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守望先锋一点也不〕〔我以为你不会爱我〕〔我家娘子甜又暖〕〔这爱妃有毒〕〔天命神符师:君上〕〔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剑破拂晓〕〔都市无敌神医〕〔我有祖宗十八代〕〔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狂婿〕〔近卫狂兵(唐欢韩〕〔人生阅读器〕〔银鸦之主〕〔自然秘语〕〔龙都天骄〕〔一世魔尊〕〔乔千柠君寒澈〕〔邪帝枭宠之神医狂〕〔我不想酿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二十五章:故人之子
    苏慕的冷漠让杜晔嘴边的话顿时噎在喉咙,这些年来,虽然杜晔想要缓和一下和苏慕的关系,但是苏慕一直对杜晔取代了父亲苏言而耿耿于怀,这次更是不会听他的阻拦。

    伶华茵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不禁微微拧眉,说道:“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否则便是害了你。”

    苏慕张了张嘴,眉头一揪急忙道:“你怎说话不算话,刚刚明明答应我的”

    “我方才答应你,是因为你帮了我们而我们理应报答,现在不答应,是不想你为此丧命,是道义。”伶华茵说道。

    “谁说我会丧命了,你以为我是他们我可跟这城里的怪物们不一样。”苏慕冷笑道。

    伶华茵看着执拗的少年,微微蹙眉,不再言语。

    司徒衍这时站了出来,对那少年说道:“你当真不怕死”

    伶华茵惊疑地看向司徒衍,只见司徒衍嘴上挂着微笑,温和地看着那少年。

    这时苏慕才将视线移至司徒衍,目光坚定,毫不犹豫道:“男子汉大丈夫,死有何惧再说生死有命,与其被永世囚禁于此,不如回到我该去的地方,我倒要看看上天究竟什么时候拿走我的命。”

    “好,既然你这么有志气,那我就替伶华答应你了。”司徒衍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

    伶华茵不由得叫道:“司徒衍,你还没征求我的同意你怎么能擅自替我做主”

    却见司徒衍朝她一笑,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附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原本还有些嗔怪之意的伶华茵因他这一暧昧的举动,立马低下头去,好像有了妥协之意。纵然是旁人,也看得出这两人的关系有些不同寻常了。

    伶华茵不做声,很快苏慕便开口道:“只要你们带我离开无归海,那我方才的话就作数,你们跟我走吧,我想有一个地方会找到你们说的那个人。”说罢,苏慕转身欲走。

    “等等,你打算就这样走路带我们穿越这沙漠吗”司徒衍在身后笑道。

    苏慕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一脸笑意的司徒衍。

    “若是不介意跟我同骑一匹马,我们可以加快些脚程。”司徒衍提议。

    “你们当真要带苏慕走”杜晔看了苏慕一眼,问道。

    司徒衍微微一笑,说:“杜公子不必担心,既然我敢带他走,就一定会有救这孩子的办法。”

    杜晔听了又看了看伶华茵,见伶华茵点了点头,便道:“但愿你们说的是真的,只是这孩子在人界已经没有亲人”杜晔眉间掠过一丝担忧。

    “若这孩子愿意,我们便是他的亲人。”伶华茵说道。

    苏慕有些不耐烦地双臂一抱,看着兀自说话的三人道:“你们几个还有完没完了走不走”

    杜晔跟伶华茵和司徒衍辞行道:“我不能离开幻域之城,只能送你们到这了,接下来的路,苏慕就拜托你们了。若有什么事,请尽管来找我。”说完,他朝苏慕走近了两步,似乎想说什么话来告别,却见苏慕扭头看向一边,便最终没有开口。

    苏慕一句话不说便快步朝司徒衍的马走去。

    “看来我们路上又多了位小友。”司徒衍微笑着朝苏慕伸出了手,以表友善,而苏慕只是斜睥了他一眼,冷淡地用手背碰了碰司徒衍的手,便身手敏捷地跳到了马背上。

    原本还面带微笑的司徒衍,刚接触到苏慕的手,不知怎么脸色突然一变,只见他纠起眉头,右手扶额,表情有些痛苦。伶华茵惊觉他的变化,连忙走上前关切道:“司徒衍,你怎么了脸色怎这样难看”

    司徒衍两指揉了揉眉心,稍微舒缓了下,对伶华茵说道:“不知怎的,方才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似乎是我以前的记忆。”

    伶华茵连忙问道:“你是想起了什么”

    司徒衍摇摇头,“我暂时还未理清。我们先去找人,这事以后再说。”

    伶华茵看司徒衍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心里陡然升起一丝担忧,但正事在身,她也只好先放下心中的疑虑。

    与杜晔道别之后,他们便在苏慕的带领下开始了穿越沙漠的旅程。一路上,多年不曾与人说过话的苏慕好像一下开启了话闸子,问起伶华茵的事情来,似乎对她这个初次见面又一见如故的陌生人颇感兴趣。

    “喂,你多少岁了”虽说第一次见面就问别人芳龄似乎不太有礼貌,但是苏慕并不太擅长与人交流,只是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好在伶华茵并不介意,淡淡回答道:“百岁有余。”

    苏慕一脸惊讶,不敢相信道:“你看起来也不过20岁,难道你就是我爹与我说过的不会老的仙人”

    “百年之前,我已渡为仙身。”

    苏慕又问道:“那你是哪个仙家的”

    “中皇山,仙泽宫。”

    苏慕一脸艳羡之色,“我小时候曾听我爹提起过,听说你们中皇山有三宫,娲皇宫,仙泽宫和玉树宫,分别守护三皇传下的三件圣器,仙泽宫守护的便是其中一件圣器墨魂剑。”

    伶华茵看了他一眼,随口一问:“我看你年纪小小,你娘怎么不在你身边”

    苏慕回答道:“我没有娘亲,娘生下我之后就过世了,我一直与我爹相依为命。”

    伶华茵沉默了会,扭头继续看着前方,轻声道了一句:“抱歉,是我多问了。”

    “为何说抱歉,我对我娘并没有什么记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因此而难过。”苏慕不甚在意道。

    见伶华茵又不说话了,苏慕偷偷瞟了她几眼,突然道:“喂,你别看我现在年纪小,其实我已经快百岁了,比你小不了多少。”

    伶华茵扭头看向他,淡淡说道:“即便如此,你也是我的后辈,别老喂喂的叫,按照辈分,我和你娘的年纪差不多。”

    苏慕咧嘴一笑,“我娘人界最麻烦的事就是讲辈分那他叫你什么”苏慕眨了眨眼,眼神指了指身后的司徒衍。

    伶华茵望向坐在苏慕身后的司徒衍,才发现他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这一路他都没说过话,十分反常。伶华茵说道:“我与司徒衍是同辈,平时都以姓名相称。”

    “那我也叫你名姓。”苏慕未等伶华茵同意,擅自做主道。

    “随你。”伶华茵也懒得跟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孩子计较那么多了。

    苏慕得到了允许,顿时喜上眉梢,指着前方的绿洲道:“准备到了,前面就是虚妄之地,从人界来的人类或者妖类若没有足够的修为迷失在幻域中,大多都会在此地滞留,直到有一天他们能够从眼前的幻象中走出来,或者是有人将他们从这里救出去,否则就会永远地留在此地。”说着,苏慕将马缰拉了拉让马停了下来,眸色微沉,对伶华茵道:“能走出虚妄之地的人不多,就算走出来了,也会因为迷失在无归海的风暴中渴死饿死,死了就被永远地埋在黄沙之下。古往今来,无一例外。自从我当了渡海人,就没有看到一个人穿越无归海。”

    “虚妄之地也意即虚无缥缈之地,若是执着于一念,就算明知是幻象,也会选择相信吧。”伶华茵突发感慨。

    “得不到的东西就算再怎么强求也得不到,执念,不过是愚蠢之人的自欺欺人罢了。”苏慕有些不屑。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司徒衍突然开口了:“那些人来无归海,就为了去往幻域之城寻求永生之术”

    “不一定,很多人并不知道永生之术甚至是幻域之城的存在,大多来无归海的的人或妖,要不为了寻找无望之物,要不就是误闯,还有就是你们这样的。”苏慕回答道。

    “在幻域里,能够实现自己无法实现的事情,看见自己想看见的东西,正如杜晔所说,这里就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梦境。也不知道柏熠来这里做什么”伶华茵嘀咕道。

    “我们去城里转转。”苏慕说罢,便率先往前走去。

    三人来到沙漠中的绿洲,只见这里与幻域之城相差天壤,进入镇上之后,只见街上的人大多头发花白,目光混沌,行如游魂,偶见几个年轻点的,也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苏慕见怪不怪,解释道:“这里不同幻域之城,人们会跟在人界一样自然衰老,这几个年轻的是新来的。”

    伶华茵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的人,问道:“这里的人还能听到我们说话吗”

    苏慕停了下来,说:“你不妨试试。”

    伶华茵带着疑惑,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妇人,问:“大婶,你可见到过一个穿着跟我差不多衣服的年轻男子”

    那妇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转头打量起伶华茵起来,嘴角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姑娘,我没见过你说的这个人,不过你要是帮我一件事,我或许会告诉你一个关于那个人的秘密。”

    伶华茵微微凝眉,脱口而出:“秘密你要我帮你什么”

    妇人往边上的司徒衍身上一瞟,神秘兮兮道:“我家有一闺女,长得漂亮,绣工又好,年方17,却一直没找到一个好人家。我看姑娘的这两位朋友相貌堂堂,体魄强壮,不过旁边这位年纪太小,这一位公子我看着很有眼缘,不知是否婚配”

    伶华茵面上一红,瞟了司徒衍一眼,不知作何回答。

    司徒衍面带笑意,回复那妇人:“在下尚未婚配,正巧家中也催我催的紧,不知夫人愿不愿意让在下与您女儿见个面若是投缘,那也算成就了上天的一番美意。”

    伶华茵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这是司徒衍所言。

    只见那妇人乐开了花,热情地笑道:“我正有此意,正有此意。我家就在巷尾,公子和另外两位朋友请随我来吧。”

    伶华茵忍不住瞪了司徒衍一眼,但司徒衍仿佛没看见似的,笑容满面地随着妇人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