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思随你入心间郁〕〔都市极品医神〕〔农家小福女〕〔武道剑主〕〔星云皓天剑〕〔暴力书生〕〔火影之重建漩涡〕〔重生最强锦鲤少女〕〔来生恋你〕〔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最强赘婿奶爸〕〔妃要出位〕〔我家皇后又作妖〕〔白少你家老婆又露〕〔仙道长青〕〔重生之都市投资天〕〔穿书之男主总是爱〕〔快穿虐渣我是专业〕〔四爷是棵摇钱树〕〔俄罗斯大妖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三十五章:影子(一)
    日照峰的山洞中,伶华茵正在打坐疗伤,白天虽然口头上对苏慕说着没事,但其实她已经魔气入体,此时她正在将体内的魔气逼出来,但并无什么效果。伶华茵索性放弃了,兀自坐在地上发愣。白日里那个男人最后说的话一直回荡在脑海里,她不由得有些恍惚,她不知道夜煞是谁,但他似乎认识那只埙一样。

    伶华茵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自东灵山分别,伶华茵就再也没见过那只埙的主人,她以为这辈子再无相见之期,而她隐隐感觉到,她和他的重逢之期就快到了。

    “伶华茵。”地上的葫芦里传出鄂萝的声音,“你是不是受伤了”

    “无大碍,魔气侵体,已经被我驱除得差不多,你受了重伤,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化形。”伶华茵说道。

    “我倒是无所谓,在葫芦里闷是闷了点,但是还能说话。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及时和我说,虽然我现在帮不了你什么忙,但还能和你一起想想法子。”

    “嗯,我知道了,你安心在壶里养伤就好,不必担心我。”伶华茵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今天那人与你有什么仇怨吗”

    “我不认识他,他想要墨魂剑,可是他明明有机会拿走它,却又还给了我。”伶华茵百思不得其解。

    “咦这是什么情况”

    “我也正纳闷,那个人被我刺中了一剑之后本来应该起不来了,但是他好像被谁附体了一样,竟跟没事人一样,后来也没有再为难我们。”伶华茵一边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一边紧握着手里的埙。

    鄂萝道:“他这次没拿到墨魂剑,下次指不定什么时候再来。他太强了,以你现在的状态,我怕你对付的吃力,要不通知你们仙泽宫派几个人保护你”

    伶华茵不屑一顾道:“我一个戴罪之身,要什么保护况且我是护剑长老,要别人来保护我,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众弟子。”

    鄂萝知她好面子,无奈道:“好吧,那你想好下次怎么应对了吗”

    伶华茵想了下,说道:“下次的事下次说,总会有办法的。我虽然只余三成法力,但加上墨魂剑的威力,他也未必能轻易拿走墨魂剑。”虽是这么说,但伶华茵也不敢保证下次见到夜煞能够像这次这样幸运。

    “你倒是看得开,行吧,你好自为之。有什么事再叫我。”

    伶华茵不与鄂萝多言,起身走出山洞,走到竹屋前,便看到苏慕在屋前舞剑,伶华茵远远看了一会,苏慕转身见她,连忙停了下来,叫了一声“师傅”。

    “练的不错,你本毫无基础,几年时间练成这样已经是进步很大,只不过你心有旁骛”伶华茵一语点破。

    苏慕谦逊地低下头,并不掩饰地说道:“师傅说的是,徒儿确实心有旁骛。”

    伶华茵见苏慕倒是实诚,便瞟了他一眼,“怎么”

    苏慕抬眸看向伶华茵,“师傅大半夜的出去,可是不想让徒儿知道师傅受的伤”

    伶华茵沉默了一会,说:“一点小伤,我已经处理好了。”

    苏慕并不为所动,“师傅,您说谎的时候,最喜欢看向自己的鞋尖,若师傅想让徒儿安心,就让徒儿给您看看吧。”

    僵持了一阵,苏慕一把抓住伶华茵的手臂,然后趁她没反应过来快速点了穴,用另一只手掌按住伶华茵的背部,然后帮她用内力吸出一些魔气。

    那魔气在苏慕手中盘旋了一会,然后被苏慕一握便消散了,他随即才给伶华茵解了穴道。

    苏慕双眸一沉,问道:“师傅,可好受点”

    “你为师已无碍。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

    苏慕还想说什么,但见伶华茵神情疲倦,便也不好再追问。

    “大荒山的结界我已经加固,寻常人等是进不来的,若是你再碰到今日那人,万不可鲁莽就冲过来知道了吗”伶华茵临回房时再次叮嘱道。

    苏慕却道:“师傅有难,徒儿岂有逃跑之理,鲁莽也好,冲动也罢,徒儿定是要与师傅共进退的。”

    伶华茵回头看他,说:“师傅就该有师傅的职责,岂有让徒弟反来保护师傅之说”

    苏慕仍坚持己见:“徒儿自知能力不足,但我永远也不会丢下师傅不管的,师傅就不要再为难弟子了。”

    伶华茵见苏慕一脸固执,心里还是很欣慰的,但表情依旧是清冷,转过身去,声音不由得放软:“以后保护好你自己就是,我什么也不求,只愿你们平安无事。”

    苏慕心里暗自嘀咕道: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想呢。苏慕目送伶华茵回房,心里暗暗许诺,一定要让自己变得更强,不用再躲在别人身后。苏慕在伶华茵门前待了一会,便也回房去了。但一想到白天那个人与伶华茵打斗的场景,就觉得心有余悸,整夜都难以安眠。

    “唉,睡不着。”苏慕嘟哝一声,便翻了个身,只觉得压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吓得连忙从床上坐起,朝床上一看,见茵桃快被他压扁了,便慌忙将茵桃捧了起来。

    茵桃眼冒金星,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你不在师傅那,怎跑到我房中,明日师傅若不见你,非得急死。”苏慕说着,便起身将茵桃放在桌上,叮嘱道:“今夜师傅已休息,你暂且留在我这休息一晚,明早在师傅醒前回去吧。”

    茵桃乖巧地连连点头,像被苏慕喂了颗糖一样开心。

    苏慕静坐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朝自己手心看去,暗自嘀咕道:“方才我从师傅身上吸出的似乎不是妖气那究竟是”

    茵桃歪着头看苏慕专注的模样,露出好奇的表情。

    黑夜渐入浓重,雾魇中,伶华茵慢慢朝深处走去,这里的气息让她倍感熟悉,她顺着漂浮的灵力流走向那樽泛着紫光的水晶,远远的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屹立在那,宛如长空孤月一般。伶华茵喜上眉梢,连忙向那人跑去,只见那人缓缓回过身来,脸上戴着一张金色面具,朝自己伸出手来。

    “丫头,过来。”那人温柔的声音穿过黑暗,像一束光召唤着她,让她不由自主地向他奔去。

    伶华茵跑到他面前,抓住那人的手,满心欢喜地说道:“我终于找到你了。”

    正当伶华茵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时,眼前的人突然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了。紧接着,伶华茵被一阵争吵声吵醒,醒来才发现自己原来只是做了个梦,侧耳一听,原来是苏慕在外面和什么人争论。伶华茵再也没有午睡的心情,立马起身向屋外走去,开门便见苏慕正极力阻止一人前行。乍一看去,原来便是前日突然来抢墨魂剑的那个夜煞。

    伶华茵皱了皱眉,正要将此人赶出日照峰,夜煞忽然一手将苏慕推开,朝伶华茵鞠了一躬,一脸笑意道:“伶华长老好,在下今日特来赔礼来了。”

    “赔什么礼打伤了人又来讨好,一看就不安好心师傅你不要信他”苏慕边大声嚷嚷着边拦在夜煞面前,堵住夜煞的去路。

    而一边的茵桃也横眉怒目,扑闪着翅膀和苏慕一起拦着夜煞。

    “呵呵。”夜煞摸了摸鼻子笑了笑,一脸漫不经心的表情,说道:“少年,你一边去,我有话和你师傅说,你挡着我我怕一不小心伤到你这细皮嫩肉的。”

    “我就不让了”苏慕扬了扬下巴,气势凌人地看着夜煞。虽然打不过眼前的人,但是气势上还是不能输给对方。

    夜煞没办法,歪着头看向苏慕身后的伶华茵,无辜道:“伶华长老,我今日不是来闹事的。”

    “你有什么事要与我说”伶华茵面无表情地开口问道。

    夜煞这才松了口气地笑笑,指了指充满敌意的苏慕,“那能不能”

    伶华茵看了苏慕一眼,说:“苏慕,你先让开。”

    “师傅,他”苏慕仍不相让。

    伶华茵摇了摇头,示意苏慕没事,便走下台阶来,问道:“你想说什么”

    夜煞笑道:“伶华长老,有个人想要见你。”

    “什么人”

    夜煞一脸神秘,“我家城主诚邀伶华长老一叙,他说,黑暗即将重返光明,影子便不再是影子。”

    伶华茵听得内心一震,苏慕还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就听伶华茵道:“你家城主如今在哪”

    “师傅”苏慕一阵诧异,不敢相信伶华茵这么快就相信这个人了。

    夜煞做出邀请的姿势,笑说:“城主的所在是秘密,就连我也不知道他在哪,不过伶华长老请随我来,城主自然会亲自来迎接你。”

    “师傅,这可能是这个人的陷阱,不要去。”苏慕蹙眉道。

    伶华茵朝苏慕投去你且安心的眼神,说:“你留在这,哪里也不要去,我去去就回。”顿了顿,又道:“若我一个时辰未归,你就按照上次我教你的方法,将我神魂召回。”

    苏慕还想劝说,却见伶华茵已唤了分神出来,然后对夜煞道:“阁下请带路吧。”

    夜煞看了看两个一模一样的伶华茵,微微一笑,然后一抬手,身前便出现一个黑洞,从外面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样。

    “请吧。”夜煞再次作出邀请的动作,伶华茵便踏进了那个黑洞里,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夜煞紧随其后,两人很快便随那黑洞消失在大荒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