁的声音,忽远忽近,不停地在耳边回响。

    “怎么又为无关紧要的人难过了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你是为自己活的,不是为他们。”

    “从不在别人面前掉泪的你,怎么到我这儿就哭哭啼啼的,难道我就这么可怕”

    “弱者不值得同情。既然他们视你为异类,你就要把自己变得强大,这样他们只会怕你,而不是欺辱你。”

    “呵,人类是什么,在我面前不过如蝼蚁一般,也值得你依靠”

    “你那师父是干嘛的你受欺负他都不管我看他只是将你当做随手可弃的棋子吧,看在你对那什么神树还有点用,留你下来打打杂什么的当真可笑”

    “他们既然不喜欢你,那你又何必讨好他们,不嫌累吗哼,我看着就累”

    “若不是我受困于此,我还真想看看你说的这些臭道士究竟臭到什么德行。”

    “呵,这么快就学会反击了看来你还挺容易的。”

    “丫头,醒醒,别睡了。”

    “丫头。”

    “丫头。”

    谁在呼唤她

    一个低沉温柔的声音将伶华茵从记忆的幻象中拉回了现实,伶华茵挣扎了一会,在水里四处寻觅,却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影子。昏暗的水底下,一道白色的亮光从水面上照射下来。伶华茵扯掉缠在身上的水草,奋力往上游去,很快便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朝自己伸出了手,伶华茵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伸手一把抓住,握住那只手的时候,她狂跳的心脏顿时安定了下来。

    很快两人就一起游到了岸边,司徒衍看着一身狼狈的伶华茵,松了一口气道:“这水下面似乎有幻象,你没遇到什么事吧”

    伶华茵瘫坐在地上,一阵失神,明明看着司徒衍,却又像在看着另一个人一样,愣愣地摇头道:“没事。”

    说罢,两人向四处张望,才发现自己正落到了一个黑色的孤岛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