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四十九章:试练
    众人到达试练场地,弟子们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伶华茵一点也不担心苏慕,撇下苏慕径自坐到了天机道长旁边,等着试练开始。

    “你家小慕可是第一次参加试练,你也不多跟他说几句话关心关心?免得孩子紧张。”天机道长朝伶华茵侧了侧身说道。

    此时周瑶正在和苏慕说话,但苏慕的眼睛一直往伶华茵这边瞧。

    伶华茵看了看台下,说道:“不必,我的弟子我知道,小慕定是试练场上最优秀的。”

    天机道长摸着花白胡子,笑得合不拢嘴,“那可不一定哟!现在的弟子可不同往日了。”

    “掌门为什么突然要现在试练?”伶华茵头也不转,悄悄问道。

    “你待会看了就懂了。”天机道长故作神秘,卖着关子道。

    伶华茵知道再问天机道长也不会回答,便静静地看着场中的情况。

    不多久,试练就开始了,弟子们都争先恐后地进入了试练场地。苏慕眼见着大家陆陆续续地往一个结界里面冲,便也跟了进去。一进去才发现结界里面是一个竹林,竹林里琴声缥缈,也不知是从哪传来的,没飞多久眼前便开始出现三条岔道,弟子们便都凭直觉选择其中一条路走了。而再飞一段路又出现三条岔路,苏慕一直往右,走了三次岔路之后才发现这里的景色几乎都一模一样,就宛如一个迷宫阵。弟子们此时分散的已经差不多,有些弟子意识到今日的试炼场地是个迷宫,便在沿途做了记号,但几经辗转,又折了回来,而且原本刻在竹子上面的记号也都消失了。

    伶华茵看向几位长老,便知道是有人故意消除那些记号,以让弟子们早点分散开来,决出胜负。

    周易和周瑶始终冲在最前面,跟随他们的弟子众多,但也在途中因为未知的陷阱脱离了队伍,掉落到了别处。此次的试炼确实不同往日,用不到一个时辰,已经有弟子接二连三地被淘汰了。等周易和周瑶再次回到原地,发现苏慕嘴里衔着一根竹叶,正悠哉悠哉地坐在地上,没有要走的意思。

    周瑶生怕他放弃这次试练,连忙上前询问:“小慕,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苏慕抬起眼皮,说:“你们人这么多,都没有一个人想到离开这里的办法,我看长老们就是摆明了不让你们一起走,你没看大家都一个个掉队了吗?这次试练就是各凭本事,看谁能留到最后,根本就不是比什么速度。”

    周瑶半信半疑,“小慕你怎么知道的?”

    苏慕随口一道:“我猜的。”

    听他这么一说,其余弟子都不以为意,甚至还有些在窃笑。

    “我觉得师弟说的也有道理,不如我们就分开走吧。”周易考虑再三,便也提议道。

    “可是师兄,我从来没有跟你分开过,我一个人……”周瑶有些犹豫不决。

    “眼下也没别的办法,暂且就听师弟一言吧,别怕,这只是试练而已,不会有事的,我们试练后见。”

    这时一个弟子向苏慕问道:“那你怎么不走,莫不是想骗我们,让我们失去试练资格,你自己独占鳌头?”

    苏慕懒洋洋地瞟了那弟子一眼,“我没你这么无聊。对了周易师兄,提醒你一句,这里有风。”

    周易脚步一顿,仔细琢磨着他这句话,刚想再问,苏慕就站起身往另一个方向走了,一会儿便消失在竹林迷雾中。

    周易连忙对其他弟子道:“你们都跟着风的方向走。”

    结界外,伶华茵不禁露出笑容,天机长老也笑着对单立群说道:“掌门,你的两个徒弟都没有苏慕那小子懂你的想法。”

    周瑶左看右看,有点犹疑不定要跟着谁,最后一咬牙,便往苏慕的方向追去。

    苏慕来到一个空旷一点的地方,环顾了一下四周,便一跃而起飞到竹林上方,从上往下看,可清楚地看到竹林里的风向,每到一个岔路口,风向都会改变。他顺着风向在空中飞了一段路,不久之后便累了,只得下地行走。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周瑶的声音。

    “小慕等等我!”

    苏慕转身望去,见周瑶正往这边跑来,他左右看了一眼,觉得不太对劲,刚想提醒她小心,周瑶就大叫了一声消失在迷雾结界中。

    苏慕连忙走到周瑶消失的地方,趁着迷雾没散将手伸了过去,果然那边是另一处空间,但从结界另一边来看,眼前还是方才那条路,而人就跟空气一样消失不见了。如果过去的话,不知这结界又会将他带到哪里,或许连周瑶都见不到他就回不来了。

    “哈哈,你说他会回去找周瑶吗?”就在天机道长对伶华茵说完这句话,试练场中的苏慕毫不犹豫地穿过了结界。

    姑且试一试吧。

    幸运的是,苏慕一过去就看到了周瑶,不过周瑶正在被一群法术幻化出来的妖兽围攻着,而她没了周易的帮助,果真有些力不从心。

    周瑶一看到苏慕,便像见了救星一样,开心地大喊着:“小慕!”

    苏慕提剑冲上前,和周瑶背对背站着,合力将那些妖兽打散了。

    周瑶望着那些四下散去的幻术,有些意外道:“居然是幻象,我居然差点打不过一些幻象。”说着,周瑶便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

    “师姐只是太过紧张了。”

    周瑶抿嘴笑了笑,带着一丝羞涩说道:“以前我都是跟易师兄一起行动的,单独来这种地方还是第一次,师弟见笑了吧。”

    “没有,女孩子一个人害怕很正常。”说完,苏慕便不再与她搭话,自顾自地去寻找来时的路。

    “小慕你是不是很少跟女孩子接触?”周瑶笑嘻嘻地跟在苏慕身边,问道。

    “额,嗯,算是吧。”

    周瑶歪着头瞧着苏慕那张冷峻的侧脸,嘻嘻笑道:“难怪这么害羞。”

    苏慕不由得皱了皱眉,停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不是害羞,我只是不习惯与别人接触。”

    周瑶以为苏慕只是不喜欢别人说他害羞,便不以为意。

    “以后会慢慢习惯的,毕竟仙泽宫师兄师姐这么多,以后还会来新人,师弟总要跟他们打交道的呀。”

    谁料苏慕竟道:“不习惯,也不喜欢和旁人打交道,我和我师傅接触就够了。”

    一句话呛得周瑶哑口无言。

    外面的天机道长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伶华茵不免瞥了他一眼,“天机道长似乎对我的徒弟十分上心。”

    “哎呀,谁都喜欢关注优秀的学生,我也在看周易啊。”

    苏慕在竹林里转悠了一会,又飞到上头去看,发现这片竹林和别的地方不一样,一丝风都没有,安静的出奇。周瑶觉得对不住苏慕,说道:“小慕,我连累你了,要不是我,估计你现在都已经出去了。”

    苏慕好似没有听到她说话,心道:这林子古怪的很,每棵树都是一样的,上去也是面墙,也没再听到方才那琴声了,好像故意把我们困在这似的。方才那妖兽也十分奇怪,一路过来都没有看到过,怎么偏偏在周瑶师姐这里碰上了。虽然周瑶师姐的剑术弱过周易师兄,再不济也不会连几只妖兽的幻象都打不过,而我来了之后那些妖兽也不过尔尔。

    周瑶见苏慕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道:“小慕,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了?”

    苏慕问:“周瑶师姐,你想通过试练吗?”

    周瑶不知苏慕为何有此一问,有些微怔,回答道:“当然了,若是通过不了此次试练,那我也没脸见大家见师傅了。”

    “那好,此处是周瑶师姐心里幻想出来的场景,只要师姐想离开,自然就能离开了。”苏慕说道。

    周瑶惊讶地看着苏慕,“小慕你刚来,怎么什么都懂的样子?”

    苏慕回想起自己和伶华茵误入梦中大泽一事,说道:“我曾经跟师傅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我也不是十分确定这里是不是如此。师姐说从未单独行动,害怕自己一个人做不好,所以心中就幻想出打不过的妖兽。只要师姐自信一些,一个人也可以做好很多事。”

    周瑶听罢,内心着实受到了苏慕的鼓励,这时,林子里忽然起风了。

    苏慕闻到风声,立马松了口气,正要带周瑶离开这里,却发现周瑶不见了。四下环顾了一阵,他发现竹林变成了一座城。

    “这是?”苏慕一脸震惊。

    “心魔……”结界外,伶华茵忽然脱口而出。她不由得望向掌门,只见单立群仍片刻不离地注视着试炼场上的一切。

    试炼场内居然出现了幻域之城。苏慕沿着熟悉的街道往前走去,天色随着脚步慢慢暗了下来,忽见前方红光大亮,照亮了整片夜空,男男女女的哭声渐渐弥漫整座城池。眼前的一片空地上,几百号人聚集在一个红色的法阵中间,正在进行一场残酷的仪式。

    一个7、8岁的男孩躺在法阵外,他的胸前挂着一把银色的长命锁,半睁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法阵中的一切。

    法阵最前方,跪着一个着黑衣的男子,那男人五官俊逸,轮廓分明,像极了现在的苏慕。

    “开始吧。”随着一个低沉的声音扬起,法阵中的人开始发出凄厉的哭喊,响彻天地,有些人甚至还发出了悔恨的声音,但是契约一旦形成,就再也不能停下来。

    男孩的眼泪流了下来,然后瞳孔随着法阵逐渐暗淡下来的红光渐渐失去了光彩,变得麻木,心如死灰。

    “将这小子带回去。”一个不带任何感情,听着有些耳熟的声音再度响起。

    伶华茵差点就站了起来,她强忍着内心的激荡,试着去寻找那声音的主人,却没有看到她想看到的那个人。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