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名门太子妃〕〔透视赘婿〕〔我真的只能活一天〕〔木叶之圣主降临〕〔大汉大忽悠帝〕〔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末日拾荒者〕〔天生绝配:恶魔影〕〔充钱系游戏〕〔我有百万士兵〕〔我的徒弟无敌了〕〔玄天神院〕〔道爷不好惹〕〔外挂不用就会死〕〔我就是演员〕〔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最强赘婿〕〔黑狗修仙传(陆羽〕〔洞心之瞳〕〔大明王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三十六章:影子(二)
    伶华茵被夜煞带到一个荒蛮之地,此地荒草丛生,渺无人迹,只有前方一个破旧的亭子说明这里曾经有人来过。

    “城主就在前面等你,伶华长老若是没什么问题那在下就先走了。”夜煞特意学了文绉绉的话,但是仍改不了轻佻的语调,这让他说这些话来有些奇怪。

    伶华茵看着夜煞离开了此处,便往那亭子走去,但见亭子里面没有一个人,她四下环顾,有些期待那个人的出现,又有些局促不安,怕那人并非自己想见之人。伶华茵站立片刻,忽然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回头一看,见夜煞不知何时又折回来了。

    伶华茵眉毛挑了挑,似在询问怎么是你。

    夜煞默默地打量她片刻,眼睛里的神情跟方才的夜煞截然不同,而且,他此刻的眼睛是红色的。

    “这么多年过去,丫头长大了。”夜煞用另一种熟悉的口吻说道。

    听他这么称呼自己,伶华茵心中已是激动万分,又惊又喜,却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踌躇地走到夜煞跟前,探究地问:“你是影”她没发现自己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里已轻轻发颤,生怕这只是个梦而已。

    夜煞轻勾唇角,已是默认。

    伶华茵攥了攥手心,又上前一步,疑惑道:“你和夜煞”她不愿意相信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是夜煞这样的人。

    “夜煞是我在人间安排的饵,我现在只能借他的身体在人间行动。”影说道。

    “那你的本体呢,还在那里”伶华茵不禁猜测。

    影沉默的态度让伶华茵证实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她看向一旁,说道:“我曾试图去找过你,但是自那次分别,我就再也找不到那里了。”

    “那日的灵力流冲乱了我所在的空间,你找不到也是正常。”影漫不经心地说着。

    “那日,一位德高望重的仙家道长来到东灵山,说似乎感应到了不同寻常的魔气,故而在东灵山布下了驱魔法阵,想要寻找到魔气的来源。我出去后,没有跟任何人透露你的行踪。”伶华茵当时就知道影身份不简单,虽然影从来不跟她说自己的事,但是伶华茵隐隐觉得,若是告诉了外面那些人影的存在,就会给影带来危机。

    影看了伶华茵一眼,说道:“你的伤怎样”

    伶华茵轻轻摇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

    “做长老久了,也学会逞强了。”影不带表情地说着,自顾自地将手掌伸到伶华茵身前,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她体内的魔气尽数吸出来。

    “你”

    “夜煞是上等魔,魔气入灵,有伤仙身,可不是小事。”影依旧没什么表情,但伶华茵却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关心。

    “嗯”她不免低头微微笑了笑。

    两人站立一会,相顾无言,伶华茵问道:“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让夜煞来做什么”

    影沉默了一会,说:“我只能告诉你,我是魔,是你们人界的敌人。”

    伶华茵看向他,“可你不是我的敌人。”

    影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挑着眉看她。

    伶华茵微微一笑,柔声道:“你于我有恩。”

    影也笑了,但看不出那笑容的意思,“我从来不会施恩于人。方才帮你,不过是顺手罢了。”

    你帮我的,又何止这些。伶华茵心道。

    “影,我有些事不明。”

    “你想问什么”影转身面对她。

    “司徒衍是你什么人”这个问题已经缠绕在伶华茵心里很久了。

    影随意地将双臂交叉在胸前,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我在望月之岛时,郜芒师祖曾经提醒过我,司徒衍魂魄异常,但我已证实他确实是灵音上神座下尘鸾上仙的转世,加之他会弹奏你曾吹过的曲子,我猜想他体内的魂魄与你有关。”伶华茵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影。

    影笑道:“司徒衍是我的分神,只不过这个分神不像你的分神,他可让我操碎了心。”

    “此话怎讲”

    “当年我用锁灵诀和吸魂大阵将我的魂魄替换掉司徒衍的魂魄,并未百分百地完成,我知道司徒衍,但司徒衍并不知道我,甚至是他恢复了些许记忆之后,他也想方设法地逃离我的掌控。”

    “”伶华茵不说话。

    影斜瞟了她一眼,说:“你定是对我使用的禁术有所异议,但这是唯一能让我恢复自由的办法。”

    “非司徒衍不可吗”

    “司徒衍是最好的容器,非他不可。”影郑重说道。

    “你的魂魄既然在司徒衍身上,那他怎么会一心想逃离你莫不是尘鸾上仙的记忆一直在干涉他的行动”伶华茵说出自己的心中所想。若真如此,司徒衍便不仅仅只是影了。影若想拿回自己的魂魄,岂不是要再次夺走尘鸾的东西。

    影见伶华茵踟蹰,便道:“尘鸾已死,记忆便只是记忆,你所了解的司徒衍,不过是我的一部分。你若是心软,大可不必帮我。”

    伶华茵摇了摇头,说道:“司徒衍走之时,并未跟我说他去了哪里,但他说过,等我回仙泽宫,他会来送我。”

    影饶有兴味地看着伶华茵,“呵,你这是打算助我了”

    伶华茵斜睥道:“助你是为了还你的恩情,若发现你图谋不轨,那第一个阻止你的,也是我。”

    影哼了一声,笑道:“是了,你是仙泽宫的长老,是站在人类那一边的,自然为苍生着想。”

    苏慕在日照峰坐立不安地等了快一个时辰,就要按伶华茵所说将其神魂召回,却见伶华茵已回来。苏慕连忙跑上去,问道:“师傅,你没事吧有没有见到夜煞说的那个城主”

    伶华茵点点头,“见到了。”

    “他找师傅何事”

    伶华茵捋了捋额边的头发,说:“那城主是我的故友,找我叙叙旧。”

    “哈师傅的朋友那夜煞还来抢师傅的东西”苏慕愤愤不平控诉道。

    “夜煞并不知情。”

    苏慕握着拳头,怒气未消,“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夜煞把师傅伤了,这笔账我还没跟他算呢”

    伶华茵见苏慕义愤填膺的样子,有些无奈地笑了,“那你想怎么跟他算揍他一顿吗”

    “等徒儿强大了,再给师傅出这口气”苏慕郑重其事道。

    伶华茵思绪忽然飘向远方,悠悠道:“曾经有人,也说过相似的话。”

    “谁”苏慕脱口而道。

    伶华茵看了他一眼,并未回答他的话,径自走向房间,继续把未抄写完的经书抄完。

    “我说伶华长老你,抄的这是什么啊”伶华茵再见到夜煞,已是几天后了。此时,夜煞就冷不防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苏慕对夜煞的随意闯入很是不满,但又奈何不了他,只能对着他横眉怒目。

    “你再这样无理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伶华茵眉峰微蹙,实在看不惯这人的轻浮举止。

    夜煞嬉皮笑脸连连道歉,“对不住长老,可是你这有一只看门犬,我实在没办法。”

    “喂你骂谁”苏慕指着夜煞,气得青筋暴起,恨不得一剑砍了他。

    伶华茵秀眉一横,似笑非笑,“擅闯别人屋子,那你又是什么畜生”

    夜煞看伶华茵脸色不好,也不欲与她计较,便笑笑道:“城主有事与伶华长老相商,特命我来接您。”

    苏慕皱眉看了一眼伶华茵,只见伶华茵思虑了下,便听她道:“苏慕,我去去就回。”

    “师傅,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苏慕有些不放心夜煞和伶华茵一起。

    “你留在这。”伶华茵一口便拒绝了苏慕的请求。这让苏慕有些闷闷不乐,在此之前,伶华茵要见什么人,苏慕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身边,而现在,苏慕连这个城主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伶华茵以为这次影又会借着夜煞的身体前来见她,没想到到了上次那个荒蛮之地后,夜煞忽然倒地,伶华茵正觉诧异,就见一团黑雾降下,隐约可见一个九尺身影。

    “影”

    黑影没有直接回答,只对她说了一句:“跟我来。”说罢便自顾自地往前走了。

    伶华茵跟在他身后,来到一个巨大的山谷边停了下来,问道:“这是哪里”

    影回答:“这是神魔之谷。”

    伶华茵不解,“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曾经这里发生过一场历时许久的神魔大战,无数的英灵就葬在这下面,我让你来,是想让你帮我一件事。”影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哀乐。“我有一个朋友的尸骨就在下面,但我如今身体受困,无法下到下面取回他的尸骨,只有你能帮我。但你若不想帮,我也不会为难你。”

    伶华茵往山谷之下看了一眼,只见迷雾缭绕,深不见底,偶有挥散不去的妖魔气息往上涌,下面更像是个妖魔的洞穴,神秘未知。

    “害怕吗”影记得伶华茵以前还是个胆小的姑娘。

    “你朋友身上可带有什么好认的东西”伶华茵问。

    “若看到这个,那就是他了。”影伸出手来,手上正躺着一只月牙形状的红色耳坠。

    伶华茵拿到耳坠,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说罢便毫不犹豫地转身从山谷上跳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