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思随你入心间郁〕〔都市极品医神〕〔农家小福女〕〔武道剑主〕〔星云皓天剑〕〔暴力书生〕〔火影之重建漩涡〕〔重生最强锦鲤少女〕〔来生恋你〕〔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最强赘婿奶爸〕〔妃要出位〕〔我家皇后又作妖〕〔白少你家老婆又露〕〔仙道长青〕〔重生之都市投资天〕〔穿书之男主总是爱〕〔快穿虐渣我是专业〕〔四爷是棵摇钱树〕〔俄罗斯大妖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四十六章:误会
    从天机处回去,苏慕见伶华茵一直在研究那本大荒图志,忍不住问道:“师傅,你是不是在查什么事情?”

    伶华茵头也未抬,一页页地翻阅,说道:“没你什么事,今日师傅忙,你自己去练剑吧。”

    苏慕见伶华茵今日没什么心思搭理自己,想是十分重要之事,便识趣地退出书房,悄悄把门带上了。但无伶华茵陪着,左右也觉一人练剑没什么意思,索性溜出青鸾殿到各个地方闲逛。

    虽没到宵禁时间,但外出走动的弟子已经很少了,苏慕不喜与陌生人打交道,人少倒觉得安心自在。把仙泽宫的各个地方的方位简单熟悉了下,苏慕眼看天色已晚,便打算回去了。正在回去路上,偶然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初来乍到,苏慕在仙泽宫认识的人不多,这一看便认出那是白臻。苏慕心想既然看到了,还是上前打个招呼。不过白臻左右看了一下,眼神似有似无地往苏慕这边瞟了一眼,也不知看没看到他,就往前面的房子走去,一会儿便消失在房子后面。

    苏慕刚走到屋子旁边,就听白臻的声音从屋后传来。

    “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来找我了。”白臻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愠怒。

    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实在想你想的紧,一天见不到你我就心痒痒。”

    “仙泽宫那么多女人,你为什么非要缠着我?”白臻有些急了。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只有你能让我魂牵梦绕。”那男人继续说着露骨的情话。

    此人语速极慢,配上他独特的温柔嗓音和台词,苏慕听了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心想这是撞上不该撞上的了,还是趁他们未发现赶紧离开才是。

    屋后又响起一阵窸窣之声,只听那男的叫了一声“臻儿”,两人似乎正在发生拉扯。苏慕连忙拔腿就走。

    “站住!”

    苏慕刚刚迈出几步,空中就传来男子一声大喝,苏慕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只见一个鬼祟的身影飞快地从苏慕前方的房屋前闪过,苏慕心念转动极快,当即判断那句话是对这人说的,未思考半分就追了上去。

    伶华茵本还在认真研磨那本大荒图志,突然就有名弟子前来青鸾殿,告诉伶华茵,苏慕出事了,要她赶紧过去看看。

    伶华茵一听苏慕出事,脸色大变,书掉在地上都来不及捡,连忙跟着那弟子离开。

    “还有哪位长老在?”伶华茵脚步匆匆。

    “白臻师伯也在那,因为离其它长老殿比较远,还没有惊动别的长老,就来通报护剑长老您了。”

    伶华茵心里为苏慕担忧,一步也不敢耽搁,匆匆到达弟子所说的地方后,便看到在场围着几个巡夜的弟子,正将苏慕围在中间。苏慕拿着剑站着,许是跟他们耗久了,一脸的不耐烦。他身边还躺着一名昏迷的弟子。

    弟子们看到伶华茵来了,都自觉地给伶华茵让出了一条道。

    “护剑长老,您来了。”

    伶华茵快步走到苏慕跟前,苏慕见了她,立马喊道:“师傅!”

    “发生什么事了?”

    旁边的弟子想要插话,伶华茵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上下打量着苏慕,就怕他被他们伤着了,“小慕,你自己来说。”

    “师傅,是这样的。方才我正要回去,他们几个就追着这人跑,我刚好看见,就也追过来了,结果刚追上,这人居然莫名其妙就躺地上了。他们几人非说是我打晕的,还说是我打伤了另外几个巡夜的弟子。徒儿明明什么都没做,帮他们捉贼,却被他们反咬一口。”苏慕说道。

    伶华茵又看了站在前面的巡夜弟子一眼,然后上前去查看地上那名弟子的伤势,这一看,她颇有些震惊。

    众人见伶华茵脸色不对,连忙上前去看,为首的巡夜弟子探了探那弟子的鼻息,惊呼道:“他死了!”

    “苏慕,你不仅打伤了人,你还害死了一个!”

    苏慕瞪了那说话的人一眼,连忙与伶华茵澄清道:“师傅,我没有。”

    伶华茵看着苏慕道:“别怕,为师相信你。”紧接着又对那说话弟子道:“你有亲眼看到是苏慕打伤了人?害死了人?”

    “这……这倒没有。”

    伶华茵又转向其他人,语气依旧清冷,“你们呢?可有谁亲眼看到?”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乱说。

    这时,站在一旁的白臻走上前来说话了:“师妹,还是先让人将这名弟子抬下去吧。如今死了人,还是禀告掌门为好,苏慕的事再做定夺。”

    “当然要禀告,但是苏慕的清白现在就要解决。你们既然无人看到是苏慕做的,凭什么说凶手是他?”伶华茵虽然语气平淡,但眼神透出一股无人敢侵犯的威严来,弟子们一个个都不敢吭声。

    苏慕突然想到什么,对伶华茵道:“对了师傅,今日我有没有伤人,白臻师伯可以为我作证!”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望向了白臻。

    白臻显然没有想到苏慕会让她作证,有点愣住,笑了笑说:“小慕何出此言?”

    “今日我回去时,看到白臻师伯和一位师兄正在那边屋后交谈,如果我真如他们所说打伤了人在逃跑中,那我就不应该出现在那里。”苏慕看向一边的白臻。

    白臻脸色变了变,这时她身后一个弟子也低下头,有意无意地往后站了站。不过也没能逃过伶华茵的眼睛,她看了那弟子一眼,又对白臻说道:“师姐,小慕说的可是实话?”

    白臻脸上突然变得很难堪,呵呵笑道:“是啊,我今日确实在跟一位弟子嘱咐一些事情,可能没有注意到小慕,不然也不会让小慕白受冤枉了。”

    “这么说,小慕就是无罪了。”伶华茵又扫了一眼巡夜的那几名弟子,冷冷说道:“你们跟丢了人,不要见到一个人就乱扣盆子。今晚的事你们自己向掌门说明吧,我要带小慕回去。”

    “小慕,我们走。”

    苏慕临走时,见那白臻目送自己的表情有些古怪,心里也着实有些忐忑。要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他打死也不会说出自己今晚无意中碰到白臻和男人私会之事的。

    回到青鸾殿,伶华茵便问苏慕:“小慕,你今晚所见,真是那弟子逃跑过程中忽然倒地?”

    “是的师傅,徒儿就要追上他了,却没想到他自己倒下了,我还去摇了他两下,师兄他们也都检查过,那时候他还没死呢。”

    “不对。”伶华茵摇摇头,道:“那弟子早已经没了活人的气息,不像刚死的样子。”

    苏慕一惊:“啊?难不成是尸体在跑?”

    伶华茵似乎被他点醒了,脸色突然凝重下来。

    “师傅,今日多谢你来救我。”苏慕笑道。

    “你是我徒儿,我不去救你谁救你,以后万事小心,不要又被人误会了去。”伶华茵提醒道。

    苏慕连连点头,“嗯嗯,知道了师傅。”苏慕又犹豫了阵,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傅,仙泽宫男女相悦是否大忌?尤其是不同级别的。”

    “你为何这么问?”伶华茵眼神变得十分古怪,像是苏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

    “额……没什么,徒儿随口问问。”

    苏慕以为伶华茵这个表情就是不愿回答的意思,没想到伶华茵却说了句:“只要不逾矩,仙泽宫历来不阻止男女相悦之事。”

    苏慕听罢眼睛一亮,倒是有些放宽心了。

    待苏慕走后,伶华茵又回到书房,见那本大荒图志不知何时放到了桌面上,好像有人来过一样。伶华茵唤了一声鄂萝,却没见鄂萝回应。

    第二日,掌门单立群便召见伶华茵和苏慕,除了几名长老和白臻,其余几名昨夜见过的巡夜弟子也都在,还包括受伤的几个。

    据那几名受伤弟子口述,昨晚他们巡夜途中,偶然碰到一个弟子在结界处逗留,行为鬼祟,便上前问话,谁知那弟子二话不说就与他们开打起来,伤人之后就跑了,幸得另外一队人恰巧赶到,便去捉拿那弟子,谁知那弟子不但修为了得,所用招式也不是仙泽宫的。而据查证,昨夜死的那名弟子只是一个普通级别的弟子,资质平庸,根本打不过几个巡夜的弟子,更别说打伤了好几个人了。若定其为凶手,实在难以服众。

    放眼整个仙泽宫,修习其它门派招式的人屈指可数,除了伶华茵是后来才转派来的之外,就只有苏慕会修习别的门派招数。

    苏慕听他们这么一说,便知道他们还是怀疑是自己所为,想让掌门出面治自己罪了。

    他冷哼一声,问道:“你们几个不是跟他交过手吗?难道是不是同一张脸都认不出来?”

    “我,我们也没看清那人的脸,当时候天色太暗,而且那人心虚一直不敢看我们。”

    伶华茵脸色不太好,转身问那单立群:“掌门,众口一词,你觉得此事该如何办?”

    单立群知道伶华茵这么问定是恼了,暗暗琢磨了下利害关系,说道:“苏慕是你的弟子,你比弟子们更熟知他的人品,你若坚持不是苏慕所为,那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便要尽快查明。现在也没确切证据证明是苏慕伤的人,你们就不要一个劲地瞎猜了。”

    单立群的话还是很管用的,弟子们见他这么说,虽有不甘,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掌门,我有要事相告。”伶华茵欲将昨夜在那死去弟子身上探查到的疑点与结界一事告诉单立群。

    单立群点了点头,叫弟子们都散去之后,便让几位长老留了下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