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婿来说没人比我〕〔近战狂兵〕〔王牌宠妃惹君心〕〔盛少私宠:天价弃〕〔名门掠爱:冷少的〕〔福妻临门:农女巧〕〔农家小福妃〕〔龙王赘婿(陆榆纪〕〔丧尸不修仙〕〔东山再起〕〔豪门专宠:三爷的〕〔最强神医在都市〕〔我是万界送货员〕〔首富杨飞〕〔奇妙玩家的系统使〕〔我能看到准确率〕〔木叶之团藏〕〔进化之超越星辰〕〔从美食视频开始的〕〔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二十七章:梦中大泽
    伶华茵回神的时候,和煦的阳光正穿透头顶上的密林斑驳地洒在脸上,参天的古木遮蔽了天空,周围莺歌婉转,洋洋盈耳,草木葱茏,她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湖沼边上,溪流从身边蜿蜒流过,四处寂静无人。

    “苏慕,苏慕”伶华茵对着四周呼唤起来,然而回应她的只有密林深处的鸟鸣声。

    伶华茵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她感觉自己对这里万分熟悉,有种怀念之感,似乎她就是生于这里。

    “这真是个好地方,想必殿下一定会喜欢。”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伶华茵猛地转过身去,只见一个白衣仙人涉水而来,正是之前她梦里的那个俊朗青年。

    青年缓缓朝伶华茵走近,步履款款,濯濯如春月柳,风华内敛,当世无双。伶华茵不敢贸然上前,生怕自己惊扰了这个梦境,只是静静地站着。然而青年似乎没有看见她一样,直接从她身旁擦肩而过。恍惚之间,伶华茵看见青年的身后,一个娇小的幻影倏隐倏现,伶华茵蓦然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知是不是巧合,那幻影忽然转过身来,然后渐渐显露出少女的身形,朝伶华茵的方向露出一个灿烂天真的笑容。在看清那女孩的模样后,伶华茵顿时怔在原地,这女孩如此眼熟,不就是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吗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伶华茵的腿脚已经朝他们迈了出去,一路跟在他们身后。

    只听那名青年站在女孩对面,对女孩说道:“殿下最近忙于神魔两界的事,我已经许久没看见她了,没想到殿下竟然去跟白泽学了一种法术,以自己的神血之力与天山穹顶的雪将你造了出来。呵呵,殿下大概是怕我一个人在天宫里待着无聊,才让你来陪我吧。”

    女孩娇俏地笑道:“殿下说尘鸾大人不爱与其他仙人打交道,所以派我来为大人排忧解难。”

    青年温文一笑,说:“殿下真是费心了,我哪有什么忧愁和难处,反倒是不能亲自为殿下解决魔患,才是我最大的遗憾。”

    女孩可爱地左右摇摆着身子,笑嘻嘻道:“大人不是为殿下杀死了昝燚么,殿下现在到哪都挂在嘴边,可高兴着呢”

    “好了,此事不说也罢。既然是殿下的心意,那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吧,你叫什么名字”青年问道。

    “伶华茵。殿下说名字不能跟她的同字,免得犯了忌讳,故而是这样写的。”少女在青年手上写着字,柔柔答道。

    “哈哈,果真是个伶俐的好名字。”

    伶华茵惊讶地看着他俩,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想再看清楚点那女孩的模样,却在这时,苏慕的声音响了起来。

    “伶华茵,你也进到这里来了。”

    伶华茵转身看去,苏慕正站在她的身后,四处张望着。再回头看时,仙人和少女都不见了。

    “我在房间里看到了一个果核,拿在手上就被吸了进来。”伶华茵说道。

    “我也是。那植物是什么”

    伶华茵想了想,说道:“今天我们见到的那位老妇人说那女孩送给客栈老板一棵植物,我想应该就是那个,这植物有构筑另一个空间的能力。果核里面有妖气,应是妖界之物,然而我们现在待的这里却感受不到任何妖气的存在,反倒像是个幻域,而幻域里的形态又与身处幻域的人的意识有关。精神力越是强大之人,他的意识维持的时间也就越长。”

    苏慕长年生活在幻域,一听便懂,说道:“意思是我们被困在虚妄之地的幻象里了那这里是你心中的幻象”

    “我体质特殊,偶尔会在清醒的时候做梦,或许果核不仅将我们带进了幻域中,还还原了我潜意识的梦境。”按照现在的状况,伶华茵只能作此猜测。

    虽困于此地,但是苏慕却不慌不忙,笑着说道:“照你这么说,这里也不是很危险,既然到都到了,那就走走看吧,兴许你做完梦,我们就出去了。”

    伶华茵点点头,说道:“我暂时察觉不到危险,不过我们这突然消失,司徒衍到时候找不到我们”

    苏慕酸溜溜道:“他不是很厉害吗又会法术又会瞬移,找到我们不是掐指一算的时间。”

    “那果核应该是有人故意放在那的,这个幻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我也未可知,如果此人故意将我们困在此地,就算是我梦醒了,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你会不会害怕”伶华茵看着眼前比她矮一个头的苏慕,怎么看都觉得他还是个小孩子,而小孩子遇到这样的事,应该会很不安吧。

    苏慕满脸不在乎,嗤之以鼻道:“害怕死我都不怕,怕这个我倒想亲眼看看妖物到底长什么样。”

    “你爹娘是修仙之人,你没有见过妖么”

    苏慕剑眉一挑,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爹娘是修仙之人”

    伶华茵自知失言,忙含糊道:“杜晔告诉我的。我以为你爹会传授一些仙家的法术给你。”

    苏慕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爹他好像不太喜欢我提仙家的事,我出生的时候,我爹就已经离开了之前他修仙的门派。小时候我爹为了给我治病,就会去帮村民们除妖赚些钱,于是我就对我爹说想要见见那些妖怪,但是每次一提我爹就会发脾气,更别说传授法术给我了。”

    “你以前身体不好”

    “相较于别人,我生病的次数很多。我爹说我不适合练武,也不适合修习法术,能平安长大成人就不错了。”苏慕语气淡漠地说道,似乎未将这事放在心上。

    伶华茵看了他许久,问道:“你爹他,没有跟你提过其他事吗”

    苏慕疑惑地看了看伶华茵,“你指的是什么”

    “任何,关于他的,你母亲的,都行。”

    苏慕蹙了蹙眉,盯着伶华茵,说道:“我爹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很少与我说起与他有关的事情,甚至是娘,也甚少听他提起。你怎么今天问的问题怪怪的”

    “很怪吗”伶华茵不答反问。

    苏慕满脸探究之色地点了点头,“有点。”

    “既然你以后要跟我回人界,我自然是要对你了解透彻一些,问这些理所当然。走吧。”伶华茵不想纠结在这个问题上,连忙转移了话题。

    苏慕笑着跟上伶华茵,说道:“那为了公平起见,你也跟我说说你的事呗。”

    伶华茵轻轻扫了他一眼,道:“我的事我没有什么事可说的。”

    苏慕微笑着看着伶华茵的背影,心里对她越发好奇了。

    伶华茵走到密林深处一条湖岸边,忽见方才那个小女孩蹲在那,似乎在写着什么。

    苏慕见前方有人,刚兴奋地想叫伶华茵看,伶华茵马上将食指放嘴唇上,示意苏慕噤声。苏慕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跟在伶华茵身旁走近那女孩,这才看到女孩身前还站着一只小松鼠。

    只听女孩一边在一块石头上写着字,一边碎碎念道:“小松鼠啊,你知道吗,灵音殿下将我造出来,其实就是怕有朝一日再也见不到尘鸾大人,才让我时时刻刻陪伴大人左右,可是灵音殿下并不知大人真正的心意,殿下走了,大人定要追随她而去。而我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亲人。殿下说我就是她的影子,可我也有自己的心啊我喜欢殿下,喜欢大人,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可是他们都离开了,我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写好了,小松鼠你看,这是殿下给我起的名字,很好听是吧白泽大人说,我是雪造出来的。既然是雪,总是会融化的唉但愿我死后,还能再见到殿下和大人。小松鼠,你也会记得我的吧”女孩说着,便坐在了地上,然后慢慢地躺了下来,刚好躺在太阳底下,全身被照的软绵绵的,就好像自己真的是雪一样,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融化掉

    伶华茵不知为何,眼眶已经湿润。

    “真好看呀大人为殿下找的这个地方如果他们能够再次相逢的话就好了原来这就是神血啊但愿下次,我不要再为别人而活”女孩的声音轻飘飘的,似乎下一刻就会随风消散。鲜红的血,很快就浸染了大地,慢慢地流进了湖泊,只有小松鼠在一边发出一声声悲泣。

    苏慕大惊失色,连忙冲上前去想要救人,然而刚跑到湖边,小女孩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地面和湖面上也没有任何血迹。

    “怎么会伶华茵”苏慕惊讶地看向站着不动的伶华茵。

    伶华茵眼里的泪花早已被擦拭干了,苏慕并没有看到她流泪的样子,只见伶华茵缓缓走到方才女孩躺着的位置,然后蹲下来,在草丛里翻出了一块石头,只见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三个血字。

    “上面写着什么怎么有点看不懂。”苏慕看那几个文字很是古老,但是又有种莫名的熟悉。

    伶华茵将石头捡了起来,将其投入了沼泽地里,说道:“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伶华茵并不想隐瞒。

    苏慕瞪大了眼睛看着伶华茵,“你是那个小女孩可是你不是好好地活着吗”

    伶华茵看着前边的湖沼,说道:“女孩虽然死去,但是灵音上神的神血还留在这片土地上,时日一长,神血之力渐渐汇聚,与万物灵气结为一体,最终化为人形,变为了女孩生前的模样。”

    苏慕听着伶华茵的阐述,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那这么说,你到底是那个女孩的转世,还是另一个伶华茵”

    伶华茵转过头说道:“那个女孩毕竟没有实体,无法像其他生灵一样转世,而我,身上继承着灵音上神的神血之力以及女孩生前的记忆,但终归不是同一个人。”

    苏慕还想问些什么,伶华茵却突然警觉道:“小心,梦要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