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来袭:国民女〕〔日久生情:悄悄爱〕〔异侦实录〕〔最强无敌战神〕〔誓欢〕〔重生似水青春〕〔追梦光影中的你〕〔先婚后爱:陆少漫〕〔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时光情书〕〔醉卧春庭看月华〕〔忽然继承了三千万〕〔这爱妃有毒〕〔恋上千亿星辰〕〔国色潋滟〕〔这是对你的爱〕〔寒门凤华〕〔四爷:娇妃会算命〕〔女主有个鉴渣系统〕〔遇见你我就想到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三十三章:一个怪人
    幻域之城。

    杜晔正在房里看书,突然秦轩敲了敲门,“大人。”

    “进来吧。”杜晔心里头有些不好的预感。

    秦轩连忙推门进去,快步走到杜晔面前。

    “怎么了”

    “您从幽冥界找的那些魔都死了,可是夜煞大人还嫌不够。”秦轩禀告道。

    果然如此,杜晔连忙放下手中的书,说:“那就再找合适的,总有填饱他肚子的时候。”

    “是,那些尸体我已经处理掉了,不过卫夫人和尹夫人”

    “城主已经将她们赐给夜煞,他想留她们就留她们。你只需办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不必管他。”杜晔叮嘱道。

    “是。那秦轩退下了。”说罢,秦轩就离开了房间。

    杜晔重新拿起书,看了一眼又放下去,始终还有些不放心,便起身往夜煞住的地方走去。刚走到院子外面,就见夜煞披头散发地从房间里面出来,衣服随意敞开着也未整理,露出胸前紧致的肌肉,舔了舔嘴角,看样子刚刚吃饱喝足。他余光瞟见杜晔,便勾了勾嘴角,笑容放浪不羁。

    “杜晔,你这待客之道不行啊,本王来了,怎么也不见你来迎接一下,就派个小厮来。”夜煞好像心情甚好,快步朝杜晔走去,边走边说:“你换的这副身体不错,就是没以前可爱了”

    夜煞刚来到杜晔身前两步远,就被杜晔的剑柄抵住了胸口。夜煞低头一看,痞痞地笑了起来,对杜晔说道:“就这性情不变。”说罢,就歪着头意犹未尽地打量着杜晔的新面孔,好像在打量一个新来的小妾。

    “夜煞王是吃饱了撑着了”杜晔面容清冷,并不在乎站在面前的人的尊贵身份。

    夜煞用手移开杜晔的剑,笑道:“顶多算是半饱吧,你也真是够小气的,明知道我食量大,还尽是找那些幽冥界的下等魔来,看着我一点食欲都没有。反倒是那两个上等魔味道不错。”

    “你注意点分寸别太过分,她们好歹以前是城主的人。”杜晔警告道。

    夜煞见他一脸严肃,忙笑着说:“是是是,我就算想吃了她们,也咬不动啊。话说她们俩长得不错,身材又好,声音绵软,城主为什么不喜欢她们”

    “城主的事,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城主不就好了。”杜晔收起剑,冷着一张脸说道。

    夜煞忍不住干笑几声,说:“你在城主身边这么久了,怎么这点小事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差的”

    “夜煞王若是觉得我做的不好,大可跟城主自荐,你去当这个差好了。”杜晔丝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我见夜煞王精力旺盛,大概是不需要我效劳了,杜晔告辞了。”

    “喂,本王的温饱问题还没解决,你怎说走就走你这菜不好吃,我想换种口味,幻域之城不是有很多半魔,留着他们做什么,不如给本王”

    “不可”杜晔猛地回头,突然放大的音量让夜煞吓了一跳。

    “那些半魔是城主特意救回来的,你可不要打什么主意。”杜晔不禁皱眉道。

    夜煞摆摆手,说:“好好好,你不让动我就不动,别总是板着一张脸,别人看着还以为我欠你钱似的。”

    杜晔没理会他,转身就走了,丢下一句:“我已经叫秦轩帮你去找你的吃食,你就暂且忍耐下吧。”

    夜间,正进入酣睡的夜煞像被附体一样忽然从床上一坐而起,眼中红光一闪而逝,他余光一瞟,大床上正躺着两个姿色艳丽衣衫不整的女子,其中一个被夜煞的动作吵醒,连忙玉臂一伸,小鸟依人状地靠过来,却被夜煞一手推开,厌恶至极地说了一声:“滚。”还未等佳人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夜煞就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门。

    “城主。”夜煞行至另一个院中,杜晔就连忙上前恭迎道。

    “嗯。”夜煞的声音跟白天的不太一样,语气冷冷的,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只见他进了一扇门,背着身对杜晔说道:“夜煞最近怎么样”

    “回城主,夜煞醒来之后就食欲大增,神魂吸食得比以往要多很多,恐怕是跟城主借用他的身体有关,不过夜煞他好像并没有察觉什么,我已经让秦轩去幽冥界寻找新的下等魔。”

    “尽量满足他,如有必要,虚妄之地的那些人也可供他吸食。”

    “是。”杜晔迟疑了一会儿,问道:“城主找到司徒衍了吗”

    “没有,我感觉不到他的任何气息,有什么东西阻断了我与他的联系,接下来我要去趟人界,你这些天务必把夜煞给我看好了。我去人界,可不能少了他的助力。”男人叮嘱道。

    “属下一定看好他,城主请放心。”杜晔应道,不一会便抬头看去,见夜煞好像刚醒来的样子,迷迷糊糊望了他一眼,还未弄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便一翻白眼往他怀里倒去。

    两月之后,大荒山山脚处忽然响起一阵巨响,寻声而去,只见一只巨大的白虎被压在一棵大树下,发出一阵阵的哀嚎声。而它的对面,一个黑衣少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潇洒地转过身,收起剑对着那只白虎道:“哼,区区一只野兽,还想吃我若不是师傅叮嘱我今日不准随便杀生,你早被我烤来吃了。”说罢,便提着一篮子草药往山上走去。

    少年十八九岁的模样,梳着一头高马尾,一把银色的长命锁挂于胸前,腰带上系着一块琉璃玉佩,双手戴着护腕,穿着干净利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面庞俊逸,薄唇微扬,笑容里尽是与生俱来的狂傲不羁。纵是年少风流可入画,却也自成风骨难笔拓。

    少年很快回到山顶,迎面便飞来一只粉色的小短腿,他一把拎在手上,往屋子里跑去。

    “师傅,徒儿回来了”人还未进到屋里,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伶华茵抬起头,就看到少年风风火火地跑到自己面前,将篮子放在一边,蹲下身去将地上的一只小猫抱了起来。

    “师傅,让您久等了。”

    “你小心些,不要伤到它。”伶华茵担心这孩子粗手粗脚,弄疼了那只小猫。

    这只小猫是早上伶华茵无意中看到的,当时候小猫腿上受了伤,似乎是被野兽咬到了逃到了日照峰的结界里,伶华茵便叫苏慕去采摘些草药回来。

    “知道了师傅。”苏慕深知伶华茵最喜爱小动物,手上的动作也不敢太用力,小心地给小猫上了药包扎好,小猫挣扎了下便从苏慕手中窜到了地上,溜出了屋子。

    伶华茵看苏慕满头是汗,无奈地笑笑,说:“又不急着一时,你跑这么快干什么”说着便用帕子给苏慕擦汗。

    苏慕抬头看着伶华茵道:“师傅,你又把我当小孩子了,我自己来就好。”不过嘴上这么说,苏慕心里还是挺乐意的。

    伶华茵看着苏慕,愈发觉得他像极了他的生父苏言,便感慨道:“不知不觉十年已过,当初见你还不过是个孩子。”

    苏慕见伶华茵似忧似喜,贴心道:“徒儿只有长大了,才不会给师傅添麻烦啊。”

    伶华茵愁容渐消,问:“今天遇到什么事了”

    苏慕咧开嘴笑了笑,“还是逃不过师傅的双眼,今日徒儿采药时碰上了一只大白虎,想起师傅不准我杀生,就将它压在了一棵树下。”

    “你还记得为师为什么不让你杀生吗”

    苏慕点了点头,“师傅的话我都记在心里,今日是师祖的忌日,不宜杀生。”

    “嗯,为师不愿意你杀生,还有一个原因,你命途多舛,杀生恐对你寿数有损,虽然你有血魄珠在身,但这毕竟只是鬼巫一族的传说,你需要时刻谨记,若非万不得已,切莫杀害无辜生灵。”伶华茵殷殷叮嘱。

    “是,师傅。”这句话不知伶华茵说过多少遍了,但苏慕还是郑重地点头。

    “为师还要抄写经书,你自己去忙自己的事吧。”

    “那徒儿就不打扰师傅了。”苏慕说罢便离开了屋子。来到院子外面,苏慕心想:这段时间大荒山无故多了很多入侵的妖魔,扰得师傅不能好好清修,我还是去结界那看看为好。

    茵桃也扑闪着翅膀跟来,自从苏慕来到了大荒山,茵桃就很喜欢跟在他后面,比待在伶华茵身边都还多。

    “你也要去吗”苏慕问道。

    茵桃点头如捣蒜。

    苏慕笑了笑,“那你就跟着我吧。”

    检查了几处结界,终于发现东边结界壁上方有块若隐若现的裂口,苏慕连忙补好,正要离去,忽然从上空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人正往这边走来,定睛一看,发现其中矮一点的那个正是前不久刚被他打跑的男狐狸精。心想莫不是这妖精又要做什么坏事,于是便飞到地面上,抱着剑靠在树上等着他再次落网。

    没想到那狐狸精看到苏慕,拔腿就跑,苏慕追了一段路,那狐狸就化为原形窜进洞里去了。苏慕心里一边嘀咕着又让它跑了,一边往回去找方才那个人。

    回到方才的地方,见那人仍站在那,一身红色衣服,脸上戴着半面银色的面具,后脑勺上的发扣也是银色的。这人转过头来看到苏慕,笑了起来,牵起一个浅浅的酒窝,唇红齿白,色如春晓之花,虽然只看到上半张脸,但这笑容也是回头一笑百媚生了,即使身为男儿身,苏慕也不免被该男子的容颜惊艳了一下。

    “额你没事吧”许是盯着人家看了半晌,苏慕有些不好意思。

    那男人倒是不介意地笑道:“方才那个人”

    苏慕挠了挠头,说道:“哦,那人不是人,是一只狐狸变的,估计是想害你吧,你下次见着它可要躲远点。”

    男人饶有兴味地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

    苏慕心想,这人不光长得那么好看,声音也跟个女孩子似的软绵绵的。他道:“前些天我还看到他想吸一个人的精气,被我看到打跑了。这荒郊野外的,甚少有人经过,若不是被我恰巧碰见,估计那人命都没了。”

    男人听苏慕说完,一脸笑意,说道:“那今日真是多亏了少侠救命之恩了。”

    “举手之劳。对了,你赶紧离开这里吧,最近这山里妖怪多。”苏慕好心提醒。

    “哦,多谢。”谁知那男人应了一句,却一动不动没有离开的意思,苏慕觉得此人奇怪,便又多问一句:“你是还有事吗”

    男人朝他笑了笑,望了一眼山顶,说:“这里的风景不错,我还想再看看,要不你带我去山顶怎么样”

    “山上是我师傅清修的地方,她不喜欢外人打扰,你想看风景的话还是去别处吧。”

    “哦那真是可惜,你师傅是谁”男人看着山顶的方向,笑着问道。

    苏慕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回答,但是看男人无害的笑容,便答道:“我师傅是仙泽宫的护剑长老。”

    “护剑长老,好,真好。”男人说着奇怪的话,苏慕看了他一眼,便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