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掠婚:顾少,〕〔首辅家的长孙媳〕〔摄政王爷欺上门〕〔武神皇庭〕〔盛唐风华〕〔齐欢〕〔婚色荡漾:顾少,〕〔你的眼神比光暖〕〔大国名厨〕〔悠然山居:世子妃〕〔九封龙帝〕〔都市之无限选择系〕〔辽辽天地间〕〔太阿神帝〕〔英雄无声〕〔无敌天帝〕〔诸天老不死〕〔我就是卖猪肉的〕〔萌宝驾到:爹地投〕〔无敌双宝:首席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三十四章:突袭
    苏慕一边往回走,一边念叨:“真是个怪人。”然后他忽然发现一直跟着自己的茵桃不见了,于是他便叫了几声:“茵桃,茵桃,你去哪了”

    但是周围除了鸟鸣,就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莫非茵桃自己回去了但苏慕又想着茵桃这么黏自己,应该不会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便四处寻找茵桃的下落。然而一直到了太阳落山,也不见茵桃的影子,苏慕心里一急,心道:要是师傅知道自己把茵桃弄丢了,一定会骂死我的。但是现在不回去,师傅又要担心,不如回去认个错,师傅这么疼自己,顶多挨一顿骂。这么想着,苏慕便加紧步伐返回日照峰。

    这刚回到日照峰,苏慕就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他连忙大叫了一声师傅,不见回音。苏慕心急之下闯进伶华茵的书房,里面空无一人,只有散落一地的经书。苏慕心里猛地一沉,屋子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就在六神无主的时候,他听到山后有一阵打斗声,连忙赶过去看。

    “仙泽宫的护剑长老,我还以为很厉害,也不过如此嘛”说话的人正是方才苏慕见到的那个男子。

    此刻,他正与伶华茵对峙着,就连平日白天见不到身影的鄂萝也出来了。他们旁边的地上,躺着几只咽了气的魔兽,鄂萝好像也受了重伤倒在一边。不过苏慕的心,都悬在伶华茵一个人身上了。伶华茵素色的衣服被划破了几道口子,还沾着点点血迹,也不知道是谁的,让苏慕觉得刺眼无比。

    “师傅”

    伶华茵快速瞟了一眼苏慕,命令道:“你快跑”

    然而苏慕却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拔出剑挡在伶华茵面前,眼神锐利地盯着红衣男子。

    伶华茵一把将苏慕扯到一旁,说道:“你这小子充什么英雄,赶紧站到为师身后去。”

    红衣男子看着他俩,歪着头笑了笑,说道:“哎呀呀,真是师徒情深呢小子,还是乖乖听你师傅的话,躲远点,不然我的爪子可是不长眼的呢”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伤我师傅”苏慕眼神凛冽地质问道。

    红衣男子不紧不慢地答道:“我叫夜煞,百鬼夜行的夜,凶神恶煞的煞。来这,想跟你师傅借样东西。”男子边说着边露出邪肆的笑容。

    苏慕后悔方才受他蛊惑还以为自己救了他,喝道:“你跟那狐狸精是一伙的”

    “什么狐狸精”伶华茵问。

    “师傅,待会我再跟你解释。”

    夜煞说道:“那狐狸精只是给本王带路的,不过多亏你身边的小东西,不然我还真难进到这个结界里。”说罢,他不知从哪将茵桃拎了出来,茵桃在他手里“啾啾啾”地挣扎了一下,就被夜煞用力甩了几下,不耐烦地扔了出去。

    伶华茵见状连忙飞身上前去接茵桃,夜煞逮住这个机会攻向伶华茵,幸好苏慕眼疾手快替她挡了下来。伶华茵转身一看,夜煞的进攻转向苏慕,将苏慕逼得连连后退。伶华茵忙上前接应,同时召出护体结界将苏慕护在身后。夜煞勾唇笑了一下,伸出利爪,直接穿过了伶华茵的结界,猛地扼住伶华茵的脖子。

    “师傅”苏慕大叫一声向夜煞砍了过来,却被夜煞一挥袖甩出了几丈开外。

    夜煞一张脸凑到伶华茵鼻尖,笑容邪魅,“反抗无用,护剑长老就把墨魂剑给我吧。”

    伶华茵朝他嘲讽一笑,猛地朝夜煞一踢,挣脱了他的禁锢,两人又继续缠斗起来。不过伶华茵负了伤,力量又未达到全盛,已经远远落于下风。苏慕看得心焦,却又帮不了一点忙。只见夜煞招招犀利,伶华茵渐渐体力不支。苏慕正要上前援助,伶华茵就再次用结界将苏慕挡在外面,不让他过来。

    千钧一发之时,伶华茵嘴唇嗡动,召唤出一把青色的剑。夜煞看到剑,眼睛一亮,以为伶华茵认命了,于是便笑着伸手去拿,谁料刚握住那剑,剑身上就有一股力量紧紧缠住了他,伶华茵反抓住他的手腕,将夜煞拉至身前,将墨魂剑插进夜煞的腹中。夜煞顿时瞪大了眼睛,恶狠狠地往伶华茵身上踢了一脚,将她整个人踢飞。与此同时,一个东西也从伶华茵腰间的袋子里飞了出来。

    “师傅”苏慕大叫一声,随即挡着他去路的结界消失了,他连忙飞快地朝伶华茵冲了过去,一把将伶华茵从地上扶了起来。

    伶华茵嘴角渗着一丝血,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夜煞,只见夜煞忍着剧痛将墨魂剑从身体里抽了出来,脚步摇摇晃晃的,站都站不稳了。忽而他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墨魂剑也从手中滑落,伶华茵以为他会就此倒下去,却没想到夜煞眼中红光一现,又稳稳站了起来,好像没事人一样,他低头摸了摸腹部的洞口,又看了一眼手中鲜红的血,抬头望向伶华茵和苏慕,然后提着墨魂剑朝他们走了过来。

    伶华茵正要起身再次迎战,面前的夜煞忽然踢到一物,低头看了一眼便停了下来。伶华茵这才发现她的埙已经掉了出去,而夜煞也盯着那埙愣了一会神,不一会儿,夜煞将那埙捡了起来,神情怪异地看向伶华茵,问:“这是你的东西”

    伶华茵觉得夜煞的声音跟方才不一样了,好像在哪听过似的,便警惕地盯着夜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是不是,回答我。”夜煞提高了声音,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再次问道。

    伶华茵冷脸看着他,说道:“还我。”

    夜煞探究似的看了她好一会儿,什么也没说,便用法术将埙送到了伶华茵手里。

    苏慕生怕他又做出什么举动,连忙提着剑站了起来,正做出迎战的架势。夜煞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将墨魂剑丢在了伶华茵面前,然后化作一团黑雾扬长而去。

    伶华茵看着夜煞离去的方向,又低头看向手里的埙,愣了好一会儿的神。

    “师傅,他是谁啊”苏慕的声音将伶华茵拉回了现实。

    “不认识。”伶华茵说罢连忙跑去查看鄂萝的伤势。

    “师傅,你的伤”苏慕看着只顾为鄂萝疗伤的伶华茵,担忧道。

    “无碍,你不要紧吧”伶华茵问。

    苏慕猛地摇摇头,“只是一点皮外伤,徒儿筋骨硬朗得很,摔一下没事。”

    伶华茵便不再管他,替鄂萝疗完伤之后就将她送进了葫芦里,又叮嘱苏慕将那些魔兽尸体处理掉,便在周围重新布下结界。

    此时的幻域之城,一个红色的人影跌跌撞撞地闯进杜晔的院子,鬼哭狼嚎般地大叫杜晔的名字,杜晔连忙出门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夜煞一把推开前来搀扶的秦轩,直奔杜晔跟前。

    杜晔一看,发现夜煞身上全是血,腹部一个大洞还在淌血,赶紧上前扶了他一把,皱着眉头问:“你怎么伤成这样子”

    夜煞连忙顺势往杜晔怀里一倒,牢牢抓着杜晔手臂,像个小媳妇般道:“痛痛痛,本王快死了杜晔你快救我”

    杜晔本来还觉得他伤的不轻,但听他这夸张的语气,同情心瞬间就没了,冷漠道:“死不了的,放心吧。”

    夜煞抬起头看他,一脸幽怨,“本王快痛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还不快给我疗伤。”

    杜晔嘴上虽然嫌弃,但是也不敢多耽搁,连忙将夜煞半拖半扛地带进了房间。

    夜半时分,杜晔忽然听见门外刮过一阵不寻常的大风,连忙出门一看,夜煞果然站在院子里。杜晔正郁闷他怎么不好好养伤又出来作妖,就见夜煞转过身来,眼瞳是红色的,杜晔连忙换了一副态度。

    “城主。”

    “夜煞还如以前那般不听话,自作主张,这次也让他吃了点苦头。他有没有察觉什么”

    “他只知是城主带他回来的,没有任何怀疑。”

    “那就好,让夜煞想办法将那个伶华茵带来见我,不许伤到她。”男人的脸隐在黑暗中,看起来没有任何感情。

    杜晔疑惑道:“伶华茵城主可是有什么新的计划”

    “不该你问的事别问,照着做就行了。”

    “是。”

    话音刚落,就见夜煞猛地醒过来的样子,盯着杜晔看了许久,摸摸头像是自言自语:“奇怪,我怎么自己跑到这里来了,难不成是因为受了墨魂剑所伤,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杜晔见他在那自说自话,转身就走,夜煞也跟了上去,杜晔猛地回头,夜煞差点没撞上去。

    “你跟着我做什么”

    夜煞笑得一脸无害,说道:“既然来都来了,就聊一会呗。”

    “夜煞王有伤在身,还是回去好好休养吧,明日我还有城主交代的事要与你说。”

    “有什么事情不能现在说,反正我也睡不着,况且城主的事,哪能耽搁啊城主今日救我,我定是当好好报答的。”夜煞朝杜晔眨了眨眼睛。

    杜晔便道:“那就在这说吧,你今日强取墨魂剑,城主已经很不开心,你若是想将功折罪,就想办法把伶华茵带回来,城主特意叮嘱了,必须毫发无伤地将她带回。”

    夜煞挑了挑眉,有些不敢相信道:“你说什么,毫发无伤开什么玩笑,那女人能乖乖跟我回来我是下迷魂药给她还是趁她睡觉将她绑回来啊我都被她伤成这样了。”说着指了指自己的伤处。

    “怎么带她回来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只是传达命令。况且受伤的应该不止你一个人。”杜晔一如既往地冷漠以对。

    夜煞无奈地笑了笑,“我看你是胳膊肘往外拐啊,行吧,我尽力而为,你是城主的心腹,也帮我跟他老人家说说好话,我可不想再去一次寒冰地狱了。”

    杜晔突然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城主现在可舍不得你。”

    夜煞不明白杜晔的言下之意,只看杜晔千年难遇地对自己笑,便也傻呵呵地跟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