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守望先锋一点也不〕〔我以为你不会爱我〕〔我家娘子甜又暖〕〔这爱妃有毒〕〔天命神符师:君上〕〔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剑破拂晓〕〔都市无敌神医〕〔我有祖宗十八代〕〔长生归来当奶爸〕〔最强狂婿〕〔近卫狂兵(唐欢韩〕〔人生阅读器〕〔银鸦之主〕〔自然秘语〕〔龙都天骄〕〔一世魔尊〕〔乔千柠君寒澈〕〔邪帝枭宠之神医狂〕〔我不想酿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三十九章:重返师门
    日子一天天过去,离百年之期越来越近,伶华茵却没有重返师门的喜悦,反而愈发心事重重。有时候她会一个人去到云梦台,但每次都是郁郁而归。伶华茵不禁想,司徒衍或许早已经忘了和自己的约定。

    “师傅定又在想那司徒衍了,这么一个言而无信之人,师傅为何要惦记他”苏慕自言自语道,但这话还是落到了鄂萝耳朵里。

    “你又知那司徒衍是言而无信之人”

    苏慕冷哼一声:“你不是说司徒衍跟师傅说,待她重返仙泽宫,就会回来吗这没几天了,影子也未见,不是言而无信是什么”

    鄂萝掩嘴笑道:“我听你这意思,是你自己想让司徒衍回来吧”

    苏慕扭过头去,神色不屑,“我只是不想看到师傅失望,有我们几个陪着师傅还不够吗”

    “那可不一样,我是你师傅的朋友,亦或是盟友,待你师傅松口与我签订妖契,我便成为她的武器。你是她徒弟,迟早要出师下山的,到时候你师傅给你寻个好姑娘家,你还能见你师傅几次”鄂萝也不知是故意激他还是随口说的。

    “就算出师我也不会离开师傅的,姑娘家的我也没有兴趣。”苏慕冷冷说完,便走了。

    回仙泽宫的前一天晚上,伶华茵把苏慕叫到跟前,问他:“此次你跟我回仙泽宫,可不比大荒山,修道清苦,还有许多规矩要守,你可受得”

    苏慕笑道:“师傅受得,我如何受不得只要能在师傅身边,我什么苦都能受。”

    伶华茵欣慰地笑了笑,嘱咐道:“你且收拾好紧要的东西,明日我们便回仙泽宫。”

    “是,师傅。”

    伶华茵又将仙泽宫一些入门法则一一跟苏慕叮嘱完毕,便回房歇息,坐了一会她便想起一物,从腰间的袋子里拿出那只埙,看了一会便将其塞回原来放置它的盒子里。正要将其锁上,身后便传来一个不太愉悦的声音。

    “将我送你的埙放在这,不打算带走”

    伶华茵斜眼一瞟,尚未回头,将那盒子往前一推,冷淡道:“带这些无关紧要的旧物做什么,我又不会吹埙,带着也是无用。”

    听到伶华茵冷冰冰的语气,定是还在生之前的气,影也没想到伶华茵脾气这么犟,便不太情愿道:“那我教你吹埙。”

    伶华茵乍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身来挑着眉略带讽刺道:“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突然又愿意教我了”

    “教不教是我的事,你到底学不学”影也不想做那率先低头之人,但他肯亲自来这就已经把气势输了一半。

    伶华茵见他一副拽到好像别人欠他钱的样子,又是附身在她讨厌的夜煞身上,便气不打一处来,继续开启嘲讽模式:“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强人所难呢哪有这样子教人东西的。再说了,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话不是我先说的吗之前还反驳我,现在倒自己用上了。”

    “我劝你,赶紧离开我的房间,不然我看到这张脸不高兴可是要打人的。”

    影邪魅一笑,“我看你也未必打得过,好了丫头,别闹脾气,我教你吹埙如何,栖木兽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

    伶华茵听影唤自己丫头,觉得亲切,又不那么生气了,便道:“我明日便回仙泽宫,你怎么教我”

    “这还不简单,你要是哪天想学,便来神魔之谷找我。”

    “伶华茵,你是不是在跟谁说话”窗外忽然响起鄂萝的声音。

    伶华茵看了一眼影,只见他已渐渐化为空气消失在房间里,伶华茵连忙起身给鄂萝开门。鄂萝四下环顾,房间里静悄悄的,哪有什么外人。

    “别看了,没人,方才你听的是我的梦话吧。”

    鄂萝半信半疑地看了她一眼,伶华茵依旧面不改色。

    翌日,一个头戴道冠的女子乘着祥云前来大荒山迎接伶华茵,苏慕想来那应该就是仙泽宫派来的人,便前去给那道姑行了揖礼,又见那女子年纪与伶华茵相仿,便唤那人为师姐。却没想到那道姑吃了一惊,便与伶华茵笑说:“师妹,你这徒弟倒是懂礼貌,可是这辈分就搞不清了。”

    苏慕疑惑地看向伶华茵,伶华茵道:“这是我师姐白臻,你该称她为师伯。”

    苏慕恍然大悟,连忙改口道:“师伯,苏慕方才无礼了,请师伯恕罪。”

    白臻摇摇手,倒是十分随和道:“哎没事没事,不知者无过。小慕你真是占了便宜,你不知道你师傅从来不收徒弟的,多少人想拜入她门下,她都拒绝了,没想到这次她出山一趟,就收了个徒弟。”

    苏慕听她这么一说,当觉自己在伶华茵心中分量还挺重,暗自窃喜,嘴角不免上扬了许多。

    不过伶华茵清冷如常,说道:“辛苦师姐来接我了,小慕,我们走。”

    苏慕见那白臻脚踏着祥云,正要上去,伶华茵又道:“小慕,这边。”

    苏慕转身看去,原来伶华茵自己也召唤出了一朵祥云,苏慕乐呵呵地跳上去,白臻笑了笑,没说什么。

    苏慕看白臻离他们有一段距离,忍不住问道:“师傅,为何不跟白臻师伯同乘”

    “我不喜与别人靠的太近。”伶华茵面无表情地答道。

    苏慕乖巧地“哦”了一声,故意往伶华茵身旁站了站,脸上窃笑。

    伶华茵瞟到他这小动作,装作没看见。

    飞至一云层开阔处,只见前边的山顶白色清冷的建筑威严耸立,想来便是中皇山三宫之一的仙泽宫了,上空处环绕着无数把银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剑阵,剑阵里不少宫人正在天上御剑飞行。三人缓缓降落在一个平地上,苏慕抱着新奇的心向上瞧去,见石阶上皆刻着数把剑的图案,一直往上就是山门口,山门上凌空悬着两把交叉的石剑,两把剑中间便是一扇石门,便随口道:“果然是双剑合璧。”

    白臻笑:“小慕果然聪明,咱们仙泽宫修行的就是双剑,不过这个双剑可不是人人能修的。”

    苏慕觉得好奇,便问:“什么意思”

    白臻意味深长地看了苏慕腰间的佩剑一眼,笑道:“修双剑需是两个人一同修炼,两把剑相互制衡,衡而不祸,需要两个彼此熟悉又心意相通之人才能修习,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悟到这双剑合璧的真理的。就像你佩戴的地煞剑,和你师傅的天罡就是一对,没了其中一把那就跟普通的剑没什么区别。”

    苏慕惊讶地看向伶华茵,只见伶华茵微微皱了皱眉,并未说什么,径自走上台阶。

    白臻看了看伶华茵,又悄声对苏慕道:“仙泽宫不随便赠剑,可见师妹是对你真的好啊。”

    “苏慕,走了”伶华茵也不知道听没听见,突然转过身来叫道。

    苏慕见伶华茵面色不快,连忙应道:“是,师傅。”

    只见伶华茵穿过仙泽宫宫门结界,额头上就像变戏法似的多了一个仙印,惊得苏慕咂舌不已。苏慕跟着伶华茵,一路不敢多话,生怕再次叫错人。但凡遇到仙泽宫的弟子,都会引来一众的注目礼,想是他们并不认识这个离开师门已有百年之久的长老,只有些许个看起来辈分比较高的会过来与伶华茵行礼。

    伶华茵本想直接去往正殿,然白臻却说:“师妹要见掌门,还是先去天机处吧,天机长老察觉天象有异,正与一位远道而来的仙人商讨,我师父应该就在那里。”

    伶华茵疑惑了下,也不见说什么,便带着苏慕往天机处去了。

    苏慕从白臻口中猜测这天机处应和占卜天象有关,故而以为天机处定是布满了八卦阵和星象盘,却没想到伶华茵带他来到一个山清水秀之地,只不过这天机处是在仙泽宫的上空,白色地砖一路延伸到一个圆盘,每到一个圆盘就会启动一个开关,圆盘会自动将人带到下一个圆盘,直到升到顶处。

    苏慕一边惊诧天机处的设计,一边心想:这么麻烦,仙泽宫的人不是都会飞吗为什么不直接飞上去更快

    “天机处机关重重,不要乱走乱碰。”伶华茵似猜透了苏慕的心思,说道。

    “是,师傅。”

    来到最上方的圆盘,只见前方的平台上站着三个人,正在讲话,其中两人皆穿着仙泽宫的蓝色道袍,另一人背对着他们,衣衫胜雪,应该就是白臻所说的那个远道而来的仙人了。

    伶华茵快步走上前,一个花白胡子却精神抖擞的道人首先看到她,笑容可掬道:“伶华,回来啦”

    另一道人也转过身来,伶华茵向其作了一个揖礼,“掌门。”

    “回来就好。”声音倒是平常,没有掺杂多余的情绪。苏慕抬眼看去,心想这个人原来就是仙泽宫的掌门单立群。只见他鹰眼高鼻,胡子修剪的整齐干净,肤色偏黑,面相威严,也算是相貌堂堂。而另外一人

    正望向那白衣之人,就见那人徐徐转了个身,脸上带笑,语若春风般道:“伶华,许久不见。”

    竟然是他苏慕大惊,伶华茵也一脸吃惊之色。

    一边的单立群看着两人的反应,诧异道:“莫非清徽仙人与护剑长老也是故交”

    司徒衍微笑着看着伶华茵,回答道:“是啊,十年前我和伶华便认识了。”

    “既然如此,那甚好,清徽仙人便同护剑长老叙叙旧。对了,伶华长老身后这位是”单立群这回才注意到伶华茵身后还有一人。

    苏慕连忙乖觉地上前一步,对单立群和天机道长行礼道:“伶华长老之徒,弟子苏慕拜见掌门,天机长老。”

    单立群和天机道长面面相觑,几乎异口同声:“伶华长老,你收徒了”

    苏慕抬眼偷偷瞄了伶华茵一眼,只见伶华茵一贯清冷,满不在意道:“毕竟年纪大了,山中寂寞,膝下却没有一个徒儿照料,索性收了一个。”

    天机道长哈哈大笑,摸着一把胡子道:“你这叫年纪大了,那我这老头子叫什么”

    单立群深知与他们话不投机,不愿多留,连忙打岔道:“收了徒弟也好,既已见过,那明日便让他跟着弟子们一起上早课吧。”

    伶华茵点了点头,与众人目送单立群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