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兽学园〕〔老子断你修仙路〕〔异能少女重生:帝〕〔修炼就这么简单〕〔冒险领主大人〕〔大夏龙雀传〕〔真五行大陆〕〔灰塔的黎明〕〔天阕宫〕〔岚神〕〔巅峰仙道〕〔这就是无敌〕〔我看书成神了〕〔异世的逆袭〕〔荨岩〕〔我的契约者游戏〕〔捕天图录〕〔元素天梯,我为主〕〔鳯归兮〕〔我的绝色魔尊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四十五章:大荒纪事
    “伶华茵,那猫有问题?”回去路上,鄂萝忍不住问道。

    “那猫身上有魔气。”

    “为什么不将那弟子扣押下来?”

    “那弟子似乎看不出来那是魔气,除非他隐藏得太好了。这几日巡夜,也并非全无所获。起码已经确认仙泽宫里确实有魔的存在,现在就要看是什么魔了。”

    “不过猫身上怎么会有魔气呢?现在的魔口味都那么奇怪了吗?”鄂萝不禁打趣道。

    伶华茵说道:“那猫肯定是接触过什么人了,我在那猫身上施了法,看它这几日都跟谁有接触,或许就能顺藤摸瓜查到那个魔了。”

    鄂萝笑笑,“听起来你要自己查了?”

    “眼下刚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太多人知道反倒让那魔有了提防,待时机成熟,我再告知掌门。今日你也辛苦了,早些休息吧。”伶华茵说罢,便回房去了。

    今夜似乎比平时要累,伶华茵在床头看了会书,迷迷糊糊便睡着了。难得做梦的她居然做了个噩梦,梦里她的手腕火辣辣的疼,睁开眼时,一只黑猫就悬挂在她的床头上,一双紫色的眼睛直直盯着她,她吓了一大跳,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那猫也受到了惊吓,“喵”的一声窜到地上,跑的无影无踪了。伶华茵四下望去,见周围一片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这时,她的手腕又疼了起来,往下看时,她的手腕正淌着血,怎么也止不住,把她的半只袖子都染红了。

    她觉得这梦境奇怪,便起身往前走去,再回头看时,连她方才睡过的床都不见了。

    “伶华茵……”一个女人的声音再次呼唤着她的名字。

    这一次她定要看看是谁在叫她。伶华茵不顾手上的疼痛,快步向前走去。

    若是那声音阴森点,诡异点,伶华茵还会有些害怕,不过那声音却让伶华茵感到格外亲切,她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这个声音更好听的了。

    眼前又是一束金光,在黑暗的空间里令人感到格外好奇。或许那就是梦境的边缘了,但伶华茵却忽然有些犹豫。

    “丫头,不要过去。”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突然响起。

    跟上次一样,这个人又在这个时候出现。虽是不合时宜的出场方式,不过伶华茵非但没有生气,反倒觉得心安不少。她转身看去,见影正站在她身后。一身黑色的戎装,脸上戴着一张金色的面具,把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只看到身后微微卷曲的长发。他一到来,似乎驱走了黑暗。

    “你?”这是伶华茵第一次看到他现形的样子。

    “过来。”影站在那不动,声音很淡,却很有威慑力。

    伶华茵想也没想就走过去了,走到影跟前,影突然抓起她的胳膊,问:“你怎么受伤了?”

    “被猫抓的,不知为何流血不止。”

    影的手掌在伶华茵伤口上方轻轻拂过,立刻就止了血,伤口也愈合不见了。不过影不小心沾到伶华茵手臂上残留的血珠,手上便像烧着了一样,发出“滋滋”的声音。

    影不在意地朝自己手心看去,见手心上赫然出现了一小块被烧红的印子。

    “神血……”

    伶华茵担心道:“你没事吧?”

    “无妨,一点血而已。方才使用了魔之力,你身上的血有些抗拒。你不是不敢养猫了吗?怎么会被猫抓伤了?”

    伶华茵突然想起小的时候,自己因为控制不好灵力把一只小猫冻死了,哭着跟影说再也不养猫了。她笑了笑说:“猫不是我自己养的。”于是她便将今晚的事告诉影。

    “所以你就顺便用自己的血给那只猫施了法,好让它帮你找到那个魔?”影心里对伶华茵的小计谋颇为赞赏,不过又立马给她泼了冷水,“你这种小聪明对付小妖小魔可以,对方可是上等魔,可别弄巧成拙。”

    伶华茵正想怼回去,影就不知道去哪了。

    “喂,你下次走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伶华茵冲着空气说道。

    见没有任何回应,伶华茵往身后方才那金光处看了一眼,但此刻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了,仿若刚才那些都是幻觉一样。伶华茵心里有些狐疑,影为什么每次都阻止自己接近那道金光?

    第二日清晨,伶华茵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被猫抓伤的手腕已经完全没事了,这才确认昨晚的梦是真的。以为只有通过羽毛才能见到影,却没想到做个梦都能梦见他,她有些怀疑那个梦不是无意中做的了。但目前也是她自己的猜测,根据都没有,索性将此事暂时放到一边。

    苏慕上早课还未回来,鄂萝白日又都在葫芦里面睡觉,此刻青鸾殿只有茵桃,伶华茵便带着茵桃往天机处去了。

    令她惊讶的是,司徒衍居然也来了仙泽宫。

    “你怎么在这?”

    司徒衍还如之前一样,脸上带着宛如清风般的笑意,似乎那日大荒图之事过后他留给她最后的悲戚目光是假象一样。或许司徒衍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魔之魂,一切只是她多想罢。

    司徒衍对伶华茵笑道:“我昨日新得了一块上好的灵石,今日便给天机道长送来。”

    “原来是这样,那日月七星盘修好了吗?”

    “修好了,总算修好了!”只见天机道长手捧着一个圆盘迈着快步走来,脸上乐呵呵的。

    天机道长将日月七星盘放置在天机柱固定位置上,只见圆盘上的指针快速转动,始终不见停下来。伶华茵和司徒衍面面相觑,天机道长脸都快凑到那个圆盘上了,一直喃喃念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伶华茵沉思道:“会不会是灵石出了什么问题?”

    天机道长斩钉截铁道:“不可能,每一块灵石我都仔细检查过了,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茵桃好奇之下也凑过去看,不知道是灵力场突然改变的缘故还是什么,那七星盘上的指针渐渐慢了下来。三人正觉神奇,那指针来回转动了下,最后指向了一个方向。

    正正指向了茵桃!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望向茵桃,茵桃冒了个冷汗,“啾”的一声躲到了伶华茵怀里。

    指针动了下,这回指的又是司徒衍。

    司徒衍脸上笑容依旧,一边说着“不是我”一边优雅地撤离了指针所指之处。

    “师傅!原来你真的在这。”只听一声呼唤,苏慕下了早课,恰在这时候过来,正巧站在方才司徒衍站过的地方。

    苏慕本来下课直接回青鸾殿,却在回去路上看到伶华茵往这边来了,自己便也跟着过来。此时他看到伶华茵、天机道长、茵桃和司徒衍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脚步一滞,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看他,心里只觉不妙,笑容也僵在脸上,忽看到面前的圆盘,大致了解了是怎么一回事,便快速地挪动了一下位置,以示清白。

    四人加一宠都好奇地往那圆盘上看去,见那指针纹丝不动,指的正是正德宫的位置,但那个方向不止一个建筑,真要说明它指向何处,暂时还不能断言,天机道长立马发了传音给掌门,让他加以防范。伶华茵顾及司徒衍在场,并未向天机道长提及魔气一事,心想影的猜测虽然毫无根据,但也不能完全不信。若是司徒衍真的不是从前那个人了,那跟他说太多恐怕又会引起什么事端出来。

    “天机道长,我让你问的事?”伶华茵当着众人的面,问道。

    “就知道你来我这,就是为这事来的。那弟子不善乐器,你若是想了解当年那件事,我给你找到了一本书,还有这本弟子名录,你可以翻阅看看有没有那个弟子的生平。我好不容易才从珍书阁中找到的,拿小慕两天打工的时间换两本书,你赚大了。”

    苏慕闻言,一脸狐疑道:“啊?师傅你们在说什么?”

    伶华茵装作未听见未理会他,径自翻阅起弟子名录起来。

    司徒衍看到另一本书上写着“大荒图志”四字,便道:“这本可否借我看看?”

    伶华茵点头道:“自然可以。”

    伶华茵在弟子名录中果然找到了那名掌罚弟子的记载,确实是戒律长老座下的一名弟子,如天机道长所说,该名弟子死于大荒图之变中,死因不详。看来是因为戒律长老的缘故,所以对于其死因,上面也是寥寥几笔。

    “那弟子不善音律,你是怎么问到的?”伶华茵忽然对此十分好奇。

    天机道长咳了两声,得意道:“天机不可泄露。”

    伶华茵将弟子名录还给天机道长,说:“名录还给你,大荒图志我先借着。”

    “我看完了。”不一会儿,司徒衍将那本图志推至伶华茵面前。

    伶华茵有些诧异,“这么快?”

    司徒衍微笑道:“我有一目十行的本领,一本书看完用不了一天,何况是一本小小的图志。”

    苏慕在一边听了,不由得“嘁”了一声,好像特别不喜欢司徒衍说大话一样。伶华茵给了苏慕一个眼色,苏慕这才抱着茵桃到一边待去了。

    司徒衍无所谓地笑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的意思。

    “伶华,最近你可能要时常见到我了。”司徒衍眯着眼睛笑,似乎很是开心。

    “嗯?”伶华茵不解其意。

    “最近天机道长正在研制新的机关术,我很有兴趣,想来探讨一二,故将云梦台搬至了中皇山闲云峰。以后我们又是邻居了,伶华可不要嫌我烦啊。”

    苏慕听到此,面色便不太好。这司徒衍的话听起来哪像是对机关术有兴趣,分明就是想借此机会与伶华茵见面。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